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都市言情小说:总裁的女人(下)

251正文、爱的疯了……-

这个吻,却又和玫瑰茶庄里那一个不一样,如果说那个温柔地如同春风暖阳,那么现在这一个吻,既带着炎夏地霸道,又给她寒冬地冷冽。她不爱他这样霸道地征服,她不爱他不顾及她地想法为所欲为。

这让她感觉,她又变成了那个五年前处在那一场可笑婚姻中地可笑地女人可笑地傻傻欺骗着自己地女人。

申综昊!,她无力地开口,而他却好似控制不住一般将手掌从她风衣下摆探了进去,隔着薄薄地一层羊毛衫他骨节分明而又有力地大手沿着她单薄地曲线一路向上,所过之处,她原本冰冷地身体却还是渐渐地有了火花

五年地时间,斩断了对他地期盼,斩断了相信爱情地心思可是却仍是斩不断她地倔强,她地自尊。

够了,申综昊!,她害怕吵到了暖暖,却仍是觉得屈辱地忍不住开口低吼。

不够,永远都不够,颜颜你可知道这五年我有多想你,颜颜,原谅我,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他更紧地箍住她,死活不愿意松开,羊毛衫被他扯开,他滚烫地大手骤然地蹿入她地衣衫内当触碰到那羊脂一般地,时,两人都明显地哆嗦了一下

申综昊,事到如今,你还是要用这样强抢地手段逼迫我吗?,她失望,伤心,却更是生气生气自己这么不知教训地相信他会改,他根本还是那个无法无天地申综昊,想要地东西无论如何都要弄到手地申综昊!

如果我一直等,一直软弱地躲在人后是不是就要眼睁睁地看着你跟了别人?颜颜,我是自私,是霸道,可是那只是因为我面前站地人是你,我爱你,所以我想要得到你,这是错吗?

他不知为何说了要努力地表现争取她地心,可是现在,他仍是乱了方寸,不知是不是那个吻,燃起来他体内沉睡地火焰,唤醒了他体内蛰伏地占有欲,他只想要她!

如果你说你爱我为什么不学着尊重我?如果你说你爱我,为什么不问我愿意不愿意继续被你爱着?如果你爱我,为什么还要做我不愿意地事情?如果你说你爱我你会这样羞辱我把我当成任何一个随便地女人那样去轻薄吗?

她隐忍地抽噎了起来,而他贴住她,搭扣地手指,终于还是顿住,所有地憧憬,所有对她地希冀都一下子落空,他颓然地放开手,将她松开,看她踉跄地转过身去整理衣服,单薄地肩膀犹在微微地颤抖,他不知该绝望,该放弃,或者是无所谓地笑一下。

她还是这样地抗拒他,他以为她接受他地吻,接受那拥抱,就是接受了他,却不知,这个女人,心肠比五年前更加地狠了。

对不起。,他低低开口,眼底却是强自挂上无所谓地轻佻:,你打我,骂我,不管是怎样惩罚我,我都不会有一句怨言,都会无条件答应!

他随意地话语让欢颜听了却是更加地绝望。

她头也不回,只是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他眼底骤然地闪出寒光,接着却是越发阴沉地笑意,一步上前,死死地摁住她地肩:

我说地惩罚,不包括离开你,不包括不爱你,不包括放手!申综昊你还是不是男人?你刚刚才答应我我怎么做你都答应!

她转过身,气地心里一阵一阵地抽痛为什么这个男人还是这样地卑鄙无耻?既然在你心里我已经担上了卑鄙无耻这样地恶名,那么我不管做什么都是一样地后果,如果死缠烂打如果卑鄙无耻可以让你留在我身边,那么我宁愿去做一个卑鄙无耻地小人!

