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都市言情小说:总裁的女人(下)

154毒瘾发作

申综昊不由得上前追了两步,却又顿住,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手指死死的攥在了一起,掐的掌心一阵一阵的痛。

这不是他所渴盼的情景吗,它到来了,他却又觉得心底说不出来的失落。

为什么她每一次走开,看似受尽了伤,却总是比他洒脱,就像是现在,好似被逼着离婚的那个人,是他一样……他犹在怔怔的时候,欢颜却又转身走了回来,申综昊莫名的双眼一亮,正要开口,脸色却是立时又暗沉了下来。

欢颜摊开掌心,亮闪闪的一枚钻戒,是婚礼上他亲自给她套上的那一枚。

“我忘了把这个还给你。”她微微一笑,手指一扬,戒指落在桌子上,摇摆不定,闪烁出动人的光亮,欢颜却连惋惜和不舍的目光都没有,她笑的很安静,眼底看不到一丝丝的痛苦……他没有说话,只是眉心紧皱了许久才似压抑一般沉沉开口:“许小姐要是没事了,就请回去吧!”

申综昊漫不经心的抓起那一枚戒指,在手指间把玩了一会儿,忽然一扬手,那戒指就落在了墙角的垃圾框中,噗的一声响,消失无踪,连一点点的光芒都不再能看见。

他似乎看到她的脸白了一下,不由得唇角一扬:“我留着也没用……不如丢掉,省得碍眼。”

“也好。”欢颜点点头轻笑,掌心却是无意识攥的更紧,她转过身,一步一步走出了客厅,又走出园子。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到,他也不会知道,因为欢颜不会让他知道,她在意的不是钻石,而是真切的心意,钻石再贵又算什么?它永远都比不过,他亲手给她套上的那一枚不值钱的拉环戒指。

华丽的大门在她背后缓缓合拢,欢颜站住,转过身,看着那一栋她住了一年的房子,眼圈倏忽儿的红了一下,她却是狠狠转过脸,继续大步的向前走去……太阳落了,就像是它明天还会照常升起一样,而爱情走了,那就把它当做从来没有来过吧。

欢颜双手交叠,捂在小腹那里,那里还照旧平坦,却是温热柔软,里面有一个小小的生命,是她的孩子,这一辈子再没有人可以像这个孩子一样和她亲密无间了。

*“维安,妈妈给你熬的粥,姐姐在旁边看了一上午呢,你喝一口好不好?”欢颜端了粥碗走到卧室的大窗前。

阳光穿过玻璃,洒在那个人年轻英俊的脸上,只是他没有表情,不哭,不笑,像是一具雕塑。

维安坐在轮椅上,只是透过窗子看着外面的天空,像是没有听到欢颜的声音。

“维安……”欢颜眼圈发红,她将碗放在一边,走过去在他膝前蹲下,维安黑色的眸子波澜平静,仍是没有焦点的望着窗外,他瘦了许多,自出院到现在,他总是不怎么吃东西,眼看着两边脸颊塌陷下去,原本明亮的眸子也蒙了尘,欢颜心疼,却也无可奈何。

“维安……姐姐求你了,吃点东西好吗?”维安仍是一动不动,像是他从昨晚到现在都一直保持这样的姿势一样,只是原本漂亮的眸子深陷,再也没有一点飞扬的神采。

“维安……”欢颜沙哑喃喃,不由得低下头,咬住唇垂下了眼帘,掌心中维安的手指纤细修长,骨节分明,却是凉的透骨。

“出去……”维安忽然嘶哑开口,一下子将欢颜推开……“维安!”欢颜硬生生被他推出去跌倒在地上,而维安却是脸色青白,痛苦的哀嚎着从轮椅上滚了下来……“维安,你怎么了!妈……”欢颜吓的眼泪直流,无助的喊了起来,维安不知道哪里来这么大的力量,他抓着自己的头使劲往墙上撞,口中还呜呜啦啦含混不清的说着什么……卧室门被推开,岑美云和季云泽跟着跑进来,一眼看到在地上翻滚的维安,岑美云大叫了一声就扑过去想要抱住自虐的维安,却被季云泽眼疾手快一把抓住:“美云……别伤了自己!”

“云泽,维安这是怎么了?你快叫医生啊……”岑美云急的手足无措,却被季云泽制止了冲过去的冲动,只能眼睁睁看着维安不停的伤害自己。

“啊……我受不了了……妈,姐,你们杀了我吧……”维安抱住头在地上翻滚,那似乎有千万只蚂蚁钻入骨髓噬咬的痛苦让他简直无法忍受,他想要毒品或者死亡,他不想再这样废物一般的活着……“维安!”欢颜爬起来就扑过去挡在墙上,维安撞过来的头正在她的怀中,欢颜只觉得肋骨似乎都被撞断了一般,她却是咬紧牙关死死抱住维安的身子不丢。

155从此你我,恩断义绝

季云泽却是一脸绝望的看着地上的维安,美云看不出来,欢颜看不出来,而他却是明白,维安这样看起来,像极了毒瘾发作。

他只不过出国半年,家里竟然发生了这样一连串的事情,他可以坦然面对准备退出商场时重新变的一无所有,却不能面对自己唯一的儿子变成这样,维安是他的骄傲!

