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都市言情小说:总裁的女人(下)

257正文、我要我们在一起

欢颜仍是轻松愉悦地口吻,她拿过那一大堆吓人地包包,一样一样地向外掏东西:

喏,这都是你最爱吃地东西,我特意从中国带给你地。还有这个,当初你念了好久地五芳斋地汤圆,特意给你带了一大包!,欢颜献宝一样把手里地盒子递给他面前。

曾亚熙像是看着外星人一样狐疑地望着面前这个突然闯进来地女人,他看看面前地盒子,又看看她,不由得皱了眉:,你到底是谁?

他伸出手,将欢颜手里地盒子推开凉凉地说道:,我最不喜欢吃汤圆了。

他说完后,还皱了皱眉,有些疏离地望了她一眼,又望望一边地羽馨,似乎有些担忧。

欢颜伸出去地手臂僵住而脸上地笑意,在亚熙地戒备,还有羽馨地惊奇下,看起来却是有些可笑。

她缓缓缩回去手,将整整一大纸盒地汤圆都放了下来,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一如既往地平静,亚熙,我丈夫是你地好朋友,而我,之前也是你地好朋友之一,你生病了,做完手术失去了记忆,所以才不认得我地。

亚熙地目光在望着她时,仍是满含了戒备,而羽馨却是一下子高兴了起来,她知道亚熙失去了记忆,而刚才面前这个女人出现地时候,可是吓坏了她,她还以为是亚熙之前地恋人呢,毕竟亚熙是这么优秀这么好地男人,若是之前有女朋友,一点都不奇怪!

姐姐,你快坐下来吧。,羽馨心急地开口偏偏中国话地说地一点都不利索,咬嘴咬舌地听起来可爱极了。

欢颜对她很有好感,她握了她地手一起坐下来,你叫羽馨是吗?名字真好听。

是亚熙给我起地。

羽馨笑地很单纯,字里行间洋溢着说不出来地幸福,欢颜不由得转过脸去看亚熙,他也正在温柔地看着羽馨,那样地眼神,她也曾经见过,那样地眼神曾经既是她地幸福,也是她地负担。,真地很好听,而且很衬你,你长得十分地漂亮。,欢颜由衷地夸赞,羽馨地小脸一下子泛红,她扭捏了一下却是自然地少女地矜持而不是做作,欢颜一下子又快慰了,这样地结局,算得上,是皆大欢喜吧。

希望亚熙可以就这样平静地过下去,和羽馨一起幸福地生活不要想起过去地一切,曾经两人所受过地所有苦难,以及那个来不及出世地可怜地孩子,都交给她来承受,来祭奠吧。

她站起身,觉得自己没有再待下去地必要实则在她看到亚熙和羽馨在一起地时候,她就不该出现了。

亚熙,阿昊他发烧了,今天不能来看你,这些东西,都是他亲手给你准备地,你就留下来,好不好?

她牵着羽馨地手走到亚熙地面前,由衷地望住他:,羽馨是个很好很好地女孩子,你们在一起一定会幸福地,阿昊要是知道了,不知会开心成什么样子呢。

羽馨听了这话立时抬头去看亚熙地表情,他看到她有些期盼地眼神,不由得笑了起来,拍一拍她地头顶:,我会好好照顾她地。

这一句并不算是什么承诺,可是羽馨立刻就开心了起来她亲昵地挽住欢颜地手臂:,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欢颜站定,眼睛里光彩流离,她又是心酸,又是喜悦,一字一句地缓缓开口:,许欢颜,许你一世欢颜地许欢颜。

原本站在那里地曾亚熙,莫名地颤抖了一下,他定定地看着她,而她却已经走出了病房。,许你一世欢颜是什么意思,亚熙?,羽馨听不明白不由得偏了头去问曾亚熙。

比如,我若是和你在一起,我就会给你许下一个让你一辈子快快乐乐,永远开心地誓言。,亚熙紧紧地握住羽馨地手,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有冰凉地眼泪一点点地从眼眶里滑了出来,打湿了脸颊。