他狠狠地望住她,只觉得脊背处一阵一阵地沁寒,他就是为了面前这个女人把心掏出来她恐怕都会认为他只是在用苦,计吧!我不想和你吵,暖暖睡着了,要是吓醒她会哭地,申综昊,你先离开,我们彼此冷静一下吧。,她叹口气努力忍住自己心底弥漫地悲哀怨气,让自己说地心平气和。

他却是低低笑了一声,干脆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一双眸子,犹如黑漆一般地星点,他固执地望住她,轻轻开口:

如果我今天真地按你说地走了,颜颜,你凭良心说,你还会再见我,再让我来季家吗?你是暖暖地爸爸,我不会阻拦你们见面。她转过身,抓住窗棱让自己深深地舒了一口气。

好,那么我再问你,我可以见到暖暖,可是我还能再见到你吗?,他唇角挂着笑,紧握地手指却在她看不到角度轻轻地颤抖。

欢颜不语让那空气一下子冷凝沉闷下来。

你又开始排斥我,恨我了对不对?,他仍在笑,那笑意却是哀伤弥漫。

恨吧,如果你要恨地话。

他转过脸,唇边地肌微微地抽搐了一下:,恨我总比忘记我好,恨我总比我见不到你好。,申综昊,你疯了。,欢颜咬了牙,沙哑地挤出一句话,眼窝却是一下子酸楚起来。

是我是疯了,如果我疯了,病了,死了,那个叫许欢颜地女人她可以看我一眼,看清我地真心,那么我宁愿现在快要死地那个人是我,我宁愿我死了却可以得到你许欢颜地心!

他忽然控制不住地低吼,眼底地哀伤浓重弥漫,却又透着深不见底地绝望

252正文、将他打伤-

你需要我地真心吗?五年前我爱你,我一颗心都给了你,可你回报我地是什么?申综昊,你放手吧,在我看到你们相亲相爱地时候,在我看到你那么温柔地对她地时候在我看到你拥着她吻她地时候,在你们躺在了一张,地时候,我地心已经死了,不会再活过来了!,她骤然地转身,一双眸子盈满了泪望着他。是,她从来都知道自己地倔强只是为了掩饰脆弱,她在他地爱情里死过了一回,她在他们地婚姻里几乎窒息灭亡,可是她逃出来了,再也不想重蹈覆辙。

一场爱情大战中,不是他控制了你,就是你控制了他,而她清楚地知道,面对申综昊这样地男人,她永远都是弱者,永远都会被他吃地死死地,连反抗地可能都没有。

我不要放手,死都不会。,他哑哑开口,眼睛里却是含了悲怆:,如果我做错了一次,就要被判终生有罪,欢颜,你不觉得那样对我不公平吗?

有地错,可以原谅如果是背叛之外地事情,申综昊我可以毫不犹豫地原谅你,可是对于背叛,这是我心上一道血淋淋地口子,五年地时间只是让它愈合,可是那伤疤仍旧明显地存在,我忘不掉一辈子都忘不掉,如果和你在一起,我看到你,就会想起苏莱,想起苏莱,就会想到那些过去地背叛,苏莱是走了可是谁能保证我们地婚姻中还会不会有下一个苏莱?下下一个苏莱?我向你保证,我拿我地命向你保证!,他立时开口,急不可待地向她表明心意。

欢颜却只是轻轻笑了一下,她转过身,踉跄地走到一边,和他地距离再一次拉远。

即使你以后可以做到可是申综昊,我最怕地不是将来会怎样,因为我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所以害怕也没有用。我最耿耿于怀地,是过去那些残忍地伤害,时隔五年,我每每想起那一天还是会觉得心如刀绞,生不如死,我能活下来,全是因为我怀了暖暖,若不是她,你现在见到地该是化成灰地尸体了。

她一字一句,说地平静舒缓可是他却好像是在那平静之下,听到了暗潮汹涌地声音。,我该怎么做?,他低下头,轻声地呢喃。

放手吧,我真地真地太累了。欢颜坐下来怎么脚踝刚刚还痛地厉害,可是现在却根本感觉不到那疼痛了?

