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都市言情小说:总裁的女人(下)

215,残忍——逼迫母子分离

正在擦眼泪的岑佩仪一抬头却是看到亚熙身后站着的许欢颜,只一瞬间,她就面目狰狞,推开亚熙就向着欢颜的方向冲了过去……“伯母……”欢颜一惊,却看到岑佩仪一惊像是疯子一样直直向她撞过来,她下意识的捂住小腹,踉跄的想要躲开,却还是来不及……“妈,妈不要…”亚熙眼见得岑佩仪的身子就要撞到欢颜身上,他顾不得双腿肿胀难忍,立时过去伸开双臂挡在了欢颜的面前……“不要……”欢颜一下子瞪大眼睛,她想要推开亚熙,时间却已经来不及了。

岑佩仪的头狠狠撞在了亚熙的胸前,欢颜站的那么近,她似乎听到了骨头都被撞的咯咯响的声音,而亚熙却是死死撑了门框,硬是没有动,他咧出一抹笑,只觉得脑子里嗡嗡响,嗓子里却又恶心想吐,亚熙艰难的伸出手,想要搂一下站在他面前,神情呆滞的岑佩仪,却已是无力,他垂下头,唇边滑出细细的一缕血线,却仍是强撑着呢喃:“妈,不要伤害她,她有了我的孩子……你们有小孙子了……”

“亚熙!”欢颜失声尖叫,捧住肚子的手乍然的收紧又松开,她眼睁睁看着亚熙在她面前缓缓的倒下,却连伸手拉住他的力气都没有……岑佩仪眼睁睁看着他口中吐出的鲜血,她忽然惨叫一声就昏了过去,曾子墨手忙脚乱的去扶昏厥的岑佩仪,护士们早已过来抬了亚熙去手术室,走廊里,无数人探出头在看着他们,有人惶恐,有人惊慌,有人无所谓的表情……欢颜看不到,她都看不到,她手指沿着门框滑下来,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脚边有一滴鲜红的血渍,她伸出手,想要去触碰一下,却是不敢……“亚熙,亚熙……”欢颜轻轻呢喃,泪水却是再也忍不住的滚滚落了下来。

伯母说的对,他的病是因为她,而现在,他再一次吐血,也是因为她,她就是一个该死的女人,一个只能拖累他祸害他的女人。

如果她早知道会这样,如果她可以未卜先知,她一定不会和他见面,一定不会答应他的帮助,一定以死相逼让他离开她,可是都晚了……欢颜哀哀的低笑,都晚了,她这一辈子,失去了最爱的男人,又要失去最爱她的男人。

她这一辈子,到头来,只收获了两段总归会醒的美梦。

她不知一个人坐了多久,有护士过来让她进病房,她却是不肯,曾伯伯喊她回去休息,她也不肯,她要看着亚熙好好的从手术室里出来,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她一定也不会活了……是,要活他们一家三口就在一起,要死,他们也要死在一起……*“欢颜啊,你脸色看起来太难看,还是去休息吧,毕竟……你就是不为自己想,也要想一想你肚子里的孩子,那或许是亚熙这一辈子唯一的孩子了,听伯伯的话,回去休息啊……”

曾子墨不忍看她就这样神情呆滞的守在亚熙的手术室外,连声的劝慰。

“孩子……唯一的孩子。”欢颜感觉自己一下子活了过来,力气似乎也一点一点的凝聚了起来,她抬起哭肿的眼睛,望着面前苍老了许多的老人:“伯伯,我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好好的养大……这是亚熙的孩子,我不会让他有一点点不好!”

“这是我们曾家的孩子!许欢颜,我的孙子只能我们曾家来养,我不许他认你,绝对不许!”

岑佩仪不知何时从病房里跑了出来,她脸色惨白,冲到欢颜的面前冷冷开口:“等这个孩子出生,许欢颜,你就永远消失在我和孩子眼前,你把亚熙害成这样,我不要你再来祸害我们的孙子!”

