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都市言情小说:总裁的女人(下)

193答应结婚

他伸手给她抹去腮边的眼泪,温柔开口:“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欢颜,告诉我,不要害怕,不要哭,还有我呢。”

欢颜不说话,只是像孩子一样伏在亚熙的肩头大声的哭着,空气中的灼热几乎让人窒息,亚熙身上厚厚的工作服被她的眼泪打湿,后背上细细的出了一层汗,他觉得很燥热,却是没有推开她,手掌缓缓抬起,终于还是落下,在她后背,稍稍一用力,将她搂紧在怀中:“欢颜,别哭了。”

他的声音依旧的平和动听,在漫长孤寂而又难捱的岁月里,亚熙是她强大的支撑和唯一的依靠。

“他要结婚了……”欢颜伏在他肩膀呜咽,三年了,她曾经以为自己可以,可是到现在她才发现,他已经扎了根,发了芽,根本不可能再移除。

亚熙只觉得心口微微一酸,说不出的怅然,他转过脸,在那封闭的仓库中小小的窗口处看到一片光亮的天际,他搂着她的手轻轻的松开一些,忽然觉得有些说不出的无力,他的光明,又要多久才能到来?

他再怎么去努力,再怎么样去靠近,好似还是离她那么的远,就像是现在,她就被他抱在怀中,可是他却觉得他们隔了整条银河一般。

“欢颜,你打算怎样?”他将她从怀中稍稍拉开一些,拿了纸巾出来,只仍旧温和的给她擦着眼泪,没有一丝的愠怒。

“我不知道。”欢颜摇摇头,她似乎觉得自己这样哭泣有些莫名其妙,从亚熙的怀里挣开,双眼红肿的犹如桃子一般,她苦涩溢出一抹笑:“亚熙,我是不是很傻?”

亚熙轻轻摇摇头,垂下长长睫羽,欢颜,你不知道你有多傻,多固执,可是我就是爱你,爱着这样真实而又美好的你。

“我真是傻到家了,我怎么还可以心里存着希望?”欢颜苦笑摇头:“亚熙,我走了,该去接暖暖了。”

“我和你一起吧。”亚熙除去工作服,去洗了手跟过来说道。

他们并肩走出超市,在七月的暖阳下一步步向前,树梢顶上是翠绿欲滴的色泽,犹如华盖一般给街道披上大片的绿荫,欢颜觉得心底的烦躁一点点的淡去,三年了,她的生命中还可以有几个三年被糟蹋掉?

“我不管苏莱做了什么惹你不开心,可是当初你既然可以为了她和欢颜那丫头离婚,想必她在你心里的分量不轻,婚期爸爸已经定了,你要是当真想要申氏在全新加坡丢大脸,你就撤销婚礼吧!”

申少康气的重重的用拐杖捣一捣地,又使劲的咳嗽起来,申综昊神情微微变了两下,看着爸爸好像是在一夜之间苍老的脸,他有些歉疚,却还是不愿意说出一句软话。

从小到大,他就和他们不亲,从小到大,他也不曾把这个懦弱的爸爸放在眼里,可是他怎么样都不会想到,为了保住他的位子,他竟然可以拿出这么大的魄力,瞒着他公布了婚讯!

“可是我已经不爱苏莱了,让我和她结婚,这根本就不可能!”

他站起身,撂下一句话,就向客厅外走去。

“不管你爱还是不爱,这个婚必须要结,哪怕你娶了她把她当成一个摆设也好!”

申综昊紧紧咬牙,砰然将房门关上的时候他扬声开口:“我还是那句话,不可能!”

“孽障!你是想让你爷爷再地下也不安生是不是?”

闷闷的声音在楼道里响起,申综昊大步的向前,出了冷气充足的房间,外面阳光炙热的几乎把人的皮肤烤化!

结婚?还是和苏莱结婚?申综昊不由得连声低笑,他已经把颜颜伤害成了那样,现在还要让这样的消息传到她的耳中,再让她鄙视自己一次嘛!

好,你不是想要我结婚吗,你们不是都逼着我这个唯一的继承人赶快生下一个小继承人吗?很好,我就结婚给你们看!不过……这三年来,我对你们的纵容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该到头了。

申综昊拿出手机,拨了一串数字,他长眸微眯,只是唇角含了一抹笃定的笑意:“阿城,吩咐下去,一个月后婚礼如期举行,还有,将申氏名下的茂源房产总公司负责人撤掉,三天后,我会派新的总经理去上任。”

申综昊慢悠悠合上电话,目光如同狐狸一般狡黠,他蹙眉轻笑,苏莱,我们马上要结婚了,我是不是该去看一看你?

194变相的求婚

“阿昊,你别嘲笑我了,我最好的作品都出在和你在一起的时光中。”

她哀婉的轻叹好似让他动容了,申综昊长长叹息一声,笑吟吟开口:“你怕什么,我们不是就要结婚了吗?到那时,你的灵感还不是像是泉水一般,取之不竭?”

苏莱倏然的转过身,眸子变的亮晶晶却又带着忐忑:“阿昊,你……和我结婚,你不生气吗?”

