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都市言情小说:总裁的女人(下)

207致命一击

“阿昊,申综泽低价倒买的一大批货物已经运抵海关,此刻已被海关扣押开始全面清盘他名下的齐轩实业物资……”

“申综昊,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你竟然栽赃陷害我……你不得好死!”

“堂叔叔……”申综昊不紧不慢开口,双眸透出锐利光芒:“你勾结了那个女人,预备设计我的时候呢?你贿赂了董事会一大半的董事预备赶我下台的时候呢?我只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堂叔叔,新加坡,不欢迎你再回来,再见。”

他慢悠悠扣断电话,拉起外套向办公间外走,提前了三个月,很好,他长长舒了一口气,走进电梯的时候,安城的电话已经打了进来:“总裁,申子键父子正预备出海关去法国,我们要不要立刻通知警署?”

“不必了,相信新加坡警署会对他们下达禁令,他们怕是一辈子也无法回来新加坡,阿城,适当时刻,还是要给别人留下一点点的后路……”

“是,少爷。”

电话又一次挂断,申综昊却是开始恍惚起来,当初离婚时,他可曾给欢颜留下一点点的后路?

他苦涩的轻轻摇头,好在,云开雾散了,他即刻就要去找她,只等这边送走苏莱,他就会立刻接她回来。

“申太太,申少一定好宠你的,你看看这一套礼服,我都心心念念了好多天,我们家老刘就是不舍得,申少一掷千金,真是让人嫉妒死了……”

“不过好像看起来有一点点的紧,申太太是不是该注意减肥了?”

申家的客厅里,一堆太太小姐们正聚在一起喝下午茶,七嘴八舌叽叽喳喳的恭维,却含着说不出的戏谑和嘲讽,让苏莱脸色青白相交,几乎说不出话来,只能坐在那里尴尬的微笑。

“是呢,看起来这礼服好象不是申太太该穿的尺码呢?”

接踵而来的冷嘲却是让苏莱再也绷不住,她有些疲惫的按按太阳穴,双手叠放在小腹那里,轻轻笑了一下:“这几天胃口不太好,怎么反而会胖了呢?”

几位太太互看一眼,目光不约而同集中在她的动作上,不由得都有些许的诧异,难道……这个实则有名无实的申太太,倒不像是传言那样只是一个摆设吗?

“申太太……你不会是怀孕了吧?”

一个年纪有些大的太太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开了口询问起来。

“对啊,对啊,有没有想要呕吐,看到油腻食物就反胃,还有还有,有没有觉得很容易累?”

苏莱略略思索了一下,有些害羞的轻轻点头:“是呢,是从半个月前我就变的很嗜睡……也不想吃油腻的东西,只想喝酸梅汁……”

“哎呀,申太太,酸儿辣女,你一定是怀了一个小少爷呢!真是恭喜恭喜啊……”

有人诚挚恭喜,有人却是鄙夷摇头,却也跟着附和的恭喜起来……苏莱看着那些人的神情,不觉有些快意起来,她更紧捂住小腹,仿若自己当真怀孕了一样:“要真是有了宝宝,倒是借了几位太太的吉言……”

“啧啧,当真是怪事呢!”客厅外忽然有高声戏谑的男声扬起,申综昊缓缓走进来,只冷笑望一眼苏莱:“申太太,我这几个月都住在公司,你怎么就怀孕了呢?还是你……背着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

“阿昊……”苏莱吓的呆住,她怔怔看着他,客厅中陷入沉默,静的吓人。

“申,申少……”

为首的太太看这情形也有点害怕,不由得讪讪站起来,赔笑开口:“我们打扰了半日,也该回去了……”

“是啊,申少,申太太我们该告辞了……”

“几位太太小姐别急着走……”申综昊绅士一笑,却是直直走近众人面前,客气开口:“李太太,依您的经验看,我的太太当真是有孕了吗?”

