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都市言情小说:总裁的女人(下)

《总裁的女人》是网络写手明珠还的一部都市言情小说,该小说在红袖添香上首发。怀孕两个月,他突然提出离婚。她签了字,净身出门,所拥有的,不过是肚中三个月的小生命。五年后,申综昊从未想过,再和许欢颜这样见面,她挽着别人的手,从他身边头也不回的走过…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jiarenorg,,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2048574880600195037

《总裁的女人》

文/明珠还

151走投无路

“这一耳光,就是你换取在申家地位的代价,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和你爱上同一个男人,简直是我的耻辱!”

苏莱被这极狠的一耳光打到愣住,她从申综昊那里听了许多有关欢颜的话,原本以为她不过是一个性子柔弱好欺负的女人,却不曾想到她竟然敢这样嚣张的打她!

待她反应过来,欢颜已然拉了门准备出去,苏莱忽然尖叫一声扑了过去,她捂了脸,恨的咬牙切齿一般望住她:“许欢颜,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凭你也敢打我?”

“我是什么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欢颜转过身,只毫不客气的狠狠的瞪住她,忽然反手又是一耳光挥了出去:“我要打的就是你这样的jian人!”

“许欢颜,你这个疯女人……你还敢打我!我要去告诉阿昊,我饶不了你……”苏莱气的直哆嗦,捂住通红的脸尖利的咆哮的起来……三年前的苏莱,最瞧不起的就是这种泼妇一样大吼大叫的女人,可是经历过这么多的失败和挫折后,她早已做不到之前心高气傲的自己。

欢颜只是默默的看着她,她没有力气再和她纠缠,一整天没有吃一口饭,没有喝一口水,若不是这一口气撑着她,她早就倒下了!

“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不用来请示我!滚开……”欢颜伸手将她推开,硬是从她身边挤了出去。

苏莱几乎要气爆了,一时不防竟然差点被欢颜推倒在地上,待她反应过来追出去,欢颜却已经疾步走进了电梯中,关上了电梯门。

“jian人!许欢颜你不得好死……你活该被人抛弃!”苏莱气急败坏的一脚踹在了紧闭的电梯门上,恨意,让她此刻几乎快要发狂了!

原本申综昊和她重新见面这几天,虽然他们接吻拥抱,不乏亲密激情的接触,可是总到最后一步,他都执意不肯,今晚好不容易她说了许多让他感动不已的话,终于让他心疼的不再拒绝她,可是他竟然上了她之后躺了五分钟就起来穿衣服回去了!

苏莱转身回房间,忽然气急的一脚将门踹上,这间公寓是她和申综昊在一起的时候他送给她的,指纹锁只有她和他能打开,为什么现在许欢颜那个该死的女人也能进来!

苏莱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越想越觉得她太过轻敌,和申综昊重逢这些天,他从未提过要离婚,若不是那天她故作哀伤收拾了东西跑去机场声称要离开,想必申综昊就算是到今天也不会提出离婚!

越想她心底的恐惧就弥漫的越深,她年纪不小了,再有一年多她就变成一个三十岁的老女人,而申综昊呢?年纪轻轻,英俊多金,她又能吸引住他多久?

若是不能嫁给他,攀住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不敢想自己以后会能嫁给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想着想着,她已经捉住手机拨通了申综昊的电话……欢颜走出电梯的时候,那支撑着她的力量已经完全消散,她跨出去公寓,还未走出两步,忽然就缓缓的蹲了下来,抱紧膝盖,脸埋在牛仔裤上,她的眼泪终于无声的落了下来……一个人在漆黑的夜里哭了许久,哭到嗓子沙哑,哭到想吐,爱情,算是什么,婚姻,又有什么牢固可言?她曾经怀抱着所有美好的希望,可是所得到的只是一身的伤害。她曾经坚信的,认为可以做到的,到后来才发现只不过是一场一腔情愿的梦。

爱情,到最后,不过是三个字,不是我爱你,我恨你,便是算了罢,你好吗?对不起……而现在,她该说的三个字,不过就是,算了罢。

欢颜闭上眼睛,将眼泪擦干,她走出小区,招手拦了一辆车子。

到家的时候已是深夜,欢颜却发现那客厅中的灯亮的如同白昼,她不想看到他,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进去,直接推开门,准备上楼。

他却是腾的一下子站起来厉声开了口。

“你去找苏莱了。”他不是疑问,用的笃定的口吻,这个该死的女人,她拖延着不肯签字,原来却跑去找苏莱,他知道她手里有钱,却没想到她竟然开价一千万让苏莱离开!

欢颜点点头:“她都告诉你了你又何必问我?”

“你承认了?”申综昊似乎有些不相信的望住她:“你承认你跑去找苏莱骂她是第三者,你承认……”

“对,你不用重复了,苏莱说的都是真的!”欢颜有些疲惫的望他一眼,她低头,从包里拿出离婚协议,放在面前桌子上:“我现在就签字。”

“你又想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申综昊冷笑看着她装腔作势的模样,在他面前骄傲的说答应离婚,一转脸就跑去苏莱那里用钱打发她!他怎么从来不知道还有人可以无耻到这样的地步?