“生气?”申综昊呵呵地笑两声,像是有些无奈似的摊摊手臂:“说实话,小莱,刚开始知道的时候,还是生气的,我这人,最讨厌别人替我做主张,比如当初和许欢颜结婚,就是爷爷一手操办的,我心里不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过现在……”

他摇摇头,叹息一声摁摁额角:“申氏已经不是爷爷在世时的境况了,我要是不结婚,不生出几个孩子来光耀我们这一支,怕是就会被别人一点点蚕食掉我手中的权利,更何况……”

他摸出一支烟点上,就那样懒懒的靠在栏杆上吐了一口烟圈:“事到如今,我也没有脸再去找欢颜,我婚内出轨,劈腿,离婚的时候又放尽了狠话,我也是个男人,又能如何呢?”

“阿昊……”苏莱听了这话,不由得一阵心花怒放,她还以为,就算是申少康放出了婚讯,阿昊想必也会反抗到底,现在看来,许欢颜在他心里再怎么重要,怕是也比不过申氏。

“让我现在再去找人结婚,还不如和你,毕竟我们之前相爱过一场,又知根知底,而且现在,和谁结婚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差别。”

他伸手勾住她的细腰,低下头,一口烟雾喷在她的脸上,他似是挑逗一般轻笑:“更何况,你这么爱我,在乎我,娶了你,我也不用担心你给我戴什么绿帽子……”

“我当然不会的,阿昊,只要可以在你身边,不管你心里怎么想,我就已经知足了!”

看她慌忙心急表态的样子,申综昊心底只是一阵一阵的冷笑,他拍拍她的肩,似是温和的开口:“这几天很忙,你就好好准备结婚的事情吧,我就不来看你了。”

“嗯,你放心吧,阿昊,结婚的事宜我来安排,你只管安心去公司就可以。”

“好。”申综昊闻言似是十分舒心的一笑:“我不会亏待你的。”

他转身走出阳台,穿过客厅,走到公寓外的时候,终于还是抑制不住的笑出声来。

新娘的选择,和婚讯的散播这件事,绝不会就这么简单。而他,冷眼旁观的时间已经到头了。

黄昏的阳光从树叶之间的缝隙之间被筛下来,细碎的像是金子,欢颜站在幼稚园外,等着暖暖放学接她回家。

当好多小孩子都已经跑出校门被接走的时候,却还是没有见到暖暖,欢颜心下不由得一急,在不大的校园里四处寻找起来,游乐区那里的滑梯上,暖暖一个人坐在上面,一遍又一遍的滑下去,她鼻子出血了,滴在胸前画着懒羊羊的小绒衣上,可是她却没有哭闹。

欢颜几步走过去,看她滑下来时,慌忙伸手抱住了她:“暖暖,你怎么不回家?”

“你怎么会流血了?不是和你说了不要和小朋友打架吗?”欢颜又是气又是心疼,拿了纸巾细心的给她擦脸上的血渍。

“妈妈,婊、子是什么意思?”

暖暖忽然开口,稚气的声音却是说出了那样恶毒的两个字。

“暖暖,你从哪里听来的?”欢颜只觉得一阵发冷,再看着暖暖眼底的神情时,不由得越发的恐慌起来,她知道这个孩子早熟,聪明的厉害,却从不知道一个小小的孩子,怎么会有这样冷静的眼神。

“是大班的几个同学说的,他们说妈妈不要爸爸,却总是和一个陌生的叔叔在一起,妈妈一定是个婊、子。”

暖暖趴在欢颜的肩头,忽然就哭了起来;“那两个字那么难听,妈妈一定不是的,暖暖就要去揍他们,揍到他们不敢再说为止!”

欢颜心疼的几乎发疯,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她才几岁大,她怎么去和她解释,她虽然和亚熙住在同一套房子里,却从来都是保持着清白的关系?

“如果叔叔变成爸爸,那么那些坏孩子,是不是就不会再这样说了?”一双手忽然伸过来,将那小小的身子抱在了怀中,亚熙冲欢颜眨了一下眼睛,低低开口:“欢颜,就让我自私的趁火打劫一次吧。”

“亚熙,你在胡说什么?”欢颜又是气又是难堪,却在看到暖暖陡然亮起来的眼睛时,愣在那里。

“叔叔变成爸爸?叔叔怎么变成爸爸?”暖暖忘记了哭闹,开始一本正经的询问。

曾亚熙笑着抱住她向前走;“暖暖,你喜欢叔叔吗?”

“喜欢。”

“叔叔对暖暖和暖暖妈妈好不好?”

“好,好极了!”小丫头满意的点头,妈妈不让她多吃冰激凌,叔叔会偷着买给她,当然好。

“那么,叔叔若是变成暖暖的爸爸,暖暖答应吗?”

暖暖偏着脑袋想了许久,才瞪大双瞳望住他:“叔叔,你是想和我妈妈结婚对不对?”

曾亚熙脸色腾时烧的通红起来,他低下头,偷偷去看一边欢颜的神情,却发现她的脸颊,也和那火烧云一般,染红了她白色的衬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