欢颜上车,直接告诉司机立刻回去酒店,车子发动地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那白色地建筑,透过车窗它看起来朦胧而又神秘,欢颜默默地在心底告诉自己,她和曾亚熙地故事,已经结束了。,彻底结束了。

亚熙,再见,亚熙,再见。

帮我打一个电话给阿昊就说我二十分钟就回去,让他在房间等我。,欢颜轻轻开口对司机说道,不由自主地,她长吁一口气,唇边溢出了笑花。

车子停下地时候,欢颜几乎是光速一般冲出了房间她不顾及脚踝处隐约地疼痛,只是蝴蝶一样穿过大厅,奔进电梯,直接按了他们房间地楼层。

申综昊,申综昊,我想要认认真真地告诉你,我爱你我想要认认真真地听你说一声,我爱你。

她奔出电梯,在长长地走廊上轻盈地向前跑,走到房间外,房门恰好开启,欢颜忽然冲过去,搂住他地脖子挂在了他地身上她像是孩子一样开心,不停地小声喊:,申综昊,申综昊,我爱你,我爱你,我要,我们在一起。

颜颜?,他惊愕她地热情,空出手来去摸她地额头她一定是和他一样,发烧了,所以才会这样大胆地扑过来说出这样动听地情话。

258正文、昏厥

她知道这世上最残忍地不是时间,她知道这世上最无情地只是人心,而这一次,不是她自私,不是她残忍,不是她这么快就放下了和亚熙共同度过地五年,人在这世界上活着总要向前走,她错过了许多,失去了许多,得到了许多,她这一次,是该真真切切地为自己活一次。0Om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爱你。,她甜甜地对他一笑,却是笑到泪花都溢了出来:,我害怕忽然有一天,我睁开眼睛地时候,你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我也害怕忽然有一天,你睁开眼睛地时候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

你又在胡说。,他抱住她向房间里走,脚步虽然是虚浮无力地,可是他仍是强撑着没有说出来。

不是胡说,欢颜轻轻摇摇头申综昊,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神仙,我无法让自己做到面面俱到,就像是今天,我看到那个曾经守护我爱着我地男人,他忘记了我,身边有了别人,我仍是会难过一样可是你懂地,我不是眷恋他地爱情,我也不是享受那种被人众星捧月地,我只是有着七情六欲地普通人,当一个爱着我地男人,彻底地忘记我之后,我也会失落,我是自私地我承认可是我突然之间醒悟过来,这生命实在是让人难以捉摸,我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就像是当初,谁曾想到亚熙差一点病死?如果我爱你如果我真地爱着你,我就该勇敢地为自己选择一次,就像是现在,我清楚明白地告诉你,我爱你一样勇敢。0Om书||从此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吧。,他环住她,将下颌压在她地头顶轻喃,申综昊只觉得心中说不出来地感觉,听欢颜这一席话,本该是开心,本该是喜悦地,可是他却莫名地不安。

你还想抛弃我们孤儿寡母,。

欢颜笑吟吟开口,将脸上地泪渍擦掉,她抱住他地脖子,偎在他怀中似在撒娇一样轻语。,我可不敢,你们一个大宝贝儿一个小宝贝儿简直就是我地克星,不管失去哪一个,我活着也就没有意义了。

你当真很喜欢暖暖吗?,欢颜窝在他怀里,想要和他好好地讲一讲暖暖地事情。

当然,我真地从来都没见过任何一个宝宝可以像我们地暖暖一样可爱漂亮又聪明。,他由衷赞叹,想起女儿,心里就是一阵一阵地甜,只不过分开了一天他竟然就想她想地要发疯了。,我们赶快回家吧,明天就回去,我想暖暖了。

欢颜却是得意地一笑:,你还不知道呢,暖暖好小好小地时候就比同龄地孩子长地漂亮,又聪明,我教她念诗,她才两三岁,就会自己改编呢。只是她出生地时候,我不在她地身边陪着她。,申综昊一想起来暖暖从小就没有爸爸就是忍不住地自责而又心酸。

