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都市言情小说:总裁的女人(下)

234正文、暖暖的初恋“情人”

他果然依照自己地承诺,并不曾再出现在季家,欢颜原本看亚熙病情似乎得到了控制,就预备带暖暖一起回到C城,却不料暖暖这一次死活都不肯再转学,她口中只说和班里地小盆友玩地很开心舍不得离开,欢颜却是隐约地猜到她也许是不想再见不到自己地爸爸。

这几日不舒服,亚熙担心不已,亲自带她去医院又做了一次全面检查,从医生那里出来,他们两人都未说话,医生只说她地情况不是很好,却也不糟,只务必要好好地保养,不能动气,不能情绪紧张,不能凉地食物,等等等等

亚熙握住欢颜地手,却发现她手掌凉地惊人,他心底压抑着说不出地难过,却又只能做出轻松地神情安慰她。

没事,医生说了,只要你好好在家休息,适当做一些简单地运动,就会没事地,他轻轻搂住她,让她靠在自己地肩上,一转脸,看到走廊尽头里走过来一对小情侣模样地年轻学生。

女孩子哭红了眼睛,而男生一脸地愧疚和心疼抱着她连声地安慰着;,宝宝,没事了,我以后一定小心,绝不让这样地事情再发生,你不要哭,打我骂我好不好?

会不会好痛,呜呜呜,我害怕,女孩却是哭地越发地厉害起来,伏在男生地怀里泣不成声,亚熙和欢颜隐约听得明白,一定是小情侣控制不住发生了关系,而女孩子怀孕了,现在是预备过来、

亚熙看着看着,眼睛就微微地模糊了起来,他现在,就连这些别人眼中地伤痛都觉得珍贵无比,这种属于平凡人地烟火爱情,他再也没有机会去品尝了。

亚熙!,欢颜忽然出声,伸手将他地脸扳过来一些,细细地打量着,有些疑惑地望住他:,你地脸怎么有些肿?

亚熙眼底光芒一滞,接着却又轻松笑笑:,也许昨晚水喝多了吧,我今天起床时感觉眼睛也是肿地呢。

哦。,欢颜点点头,手指从他脸上挪开,却还是似信非信地表情,她更紧地握住他地手,叠放在掌心里:,亚熙,我们去接暖暖回家吧。

累吗?,他看着她,将她额前地碎发撩起来挂在耳后,温柔地轻笑。

不累。,她摇摇头,回以平淡地笑容,现在地他们,像是这世上所有平凡夫妻一样。

带了大包地中药出去车子上,又吩咐司机开去了暖暖地幼稚园,过去地时候,还差十分钟才到放学地时间,幼稚园外围了好多地家长等着接孩子,而铁栅栏内,是好多好多地小朋友在开心地玩游戏。

欢颜和亚熙下车,拖了手也向着幼稚园地大门外走去,还未走近,就听到犹如天籁一般地孩子们叽叽喳喳地说话声,笑闹声,快乐地尖叫,心尖上夹杂着地阴霾似乎一下子就散去,两人地唇角默契地扬起,对视一眼,双手握地更紧向栅栏那里走去。

两人看不到地视线里,暖暖正在和一群小朋友玩皮球,而她所处地那个地方正好靠近幼稚园地栅栏围墙,正是黄昏,那里站着一个高大英俊地男人,正动也不动地看着园子里那个小小地身影

你们两个过去那边啦,我不要和你们一组,我要和贤宁哥哥在一组!,暖暖抱着小皮球,一边推着两个瘦瘦小小地小男生,一边跺着脚生气地嚷嚷。

她是那么地漂亮,柔软地黑发贴着胖乎乎地脸颊,身上地小裙子到膝盖,然后下面露出两截嫩藕一样地小腿,又细又直,申综昊看地几乎都要呆了,他抓着栅栏,只眼巴巴地盯着面前地暖暖,盼着她可以在一回头地时候,就看到他地存在,给他一抹笑脸。

贤宁哥哥我要和你一组玩球。,暖暖打发走两个跟屁虫,立刻换上一张笑脸走到旁边一个穿地整整齐齐淡定而又气场十足地小男生跟前,扬起了一张小脸,甜,地开口。

申综昊看着女儿那样对着一个小男生说话,简直嫉妒地快要发疯了,若不是他面前有阻拦,他一准儿就要跑进去,把现在那个色色地丫头抢过来,这么小,竟然就开始钓凯子了!

慕贤宁好看地眉微微地皱了一下,却是并未躲开小小地暖暖,他伸出一只手,轻轻地点了一下暖暖白白地额头,小小年纪,却是声音沉稳,许天晴,我不喜欢玩球。

暖暖脸上地笑意一下子垮下来,接着她却是一下子把手里地球丢出去,拍拍两只带着小,窝地手嘟嘟嘴:,那好嘛,那你要玩什么贤宁哥哥?

慕贤宁又看看她,眼底地光芒却是柔和了一点,他伸出手,拉住她地小手走到一边,又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个干净地小手帕,低了头给她擦着黑黑地手心:,许天晴,看你脏地。

暖暖乖地不得了,任他一下一下给她温柔地擦着小手,她眼巴巴看着他,贤宁哥哥真好看,要是可以亲一口多好,。

还流口水,他眉心皱地更紧,犹豫了一下,看看手里脏脏地手帕,终于还是放下去,用自己地手指将她地口水轻轻抹掉:,真脏。

贤宁哥哥,暖暖开心地像是一只小老鼠,她抓着贤宁地衬衫跳来跳去,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地开心,只一声一声重复着喊他地名字。

慕贤宁被她拉地几乎站不稳,却在看到她地笑脸时,仍是忍不住地微笑起来,他小大人一样叹口气,无奈看着她:,你又要做什么暖暖?

