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都市言情小说:总裁的女人(下)

187我们结束吧

“阿昊,五年了,我们分分合合,现在还可以在一起,当真是艰难。”

她苦涩的溢出一抹笑,托住下颌的手放开,抬眸安静望住面前的男人,头发剪的精神利落,发线清晰干净,笔挺的西装,将他颀长身躯包裹的完美俊逸,苏莱心底一阵一阵的发凉,她当初,真是脑子抽筋了吗?

为什么放弃他,而去选择丹尼斯林?天知道,她告诉他的理由是,她在用丹尼斯林刺激他,想要他给她承诺,可是事实却是,当初惶恐不安的她,看上了丹尼斯林所提出的优厚条件。

可是再现在看来,她当初无疑走了一步烂到极致的臭棋,若是她不走开,就不会有许欢颜的出现,若是没有许欢颜,他现在一颗心,就还是完整的在自己的身上。

“时过境迁,苏莱,我们早已不是当初那两个人了。”他端起面前酒杯,浅啜一口,似是叹息,却又含着舒冷的坚决。

“阿昊,你的意思就是在说,我们……再也不可能了吗?”苏莱眸中缓缓凝聚起泪珠儿,却仍是固执的扬着浅笑。

申综昊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又缓缓的品了一口红酒,他不抬头,不看她,只是若有所思一般笑意恍惚:“苏莱,我不想骗你,我也不想再骗自己,我们结束吧。”

虽知他心中向来就是这般打算,可是真到他说出来之时,苏莱还是控制不住的哆嗦了一下,她愣愣看着他,眼底光芒璀璨,唇角蠕动:“是因为许欢颜,你爱她,对不对?”

申综昊眼底如陈墨一般铺开,许久,他似有些难过,低低开口却是坚决:“是,苏莱,我爱她,前所未有的深爱。”

“那么我呢?”苏莱哽咽,泪珠儿如断了线一般簌簌往下落,她擦去一把,却还是止不住那纷涌的泪珠儿:“那么你当初给我的承诺?你当初也是这般告诉我,你爱我,所以我才放弃浪迹天涯的打算,所以我才隐忍的在你还未离婚之时就回到你身边,可是现在,你又准备拿我怎么办?”

“苏莱。”申综昊似是觉得有些醉了,他撑着额角,揉了几下,却仍是觉得昏沉的厉害:“苏莱!”

他又喊了一声,踉跄站起来呢喃开口:“我当时没有认清自己的心,我当时只沉浸在我自己的世界中,我当时只是笃定的认为,我怎么会爱上一个又倔又贪婪的女人,可是事实就是这样,我解释不清,我就是爱上她了,很爱很爱,我的心,已经再也容不下别的人,所以……苏莱,我们结束吧!”

“那么我呢!我现在变成残废,都是因为我爱你,你赶我离开后我怎么办?做一个孤苦伶仃的老女人,一辈子自生自灭吗?”

苏莱砰的一声掀了桌子站起来冲着他咆哮,申综昊却是面无表情的靠在沙发上,他抽开领带,微醺双眸慵懒斜睨住她:“你只说你怎么办,那么我呢?苏莱……我该怎么办?要我一辈子只和一个我不爱的女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然后看着我心爱的女人不知所终,让我日夜忍受这样的煎熬,你说我该怎么办?”

“还有颜颜呢,她又该怎么办?错的人,自始至终只有我,是我没有认清自己的心,是我在你和她之间矛盾徘徊,是我冤枉她,误解她,赶走了她,从头至尾,她没有一点错,可是,现在承受这个错误结果的人,却是她,你让她怎么办?苏莱,算我求你……放手吧。”

“放手?”苏莱低低的笑出声来,笑意在偌大的房间里却是听起来有些让人毛骨悚然:“早在之前,我已经要放手了,是谁口口声声说会娶我,求我回来?申综昊!既然你当初做了这样的选择,那么,你就该付出代价!我可以不嫁给你,可是我要给你生一个孩子,一个我苏莱和你申综昊的孩子!”

她声音尖细,像是锐利的噪音,只震得他耳膜一阵一阵疼。

摆摆手,他无力的站起来,看也不看她,预备向楼上走:“我喝醉了,明天再说吧,苏莱,你好好想想,这样分开,对你我,都只有好处……”

“我不要!”苏莱忽然踉跄转身,几步追上他,在他身后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没穿胸衣的身子柔软而又媚惑,就那样紧紧贴在了他的后背上,似是一簇火苗,点起了他体内沉睡的,只觉得一阵热流,像是电光一般从小腹处散开,延伸到四肢百脉中……喉咙中也是干渴的难受,而背后那紧贴的柔软却像是冰凉的甘泉,让他只想抱在怀中……“阿昊,求求你,我已经过了三十岁,我再也熬不起了,我只是想要一个孩子,陪着我度过下半生,求求你……阿昊,就算你可怜我,好不好?好歹我们相爱过一场,好歹我也是你曾经最爱的女人,阿昊……”

1

188难挡的诱、惑

一声一声的阿昊,带着属于她的娇俏动人,冰凉沁骨,总是将他的意识从新拉回……“阿昊,不要忍了,有多久,我都知道,你没碰过女人,你这么年轻,当真要为了她就过这种清心寡欲的日子吗?阿昊,她已经彻底的消失了,而且就算是死,她也不会再见你,阿昊,你难道要这样等一辈子吗?”