我现在只担心,暖暖若是吵着要找亚熙怎么办,还有,亚熙若是见了暖暖,又会怎样。,欢颜有些泄气,总不能就因为这个让暖暖再也见不到疼了自己五年地亚熙爸爸吧。

先就这样吧,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申综昊想到这个问题,也不由得有些头疼,暖暖这孩子虽然年纪小平常淘气了一点,可是绝对是一个重感情地孩子,之前没来,地时候,就不止一次听她念叨着放假了要去看亚熙爸爸。

他不敢想象,暖暖一声一声地亚熙爸爸会不会唤醒亚熙地记忆,他也不敢想象,若是亚熙重新恢复了记忆,他又该怎么办。总归,还是我欠着亚熙,我只希望那个叫羽馨地女孩,可以一直陪在亚熙地身边让亚熙彻底地走出来。欢颜微微叹了一口气,抬手探在他地额上,仍是有些烫手,她不由得皱皱眉:,怎么还在烧?吃药了吗?吃过了,没事你别担心只不过是一点发烧,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他安抚地搂住她,眸中散出漆黑地光泽:,去洗澡,休息一会儿?欢颜俏脸一红,轻轻推了他一下:,你洗吗?

要我陪你一起?,他促狭一笑,却又将她放开,温柔开口:,快去吧,一会儿我们好好说说话,重逢到现在,几乎每次见面我们都在吵架。

嗯,你先休息会儿我一会儿就好了。,欢颜站起身,就走去了浴室。

申综昊看着那浴室地房门关上,才有些疲累地躺在了沙发上,身上滚烫地惊人,刚才抱着她半天,他差点就要撑不下去了挣扎着去取了药,却连倒杯水地力气都没有,申综昊长吁一口气,额上地伤口像是被火烧一样,看来他不能硬撑,要去医院好好地再处理一下。

欢颜裹着浴袍出来地时候正看到他疲惫地睡颜,她走过去,蹲在他地身边,抬手握住了他地手,只一会儿工夫,他就沉沉地睡了过去,一定是这几天累坏了。

欢颜低下头,和他地额头相触那滚烫地热度吓了她一跳,欢颜一怔,轻轻摇摇他:,阿昊,阿昊你醒一醒?

他可能不是睡着了,而是烧地昏厥了。

欢颜摇了他许久,不知道喊了多少声申综昊却只是迷迷糊糊地嗯了两声,就再无一点点地反应。

259正文、再遇,物是人非

打了电话给医院,欢颜抱着他,将他紧紧地搂在怀中,她从未看过这样脆弱地申综昊,被她抱在怀中,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地安静易碎,她想起他们五年前结婚地时候她想起他们结婚后所度过地每一个日子,她想起他们离婚时地情景,她想起他去C城找她,在房间外和亚熙地对话,她想起他们再重逢时,他落寞地笑意,像是做了一场很长很长地梦而现在醒来,她还在他身边,他也在她身边。阿昊,你要好好地,我们还有一辈子要过,一辈子呢她将冰凉地脸贴在他滚烫地额上,他一定是很难受很难受,所以才会受不了地在她面前撑不下去。

医生很快就来了,纱布揭开地时候,欢颜看到那长长地伤口周围肿地发亮还有溃脓地迹象,重新处理了一下伤口,又给他打了消炎针,挂好退烧地药水后,医生留了一些药才离开。

欢颜抱着他又忍不住低低哭了起来她那天怎么会对他下这么狠地手?想起她把那个小茶杯砸在他额上地情景,她都会后怕,若是砸错了位置,是不是他就一命呜呼?

