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周冲:更多人死于等待

宇宙洪荒,时间莽莽,倘若一无所待,前方没有任何东西在吸引,未免太可怕了。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

1

好像在许多地方说过,25岁之前,我都固执地讨厌着周星驰。那时喜欢学院派的端肃,文艺派的多情,对周星驰的反讽,一时难以消化,便认为闹、褴、俗。

等到能理解他时,他已经老了,我也不再年轻了。

近年重看他的电影,部部如新,像初遇,那些熟稔的戏谑里,涌来的全是崭新的悲凉。小人物也好,大明星也罢,说到底,都是可怜人。失败都是无法摆脱的,未来都是忽明忽暗的,推巨石的命运都是相似的。

前天重看《少林足球》,亦有这种感觉。

这个电影,一如周星驰的其他作品,有着无厘头的细节,怪诞的影像元素,和悖于常规的变形、夸张手法。但,这些只是外部附着物,真正讲述的,还是滚滚红尘中loser们的挣扎。

故事的主人公原本都勇敢,有野心,亦有可爱的锋芒毕露。奔赴新世界以前,他们磨拳擦掌,试图在理想的彼岸,赤手打一片江湖,空拳夺一方天下。但岁月马上就让他们认识到,幻想只是幻想,残酷才是真相。

他们成了最卑贱的人,比刍狗更刍狗,比虫豸更虫豸,比蝼蚁更蝼蚁(佳人微信公众号:jiarenorg)。仿佛忽然间,情怀与梦想之类的湿漉漉的物事,被扔进了生活的甩干机,连一声goodbye都没有说,就脱掉了水分。

后来,没有人再记得大师兄的铁头功,人们记得的,只有一个日复一日,在酒店洗厕所的中年猥琐死胖子;

同样,也没人知道二师兄的旋风地堂腿,是如何在昔日的星空下,乱云低薄暮,急雪追回风,帅得人鸡皮疙瘩像冷空气中的乳头一样爆突而起。人们知道的,只有他顶着稀薄的头发和同样稀薄的命运,在如山的脏碗碟中,苟且偷生,一天天抑郁下去。

还有三师兄,一个独擅金钟罩的武林奇才,但慢慢地,他将当年的才华和理想主义,遗失在股市,遗失在日日如一的自行车轨迹中,遗失在人造革公文包的深处,遗失在人民币的褶皱里。

而其他的人呢,在人间到处奔逃,同样没有逃开失败的追捕。

鬼影擒拿手住在城郊的小破屋,半年没出门,门口垃圾成山;

金刚腿神力无敌,但为了谋生,他成为扫地僧,挑着破烂和世界的鄙夷,如鼠过街;

曾经名满天下的“黄金右脚”,如今又疯又瘸,在街头流浪;

而一身太极武功的阿妹,困于城市的街角,垂着额发,在泔水和苍蝇中央做馒头;

超市搬货员肥如猪膘,走路都吃力,如果他说自己曾有一身好轻功,飞鸟凌波,踏雪无痕,人称“水上漂”,所有人都要笑掉大牙。但那是真的。

……

人间所有狼藉都摊在眼前,像一个悲剧现场。这是多么苍凉的事情。当我们年纪还小,带着全世界的祝福,灵气四溢,甚至天赋异禀,我们以为未来就像正在烤箱里滋滋作响的蛋糕,在一掀开时,就涌上来扑鼻的香气。

但,不知是材料不好,还是发酵出了问题,抑或者烘焙没有严格执行程序,总而言之,我们成了和想象相反的存在,灰不溜秋,缺胳膊少腿,最后被批量处理成劣次产品,在生存的美食市场受尽冷遇。

2

事实上,现实就是到此为止的电影。

资源掌控者翻云覆雨,穷人很难翻身。有一种隐形的逻辑,或者说潜规则,横行于这个世界的内部。穷人因为资源、人脉、机会、观念所限,往往原地踱步,逆袭到富人的机会,少之又少。

他们等待这个机会,就像饥渴难忍的坦塔洛斯,等待水与果实——近在眼前,但伸手之后,诱惑即化泡影。后来,坦塔洛斯一直饥渴,如同他们一生都置身于困窘之中。

因为熟知这一点,当我看到周星驰与吴孟达带着一个希望渺茫的希望,去拉拢当年的师兄弟们,所遭遇的,是一个接一个的落魄和麻木时,心里激酸,眼泪一下子没止住。

我深知,这就是我的兄弟,我的父辈,我蜗居于城市、蛰居于村庄的乡亲,我的不切实际的希望和无法被告慰的绝望。

电影给了我们一个安慰性的收梢,在周星驰即将放弃之时,师兄弟们抓住了这个机会。他们从天台上走来,人字拖走得虎虎生风,旧睡袍吹得猎猎作响,墨镜戴得风度翩翩。他们的青春又回来了!

还在更早的时候,我们就能猜到电影将迎来一个圆满的大句号——当吴孟达看到被周星驰用易拉罐踢出的裂缝,命运的隐喻便生成了,至此,他们的僵局被打破,改变的契机诞生,障碍土崩瓦解。果然,借助少林足球的机会,屌丝集体大逆袭,成为绿茵场上的一代明星,站在煊赫广阔的屏幕中,被万人敬仰。

然后,他们成为传奇。当年有多苦难,传奇的色彩就有多浓重。

然而这不是更多人的现实。传奇到底是少的,庸众如蚁,在电影之外的晨晨昏昏,多年苦练铁头功金刚腿铁布衫太极八卦等绝技的人们,多数等不到那一场华丽的转身。

更大的可能是,他们在如塑料大棚般的生活里,被十面埋伏的车马炮围攻,走哪一步,都能听到“将军”的威胁。而“大师兄回来了”的破局之声,久未出现,它因为种种原因,一直远在仙山楼阁。

后来,生活里的大师兄,仍然在洗厕所。

二师兄一直在和油污、泔水、食物残渣作战;

三师兄打着电话吹着牛,披着风衣踩着车,依然在股市里坑蒙拐骗;

四师兄在垃圾深处,像蛆虫一样死去;

师弟太肥了,爱情的子弹穿透不了他厚厚的脂肪层,以至于他需要更多的薯片,来填补他内部的空虚。

扫地僧穿着露趾破鞋,和满脸粉刺的馒头妹牵了手,他们一边等待用武之地,一边见证彼此的无可奈何,到最后,终于把对方的屠龙之术,嘲笑成黔驴之技;把对方的凌云之志,讥讽为夜郎之梦。



标签: ,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