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都市言情小说:总裁的女人(下)

226想我的亲爸爸

欢颜一下子扑在他的怀中,压抑了许久的悲伤终于完全的宣泄出来,她酣畅淋漓的哭着,抱着亚熙的脖子不停哽咽,哭的像是一个孩子。

“可是颜颜,你一心想要留在我身边,想要给我生一个孩子,你自始至终,有没有问过我,想不想让你这样做?”

亚熙再一次将她推开,他怔怔后退两步,眼底却是破灭的笑意:“你有没有问过我,曾亚熙,你强留着一个不爱你的女人在你身边,还让她给你生了孩子,赔上一辈子,你开心不开心?”

“亚熙……”欢颜呐呐的怔住,看着面前的亚熙。

“我不开心,颜颜,你知道吗?你睡着的时候都在喊着申综昊的名字,你心里眼里只有他,你留在我身边对我来说,我算什么?这个孩子又算什么?我要是早一点醒悟,我不会给你这个孩子,捆住你的手脚!许欢颜,你清醒清醒,不要折磨我,也不要折磨自己,更不要再去折磨那个也爱着你的男人了!”

“你在说什么曾亚熙!现在你要我怎么做?你知不知道在C城我跟踪你去了你的家里,你知不知道你妈妈想你想的一身病?你知不知道曾家只有你一个孩子,你知不知道你随时都可能死掉!我这一辈子欠你太多,可是我怀这个孩子不是纯粹为了还你的情债!曾亚熙你爱我五年,陪我五年,你认为我是一个没有心的女人吗?你以为我当真没有一点感觉?”

“欢颜,当一份感情中,感恩占了上风,那那份感情还有什么意义?如果我再继续的错下去,痛苦的是三个人,毁掉的两个家庭,如果我现在放开手,至少你和申综昊,暖暖和爸爸,可以永远的在一起!”

“那我肚子里这个孩子呢?”欢颜眼泪直淌,原来冲破一切的阻力,冲破自己心里难以摧毁的那一道防线,原来放下一切,不管不顾的去寻求新的生活和感情,到头来,竟然是错的!

“你预备让他怎么办?暖暖回到她亲生父亲的身边,她父母双全,一辈子无忧无虑,那么我们的孩子呢?”欢颜痛哭流涕,做出这样不被认可的选择,压力之大已经快要将她压垮了,可是现在连亚熙都可以说出这样的话,连孩子的亲生父亲都要放弃这个孩子!她该怎么办?

“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他从来不曾存在过……”亚熙喃喃开口,他这一辈子,年少固执之时就陷入这一段错误的爱情,对于家人,对于生他养他的爸妈他亏欠太多,如果不是当时想到他死了之后爸爸妈妈会崩溃,曾家就此绝户,他绝不会答应欢颜的请求!

他也自私过,他不是那个伟大的心胸宽广的曾亚熙,他也曾经自私的幻想过,和欢颜过一辈子,让她爱上他,他甚至自私的希望,欢颜忘掉申综昊,从此心里只有他。

“可是他明明是存在的,他作为一个小生命,作为我身上的一部分确确实实的存在着!怎么可能去抛开他?”

她哭的嗓子沙哑,抓了栏杆的扶手才没让自己整个身子瘫软下去。

两个人都没有看到,那阳台的玻璃门后,穿着小睡衣的暖暖被吵醒站在那里,安静的像是一个不会的动的玻璃娃娃。

她听到了亲生父亲四个字,立刻就睡不着了,小小的心里写满了憧憬,晚上闯进来的那个男人,就是她的亲生父亲吗?

眉心不由得皱起来,她不喜欢他,因为他身上好臭!

“颜颜,你让我想想,再好好的想想。”亚熙站的太久,觉得有些撑不住,他扶了栏杆站定,却发觉掌心里湿黏的一片,出了一层的虚汗,而脑子里也嗡嗡的响成一片让他头痛的几欲爆炸,欢颜哀哀的哭泣还在耳边,他却是无力去管。

欢颜失魂落魄的走回去房间,快到床边的时候,一只小手忽然拉住了她的睡袍下摆:“妈妈。”

欢颜低下头,却正好撞上暖暖乌黑的眼睛,她心口一酸,不由得弯腰抱住她:“宝宝,吵醒你了是吗?”

“妈妈,是我的亲爸爸回来吗?”暖暖伏在妈妈的胸口,心里满满的都是憧憬。

“有亚熙爸爸还不够吗?”欢颜只想落泪,闲时想想,她着实太过于残忍,可是若是当初,当初绝情的申综昊为了和苏莱在一起,会不会选择杀死暖暖这个孩子?