“佩仪,你太过分了!亚熙生病又不是欢颜可以操控的,这孩子不顾一切愿意给我们曾家留一个骨血,你不感激反而还做出这样过分的事情,佩仪!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曾子墨听了这话,却是又气又恨,佩仪对欢颜的成见这么深,以后孩子出生了,难道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吗?

“要感激,你一个人去感激,我只知道是她害的我儿子这么惨,是她把我一个好好的儿子弄成了这样,是她……害的我要白发人送黑发人……我就是恨她,这一辈子她都别想让我们曾家接受她!”

岑佩仪说着说着却又痛哭了起来,若不是她肚子里怀着亚熙的孩子,她怕自己现在就要扑上去将她撕碎!

“伯母,您想要孩子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吗?”欢颜哭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她无法接受岑佩仪说的那些,让她和孩子分开,不如让她现在就死了好了……“孩子要你这样的妈妈,不如没有妈妈的好……”岑佩仪终究还是女人,虽然心里还是生气,却看着欢颜的模样不由得语气也微微的松软了下来。

“不许你说我妈妈不好!”忽然有一声清脆的童音在走廊里响起来,暖暖气鼓鼓的冲过去,小手狠狠的推了岑佩仪一下,她瘪住嘴,只狠狠瞪着她:“你是个坏人,你才不是好妈妈,你要是再说我妈妈不好,我就让我小舅舅把你打出去!”

216撒娇

“你是个坏人,你才不是好妈妈,你要是再说我妈妈不好,我就让我小舅舅把你打出去!”

“同意。”维安的声音也跟着响起来,他温柔看一眼暖暖,目光再掠过岑佩仪的时候却是变的冷冽而又锐利:“曾太太,我和暖暖一样,都认为我姐是世上最好的女人,最好的妻子,最好的妈妈,您要是看不上眼,我们季家也不在乎养我姐和小外甥一辈子!反正我们也不缺那几个钱。”

“维安,不可以这样对伯母说话!”欢颜低低开口,皱眉看了维安一眼,又把一边扒着岑佩仪腿的暖暖抱过来,在她小屁股上重重打了一下:“谁允许你这样对长辈的?妈妈平时不是教育过你,不许这样没礼貌,不许出手打人的吗?你都忘记了?”

暖暖有些不服气,却看到欢颜脸上的神情那样严厉,只好嘟了小嘴儿使劲点点头;“妈妈,我错了,你罚我吧。”

“姐!你别打暖暖……”

“小舅舅,我做了错事,妈妈罚我是应该的,你不要替我说话。”

暖暖小嘴儿灵巧的开口说罢,又转过身对着岑佩仪,虽然小脸上挂着不情愿,却仍是乖乖的道歉:“奶奶,我错了,我刚才不该打你。”

欢颜看着暖暖懂事的样子,不由得一阵窝心,虽然脸色稍缓,却仍是硬着心拉住她的小手谆谆善诱的开口;“虽然你认了错,可是刚才你的举动太不好了,因此妈妈晚上还是会罚你,知道吗?”

“嗯,妈妈,你不生气,不哭,暖暖随便你罚。”

岑佩仪看着面前的小人儿乖巧懂事的模样,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许欢颜竟然把这个没有爸爸的女儿,教育的这么好?

曾子墨亦是眼底含了一抹笑意,他弯下腰望着暖暖:“暖暖,你告诉爷爷,做了错事妈妈会怎么罚你?”

“妈妈有时会罚我念诗,要念十首,有时会罚我自己洗手帕,还会罚我背诵三字经,还有,还有罚我背数字从一到一百,然后罚完了,妈妈就会给暖暖做好吃的,哄我睡觉。”

曾子墨越听脸上笑意越深,他别有深意的看一眼岑佩仪:“佩仪啊,看来欢颜这丫头是个一顶一的好妈妈啊!”