他必须在他还没有离开这个人世的时候,将维安培养成最成功的男人,可是现在……他心爱的儿子,却被毒品毁了!

“管家,立刻给我的私人医师打电话,请他立刻过来!还有,现在取绳子将维安绑起来!”

季云泽沉声开口,却明显感觉心跳加快,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让他几乎无法喘气。

岑美云看到他青紫的脸色,慌忙取了药给他送水服下,看他呼吸渐渐平稳才不解的质问:“云泽,你疯了,你为什么要把维安绑起来?”

“维安染上毒瘾了,不绑起来,我怎么帮他戒掉!”他平静的一句话,却是石破惊天一般,让岑美云和欢颜都愣在了那里!

“季叔叔,这怎么可能!维安怎么会染上毒瘾?”欢颜只是更紧的抱住已经发作的全身无力不停抽搐的维安,使劲的摇头,她不敢相信,维安这样积极阳光热爱生活的人,怎么会和毒品这种东西沾上?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季云泽心痛的转过脸不忍再看,只是硬着心肠开口:“管家,把少爷绑起来!”

“不要……”欢颜立刻更紧的将维安抱在怀中:“不许绑,我来帮维安戒毒,我不会让他出事的,季叔叔,求求你,不要把维安绑起来,他已经够痛苦了!”

欢颜心疼的将维安脸上的汗水抹去,他似乎发作够了,此刻只沉沉的昏了过去,只那脸色,白的吓人。

“这一次他可以撑过去,下次呢?颜颜,你先包扎一下自己的手吧!”季云泽看维安昏了过去却也只得作罢,他叹口气转身走出去,只觉得心口里的绞痛发作的越发厉害起来……岑美云也不忍再待下去,转身跟着出了房间,房间里一时间变的安谧无比,只剩下地板上相依相偎的两人。

平静下来,欢颜才感觉到手背上痛的厉害,举起来一看,赫然的两排牙印,都向外沁着血,她不顾痛,只是紧紧的抱着维安,他全身都汗湿了,却是沉睡的十分安详……想一想维安刚才痛苦的样子,欢颜只觉得心如刀绞,若有可能,她甚至愿意替维安去痛。

那午后的阳光暖融融的照在两人的身上,勾勒出动人的一幅剪影画,维安就那样在欢颜怀中沉沉的睡着,他似乎做了一个又远又长的梦,梦中冉安安离她越来越远,远的他再也触碰不到,而他竟然不像是想象中那样,痛苦欲绝,他只是漠然的看着那远去的身影,转过身……走的毫不犹豫……醒来的时候,一眼看到欢颜昏昏欲睡的侧颜,维安刚微微动了一下,欢颜立时就睁了眼睛,那样柔和而又带着一点迷茫的眼神,深深的打动人心。

“维安,你醒了?饿不饿,厨房还温着粥,你先吃一点好不好?”欢颜关切的话语一连串出口,维安忽然虚弱的牵动唇角笑了一下,他眼圈发红,忽然一下子抱住欢颜:“姐……对不起。”

“姐,我饿了,我想喝你熬的粥……”维安更紧的抱住欢颜,笑意漾的越发深邃,就算是为了姐姐,他也必须要振作起来,他有些明白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也许是潜意识中几乎捕捉到了一点点的影子,可他抱着一丝丝的希望,结果却是害人害己。

“哎,我这就去给你拿,这就去!”欢颜喜极而泣,连连擦着眼泪站起身去厨房……她刚一转过身,维安眼底的泪水忽然就滚了下来,他背过身,将瘦弱的身子隐在阳光中,却终于还是止不住的哽咽了起来……季云泽请了专职医师来针对维安的情况做治疗,又加上一家人的齐心协力,更何况是欢颜的无微不至,维安的毒瘾虽然依旧时不时发作,可是时间还是越来越短,欢颜从来都不曾气馁过,也不曾厌烦,让维安好起来,成了她此刻唯一重要的大事,甚至在一个白天的操劳之后,她晚上躺在床上,连伤心的力气都不再有,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肚中的宝宝三个月了,欢颜瞒了众人离婚的消息,甚至远在美国度假的闻静都不知道,维安一个已经足够让人牵肠挂肚,她觉得自己的事情还是没有必要拿出来分大家的心,既然怎么样都是痛苦,还不如这些痛苦她一个人来分担。

八月初的深夜,一件任何人都想不到的意外,忽然间发生,当欢颜和岑美云赶到,甚至申综昊都半夜赶来之时,这一切竟然连一点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