李太太有些尴尬看一眼脸色惨白的苏莱,又看着申综昊唇边似笑非笑的玩味,脑海里不停盘旋,许久之后,还是打定了主意,“申少,若是申太太说的那些情形属实,那么,我可以断定申太太怀孕了。”

毕竟她刚才说苏莱怀孕的话已经被申综昊听到了耳中,此刻她若是反悔,一定会惹怒了申综昊,若是惹怒他,她不由得想起自家的公司……怕是以后也很难混了。

“既是这样,那么小莱,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近三个月都住公司,你的身孕,到底是怎么回事?”

申综昊缓缓坐下来,倒了一杯水,仍是不愠不怒的神情,只淡漠看着那站在那里的苏莱。

208知道的太晚

“我在骗他们,我只是不想被她们嘲笑,看不起,阿昊,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我没有怀孕,阿昊,你相信我好不好?”

她话一出口,客厅里立时被扬起轩然大波,申综昊不说话,只是仍旧微笑,心底却是含了淡淡的悲凉,他从不曾想到,自己当初深爱的那个女人,竟然就变成了这样,她为的是什么?钱还是这个地位?

他是不想将她逼入绝境的,毕竟他曾经爱过她一场,可是时间磨平了一切,她所做所预备做的那些,磨平了对她全部的愧疚。

李太太为首的几个女人脚步都定格在了客厅的入口,女人天性是八卦的,她们自然不想要错过这样的好戏。

“管家,送几位太太出去。”

他却是缓缓开了口,再望着苏莱时,已经是没有一点的悸动,他当真对她,已经是云淡风轻的态度,心底再也不能起一丝丝的波澜。

苏莱抬起头,望着他的眼中有了一抹感激,他还是顾及着她的脸面,不想让她太过于难堪的吧。

几位太太小姐有些不甘心,却终究还是告辞离开,客厅陷入沉静中,他走过去,倒了一杯咖啡,站在窗前。

窗外树木扶疏,国内该是三月的春日,他想起维安已经回国去,生意做的有声有色,不觉有些安慰,他总算可以帮她一些,可是她呢?踌躇了这么久,耽误了将近五年的时光,一半时间恨她念她,一半时间想她发疯,扫清全部障碍,申氏情势稳步上升,再送苏莱离开,他努力洗脱干净身上污点,只是为了在看到她,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可以让那愧疚稍稍的消散一点。

她就像是那窗外湖边的老树,将根深深的扎在了他的心中,他爱她。

“申子键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你和他勾结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苏莱,你知不知道自己错的离谱?”

他蹙眉,手掌握紧,这就是他爱过的女人,却已经为了一个申太太的名头,预备和别人联合起来设计他!

“阿昊……”苏莱一下子瘫坐在沙发上,她全身冰冷,恐惧望住他,她知道他的手段,这个男人,绝不是心慈手软的人!

他却是叹息了一声,许久才缓缓开口。

“苏莱,我不想把事情做的太绝,不管你现在做了什么,曾经做了什么,毕竟我们相爱过一场,我无法让自己翻脸变成一个残酷无情的人,你走吧,离开新加坡,永远不要回来,也不要回国。”

“阿昊……”苏莱声音微哑,她怅然看着他,不曾料到事到如今,他还会说出这样的话,她忽然想起一部电影中张曼玉哭着所念的那段台词,她转过脸,泪水潸然而落,争了这么久,痴缠了这么久,原来都只是一场梦境。

“其实说过很多遍了,还要我说什么呢?你知道我不介意任何事,我只爱你一个。我希望回到家里的时候有你抱着我,我每天早上跟你一起吃早餐,拖着你的手逛海滩。就这么简单,为什么你给不了我。你整天想着自己的感受,有没有想过我。”

