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都市言情小说:总裁的女人(下)

223,微笑别过

欢颜的脚步一下子踉跄停住,她嘴边的那句话,一下子就悬在了半空中……亚熙眉尖微蹙,被她停滞的身形扯住,也不由得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他的目光和那个男人痴痴的目光并未碰撞在一起,可是他也和欢颜一样,愣在了那里。

申综昊保持着那个可笑的姿态,在人来人往之中站立不动,世界繁杂无比,莺燕无数,他此刻所看到的,只是她。

她站在那里,脸上带着幸福的红晕,手边的男人,温柔的搂住她贴心而又亲密,她小腹隆起……他忽然咬住了牙关,盼了五年,想了五年,后悔了五年,一切却好像还是败给了时间。

其实两人目光仅仅对视了几秒钟,却像是渡过了难捱的亿万光年一般漫长。

他脚步不自觉的向她挪动,手指也控制不住的轻轻颤抖,只隔着短短两米的距离,他再走一步,然后伸开手,就可以轻轻的抱住她,抱住这个他爱的快要发疯的女人。

她却是忽然扬起了唇角,那样灿烂而又绝望的笑意挂在她眼角眉梢,美的惊人。

欢颜抓紧了亚熙想要缩回去的手臂,她双瞳中快要泛滥的雾气被她强忍回去,唇角笑意溢出更深,她冲他微微颔首,点头……目光从他俊逸的脸上飞快的滑下来,忽地变的暗淡,他依旧是五年前的模样,站在人群中似乎会发光一样耀眼,欢颜挽了亚熙的手,直视前方,头也不回,一步一步走的平稳,从他身边过去那一刻,那熟悉的味道隔着五年的时光一下子蹿入她的鼻端,让她眼眶酸涩,她忽地咬住舌尖,疼痛让她清醒。

终于,还是让自己笑着从他身边走了过去,亚熙脸上毫无表情,只是削瘦的脸越发的白,他没有松开她的手,只是配合着她一步一步向前。

申综昊怆然的转过身,眼底却是无法控制的聚起了水雾,五年来,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这样和她见面,她看着是那样的幸福,挽着别的男人,大腹便便的对他微笑,点头,就从他身边头也不回的走过。

“颜颜……”他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她恰好走到商场的入口处,人流汹涌,周围人群交谈的声音,孩子笑闹的声音席卷而来,将他沙哑怆然的一声呼喊,瞬间淹没……跨出入口大门的时候,她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谁都没听到,亚熙没有,走到她身边的行人没有,可是她听到了,隔着人海,隔着残忍的时间,她听到那一声晚了五年的颜颜。

“颜颜,你没事吧?”亚熙手心冰凉,强撑着胸口的闷痛,哑哑的声音充斥着关切。

“……走吧,回家。”她轻喃,将脸贴在亚熙的胸口,和他离婚的时候,她就曾经告诉自己,这一辈子,不要再因为他而哭泣,就算是哭,也只许哭一分钟。

车子正好驶来停住,亚熙搂了她上车,车门缓缓关上的时候,她不受控制的去望那门口,泪眼迷离之间看不清楚,却又看的清清楚楚……他在人群里挤来挤去,不顾形象,不顾身份,像是疯了一样喊着她的名字。

他在找她,可是晚了。

欢颜闭上眼睛,一行泪水从眼眶间倏然的滑下:“司机,开车。”

亚熙身形微僵,片刻后感觉关节像是僵硬了一般,他瞥一眼窗外,那个高大颀长的身躯,瞬间就被人流淹没,再也看不到了,而他手边的欢颜,却是眼神空洞,再无一点点的表情。

回到家的时候,正是中午,欢颜放了包包就走去卧房沐浴,亚熙跟着进去卧室时,她已经关上了浴室的门,不一会儿就有隐约的水流声响起,他站在门外,而她就在里面。

他们隔着一扇门,却像是隔着翻不过去的一座山,而他再怎么去努力,却也抵挡不住,那座山在她心里,从来不曾挪走。

她直到晚餐时才下楼,眼睛只微微的红肿,看来并不曾多流泪,亚熙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只拉了她的手坐在餐桌前,面前摆着熬好的绿豆粥。

“妈妈,你怎么了?”暖暖一眼看到欢颜异样的模样,不由得又开始担心起来,她抓了欢颜的手轻轻摇晃,一张小脸上满是惶恐。

“没事宝贝儿,你快过去舅舅那里坐下来吃饭,妈妈没事……”

她看着她,透过那个小脸,却像是看到了他的脸,这是他的孩子,可是他却不知道,她也曾预备一辈子不让他知道,可是对于暖暖,公平吗?