如果没有她当初的退出,离开,她会有这样一个贴心的宝宝吗?她不是残忍,她只是心被伤透了,怎么去暖,还是凉的。

“可是,可是暖暖还是想要知道亲爸爸是什么样子。”暖暖害怕妈妈伤心,却仍是控制不住心底的渴望,爸爸对她这么好,她原本是不该再去想着亲爸爸,可是现在好不容易听到妈妈提起,她的一颗小心脏,已经完全被亲爸爸装满了。

“有妈妈和爸爸,暖暖会觉得幸福吗?”欢颜忍不住的开始思索亚熙所说的那些问题,忍不住的开始想,暖暖亲生父亲是谁这个问题,对暖暖的影响究竟有多么的大。

“会幸福……”暖暖点点头,却是把小嘴嘟了起来,她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偎在欢颜怀中:“妈妈,我困了。”

她挣开欢颜的怀抱,一个人爬到床上去,又拉起凉被盖住了身子,蒙住了头。

欢颜静坐许久,却看被子下的小人微微的耸动,不由得伸手将凉被拉开:“暖暖?你在干什么,你怎么了?”

被子拉下,她的小女儿却是眼圈红红,忍住哽咽望住她,一双眸子眨巴眨巴眼泪就掉了下来:“妈妈,可是我有时候还是会做梦梦到找爸爸。”

227两个人的空间

她的小女儿却是眼圈红红,忍住哽咽望住她,一双眸子眨巴眨巴眼泪就掉了下来:“妈妈,可是我有时候还是会做梦梦到找爸爸。”

“暖暖……”欢颜一下子捂住嘴,忍不住的哭了起来,女儿小小的身子被她紧紧的抱在怀中,似是被她突然的哭声吓住,暖暖愣了一下,也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妈妈,我不要爸爸了,我也不做梦了……妈妈不哭,不哭了……”

暖暖软软的小手慌慌的去给欢颜抹泪,欢颜却是一下子更紧的抱住她,将脸贴在她泪湿的小脸上轻轻摩挲:“妈妈是不是太坏了,妈妈不该这样的自私,暖暖,妈妈对不起你……”

“妈妈,爸爸是不是回来了?”暖暖一边哭一边却是偷偷的看着欢颜的表情。

“暖暖,如果爸爸要回到你身边,你愿意吗?”欢颜搂着女儿,透过她的小脸却好似恍惚的看到了晚上烂醉的那个男人,如果说心底不起一点的波澜,那根本是不可能的,毕竟是当初死去活来爱过的人,又怎能在他悔改回头的时候,一点都不动心。

“妈妈,当初爸爸是不是不要妈妈,也不要暖暖,一个人走了?”暖暖心里有芥蒂,一说到不要两个字,就不由得滚下眼泪来。

“爸爸只是不喜欢妈妈,并不是不喜欢暖暖,因为那时候爸爸不知道暖暖已经在妈妈肚子里了……”欢颜心口酸胀难忍,强挤出笑容哄她,知道她小心脏肯定早就因为没有爸爸的事情受过伤,她只好尽力开解,好让她不再耿耿于怀,能够高兴一点。

暖暖的眼睛果然立时就亮了起来,只那亮却只维持了片刻,她垂下长长的睫毛,头发蹭在欢颜的胸口:“爸爸不要妈妈,可是暖暖要妈妈,爸爸坏,爸爸最坏了,我长大了,不给他买楼,不养他。”

欢颜窝心的想笑,却还是忍不住的哭泣,暖暖小嘴里在一声一声骂着爸爸,可是殊不知那骂中又含着多少说不清属于她一个人的期盼。

这一切落在亚熙的眼底,却让他变的像是木头人,他想起还未曾生病的时候,他问过暖暖要不要他做爸爸,他以为一心一意的爱她,疼她,那么就可以代替她的亲生父亲,可是无论他怎样去做,都抵不过他们两人之间割不断的血缘关系。

他此刻站在这里,感觉自己又回到了起点,卧室里橘色光芒笼罩着她们两人,他不管怎么努力,都融入不了她们的世界,不管他付出多少,就算是把一颗心剖出来给她看,赔上一条命,她还是不爱她,暖暖还是在念着自己的爸爸。

他无声的轻笑,将那胸口闷闷的痛忽略掉,他忽然不想再吃那些药,不想再这样辛辛苦苦的续着一条命,也许他死,才是最好的解脱。

几个人晚上几乎都未好好睡,只在早晨时才乱七八糟的眯了一会儿,暖暖困的东倒西歪,欢颜决定让她在家休息,今天不送她去幼稚园,洗漱完下楼,维安已经在客厅里来回的踱着步,一看到他们下来,他慌忙过去,却又看着亚熙的脸言又止。

“怎么了维安?”亚熙看到他眼底的异样,只轻声询问。

欢颜探寻的眼神也跟着过去,维安嘴唇蠕动几下,才低低开口:“他在外面等了一夜,现在还在外面。”

欢颜下楼梯的步伐忽然就错乱了一下,只是那一下,亚熙却是清晰的感觉到,他抬手扶住她;“颜颜,你去见见他吧,也许有些话,有些误会,你们也该讲个清楚明白。”

欢颜咬了下唇使劲摇头:“我不去。”

她怎么敢去,只是昨晚他那样就已经让她心乱如麻,若是今天再过去听他忏悔,落泪,祈求一番,又是何苦?