苏莱脑海中滑过那一段话,却是自嘲的笑,她爱他,可是最爱的却是自己,她不如那个电影中的女人纯粹,爱的痴傻,也许,这就是她争不过的原因。

若再无脸无皮的纠缠,她当真是自己都觉得低贱。

“阿昊,我答应离开,这一次是真的,我不会再回来你身边,永远不会再来打扰你们,你去找她吧阿昊……”

她有些迟疑,终究还是鼓足了勇气,眼泪纷然的下落,无法止住:“阿昊,有些事情,我虽然可以不说,可是……我现在还是想要告诉你,我想,你还是有权利知道的吧。”

申综昊转过身,不知为何,他看着异样的苏莱,忽然觉得有些失望和恐惧。

来的太突然,他还未曾坐好准备,在黄昏褪去光芒,夜幕降临之后,那声音终于缓缓的消失,而他站起来,在簇黑的夜色中,神情呆滞,不知该说什么好。

“阿昊,你恨我也罢,怨我也好,我如今无话可说,当时,我也只是无路可走,你知道,那个失败的婚姻,它耗尽了我全部的清高和骄傲,阿昊,我只是想要抓住你,给自己一个安稳的后半生……更何况,我以为你也是爱我的,毕竟你承诺,我若是回来,你会娶我……”

苏莱叹口气,挂在腮边的泪珠儿已干:“你的出尔反尔,让我最后一点希望破灭,再也没有安全感,我只想着,只要你和她离婚了,我和你的婚事就是水到渠成……可是,后面,我已经说过了,你也都该知道了,阿昊,我这个人,已经完全的废了,从此以后,过的是好是坏,和你也再无关联。”

她的话,他却是再未听进去一句,原本以为是善良的那个,却身体里藏着恶魔,原本以为是心思叵测,城府极深的那个,却从头至尾根本只是一个受害者。

他的眼睛被蒙蔽了,那么心,也被蒙蔽了吗?

申综昊,申综昊,事到如今,你还有脸再去见她,站在她的面前厚颜无耻的说一声我爱你吗?

你是个笨蛋,不折不扣的笨蛋!

他走出这间别墅,只觉得快要窒息,抬头看看天,是灰蒙蒙的一片,他是已经,连恨苏莱的力气都没有了。

恨她有什么用?自始至终,他没有认清自己的心,他好坏不分,他能去怪谁?

他错的太离谱,太离谱,她离开的时候,甚至还怀着他的孩子!

209他们的孩子,会是天使

他错的太离谱,太离谱,她离开的时候,甚至还怀着他的孩子!

申综昊忽然挥拳,重重的捶在了树干上,手掌震的发麻,他却是止不住的继续挥拳,一下一下砸下去,直到鲜血迸出,他才近乎无力的蹲在地上,脸上却已经湿了一片。

如果他没有猜错,她当初那么排斥为他生孩子,甚至第一个孩子她都选择放弃,那么,在当初离婚时,她伤透了心的情况下,更加不会要他的孩子了吧!

两次都是因为他和苏莱,他失去了和心爱女人的骨血,申综昊,你所造的孽,什么时候才能还清?

不敢再想,他从来没有这样崩溃过,从来心口没有痛到这样的厉害过,闭上眼睛,就是他生日那天,她强作出的笑脸,闭上眼睛,就是她笑着的哭泣,在被他身无分文赶出申家之后,她这些年是怎样过的?在他和苏莱纠缠不清的时候,她又躲在哪个角落里在疗伤?

他驾车闯出庄园,手指哆嗦着打了一通电话,祈震被吵醒,却又被那端近乎哽咽的声音吓住。

“祈震,我要去找颜颜,我现在就要去找她,我要疯了……祈震,我若是看不到她,我会死,现在就会死!”

他紧紧咬住下唇,却仍是被那哽咽逼迫的开始哆嗦起来。

“阿昊……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说起来这个?”祈震看一眼睡眼惺忪的闻静,两人都有些不解。

“你别管,祈震你别管为什么我这样,我只是要见她,必须要立刻见到她,祈震……你派人去找她,立刻就去!”