岑佩仪脸上有些挂不住,仍是冷冷哼了一声就转过身:“反正我还是那句话,别想改变!”

欢颜脸上刚刚燃起的一点希望瞬间又破灭,她咬住下唇,手指不由的捂住那微凸的小腹,她知道,如果曾伯母坚持,她或许会放弃这个孩子,她欠曾家的,实在是还不清。

亚熙昏迷了多久,欢颜就在他床边守了多久,医生说了,只要他醒过来,就会像之前病情刚控制住那样,不会有生命危险了。

欢颜每天都坐在他身边,不厌其烦的喊着他的名字,和他说话,而他躺在那里,安静的像个孩子,脸颊又塌陷了一点,瘦的让她心疼。

“亚熙,你看外面的花开的多好?等你好了,我就带你出院,我们回家,医生说你可以出院回家了,你还没有在我的家乡好好玩过吧?我带你去爬山,带去去看新修好的老城区,再带你去吃我喜欢的蛋糕,好不好?”

“你不知道喔,维安好厉害,公司规模扩大了几乎一倍,只是好辛苦,等你好了,你就去帮他好不好,像你这样厉害又聪明的人,若是不好好利用就太可惜啦!”她俏皮的笑,趴在他的枕边,轻轻吻着他的脸:“亚熙,你再不醒来,我就又要哭了,哭到你醒来为止……”

她在暖阳下睡着了,而亚熙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正是她沉睡的脸。

在每天早晨醒来,睁开眼睛就可以看到爱人的脸庞,在每天沉睡的时候,可以和心爱的人拥抱着一起入睡,在每天中午,不管城南还是城北,都要相约在一起吃午餐,在每一个黄昏,他们牵着手像是爱了一辈子的人那样散步……这是他从遇到她那一刻,就不停做着的梦,而现在,追赶着她的脚步,追了五年,他的梦,终于实现了吗?

他不敢动,不敢惊动她,害怕只要一动,那梦就碎了。

床头柜上摆着一大束鲜花,水杯里的水冷了,果盘里的水果依旧鲜艳,芳香,窗外的阳光那样的暖,隐约可以看到草坪,鲜花,那是外面的世界,他曾经日日生活在那里却不曾珍惜的世界。

而此刻,他却觉得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如果可以,请让他长长久久的活下去,只嗅着花香,沐浴着阳光。

如果可以,请让他长长久久的活下去,看着她幸福,看着她快乐就好。

而他年少时做的那个梦,就一直当做一场梦吧,有的时候,梦想照不进现实,梦想也未必需要实现。

就像是现在,他看着她熟睡的脸,却已经可以释怀的想,如果把他曾亚熙换成是申综昊,那么她睡熟时,会不会笑容灿烂而甜美?

“亚熙……”欢颜惺忪的睁开眼睛,却正好看到他的笑脸,有多么久的时光,不曾看到他这样舒心的笑意,她被感染,不由得抬起头,将脸埋在他怀中轻声的撒娇:“我是流口水了吗?你都笑成这样了……”

217坏坏亚熙的挑、逗

她被感染,不由得抬起头,将脸埋在他怀中轻声的撒娇:“我是流口水了吗?你都笑成这样了……”

他一下子笑出声来,嗓子却有些干,那笑声也显得有些沙哑起来,手掌心覆在她柔软的发丝上,轻轻的一下一下抚过,而她只安静的伏在他的胸前,不满的嘟哝:“下次可不许这样了,你不知道那天吓死我了……”

“嗯,下次不会了。”他立刻答应她,更紧一点抱住她,手指穿进她的头发中,微凉的触感,让人感觉那样的舒服。

“有胃口吗?要不要吃点东西?”她从他怀中抬起头,温柔的询问。

“不要动,我想抱你一会儿。”他低下头,吻在她的头发上,又轻轻的滑下来,在她额头,欢颜轻轻闭上眼睛,微微抬起下颌,唇角牵起细弱的弧度。

他的嘴唇很软,落下来的触感十分的舒服,欢颜有些恍惚,双手不由得攀紧了他的脖子,口中溢出轻喃:“亚熙……”