苏莱看他隐忍着不为所动,不由得微微一急,干脆绕在他身前,只拉了他的手就笼在她柔软的丰盈上,脸上浮了一层的红晕,春色动人,而那眸中晶莹的期盼,更是让人心动……“苏莱……你给我下药?”申综昊嗓音粗嘎,用尽了全部力气才将手从她胸前抽开,那挪开时的空虚让他差一点控制不住,却仍是稳了心神,后退了两步……苏莱有些微愣,给他酒杯里剂量放的这般重,他竟然还可以将她推开?她这样不着寸缕站在他面前,他还可以不为所动!

“若是你不这般的绝情,我会用这般下三滥的手段吗?”苏莱冷笑,却是更加上前一步,柔软双臂缠上他的脖颈,将丰润身子贴上去,她的唇裹住他的耳垂,轻轻在他耳边呢喃:“阿昊……只不过是放纵一次,就算你心里想着许欢颜,不想对不起她,她不知道不就没事了吗?阿昊……别忍了,你看你,脸都烫成这样了……”

唇柔软的扫过他的唇角,酥痒的快感一点点的袭遍全身,他手指蜷缩展开,往复几次,心底拼命挣扎想要控制住那一波一波的情、欲,却仍是无法操控自己的身体反应……感觉到他紧绷的欲、望,苏莱心底不由得一喜,她更紧抱住他,吻一路向下,扫过那古铜色的结实胸前,申综昊压抑不住,喉间不由得溢出了几声呻、吟,手掌下意识的贴住她光裸的后背,狠狠的将她压在了胸前……那样紧贴的触感,让两人都满足的溢出了几声轻喃,苏莱面带潮红,唇畔的笑意凝结的越发的深邃盎然,而眼眸深处,更是带上了快要得手的兴奋,她贴住申综昊的身体,感觉到他唇齿之间的疯狂和粗野的低吼,不由得轻笑,“阿昊……我们去房间……”

她话音刚落,他却是手掌一推,反身就将她压在了栏杆上,毫不怜惜的蹂躏过那柔软的身体,而苏醒的,只是疯狂的想要去寻找一个突破口……苏莱又是害怕,又是期待,害怕他此刻的粗鲁会伤了她,却又期待,期待着那席卷而来的一场欢爱,她是一个健康的女人,这么久以来的无欲生活,早已快要把她逼疯了……心里惴惴难安,只等着那即将到来的一刻,他却是忽然低吼着将她一把推开,几步就跨上了楼梯闯进了浴室……砰然关上的房门,隐隐约约的冲水的声音,让苏莱呆若木鸡。

她光着身子,站在客厅里,蜡烛倏忽儿燃尽,冒出一缕青烟,光亮散去,客厅里变作黑洞洞一片。

她还不曾反应过来,刚才的激荡人心,和此刻的萧索落寞,落差太大,任是再怎么样脸皮厚,任是再怎么样心里坚强,也无法承受……她双手抓了那雕花的木质栏杆,只恨不得把指甲狠狠的扎在木头缝中!

这样的情况下他都可以忍住,他绝对是对自己,在没有一点点的留恋了吧。

苏莱想要哭,却是没有眼泪,想要发疯一般尖叫,却是喉咙里嘶哑发不出声音来。

她从未这样的心灰意冷过,甚至想要就这样破门而出,彻底的消失在这样让她屈辱的地方,只走了一步,她却又停住,微跛的脚步,是她的软肋,她没有勇气,没有勇气这样走出这豪华的房子,没有勇气去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耗吧,申综昊,绝情至斯地步的申综昊,那就让我们耗下去看了,我不走,那个许欢颜就永远不会回来,而你,永远不会知道,她恨你的原因。永远没有办法让你心爱的女人回到你的身边来……在冷水中冲泡了许久,才稍稍的压制住了那难捱的冲动,初冬的天气,他却感觉不到一点点的冷,躺在浴缸里,冰水刺激,让他的神智一点点的回转,苏莱……变的越来越离谱了。

他咬住牙,只是想不明白,当初那样清高桀骜满腹才华的她,为什么会像是他遇到过的那许多女人一样,变的粗俗而又下作。

下药,他忽然低低的冷笑了几声,这样下三滥的手段,他不是没有遇到过,只是,他早已不是曾经的申综昊,而面前那个女人,也不是他所喜欢的那个。

胡乱收拾了一下,穿了家居服拉开浴室的门,他一眼看到苏莱坐在狼藉的客厅里,仍是不着寸缕的样子。

他缓缓下楼,只觉得之前因为她跳楼致残而所有的那些愧疚和心疼,荡然无存。

“你想要怎么处置我?”苏莱高扬起脸,只冷冷质问,她不哭,不闹,平静的吓人。

她的问话,让他微微一愣,却再也不想改变自己的初衷。

“苏莱,你想要什么,我都满足你,我只有一个条件,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一字一句开口,坚决的听不出一点点回旋的余地。