祈震转脸看看外面漆黑的天空,不由得郁闷蹙眉:“你现在心急什么?去哪里找?连静儿和季家的人都不知道,我怎么能找到?”

闻静微微怔了一下,差一点就要脱口而出,却又忍了回去,现在颜儿该是和那个曾亚熙在一起吧,若是申综昊就这样冒冒失失的找去,这下子三个人怎么收场?

她踌躇许久,还是低下头,那边祈震和他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这边闻静却已经开始恍惚起来。

不管颜儿吃了多少的苦,受了多少罪,至少,申综昊现在一心一意爱着她,而且还有那个曾亚熙,愿意舍弃一切陪在她的身边,可是她呢,跟了祈震这么多年,却连祈家的大门都迈不进去。

心底扬起说不清楚的苦涩,好在祈震还在一心一意对她,她终究还是知足了。

她感觉到,欢颜的晴天已经快要到来,而她的,又在哪里?

暮春三月,花舞樱飞,春色喜人。

当沉睡的欢颜被推出手术室,安放在病房中后,躺在她隔壁病房的亚熙,却已经枯坐了整整一个上午。

这不是他所想要的一个结果,他能活的时间不长了,可是欢颜还有一辈子,她的故事还那么那么的长。

这个孩子存活在她的肚子里,她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多的这一份牵绊让她怎么开始新的生活,难道就一辈子孤零零一个人?

他不舍得,他心疼她。

可是在她哭着哀求了一夜,在她茶饭未尽三日后,他终究还是选择妥协。

他这一辈子,最不忍的,还是看到她流泪,他想要看她清淡的笑意,想要看她快乐的模样,想要她无忧无虑的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生活压弯了脊梁,被他所带来的这些负担敛去了笑容。

他强撑着下床,走过去看她。

拿了温热的毛巾给她细细的擦了脸和手,他坐在她身边,一遍一遍理着她的头发,从来都是她照顾他,从衣食到住行,这一次,他想要好好的照顾她。

握了她的手,紧贴在胸前,亚熙因为消瘦而变的越发大的双眼望住她,他轻轻低喃:“颜颜,在你心里,可曾有过我的位置,可曾对我有少许的喜欢?”

她睡得很沉,不回答。

他微笑,为她掖了掖被角,多好,他至少还能幻想一下。

你可知道,我只要一点点的喜欢,只要你心里很少的一个小位置,我就是死,也会笑着离开。

亚熙坐了许久,觉得身子有些撑不住了,他颤巍巍站起来,看着她,熟睡中的她,眉心还在纠结的拧着,这么些年了,他就像是另一个她,她爱申综昊,想申综昊,却又无法原谅那些伤害,他都知道。

这就像是他,他爱着她,想着她,她也知道一样。

他等了这么久,一年又一年,却还是取代不了那个让她刻骨铭心的人。

他做了这么多,一天一天守候,所获得却只是她心甘情愿的补偿和守护,他本该开心的,可是他却那么的难过,此刻若是守着她的人,是申综昊,她一定是唇角含笑的吧。

有时候坚持,未必是对的,曾亚熙站在那里,身形凝固如同雕塑,他望着她,一动不动。

“颜颜,若有下辈子,是我先遇到你,你会爱我吗?”

他眨眨眼,觉得有泪雾弥漫而出,他慌忙转过身,在她身子微动的那一刻夺路而逃。

我连下辈子,都不敢奢求,颜颜,我这么这么深的爱着你,深到不愿意离开这个世界,不愿意离开你,怎么办?

麻醉剂药效过后,欢颜艰涩的睁开眼睛,不知是窗纱拂过了窗台,还是微风吹动了房门,她缓缓抬起头,在那门快要合上时,看到了亚熙的身影。

她不由得一笑,快慰的抚住平坦的小腹,她和亚熙的孩子,一定是一个天使。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