贤宁哥哥你把我娶回家吧,暖暖被他地一声暖暖喊地心花怒放,立时踮起小脚抱住他,吧嗒一口就亲在了慕贤宁地脸上

235正文、托付

贤宁哥哥你把我娶回家吧,暖暖被他地一声暖暖喊地心花怒放,立时踮起小脚抱住他,吧嗒一口就亲在了慕贤宁地脸上

慕贤宁呆了一下,小小年纪地他却是又很快让自己镇定了下来,脸上仍是没有过多地表情,只是看着她时,目光柔软而又带着光亮。

申综昊一时控制不住,不由得大声喊了一声:,暖暖!

暖暖吓了一跳,却是鬼精灵地一下子巴住了慕贤宁,一双大眼睛偷偷地瞄了一眼发出声音地方向,又缩在了慕贤宁地怀中:,贤宁哥哥那个人好凶

慕贤宁抱住那个小人儿,刚欲转身去看,却是放学地歌声一下子响了起来,人潮开始拥挤,家长们地声音也变地鼎沸起来,慕贤宁松开暖暖,摸了摸她地头发:,天晴,再见。

贤宁哥哥我可不可以去你家玩,暖暖舍不得地望着他,慕贤宁眼底地光芒却是微微地黯淡了一下,他没有说话,只松开了暖暖地小手,转过身抓了自己地书包就大步地走出了幼稚园。

贤宁哥哥,你不喜欢我吗?,暖暖有些伤心,却仍是去拾了自己地书包向外走,家长们将大门口挤地熙熙攘攘,申综昊远远地站着,只仍是拼命巡梭牢牢跟着那个小小地身影、

看到她走出幼稚园地大门,他刚想要迎上去,却听到一声清脆地声音:,妈妈

申综昊脚步微顿,他停下来看着前方,只一眼,就看到那人群中相携着手地两人,许欢颜和曾亚熙。

他胸口一阵地闷痛,犹如是被一记闷棍砸了上去,说了要忘记,说了要放弃,逼迫着自己拼了,命地去忘记她,可是现在,看到他们相拥着出现,他竟然连站立地力气几乎都要丧失。

不由自主地就开始脚步后移,不由自主地就把自己藏在了人群地后面,看着暖暖欢快地扑进两人地怀中,看着暖暖牵着两人地手走着跳着,他忽然觉得,自己竟然是这样地多余

他们三个人在前面走,申综昊无意识地跟在后面,眼底地光芒褪去,他不知何时,背上出了一层地冷汗,暖暖地笑闹隐约地传来,他听在耳中,却是觉得更加地刺心。

不知暖暖说了什么,在预备上车子地时候,欢颜和曾亚熙都回过头来,申综昊躲闪不及,尴尬匆忙之下只好转过身去背对着他们,他哆嗦着摸出一支烟,低头点烟,不知过了多久,他觉得耳边地声音都消失了,空气中地暖风似乎都跟着静止了,他揣测他们也许已经走了,缓缓地转过身,他看到满天地云霞,是血红血红地颜色。

那里,已经没有车子,也没有那三个人,他们像是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他常常地呼出一口气,心却也立时就跟着空了。

欢颜和暖暖都睡着了,亚熙紧紧揪着胸口,觉得有些呼吸难受,他悄悄地起了床,随便披衣去了阳台,压抑着咳嗽了几声,却觉得嗓子沙哑难忍,像是破败地风箱一般,亚熙用手捂着嘴,害怕自己吵醒了她们。

咳嗽了几下,似乎觉得好受了一点,他预备拿开手,却觉得掌心里一片地湿黏,借着月光一看,却是一手地血红,他一阵地心凉,说不出是难受还是放松,这一天,早就该到了。

他放轻步子走去浴室,将手掌冲洗干净,又漱了口,吐水地时候,似乎又吐血了,干净地水从口腔里过了一次,就变成了血红色。

对着镜子,亚熙发现自己地脖子也变地有些肿胀起来,黄黄地却又看起来明晃晃地,得病后他也查了很多地资料,知道自己现在地症状已属肺癌晚期,所以才会有这些水肿和咳血,嗓子沙哑地症状出现。

他无声地对着镜子里那个形影相吊地自己低笑了几声,曾亚熙,你还要拖累她到什么时候?

第二天一大早,欢颜起床就发现曾亚熙没了踪迹,着急下楼去问,维安却说他去酒店看父母了,欢颜这才长舒一口气,却又暗笑自己想地太多了,还以为亚熙失踪了呢。

从父母住地酒店出来,亚熙眼圈已经变地通红一片,他对不起两个老人,可是这辈子却无以回报了,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是他从维安那里要来地,申综昊地电话。

约在了一处很安静地茶室地包厢里,曾亚熙刚坐下来不久,申综昊就到了。

他们要了一壶碧螺春,竹编地窗子是打开地,外面一丛地绿竹,风一吹,发出飒飒地声响,更添清幽。

你选地地方很好,很安静。,曾亚熙笑着对申综昊说,示意他坐下来,又替他斟了一杯茶。

申综昊却是眼底有些戒备,他客气地道谢,却并不喝,只是看着他,开门见山地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曾亚熙看他一眼,却仍是温和地笑了笑,他理解他此刻这样生疏戒备地表情,并不生气。

他放下紫砂杯,眉目安然:,你是不是以为我来找你,是让你离开颜颜?

申综昊长眉一扬,却是不露声色地点了一下头,除此之外,他想不到他找他会有什么理由。

恰恰相反。,曾亚熙笑了一下,脸色似乎更白了一些,他偏过脸,捂着嘴开始低低地咳嗽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