152维安自杀

她竟然傻子一样直接伸手从那滚水中将纸捡了出来……“你疯了!你又想要做什么?把你的伎俩收回去吧许欢颜,苦肉计根本没用!”申综昊见她的手快要碰到那汩汩淌出的水柱,忽然上前一步抓了她的手将她扯开,狠狠的劈头骂了过去!

“放开!申综昊你放开我!”欢颜全身哆嗦,她什么都听不到,不管他现在怎么侮辱她,怎么骂她,她都不管,她只想赶快去季家,她只想立刻看到维安!

“你以为你毁了这一张纸,就不用签字了?”申综昊见她拼命挣扎,却是更紧的捏住了欢颜的手腕,他嘲讽的低低开口:“许欢颜,你以为我不想你走?只要你签了字,就立刻从我面前滚开,我看都懒得看你一眼!”

欢颜不看他,只拼命想从他的手腕中挣脱,偏偏他力气那么大,她越是挣扎,他反而越发的用力,到最后,欢颜只觉得自己的手腕快要被捏断了……“啊……”欢颜忽然转过脸疯了一样的大叫起来,她一口咬在他手腕上,待他吃痛的低吼出声一掌将她推开时,欢颜嘴边全是血,她几乎是目雌欲裂一般冲他大吼:“申综昊,维安要死了,我弟弟要死了,你给我滚开,你要是再拦着我,我就和你拼命!”

“你这个疯子,你在胡说什么……”申综昊被她的话说的愣住,季维安要死了?他活的好好的,怎么会死?

啪,欢颜举手一耳光甩了出去,力气大的她自己都感觉震的手腕发麻,她却不管,只胡乱抓了自己包包踉跄着向外走,一双眸子像是寒光闪烁的刀子,只冷冷的瞪住他,咬牙切齿一般开口:“申综昊,你再敢拦我,信不信我杀了你!”

“你……”他被她此刻的模样吓住,眼睁睁看她跑出去抓了司机就向车子那里拖,他竟然当真停住了脚步没有追上去……待她的车子开出去,他才反应过来一般打了电话过去季家……季维安,竟然自杀了!

一时之间,申综昊竟然判断不出自己此刻的心情,他迟疑了许久才也跟着驾车向季家而去,那个蠢女人现在的模样就算是过去也只能帮倒忙吧!

“维安……维安!”欢颜跌跌撞撞的下车,她双腿直软,却仍是不顾一切的向着季家的别墅冲去……还未走近,就听到岑美云哀嚎的哭声,欢颜的脚步定在原地,她的眼泪忽地涌了出来,嘴唇开始剧烈的哆嗦,却发不出一点点的声音……安冉站在灯火通明的客厅外,像是一具木偶,只双眼失神的看着房子里,唇边固执的扬着一抹笑。

姐姐,你说你嫉妒许欢颜,你说你恨她抢了你的位置,你看看现在,她被那个男人赶出了申家,她疼爱的弟弟也快被我弄死了,姐姐,你满意了吗?

“维安……”欢颜一下子扶住栏杆,她看到地面上的血渍,一大片一大片的从浴室里流淌出来,像是妖艳的怒放的蔷薇,一下子刺痛了她的眼睛……“送医院,你们怎么不把维安送医院……”欢颜失控的大声咆哮,抓了一边目瞪口呆的管家使劲的摇晃着,她力气大的吓人,掐住别人肩膀的时候竟然硬生生的将十指的指甲都摁断了!

“申,申太太……已经,已经给急救打了电话了……”

管家脸色惨白的开口,只觉得自己快要被她摇晃的散架了……“家里没车吗?等到救护车来,维安是不是就该断气了!”欢颜气的脸色雪白,一把将吓的几乎傻住的管家推开,就冲进了卧室里去……“维安……”欢颜眼睁睁看着维安躺在床上,手腕上的伤口犹在向外汩汩淌血,而岑美云只是瘫在地上一脸泪痕,一边的佣人没一个敢上前,都躲在房间外悄悄的张望着……“颜儿……你来了,你看看维安……好端端的,他怎么会自杀……”岑美云一眼看到欢颜,一下子爬起来抓住欢颜的的腿连声哽咽着开口……欢颜只顾不得管她,一手扯了一边的干净毛巾握住维安的手腕就一圈圈紧紧的缠了起来,欢颜用力按住毛巾下的伤口,她一把抹去眼泪,看着床上面如纸色的的维安,眼泪却终究还是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维安……”

欢颜心口痛的几乎麻木,泪如雨下却硬是挤出一抹笑容看着那一张年轻干净的脸:“姐姐不会让你死的,姐姐就是拼了命也要救活你,维安,你不能死,你死了,姐姐怎么办?姐姐在这世上没几个亲人,没几个对我好的人,除了爸爸,你就是我最亲的人,你要是死了,把姐姐一个人扔下来,我会恨你的,维安,你记住了吗!你要是死了,我一辈子都不原谅你,绝不原谅你……”

“管家!”欢颜咬住下唇,一把将眼泪抹去,“准备车子,立刻送少爷去医院!”

