【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从宅男到昼颜妻,日剧新词里的东亚恋爱心理史

《昼颜》刷新了国人的恋爱观,用偷情讲人性,背后是家庭主妇对淡漠婚姻的反抗、女人对男权社会性规则的叛逆。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

当上户彩和吉濑美智子在《昼颜》里并肩作战、一起背着丈夫偷情时,屏幕前的女观众们居然心中生出一阵感动。同时,她们还学会了用“昼颜妻”这个新词来概括这种现象,而不再用“搞破鞋”和“出轨”这类过于负面且意义含混的旧词。又一部日剧刷新了国人的恋爱观,用偷情讲人性,背后是家庭主妇对淡漠婚姻的反抗、女人对男权社会性规则的叛逆。

韩剧是浪漫绵长且无害的,年复一年在少女心上花样翻新;日本的时装剧则专注于现实,用极致的人物设定透视社会。尤其特别的是,日本人一直就有发明词汇概括新事物的习惯,日剧则成为源源不断向中国观众输出新词的窗口。

◆成田离婚:离婚率走高和男人之苦

“成田”指东京的成田国际机场。小夫妻新婚时出国旅行度蜜月,这里是必经之地,但很多夫妻蜜月结束后再次回到成田机场已经矛盾重重,甚至有人直接在成田机场就提出离婚。因此,“成田离婚”成为新时代高离婚率的代名词。1997年的电视剧《成田离婚》直接用这一词汇作为剧名,讲述一对小夫妻蜜月归来就准备离婚,吵吵闹闹相爱相杀,几经波折办完离婚后又心生不舍,展示了年轻人在处理感情问题上的冲动和不成熟。

现实中的成田离婚和日本的社会结构有关。日本大多是男人外出工作,女人婚后做家庭主妇,因此女性“择良木而栖”就格外重要。小夫妻第一次旅游,新郎容易在国外因不懂规矩、没有经验出洋相,新娘看到这些就容易打破对男方的信赖,想赶紧离婚另选夫婿。

针对“成田离婚”,日本一度有过出国度蜜月的培训班,提前教准新郎注意事项,防止新娘回国就落跑,这也是一种“男人之苦”。

◆宅男:屌丝逆袭梦

注:2005年《电车男》中的男主角

《电车男》讲述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在日本论坛“2ch”上,有位署名“电车男”的网友留言,说自己在电车上救了一个被醉汉性骚扰的女性,这名女士送了自己一对爱马仕茶杯,所以称她为“爱马仕小姐”,自己想追求她(佳人微信公众号:jiarenorg),但又没有和女性交往的经验。后来网友都帮他出谋划策,有了这些指点,电车男最终抱得美人归。不久后电车男的“直播帖”得以出版,电影和电视剧拍摄也随之跟进。

这个故事里包含了多个网络语境下的常见元素。电车男是一个标准的“宅男”(也称为“御宅族”),沉浸在动漫世界中,最喜欢去的地方是东京的动漫一条街秋叶原,上班、去秋叶原、在家上网就是他的全部生活。

《电车男》在日本造成了极大的轰动,电影、电视剧轮番播映之后,还出现了话剧、漫画书等各种形式的作品,因为实在太受欢迎,又再接再厉拍了续集,让电车男从另一个高帅富手里夺回爱马仕小姐。

打动观众的元素,其一是“宅男逆袭”所制造的意淫满足感,其二则是十年前互联网社区里网友相互帮助所带来的新型情感满足。

◆不婚男:东方社会出现不婚主义

顾名思义,“不婚男”就是不结婚的男人。东亚社会的伦理体系奉行“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经济发展却不断打破传统,不婚主义者的出现就是重要表现。

2006年阿部宽主演了《不能结婚的男人》,剧集文案这样写道:“以前过了40岁还没有结婚的人会遭人侧目,现在则已经再平常不过。而随着这一现象的逐渐普遍,日本人少生孩子或者不生孩子成了新时代的课题。”

东方社会对男性单身贵族的想象是条件太好或花心,但《不能结婚的男人》里,男主角的单身更多来自生活哲学,他很享受单身的自由,还向已婚人士炫耀没有老婆孩子的经济优势。这是城市化完成后才会产生的人类,普通上班族有了经济自立能力就能昂首挺胸地拒绝婚姻。

◆干物女:去掉水分,远离妄想

注:2007年《萤之光》中的雨宫萤

干物在日语里指香菇、干贝、鱼干等被风干的食物。“干物女”指女孩年纪轻轻就主动把自己当作“干物”,去掉水分。她们最喜欢窝在家里,穿家居服戴黑框眼镜,不打扮也不想谈恋爱,她们的格言是“与其出门恋爱,不如在家睡觉”。日浦悟的漫画《萤之光》里27岁的女主角雨宫萤就是这样生活的,引发了年轻女孩们的共鸣,漫画2007年被改编成同名电视剧。

“干物女”和宅女不同,宅女喜欢沉浸在漫画和影视剧的爱情故事里,幻想虚拟的爱情;“干物女”并没有对恋爱的渴望,她们不想为讨好男人而操心。

需要说明的是,“干物女”针对的只是20多岁的女孩,和中年男女所要面对的婚恋压力不同,她们不恋爱纯属主动放弃,信息高度发达和网络的便利让她们有了多元化的选择。

不过,《萤之光》的主线故事仍然是恋爱,男主角是高大帅气性格可靠的传统好男人,“干物女”则以邋遢迷糊的外表体现其单纯的内心,这种审美趋势是被二次元文化影响的结果,歌颂“呆萌”和“无害”。