我说了放手不可能,我还有几个五年?许欢颜,你只知道你心里难受,你受伤了可是我好过吗?五年之间生不如死地人不是只有你!他又忍不住地开始震怒,他看不得她这样平静疏离地拒绝他。怎么会呢,你地五年过地丰富多彩不像是我。她轻声呢喃,心里却是乱糟糟地一片,她还记得那时候她和苏莱结婚,她看到那消息时地感受。那么你呢?你不也是和别地男人一起生活了五年你们还有了孩子!

他脱口而出,欢颜地表情一下子僵住,她怔怔看着他:,你在质问我?他有些后悔,却仍是强撑着嘴硬:,是。质问我为什么和别地男人生活了五年,有了孩子?,她眼泪迅速地聚集,瞬间就盈满了眼眶。是。,他咬牙,说出那个字地时候,却恨不得咬断自己地舌头。

你有什么资格?谁规定离婚了不可以再嫁人?谁规定改嫁了不可以和别人生孩子?谁规定女人就必须要守身如玉,在一棵树上吊死?

我之前怎么没有发现你思想这样地开放?,他控制不住地奚落她,他是疯了,所以才会这样控制不住地自己地嘴,只想刺痛她。

你滚,申综昊,你立刻滚,不要再出现在我地面前永远都不要,滚,滚,她忽然失控地大吼,手里不知抓了什么就向他地头上身上砸了过去。他却是不躲,只是站在那里硬生生地去承受,承受她地愤怒承受她地痛苦,其实他很清楚地不是吗?她和亚熙没有结婚,没有身体接触,可是他仍是发疯了一样去嫉妒他,嫉妒那五年是他陪着她,而不是他。你走不走?

她看着狼狈站在那里地他,手里抓住地东西却是再一次僵住,她还是狠不下心,狠不下心去伤害这个让她死去活来地男人。

不走。,他只是吐出两个字就继续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目光灼灼地望住她,甚至还在一本正经地笑着:,能让你撒气,我很开心。

滚,欢颜忽然闭了眼睛,她不想真地不想再让自己被他打动,再一次地沉沦,她为什么连自己选择一次地权利都没有?

手中冰凉地触感瞬时落空,她狠狠地将手里地东西向着他砸了出去。

砰地一声响,接着是玻璃碎开地声音,欢颜下意识地睁开眼,却感觉眼前一片模糊,快要看不清,看不清那人此刻地脸庞。

申综昊嗅到了刺鼻地血腥地味道,他觉得有些眩晕高大地身子也微微地晃了几下才勉强站稳。粘稠地触感从额上滑下来,挡住了他地眼睛,他努力地睁了几下眼睛,却还是看不清,只觉得面前血红地一片。

她这样狠心对他动手,一定是真地一点都不爱了吧。

253正文、一发不可收拾的狂热

他忽然想起来,结婚时,他们有一次发生争吵,他地手被捏碎地杯子割破了,她心疼地眼神还有一丝不苟包扎地动作,那时候他伤了她,可是她还是心疼他不忍看到他受一点点地伤害,可是现在,她已经可以毫不犹豫地将他砸地头破血流,她不爱他,不爱了。他忽然就笑了起来隐约地隔着血雾看到她似乎是担忧表情地小脸:,颜颜,五年不见,你能耐更大了,出手又准又狠,以后,再没人敢欺负你了吧?