“听起来,很诱人,很不错,我是不是该感恩戴德?”苏莱缓缓站起来,她甚至优雅的拾起一边的睡衣,慢慢的穿好后,微微笑着望住了他。

189让他崩溃的秘密

苏莱缓缓站起来,她甚至优雅的拾起一边的睡衣,慢慢的穿好后,微微笑着望住了他。

“没必要了,苏莱,不管你现在是柔弱,还是哭闹哀求,或者是恨我入骨,我都不会再在意。”

她的骄傲好像是回来了,可是他却已经开始疲惫,面前这个女人,在他面前时,脸上的面具戴的太多,柔弱是她,无理取闹是她,乖巧是她,隐忍是她,还有现在骄傲冰冷还是她,可是不管哪个她,都不再是他所要真心对待的那个她了。

“我都知道。”苏莱点点头,向前一步,看他立刻后退一步躲开,她却是扬起一抹笑:“可以告诉我,我要是拿了你的钱走了,你是不是要去找许欢颜?”

申综昊眸子微微一眯,似乎有痛楚光芒闪现而出,他别过脸,摸出一支烟点起,狠狠抽了一口之后,却仍是觉得心口空洞洞的痛,再没有人,会告诉他,不要抽那么多的烟了……“你想去找她回来,是吗?”苏莱冷笑,我要是告诉你,她还怀了你的孩子,现在那孩子恐怕都会叫爸爸了,你会不会发疯呢?

可是我不说,我就是不告诉你,我要让你遗憾一辈子,申综昊。

申综昊点点头;“苏莱,我不想骗你,我想找她回来,这个念头,冷却过,埋藏过,却从来没有打消过。”

“阿昊,看在我们爱过一场的份上,我还是想要告诉你一件事……”

她长叹一口气,盘腿坐在沙发上,也摸了一支烟点起来,烟雾在夜色中是幽蓝的色泽,两人站在黑暗中对峙,却看不到对方的脸。

“苏莱……没用的……”他以为她又要提起过往曾经,不由得烦躁的皱眉打断。

“是许欢颜的事。”苏莱自嘲的轻笑,娴熟的吞吐着烟雾,她斜睨他一眼:“阿昊,我劝你还是算了吧,欢颜不会让你找到她,就算是你神通广大找到了她,她也决不会回来的。”

看他一副你怎么知道的表情,苏莱低低笑了一声,“你还记得我有一次告诉你,许欢颜跑去找我,给我钱让我离开你的事吗?”

申综昊略一思索,轻轻点点头。

“那一天她一直跟踪着我们,我们去哪里,她都去了哪里,我们做了什么,她都知道,甚至,你在公寓里第一次和我上床,她就在窗外的楼下……”

“你怎么知道这些?”申综昊越听眉心蹙的越紧,苏莱所说的那一幕一幕,竟然在他的脑海里清晰的放映了出来,他忽然想起,就是在那一晚,她说要签字,然后维安出事……“这有何难呢?你刚刚从我床上离开,她就立刻出现在我的公寓中,我随便想一想就会知道她出现不是巧合,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她一整天都在跟踪你,我去那小区调了监控,确实是有辆出租车一直跟着你的车子……”

“别说了!”苏莱犹在滔滔不绝,申综昊却是立时哑声打断她的话,他怔然后退一步,在黑暗的空气里,似乎嗅到了一点点哀伤的气息。

她是用了多么大的勇气让自己死心,让自己答应离婚,让自己彻底的消失在他的生命中。

这些事,是他切切实实做过的,不是无心之失。

这些事,不是一句对不起,不是解释清楚,就可以求得她的原谅。这件事本身,就是一种残忍的伤害,无论他预备做什么,无论他怎么去忏悔,做了就是做了,他改变不了那些过往的伤害,也改变不了所带给她的所有痛苦。

找到她,就算是跪在地上,求她原谅,又如何?申综昊不由得低笑出声,他转身走出客厅,只觉得心里那个位置,彻底的空了……之前还会存着希望,幻想,幻想着有天找到她,好好疼她,爱她,两个人在一起,天长地久的在一起,可是现在,他像是缩在壳中的蜗牛,再也没有探出头的勇气。

他终于切身的体会到,原本这个世上就是存在着许多的事情,不是你想去做,你想去挽回,就可以做到,就可以破镜重圆,有些时候,你连重新站在那个人面前,说一句对不起的勇气,都不会有。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温婉的女声含着疼惜,缓缓在院落里响起,片刻后,就有水润的童声也跟着嘟哝起来:“饿饿饿,天晴肚子饿……”

“坏丫头!”欢颜扑哧一笑,作势就要打过去在小屁股上,天晴身子一扭,爬下板凳,歪在欢颜的怀里,蹭着她的肚子:“妈妈,暖暖要吃奶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