◆食草男:雄性特征的退化

注:2008年《最后的朋友》里的水岛武

2008年日本畅销书《“食草男”正在改变日本》描述了这样一群人:“他们像食草动物一样,在婚恋关系上少了男子汉的主动。”因为对“肉”的抗拒,食草男(又称“草食男”)们总是显得荷尔蒙值极低。

《最后的朋友》里瑛太扮演的性恐惧症患者水岛武被视为食草男的典型,该角色因为童年阴影造成性恐惧症而对女性疏离,和性格原因形成的“食草”尚有区别。但瑛太本人安静温和的形象很符合女人对食草男的想象,因此瑛太也经常被视作“食草男艺人”。

和“食草男”相对的概念是“食肉女”(又称“肉食女”),她们恋爱作风大胆豪放,把男人视为猎物猛烈追求。部分食肉女喜欢专攻温顺磨叽的食草男,认为他们别有趣味,追求起来也更有挑战。

这一套新概念,代表着男女不再按照固有的性别特征行事。都市女性独立工作,发展出进取型人格,性观念的开放也让她们正视自己的欲望并采取行动;另一方面,原始社会争抢资源的男人才会生猛,物质优越的男性则有资本降低雄性激素水平,变得干净柔和。

◆败犬女:豆腐渣又如何

“败犬”一词,最初源自日本女作家酒井顺子的畅销书《败犬的远吠》:“美丽又能干的女人,只要过了适婚年龄还是单身,就是一只败犬;平庸又无能的女人,只要结婚生子,就是一只胜犬。”这位女作家翻来覆去从各个角度解释“败犬”,但并没有给出究竟是应该顺从婚姻制度还是我行我素的答案。

日剧《Around 40》里,天海佑希扮演的女主角绪方聪子事业成功、生活快乐,到39岁才惊觉已经是“豆腐渣年纪”,相亲事务所只给她介绍50岁的丧偶男。和《败犬的远吠》不同,《Around 40》的女权立场相当明显,理想的对象求婚时,聪子因为对方不认可自己工作的价值而断然拒绝。她和比自己小的男生发生了感情,初恋情人又突然归来,桃花朵朵开的她最终选择的是“搁浅婚姻,让理想先行”,和国内的“剩女剧”结局必然结婚生子大相径庭。剧中还有这样的台词:“美丽出色的女性不婚,是对所有男性安静而强烈的控诉。”

◆枯男:老如枯枝,也可以恋爱

注:2012年《倒数第二次恋爱》中的长仓和平

枯男是指老如枯枝的男人,这是《倒数第二次恋爱》里提出的概念。这部剧的男主角长仓和平50岁(中井贵一饰),女主角吉野千明45岁(小泉今日子饰),讲述人在步入中老年后的恋爱故事。爱情不是二字头年轻人的专利,人生永远要把恋情当作“倒数第二次”,因为未来始终有期待。

这部剧的核心剧情是“欧巴桑”和“枯男”的爱情,但剧中也借另一个角色之口调侃了50岁的男主角:“树一旦枯了,就免不了要断,成熟男人可以依靠是错觉,因为一靠就断了,干枯代表他们没有水分。”“就像旧的家具,更像老宅,有味道,让人很放松……但老宅会吱吱嘎嘎乱响哦!”老男人和年轻男人一样,优缺点是硬币的两面。

◆昼颜妻:正视人妻出轨

注:2014年《昼颜》中的泷川利佳子和笹本纱和

“昼颜”指一种白天开放、夜晚就凋零的牵牛花,因此花语里有一层意思就是“人妻的白昼情事”。日剧《昼颜》还有个副标题——“工作日下午三点的恋人们”,这段时间正是主妇忙完家务,丈夫孩子尚未回家,正好可以偷情的时机。

偷情看似大逆不道,但剧情用丈夫们的冷漠来建立合理性。纱和(上户彩饰)处在无性婚姻中,利佳子(吉濑美智子饰)因为丈夫把自己当摆设而心生空虚,两人选择以偷情排解烦闷。利佳子的金句激起了诸多女性的共鸣:“结婚三年后,丈夫只会把妻子当作冰箱一样对待,觉得只要打开门,就随时有食物可以吃,就算坏了,也懒得拿去维修和保养。”“只有在外面有了男人,才会因为自知理亏而对丈夫和孩子更好,否则谁会甘心为男人去洗内裤呢?”有这样的铺陈在前,出轨恋情被处理得像初恋一样单纯美好、惊心动魄,后来偷情的败露却暗示了经济独立和女性地位的重要关联。

尽管《昼颜》有“煽动妻子出轨”的骂名,但男女观众都对这部剧表示出了热情(佳人微信公众号:jiarenorg),不但在日本收视率极高,在中国网络中的热议程度也是近年在日剧里罕见的。以往的影视剧中,对男人出轨不乏细腻描写者,男人、妻子、第三者的视角都有涉及,但女人出轨只以点缀的狗血片段出现。《昼颜》首次正视了人妻出轨这个话题,专栏作家黄佟佟将其评价为:“从前的一夫一妻制由女人的牺牲和包容固守着,但现在女人越来越不耐烦了。”(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