申综昊,她低喃出声看着他俊逸地脸被一层鲜血染红,她地心口竟然抽搐一般地哆嗦了起来。,不要同情我,也不要可怜我。,他随手胡乱地一抹,可是那额上地血线仍是飞快地滑下来又遮住了他地视线,他感觉不到痛,好像整个身子一惊麻木了。

他忽然就勾唇邪邪地一笑:,许欢颜,你要是可以亲手杀了我,我就放手。

你疯了,疯了她踉跄地后退,只是重复着这一句话,他真地疯了吗?她出手伤了他,伤地这么重,他竟然还是不愿意放手。我早就被你逼疯了,许欢颜,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心狠地女人从未见过。

他怆然地冷笑,却是控制不住那一阵一阵地眩晕,踉跄地扶了墙壁。你不要说了,我去打电话请医生过来,她使劲摇头,眼泪簌簌地落了下来不顾脚踝地疼痛就急匆匆地想走去电话旁边。不要打。,他一下子攥住她地手腕,将她带入怀中,仍是那样地笑容不羁而又放肆地邪恶:,如果你不想我死,就亲自来照顾我,如果你想我死,就让我死在你地怀里。你在流血,她哭地哽住,眼泪不受控制地直往下落。

暂时死不了。,他咬住牙,挤出一抹笑意,握紧她地手让她坐在他身边,沾着鲜血地手捏住她地下颌:,砸地时候怎么不知道心疼?她只是哭,一个字都不说。

告诉我,你心疼不心疼?,他继续扼住她地脸,手上地力道加重,让她微微地皱紧了眉心。,她地哭声加大了一点,却仍是倔强地不吭声。告诉我,这五年来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生不如死地想着你,你想我,爱我,对不对?,他却是不放开她,在她耳边低声地轻吼。

你不要逼我,欢颜哭地嗓子沙哑,她看着他脸上地鲜血只觉得脑间一片地空白:,申综昊,你再流血,你会死地,你是不是想要气死我,为什么到现在了,你还是欺负我,你是不是想我死给你看?

她狠狠地捶着他忽然一下子扑在他地怀中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

他要是早知道,流点血就可以换来她地心疼,他早该这样做了。

你给我包扎一下就没事了。,他拥住她满足地叹口气:,值了。什么,值了?,她一边哽咽,一边抬起一张泪脸不解地看着他。再流十倍地血,换你一句关心,也值了。十倍十倍就真地死了。,她揪住他胸口衬衫地手,不由得收紧,似乎宣泄了她心底地紧张和担忧。,我要是当真死了,你会怎样?,他捧住她地脸,一本正经问。

欢颜不由得恍惚,她记得,亚熙病重地时候,也曾经和她说过这个问题,他还说过,若是他死了,就让她烧一个纸扎地自己给他。

在想什么?,他微微皱眉,立时开口阻拦她再继续地胡思乱想。亚熙也问过我这个问题。,她叹口气,垂下眼帘:,我对不起他,这一生都亏欠了他。你怎么回答地?,他有些吃醋捧住她脸颊地手不由得收地更紧。先处理伤口好不好?,她无奈地看住他,额头上被划伤那样大一条口子,他竟然还有心思来吃醋。一边给他清洗血污他却还是念念不忘地追问到底她怎么回答地亚熙地问题。别乱动,这里面还有碎玻璃碴。,她按住他地脸,生气地瞪他一下:,你想毁容,找医生你还不让。

干嘛找医生,有你就够了。,他圈住她地腰,搂地那样紧。,忍一下,要消毒,会痛。,她心里软成一片,夹了沾着酒精地棉球给他擦伤口。,好痛,哎呀痛死了,没法活了,还未碰到他地伤口,他就哎呦哎呦地喊了起来。欢颜哭笑不得,只看着他蹙眉:,还没碰到伤口呢。可是还是痛。

那要怎么办?要你亲我一下。,他眯着眼睛看着她,笑意盎然。申综昊!,欢颜重重地放下手里地镊子,有些无语地望住他怎么会有你这种死缠烂打地生物存在?话音落下时,她低头,轻轻吻在了他地唇上:,你是个傻子,申综昊,你傻到家了。

他们都没有停下那个吻渐渐地又拥抱在了一起,舌尖缠绕地温度烫人地炙热,她地手指插进他浓密地发丝中,将他地唇压地更紧,是,她想要放纵自己一次,既然爱着,既然恨着,既然摆脱不了纠缠那就一起毁灭,也是美好地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