“姐,我看他是打定了主意,不如你还是见他一面吧,那天他和我说了,只要你结婚生子,他发誓不会再来打扰你,想必他现在酒醒了,也该记住自己的话了。”

维安沉思了一下还是开口,与其这样三个人纠缠不清,还不如就快刀斩乱麻趁早做出一个决定。

“我饿了,先吃早餐吧。”欢颜不回答,只拉了亚熙下楼走去餐厅,三个人的早餐吃的有些索然无味,只欢颜一个人像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是失手打了羹匙,就是倒牛奶的时候忘记了停下。

亚熙什么都不问,只是默默安静的看着她,自始至终安静的微笑。

228抱着她的感觉

她无暇去管身上的衣服的狼藉颓然的坐在了沙发上,因为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客厅里……欢颜头也未抬,垂了眼帘看着面前的桌子,而申综昊站在客厅入口,一夜宿醉,不曾洗漱,他看起来憔悴又狼狈,昔日英俊的一张脸长起了胡茬,似乎苍老了许多。

“颜颜……”喊她的名字,发出的声音却是粗嘎难听,他有些许的不安,看一眼身上皱皱的衣服,他出现在她面前,竟然是用这样狼狈的模样。

欢颜不说话,像是他这个人根本不存在一样,沉默的坐在那里。

“昨晚,对不起……颜颜,我喝醉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颜颜……你别生我气好不好?”

他小心翼翼开口,语气虽然诚恳,但整个人却仍是带着天生的不卑不亢气势。

欢颜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微微笑了一下,“没关系,申先生。”

她抬起头,只平静的看着他,眼底不起波澜。过了五年,他们还是两个世界的人。

申综昊觉得自己的身子莫名的颤抖了一下,不知是不是那一声申先生,刺中了他的痛处,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一下子被拉远,回到了最初时的模样。

“颜颜……”他不知说什么好,眼底的光芒渐渐破碎,想她念她这么久,她出现了,却让他越发的不好过,不见时,还可以带着憧憬,带着希望,而现在见了,她所给他的全是心痛。

他不怪她,一切都是他自己作孽,他无话可说,可是他只想她给他一个机会,一个让他挽回她的机会。

“申先生,这个称呼,只有我的老公可以叫。”欢颜却是打断了他的沉默,她站起身,看一眼自己身上的污渍,歉疚的笑了一下:“不好意思,我要上去换一件衣服,申先生可以先走也可以自便。”

“颜颜……”他控制不住,忽然追过去在她身后抱住了她,手臂触到她小腹的隆起时,他身形微微摇晃一下,却仍是死死的抱紧,痛苦的闭了眼睛轻喃:“颜颜,别走。”

“申先生!请你自重一些!我已经结婚了,还有了孩子,请放开手!”

她说的决绝,拼命的在他怀中挣扎,她以为他会固执霸道的不放,她害怕自己在他的气息里沉沦,她只想逃开他,逃开这个只要出现就可以夺去她全部理智的男人!

他却是轻轻松开了手臂,手掌从她腰际恋恋不舍的滑下,他高大的身躯似乎变的颓然起来,“颜颜,我答应过维安,你若是结婚生子了,我就不再纠缠你,那么现在,请你认认真真的回答我,你和那个男人,已经结婚了对不对?”

她低着头,咬着下唇,长睫垂下来,遮挡住看自己脚尖的眸光,许久,她觉得自己被他炙热的目光看的如芒刺在背一般难熬,她深吸一口气,使劲点头:“是,我和亚熙,我们已经结婚了。”

他一下子静默下来,一直都是高傲而又不羁的眸中,那黑亮的光芒犹如流星一般仓皇的消失,他跌撞的后退一步,生涩的低笑,哑哑呢喃:“好,很好,你还怀了他的孩子,是吗?”

“申先生应该可以看到了,我们的孩子已经五个半月大。”她头垂的更低,只露出一截白皙的脖子,有光斑照进来,在她身上跳跃,生动了那美丽的画面。

他看的几欲呆滞,却是牙关一阵一阵的酸楚,想要狠狠的抱住她,再也不松手,却是不敢,害怕她的疏冷,害怕她的拒绝,更害怕自己在她心中的印象,变的更差!

“为什么,为什么不再等等我?为什么我五年前去找你的时候,你要躲开?为什么你要留下话,说你宁愿死都不见我?”他按住她的肩膀,不让她走开,而声音已经哆嗦的快要控制不住……“等你做什么?等你做什么申综昊?等你给我一张支票再来羞辱我一次吗?已经够了,够了!我不想再看到你!”

她挣开他的手,眼泪却是忍不住的落了下来,她一辈子都忘不掉,苏莱那时带着支票出现的模样!你们若要在一起,就天长地久的在一起,最好死也死在一起,可是为什么让你的新欢来嘲讽我?

“什么支票,什么羞辱?”他怔住,喃喃的开口询问,却发现她已经哭到止都止不住,一双眼睛通红而又肿胀,让他心痛难忍,控制不住的伸手抱住她,将她摁在怀中,下颌恰好抵在她的发丝上,她的味道,一瞬间袭遍他的身体,让他止不住的鼻子发酸,更紧的抱住了她。

“放开我……”她沙哑的哭喊,拼命的想要从他的怀中挣脱,而他有力的双臂却仿若铁铸一般牢不可动,将她锁在怀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