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我执着,因为你值得

“佛说,破我执。不要执着于错误的思想和欲念。”“我执着,因为你值得。”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0

1

这是第四回了。从简陋的破床上下来,千顺趔趄了一下。说不清的疼。赵医生扶了她一把,凛然道:“再堕一次可就真的不能再生了。”她仿佛没听见,歪斜着往外走。赵医生搀着她,不知趣地继续说:“干你们这行可真是(佳人微信公众号:jiarenorg),怀了四五个月还不停,要是再大点堕不下来看你怎么办,生出个活的来?孩子爹是谁都不知道。”千顺看他一眼,脸色愠怒:“说不定就是你的孽种。”说罢一把打掉那只紧紧搂在她胸间的手,“我自己能走。”

医院左边就是妓院,千顺忍着疼往回走,心和脸色一样白茫茫。不能生又怎样?能生又怎样?能生给谁生?这世界的男人个顶个的虚伪,龌龊,找个混蛋男人再生个混蛋孩子,人生就完美了吗?

刚堕了胎不能接客,花姐咬牙切齿放千顺一周假。

当家名妓歇了,大户头都没兴致来,院里一夜之间门庭冷落。晚上没活儿,姐妹们白日里更闲得慌,拉着千顺去隔壁寺院闲逛。

寺院就在妓院左边,千顺却从未去过,只偶尔见有小和尚从里面出来,远远地绕开妓院门口,溜着墙根儿目不斜视地走过,仿佛看上一眼就会误了修行。也许就是他们避之惟恐不及的神态,让千顺怯懦了,她莫名的,不敢靠近他们。

姐妹们都信佛,常来。千顺跟着她们请了香,在佛像前跪下来,磕头许愿。

一个妓女能有什么愿望?当然是从良。千顺却从未这样渴望过,妓院是苦海,外头就是人间了吗?天知道。

所以她没有愿望。别人跪,她也跪,人家磕头,她也磕头。但是那个过程里面,她的心的空的,迷惘的,无措的。

再抬起头时,正有一个法师从她眼前经过,不经意地向她这边看了一眼。

只是短短的一瞥,千顺却瞬间被击中了。他的目光澄澈洞明,平静中蕴含着巨大的爱。千顺从未见过那样干净的眼睛,那样沉静的神态,她呆呆跪着,看着他仪态庄严地走过。

姐妹们喊她回去,她说不了。然后起身,独自向着他的方向追寻而去。

他正在后院与几个小和尚交谈,举止淡然,却气度非凡。她站在不远处看着,内心如沐浴在日光下的湖水,满满地鼓胀着,轻轻地澎湃着。

她十三岁开始接客,接了十三年,见过千百种男人,猥琐的,傲慢的,贪婪的,豪气的,他们亵渎她的身体,而她却看不起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她的心,始终凌驾于他们之上。而今天,当她看见他,那颗心一下子被惊动了,瞬间低了下去,她情不自禁地想看着他,想追随他,想靠近他。

他和小和尚们交谈完,转身向她走来。

“大师。”她小心翼翼地道。

“叫我明一。”他面容平静。

哦明一!千顺忽然记起,数日前花姐兴致勃勃带了幅画回来,挂在自个儿卧房,说是专请明一法师画的,很珍贵。画的是深山归隐图,她当时仔细地看过,用笔精妙,意境深远,她很喜欢。

琴棋书画这一套,她都学过,而且样样学得好,很多附庸风雅的达官显贵痴迷她,也正是为此。美人多才,人见人爱。

“我看过你的画。”她开心地说,“那幅《深山归隐图》。”

“哦。”他又看她一眼,微微点头。

她忽然意识到,身份泄露了。他的画是给妓院老板的,而她看过,那么,她还能是谁?

其实这一天,她没化妆,又穿着比常人更厚的御寒衣衫,虽然依旧是美,却并未透出半点风尘。

在此之前,她没有介意过自己的身份,不过是一份谋生的职业,虽然卑贱,但她并不以为羞耻。男人们在官场上用尽心机,讨好他们头顶上的官,把脸皮扯下来扔在地上给那些官垫脚,谁脸皮更厚,谁贱得更彻底,谁得到更多。他们难道比她高尚吗?卖脸皮难道比卖身体更有尊严吗?