她长大了难道不想知道为什么没有爸爸吗?她该怎么说,说她是和妈妈一起,被爸爸抛弃的小孩?

224老婆,跟我回家

管家惊慌失措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气喘吁吁,纷沓的脚步声渐渐的拉近,将那沉默一下子搅的乱七八糟。

“爸爸……”暖暖被那突来的一切吓傻,下意识的扑进了亚熙的怀中,亚熙慌忙抱住她,将她的眼睛捂上,低声轻哄:“别怕,没事的宝贝儿,别怕……”

醉醺醺的他不知道喝了多少酒,积攒了多少的勇气才让自己驾车冲到这里来,可是这一刻,他狼狈的站在她家的客厅中,狼狈的看着她吃惊望住他,狼狈的看着他们一家三口齐聚的亲昵模样,他酒劲全醒,像是一个小丑。

突兀的闯入别人幸福中的小丑,突兀的闯入别人幸福中,恶意的破坏别人幸福的小丑!

维安一眼看到申综昊闯进来,下意识就去看欢颜的神情,只见她脸色白的如纸,瘦弱的身子仿若撑不住一般瑟瑟发抖,他不由得一阵怒火上涌,想也不想就吼出声来:“申综昊,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做什么?”他抬起头,越过面前几人,只看着她,不知是喝了多少酒,才喝成这样脸色通红,眼底都是血丝,满身难闻的酒气。

“你说我做什么?我来找我老婆回家,我要来带她回家,不行吗季维安!”申综昊跌跌撞撞上前,一下子攥住了维安的衣襟高高提起,他口中喷出浓烈的酒精味道,而眼底却是止不住的光芒璀璨。

维安有些愣怔,而亚熙也抱着暖暖站了起来安静的望着他,欢颜撑着餐桌站定,双肩使劲的哆嗦,却是连转过身,看着他,赶他出去的力气都没有。

唯一不老实的人是亚熙怀中的暖暖,她看看亚熙,又看看小舅舅,又看看一边的妈妈,最后目光才落在申综昊的脸上,不知为何,她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看着那个发酒疯的疯子在她家里吵吵闹闹,她突然一点都不害怕了。

“爸爸,他是谁啊!”暖暖趴在亚熙的胸前,探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小手指着申综昊。

亚熙不知该如何开口,他抱着暖暖的手微微颤抖,目光投向一边的欢颜,却是含了说不出的凄凉。

“申综昊,请你离开我们家,立刻,马上!”维安狠狠将他推开,而他却不知是因为喝的太多,还是猝不及防,竟然踉跄的后退几步,重重的撞在了一边的楼梯栏杆上!

后背不知撞到了什么坚硬凸起,让他不由吃痛的闷哼出声,欢颜越过维安的肩膀,正好看到他皱起的修长的眉。

骄傲如他,优雅如他,一向镇定自若丝毫不乱阵脚的他,突然露出这样的神情,欢颜只觉得牙根一阵阵发酸,她逼自己偏过脸,不再看他。

“维安,请他出去。”她拉一拉维安的衣袖,低眉说了一句话,就走过去亚熙的身边轻轻开口;“我们上楼吧。”

寂静的客厅中,她的声音虽小,却是一字一句传到了申综昊的耳中。

“颜颜……”他沙哑的喊,欢颜却是面无表情,拉了亚熙就预备走出餐厅。

“颜颜……”申综昊努力让自己站起来,想要追过去,维安却是一下子挡在了他面前,他皱眉望住他:“申综昊,你忘记那天你和我承诺的事情了吗?你说了我姐要是结婚生子的话你就不会打扰她,现在你看到了,他们一家三口过的很好,很幸福!请你出去,不要再来打扰我姐!”

维安使劲的推搡着他,不知是不是当真醉的太厉害,他像是没有一点反抗的力量,只麻木的任由维安推着一直走到了客厅的入口处,通红的眸子锁住那走到楼梯上的女人的身影,她靠在那个男人怀里的画面,实在是太过刺眼,让他只想不管不顾的去毁掉!

“妈妈,为什么小舅舅要这样对那个叔叔?”暖暖趴在亚熙的肩头,却是目不转睛的望着客厅那里,她咬了咬手指,忽然觉得那个叔叔好可怜……那是她的女儿?她和那个男人生下的女儿?申综昊像是被打回了原型,他双手扒着门框,任凭维安和管家怎么去推他,他都纹丝不动,只是死死盯着走到二层拐角处的三人。

他要弄明白,一定要弄个清楚明白,就算是被判死刑,也要让他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一眨眼的功夫,他不知怎么就抓了机会一把将管家推到了一边夺步向楼梯冲了过去!