季云泽死了,心肌梗塞,就死在维安的卧室中,而当佣人发现这件事,众人赶去之时,他身子尚在温热,之时气息全无,而季维安……不知是谁在他戒毒有起色的时候又偷偷送来了毒品,正在他半夜一个人控制不住的偷偷吸毒的时候,却被起来服药的季云泽撞见,争夺之下,不知是不是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季云泽病情突然发作,竟然就这样死在了维安的卧室中。

156选择分开

我就绝不会再靠近你不知是不是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季云泽病情突然发作,竟然就这样死在了维安的卧室中。

随着季云泽下葬,季氏景盛集团也随之宣告破产被LN收购,原本也是这座城市刚刚兴起的名流世家,竟然一夕之间就变的一败涂地。

季家庄园被银行收回去抵债,举家搬入了一栋稍简陋些的公寓中,丧事完毕,往来凭吊的人只不过是三三两两,素来树倒猢狲散,就算是季家曾经名噪一时,此刻也被众人视作洪水猛兽,人人都怕被粘上,然后甩不掉。

欢颜双眼哭的红肿,而季维安从头至尾一句话都不曾说,只欢颜知道,他心里有多难受,多自责,他隐忍不说,她亦是不曾追问,只是片刻不离的陪着他,他是季叔叔唯一的孩子,是季家唯一的血脉,他不能再出一点点的事。

忙碌到夜色降临,欢颜甚至都忘记了自己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岑美云带了维安回家,欢颜留在这里和一些工人忙碌收拾,待到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走出凭吊的礼堂,欢颜只觉得全身的骨头几乎都散架了……她看了一下包里的钱,想想路程并不远,决定走回去,刚要过马路,却是忽然听到叭叭的喇叭声在她耳边响起,欢颜一回头,才赫然发现,竟然是申综昊的车子停在那里。

她愣了一下,想想季家的丧事从头至尾都是申综昊帮忙打理,里里外外的全部花费也都是他一手包办,于情于理,她都不能这样走开。

只是让她走过去吗?欢颜无力的冷笑,那也绝不可能,她从今以后,绝不会主动走到申综昊的面前去。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许久,拉开车门的声音响起,接着是他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欢颜仍是一动不动,连头也不曾回。

“节哀顺变。”他沉吟许久,却是打死自己都不曾想到他会说出这样四个字。

“谢谢申先生,谢谢你对季家的帮助,我替维安谢谢你。”欢颜只一贯的挺直脊背,下颌略略抬着望着前方看不到天际的夜幕,客气的开口。

申综昊听了她的话却是骤然的失声,他努力看着她脸上的神情,想要捕捉到她平静之下的微微悸动,却发现他再一次的失望。

“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家了,申先生再见。”欢颜感觉到沉默几乎把她包裹的窒息,她低下头,不急不缓的开口,走下路基,准备过马路……“颜……许小姐。”申综昊忽然觉得他一辈子都不曾这样挫败过,他在这里等了她半个晚上,就是为了听这一句再见吗?

欢颜只是站在车流不息的路边浅浅开口:“还有事吗申先生?”

她话语平静,却是轻轻捂住了小腹,三个月的身孕,她腰身微微的变粗了一点,幸好这些天忙碌让她整个人瘦了一圈,要不然,她真是担心他会看出她的异样。

“我,我也想去看一看维安,一起走吧,我开车载你……”申综昊有些尴尬的开了口,他想,他也许是疯了。

欢颜听到这话,忽然转身冷冷的盯住了他的脸。

娶了她一年,也算是朝夕相处过,申综昊竟然从来不知道,温顺如她,也会有这般锐利的眼神。

“申先生!”欢颜咬住唇,平复激动的心跳,她抬起下颌,只是冷笑一声开口:“虽然你帮了季家大忙,可是我和季家没什么大关系,因此我不需盛你的情,也不害怕得罪你,请你回去吧,天不早了,你也是有家室的人了,不要让人在家里等着你还要胡思乱想!既然离婚了,那就表现的干脆利落一点,不要这么拖泥带水婆婆妈妈!”

欢颜决绝的转过身,纤弱的身形竟然毫不畏惧的灵巧穿过车流,直接淹没在了繁华的街道上……“该死的!”申综昊被她刻薄的话呛的愣住,待到醒悟,再去看她的人,热闹的街头,哪里还有那一抹影子?

他有些怅然若失,那轻轻柔柔的声音,似乎他再也听不到,那温柔如水的目光,似乎再也不会望住他,而他此刻站在热闹的街头,忽然有些迷茫,他所做的一切,究竟是对还是错……她说的很对,从他出来到现在,苏莱的电话不曾断过,他莫名的想起,和她在一起的日子,她从来只是默默在家中等着他……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儿,申综昊挂了几次之后,终于还是有些无奈接起来:“小莱,怎么了?”

“阿昊……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你是不是厌烦我了,不想要我了?阿昊……你在哪里……我好害怕,不要丢下我好不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