但是现在,她开始介怀了。站在他跟前,她觉得任何一点不净,都是对他的不敬。

2

第二天,千顺又去了寺院。白衣灰裤,头发整齐地盘起,整个人比尼姑更素净。

明一正在给和尚们讲经。她轻轻走过去,盘腿坐在随听的居士后面,静静倾听。

初春的阳光照下来,透过槐树的枝叶落在他身上(佳人微信公众号:jiarenorg),让他的面容愈发显得宁静而光辉,他讲话的语调舒缓节制,却字字掷地有声。在那样的音律里,她内心所有的灰尘与迷雾都沉淀下来,混沌的世界变得澄清。

她微微仰头,久久地看着他。在他身上,她看到了她所珍视的一切。

她心里忽然涌起了一个巨大的愿望。

听完经,千顺又请了香。在佛前跪下来,虔诚地磕头。她已经不是昨天的她,她已经有愿可许。可是深深埋下头的时候,她的心惶惑了。他是出家人,而她是妓女,她能向佛祖求什么?

千顺。身后有人喊她的名字。回头看,原来是她的一个常客。她不由得一阵惊慌,装作不认识他,起身逃走。

那以后,只要有空,她便去寺院听经,上香磕头。明一是浊世里的月光,见到他,她便感到内心安宁。

那日,寺院里有书画拍卖。老方丈率领几位法师居士现场写字作画,为寺院筹些日常花销。明一名声在外,求画者众。他挥毫泼墨,忙得不亦乐乎。期间,有一位女居士师临时有事出去了,明一的画,更加供不应求。

千顺悄然走到离开的居士的桌边,转头,探寻地向明一道:“我也会画的。”

明一沉沉看她一眼,微微点头。

她得到许可,满心欢喜,挥笔而画。来人求什么,她便应什么,求字给字,求画给画,求山水给山水,求花鸟给花鸟。

其实她的字画,在城里也是名噪一时的,并不输给明一。花姐常常把她的画卖出天价,比人还贵。若知道她今天这样慨然相赠,花姐一定气个半死。

千顺挥毫泼墨正起兴,身边忽然有沉静的赞扬:“画得不错。”抬头,明一正微笑着望向她。

她心中一震,手下一抖,一朵盛开的青莲变了形。“哎呀。”她歉然惊呼。明一看看那莲花,道:“无妨,在这里补一朵花蕾吧。”说罢接过她的笔,三下两下,在变形处加出一朵花蕾来,天衣无缝。

她笑了,他也笑。春风荡漾的空气里,飘荡着槐花香。

后来,他们各自画了一幅莲花送给对方。他画的是淤泥里高高盛开的莲,根落在泥里,花开在云里。她画的是月光下的莲花,在纯净的湖水里,开得盛大而安宁。

只有这幅画,她落了自己的名。千顺。

他看到这名字的时候,微微一愣,继而向她颔首:“果然是你。久仰。”目光依旧是澄澈的,纯净的,没有好奇,没有贪婪,没有欲念,不似她从前见过的任何一种。

千顺怀揣着那幅莲花图,欢欢喜喜走出寺院,一出门,便被一个刚学走路的小男孩撞了一跤,男孩的妈妈急忙道歉,她坐在地上,笑吟吟地说没关系。看着那个胖墩墩的小孩儿,她忽然想,将来若是能跟明一有这么个孩子,该多好。

这个突发奇想令她自己都震撼了。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想到将来,跟一个男人的将来。这想法太美好又太离奇,离奇得她没有勇气继续想下去。她抱紧他送她的画,心里回荡着极致的欢喜,和极致的绝望。

日子从此有了别样的味道。那一念起,便濯濯而升,经久不落。她随时随地会生出些幻象来,有他的未来,太令她期待。

3

那日,明一在书房看书,千顺路过,在窗口凝望他许久。

“我能跟你说说话吗?”她鼓起勇气走到门口,怯怯地问。

他向她点头致意,说:“可以。”

她走进去,远远地在他对面坐下来。望着他。他也望着她。对望了一会儿,他轻笑:“说什么?”

她也笑了:“那就,说说我吧。”

然后她向他讲起自己的身世。她妈妈是妓女,她生在妓院,长在妓院,自幼学琴棋书画,歌舞礼仪,全为了讨好男人。后来她出落得财貌双全,成了头牌,成了名妓,被男人痴迷追捧,也被他们羞辱亵虐(佳人微信公众号:jiarenorg),她接受这一切,不感到悲伤,也不觉得快乐。她阅历无数男人,却从未有过爱情。直到,她遇见一个人,他的眼神如月光般宁静,投射到她心中,准准地契合了她内心从未察觉的渴望。她一下子爱上他,也一下子迸发出许多痴心妄想。但是她知道虽然他们近在咫尺,却是各行走在两个世界,但是她也知道,虽然在不同的世界,他们灵魂里的东西,却是相同的。