“申综昊,你疯了!”维安气的直跺脚,待要追过去时,却看到他已经几步冲到了楼上,狠狠的攥住了欢颜的手腕。

维安倒抽一口冷气,脚步却是凝在可哪里!天……他简直无法想象,那个场面,是多么的混乱。

225回去他身边吧

“老婆,原谅我,跟我回家,好不好?”他哽咽开口,望着她的脸,眼底都是祈求。

欢颜哆嗦的几乎站不住,手掌挣了几下,却还是被他孩子一样固执的拉住,她从未见过这样的他,红了眼睛,执拗的厚着脸皮来求她的他。

可是,为什么这么晚?申综昊,为什么要这么晚才醒悟,这么晚才回头?

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许欢颜,而你也不是当初的申综昊,我身边有亚熙,我肚子里有和他的孩子,你让我怎么和你回家?

“放开手……”她牙齿哆嗦,狠心的别过脸想要掰开他的手掌,而那三个字说的溃不成军。

“我不放,老婆我不放手……跟我回去,我们回家好不好?我再也不要放手了……我不放开……老婆……”

三十多岁的人,忽然像是孩子一样哽咽了起来,他抓着欢颜的手,任她怎样使力的去掰他的手指,任那疼痛怎样的难以忍受,他却是死活不愿意松手,酒意上涌,他失去了全部的理智,他忘记了那些他许下的承诺,他只是要带走她,带她回家,一直一直陪在她身边。

欢颜下了狠心,用力的掰着他的手指,他却仍是死死抓住她的手腕,欢颜又气又痛,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哭了起来:“申综昊你要做什么?我们已经离婚了,五年前就离婚了!我现在已经嫁人了,你不要再来打扰我好不好?”

“你骗我,颜颜……你在骗我,我不相信……”他使劲摇头,却仍是拖着她的手不愿意松开……“我有老公,有孩子了申综昊!”她心间犹如刀割一般,却又不得不这样开口。

“妈妈……”暖暖乌黑的双瞳的瞪大,目光只在欢颜和申综昊脸上来回不安的滑动:“妈妈,你们在吵什么?”

暖暖的声音像是一股清泉,让争吵的两人一下子停了下来。

欢颜转过脸,对着脸色异常难看的亚熙低喃:“亚熙,你先抱暖暖回房间……”

亚熙没有过多表情,只轻轻点点头,抱着暖暖就向卧室走去。

“妈妈,妈妈……”暖暖大叫,不满的嘟住小嘴儿:“你快点喔,我和爸爸在房间等你。”

申综昊犹如触电一般凝住,他目光越过欢颜,正好对上那一张讨喜的小圆脸,一瞬间,他胸口仿若被刺一般锐利疼痛起来,她眼光和他相对时,他控制不住的伸出了手想要去摸一摸她的小脸,是她,是他那天在季家看到的小丫头!

她是欢颜的女儿!是欢颜和别人一起生下的孩子……他头懵的厉害,暖暖的小脸在他的面前渐渐变的模糊起来。

“申综昊,你都看到了吧!放开手……”欢颜咬住牙,不顾一切的将他的手掌甩掉,她眼泪落的有些仓皇,却是头也不回的向卧室冲去:“维安,请他出去!”

“颜颜,颜颜!”申综昊想要去追,维安却是一步追上来抬手一拳砸在了他的脸上:“说话不算数,你还是男人吗!”

“管家,送申先生回去!”

“季维安,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他的呼声渐渐变远,最终还是消失不见,维安长舒一口气,走过去卧室那里轻轻敲了门:“姐,他走了……”

许久不曾听到回应,他正预备再敲门,那门却是轻轻的拉开了一条缝,欢颜脸色白的像是鬼魅,她抬起眼帘看他一眼,却是咧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维安,我和亚熙,是不是又该搬家了?”

长夜漫漫,欢颜睡不着,翻来覆去许久干脆起身,而亚熙也跟着坐了起来,披了睡袍跟着她走到阳台上。

两人沉默,都不知该如何开口。

“颜颜,不如……”

“亚熙,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欢颜一点点的靠过去在他手臂上:“骂我自私也好,心狠也好,我若是只能选择一次,那么你该知道我早已做出了选择。”

“颜颜……”他长叹,心底一大片说不出的苦涩,目光飘远,他已不知自己再这样坚持着活下去是为了什么。

不知自己忍着病痛,一日一日苟活下来又是为了什么,多陪她一天,又能如何?他已经不知,自己是否还有看着孩子出生的可能,而就算是看到了,那以后的岁月,他们孤儿寡母又该怎样?

“颜颜,我不定哪一天就会面临死亡你知不知道?”

欢颜泪眼凝注他:“亚熙,你若是死了,抛下我们孤儿寡母,你会放心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