153最熟悉的陌生人

忽然有一双有力的手一下子就将维安的身子托了起来,只不过眨眼间,维安就被他背在了背上,大步的向外冲去……一路上他将车子开的飞快,欢颜一句话没说,她只紧紧抱着维安,她从来都没发现,那个总是笑容灿烂,总是死心眼的守护她,总是认为她这个姐姐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总是说会保护她,总是担心申综昊欺负她,总是一心一意对她好的季维安,竟然也会像现在这样,全身冰凉,几乎没有呼吸的躺在她的怀中……需要她这个姐姐,守护他一次。

鲜血将毛巾都濡湿了一点点,欢颜慌忙更加用力的按住伤口,指甲齐刷刷的断掉,指缝间有鲜血隐约的氤氲而出,十指连心,她却是感觉不到那疼痛,只眼都不眨的望着怀里的维安……“维安……维安。”欢颜低下头,把脸贴在维安冰凉的脸颊上,她闭上眼睛,像是哄孩子一般轻轻开口:“维安,别怕……姐姐不会让你死的,就算是天塌下来,姐姐也会保护你,从前都是你保护我,你对我好,现在让姐姐来做这些好不好?”

后视镜里,她流着泪的模样被申综昊清晰的看到眼底,也许是哭的太多,也许是和他爆发的那一场争吵太用力,她声音完全哑了,听着让人觉得难受。

莫名的……她抱着季维安,她把脸贴在季维安脸上的时候,她痛苦的几乎崩溃的模样,都让他心底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儿。

他不曾想到,他和她离婚,竟然在她心里的影响还没有季维安重要。

方向盘一转,车子停在了最近的医院那里,他下车时,医院的担架已经抬了过来,欢颜只一直小心翼翼的跟着那些医护人员抬着季维安向急救室冲去,自始至终,他就站在她的旁边,可她,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申综昊忽然觉得有些落寞,又有些说不出的挫败,他竟然莫名的叹息了一声,转身,上车,点了一支烟。

电话一直在响,起初他还在接,可是接起来就是苏莱一大篇哀怨的话,他有些心烦,干脆将手机关掉了。

血流的虽多,却幸运的并没有伤到动脉,不消片刻医生就走出了手术室,只说失血过多,需要大量输血,别的并无大碍,欢颜一颗高高吊着的心,这才缓缓的放了下来。

一周后维安就出院了,而到这时,欢颜才从岑美云口中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有景盛投资进LN的资产全部赔的一干二净,不但如此,还连带着整个公司所有运营都全盘瘫痪,景盛竟然到了不得不宣告破产的关口。维安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竟然选择了割腕自杀。

欢颜心痛,却又无奈,若是她现在和申综昊还是一家人,也许她会开口请申综昊帮维安一把,只是现在,让她怎么说出口?

她想过爷爷的一千万,只不过现在一千万投进去也是杯水车薪,景盛已经岌岌可危,就连季云泽连夜回国,也挽救不了现在一败涂地的局面。

再一次走进申家的别墅,欢颜说不出来心里的滋味儿,她坐在客厅里,安静的喝着茶,知道他从楼上下来。

欢颜放下茶杯,直接拿出签字笔,一无波澜的开口:“申先生,请把协议书拿出来,我今天是来签字的。”

她的态度,让他的眉心不由得紧皱了起来,他还以为她会为了维安来求他,却不料这个女人开口就是提出签字,难道她就这样迫不及待的准备离开申家去另结新欢?

想归想,他却仍是毫不犹豫的掏出了离婚协议放在她面前,欢颜伸手将协议书取过来,看也不看那些条款,唰唰的签了名字,她合上笔,将纸推过去在他面前,看他也立刻签了字,欢颜眼前忽然闪过一幅画面,她和他签订那六个月协约的时候,和现在的景象多么的相似?

只不过,一个是开始,一个是结束,结束了,一年的婚姻生活,一年的夫妻关系,从此以后,她和他,必将老死不相往来吧。

欢颜从包里拿出一张卡,是结婚后申综昊给她准备的一张家用和零花的卡,她取出来递到他面前:“还给你,我用了多少钱都补齐了。”

他不接,只是冷眼看着她,唇角含着戏谑的笑:“补齐了?许小姐还真是会开玩笑……”

欢颜眉目安然,对他的羞辱不做反应,她把卡放下,站起来,转身向外走去……“许欢颜。”他忽然站起来,看着她的背影,七月上午的阳光都变的刺眼无比,从门外照进来,将她整个人笼罩在奇异的光辉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