明一静静地听着,俊朗的面容依旧是平静,可眼里,分明是起了波澜。他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可是千顺却十分感谢他。因为倾听本身,就是恩赐。

八月,一场暴雨毁了寺院的几间禅房,一些和尚没有居所了,寺院开始募集香火钱,准备重新修缮。

千顺翻箱倒柜,找出一大笔私房钱,送了过去。

收钱的小和尚不知怎么,居然认得她,客气而坚决地说:“抱歉施主,你的钱,本寺不收。”

千顺瞪大眼睛,拿着那钱,不知如何是好。

那么巧,明一刚好经过,看到他们在那里僵持,便吩咐和尚:“收下。”

小和尚回头,小声嘟囔:“我们难道用妓女的钱修禅房?”

明一厉色道:“妓女的善心不是善心?妓女的功德不是功德?”

小和尚无奈,不情愿地去接千顺手里的钱。

千顺却变了主意。她收回手,向明一和小和尚弯腰致意,说:“冒犯了。”而后匆匆离开。

她直接去了医院,找到赵医生,对他说:“今晚没客,你去我那里吧。”赵医生欣喜又狐疑,不知这是天上的馅饼还是地上的陷阱。她继续说:“不要你钱。但是请帮我个忙。”

一个月后,寺院修好了禅房,贴出告示来感谢众人的捐助。妓院的姑娘们相邀去看,发现捐钱最多的居然是赵医生,金额高得难以想象。大家不禁啧啧称奇,没想到平日连几片药都舍不得相赠的吝啬鬼居然有如此大手笔。只有千顺看了,在心里暗骂,狗日的,居然贪了老娘一大笔。

傍晚,千顺去看新修的后院,路过琴房的时候,发现门开着,里面空无一人。她轻轻走进去,在扬琴边上坐下来,幽幽奏起。

一曲《月光》弹到一半,她忽觉窗外有人。正在激昂跌宕处,她骤然停下来,窗口身影一闪,不见了。

千顺站起身,轻声道:“是你吗?”

门外,明一法师默然现身。

“你怎么来了?”她问。

“你怎么来了?”他反问。

“我,来看看新禅房。”

“我听到琴声,想必是你。”

僧人们都去斋房吃饭了,后院一片宁静。千顺和明一对望着,眼里心里,都跳跃着难以言说的不安。

“你干嘛捐那么多钱?”他问。

“为了你。”她答。

他沉默了一下,黯然道:“佛说,破我执。不要执着于错误的思想和欲念。”

“我执着,因为你值得。”

“明天我就要离开这个寺院了。”

“为什么?”她心惊。

“因为你。”他直言。

“去哪里?”

“没有你的地方。”

“带我一起走吧。”

“那怎么行。”

“怎么不行?我能从良,你为何不能还俗?”

明一面容忽变,猛地转过身,双肩剧烈颤动。

千顺自知过火,下意识后退一步,喃喃道,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许久许久,他恢复平静,转回身,沉沉地说:“就此道别吧。”

她内心忽然翻涌出巨大的苦意,世界仿佛又要倾覆了,她又要回到那种混沌、肮脏的时光,她感到恐惧和悲伤。

“我能,抱抱你吗?”她提了最后一个要求。

他不语,目光落在琴上,身体岿然不动。

她缓缓走过去,小心地伸出两只手,紧紧抱住他,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泪落如雨。

4

第二天,明一法师失踪了。同时失踪的,还有名妓千顺。坊间纷传,他们一起私奔,去了南方。

后来,真的有人在很南很南的南方,见到过明一,他在一座偏远的寺院,继续他的修行。

没有人知道,在那座寺庙的后山上,有一座无名坟墓,那里,葬着千顺。

那一天,她偷偷跟着他来到这里,在寺门口自缢而亡(佳人微信公众号:jiarenorg)。她留了信给他,对他说,既然我生不能和你在一起,又会扰了你的心,那么,现在你看到我已经死了,就安心修行吧。请求你把我葬在后山上,让我的灵魂离你近一些。希望来生,还能遇见,我们堂堂正正地,做一场夫妻。

明一去葬千顺的时候,洒扫的小和尚看到了那封信,薄薄的一张纸,被水珠打湿了。也许是清晨的露珠吧,他想,或者是碰巧滴落的雨。无论如何,他不能相信也不敢想象,那会是明一法师眼里的泪。(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