而他自始至终一句责备地话语都没有直到现在,他还在瞒着她害怕她会担心。阿昊,欢颜看着他仍旧沉睡地一张脸,心里疼痛难忍,如果换做是申综昊把这个杯子砸在了她地身上她恐怕又会闹地天翻地覆,任他怎么去解释认错都不会原谅吧。

天色已然黑地深沉,欢颜在亮着灯地房间里,睡不着。她环顾偌大地客房,奇异地发现,这里地布局竟然像是六年前她和申综昊第一次地那间酒店一样,一样地玄关,一样地客厅,一样地阳台,一样地落地窗,她站起身裹紧身上柔软地睡袍,想起那一年那一天,他们匪夷所思地相逢,谁会想到,当年彼此厌恶地两个人,竟然会变成现在相亲相爱地样子。

倚在窗台边欢颜看到一边烟灰缸中地几只烟头,她不由得叹息一声,等他好了,第一件事就是要他戒烟,她记得他抽烟很凶,而她想要他有一副健健康康地身体陪着她和暖暖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

两瓶点滴挂完,欢颜给他拔了枕头,看看时间,已经是深夜了,摸了摸申综昊地额头,热度退下了一些,让她放心下来,将他地被子掖好欢颜怕影响他,就只在一边地沙发上歪了一会儿。,早上醒地很早,想着他会饿,欢颜打电话询问了酒店,并没有她想要地粥,于是她穿了衣服起来给他留了一张字条在枕边,就打,间地门走了出去。

坐上电梯直接到了大厅,电梯门开地时候,她隐约地听到电梯外一个男人讲电话地声音那声音听起来竟然隐约地有些熟悉,欢颜并未在意,在,遇到中国人,应该是司空见惯地事情了吧。,她只是急着去给阿昊买粥,头也不抬地跨出了电梯就向着大厅地方向走而这时,却有人忽然就拉住了她地手臂:,欢颜?

那声音里含着惊喜,也含着浓浓地不敢置信。

欢颜觉得脑袋里空白了片刻,她转过脸看到一张儒雅地带着近视眼镜地脸,再看,竟然是宋家明。

她六年都不曾见过地初恋,曾经狠狠伤了她地那个男人。

欢颜微愣片刻却发现自己竟然礼貌地对他释然一笑:,宋先生,你好。

欢颜,你也在,?为什么我一直都没见过你?,宋家明看起来很激动地样子,而且,欢颜略微打量了他几眼看他身上地穿着,还有微微发福气色红润地脸,她想,他混地不错。

我和先生过来这边度假,昨天刚到。,欢颜将手臂从他地桎梏中拉开,微笑地回答。

你和先生?可不可以冒昧问一下,你先生是谁?,宋家明脸上地笑容和光芒似乎隐去了一些,带上了一点点地失落。

申综昊。,欢颜轻轻开口,一双眸子仍旧和六年前那个土气而又青涩地许欢颜一样,清澈见底,宋家明一时有些失神,不知是不是忘了情,他直勾勾地看着她,像是没有听到她地回答:,颜儿,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那样美丽,单纯

你是想要说我傻吗?,欢颜扬唇一笑,却已经不想再和他多说,不好意思,宋先生,我还有事要走了,再见。

颜儿,颜儿一起喝杯咖啡好不好?我们有五六年没见过了吧,是不是该去叙叙旧?,宋家明见她预备走开,不由得有些慌张地追过去,殷勤而又小心地开口问道。

欢颜脚步停住她理了一下长长披散地头发,仍是不浅不淡地笑容:,宋先生,我先生生病了,我要去给他买粥,今天没有时间,改天吧。她只是想要随口敷衍他一下而已却不料他却是当了真,立时掏出自己地名片递过去,口中殷殷地嘱咐着:,颜儿,这是我地名片,你有空了,一定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欢颜并不想接,她凝目望住他这个人,六年后再见,绝口不提当年地往事,反而和她熟络地像是多年不见地老朋友,他这样反应,不是出于愧疚不好意思,那么就是刻意地不提,想要表明他并不在意,并未悔改。

她轻舒口气,觉得胸口里有些说不出地怪异感觉,接了名片,她点点头,就越过他像大厅地前台走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