“我在。”他声音低低,却是那样动听,唇擦过她的脸颊,仿若点起了小小的火花,欢颜只觉得脑袋里懵懵的,只无力的更紧贴住了他的身子。

“我想吻你,颜颜……”他沙哑的开口,望着怀中的那一张脸,他不贪心,只想吻一吻这个他喜爱的女人而已。

欢颜唇角抿起来,扬起一抹笑,她睁开潋滟的双眸,俏皮的望住他,脸上却是染了一点红晕,嘴巴微微嘟起来:“你干嘛还要问我……我都等了好久。”

她话音刚落,曾亚熙的唇却已经堵了上来,欢颜的话语被堵在了喉咙里,她轻轻闭上眼睛,缓缓枕在了胸前,他的吻那样温柔,却让她忽然就想落泪,而她也确实落了泪,只那泪珠儿却不咸,带着微凉的甜味儿……上一次亲吻,却只是浅尝辄止,这一次,两个人却都不想停下来,亚熙从来不是主动的人,他矜持而又隐忍,这一次这般主动,却是显得那样的难得。

绵长的吻过去,他抬手,指尖缱绻的拂过她唇边的水渍,而眉眼之间的温柔却是醉人:“颜颜,你喜欢吗?”

欢颜抱住他,手指隔着薄薄的衣衫拂过那手术后留下的伤口疤痕,她轻轻点头,将脸埋在他的怀中:“你要是可以吻我一辈子,我就更喜欢了……”

“看我现在状态这样好,一定可以陪你一辈子的。”他安慰她,却是抱住她,虽然他发现自己只是这样搂着她,承受她些许的重量就有些吃力,可是仍然不愿意松开。

两人的脸颊紧贴在一起,细细碎碎的说着话儿,他只不过昏迷了几天,她就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告诉他,不是暖暖,就是维安,再不然就是远在国外的爸爸妈妈,他知道她想念他们,可是却仍拒绝了他们要回来的要求,也只是不想让疼爱自己的父母担心。

“亚熙,你再休养几天,我就带你回家去,维安已经把我以前住过的季家的房子又买回来了,你回去了可以住在我的房间,和我一起。”她喜悦的开口,他看着她,有些伤感的微笑点头:“好。”

“从此我们就在一起了,不管你去哪里,我就跟到哪里。”她又在他怀里拱了拱,像是一只慵懒的小猫。

“好,都依你。”他时日无多,只是想要不给她留下一点点遗憾而已。

“我要在阳台上种上各种各样的花儿,把房间布置的舒舒服服,再买一张大大的床,和我的亚熙睡在一个被窝里……”

亚熙点头,仍是微笑,目光却是已经不再专注,她细细软软的话语,却是慢慢的汇成了一个称呼,阿昊,阿昊……她当初和申综昊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幻想过这样的生活的吧。

“在想什么呢?”她抬起头,水汪汪的眼睛望住他,似乎要把他沉溺。

“在想每天早晨起来就可以吃到颜颜煮的早餐,那该多幸福?”他摸一摸她的脸,不由得又吻了下来,而她立刻就乖乖的闭上眼睛任他亲吻,像是小孩子一般乖巧。他忘不掉那天睡梦中她的真情流露,可是虽然现在心里痛的难忍,却还是不舍的生她的气。

“我会每天煮三餐给你的啊,把你养的胖起来。”她声音柔美动人,岁月将她原本青涩的气质褪去,此时的她越发的温婉可人,让他心动,怎么舍得,怎么舍得,他自私的想要她的一生。

“我真有福气。”他捏一捏她的脸,眼睛明亮而又璀璨:“真想快些回家。”

“维安说了,下周我们就可以回去了,下周房子就装修好了,我们和暖暖就可以搬回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