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都市言情小说:总裁的女人(下)

270正文、还不完的风、流债

她摇摇晃晃的在渐渐变湿的街道上缓慢的行走,邓光睿还在公寓里等着她,等着她再来一场翻云覆雨,可是,她一点都不想,不想被那个男人压在身下……她一直缓缓的走,车子还停在酒吧外的停车场上,长卷发被打湿,贴在脸颊,雪花从领口钻进去,凉飕飕的难受,她围上了长长的驼绒围巾,在路边停下来,那里有一张长椅,她走过去,拂掉薄薄的一层雪花,就坐了下来。

雪花渐渐变大,在橘色的路灯下像是飞舞的蝴蝶,林倩低下头,缓缓将脸埋在膝间,她终于忍不住的哭了起来,忍了六年的眼泪,像是怎样都止不住。她哭的几乎昏厥过去。

六年前她死里逃生,六年后她看似风光的回来,可是她仍是比不过她,当她听说申综昊和许欢颜离婚,还没来得及高兴,他们却又重归于好,而闻静也嫁入豪门甚至怀了孩子地位稳固,卡卡虽然不如她们两人,却也安定了下来,有一个体贴而又专一的男朋友,而她呢?

颈林倩哭着哭着就笑了起来,包里的手机不停的在响铃,不用看,她就知道是邓光睿打来的电话,她擦干了眼泪,不敢再多逗留,那是她唯一的靠山,唯一的筹码,她不能再将他得罪了。

折转回去取了车子,她缓缓的向着自己的公寓而去,车轮压过雪地,是咯吱咯吱的声音,她恍惚的想起刚才偷偷看到的那个男人,那样温柔的下车,给许欢颜围上围巾,将她紧紧的搂在怀中。

她低下头,凄凄的笑了起来,其实,她不是非常的恨她,只是那六年的苟延残喘,唯一支撑着她的动力,已经渐渐的变成了一种习惯,她无法控制的向着那一条不归路缓缓而又艰难的前行,却连停下来的可能都不再有了。

将闻静和卡卡她们各自送回去,他们两人才回家,她坐在他身边的位置上,一张小脸通红而又美丽,这丫头喝醉成了这样,刚才和闻静他们疯了一路,现在才安静下来,乖乖的闭着眼睛睡着了。

而他却心绪不宁,今天颜颜他们出去,维安来找他了,他们一起去了一个地方,是一个叫安冉冉的女孩子的墓地。

维安说起来她,他才骤然的想起来,那是他曾经的一个女人安可可的妹妹,只是没想到,几年不见,她已经死了。

更没有想到的,却是维安接下来的话,当他听完那一个不长的故事,整个人几乎都僵硬了。

因为他抛弃了安可可,娶了颜颜,所以安冉冉恨上了他们,只是那个女孩,匪夷所思的选择报复欢颜身边的亲人,维安是第一个受害者,维安的爸爸,维安的家人,欢颜……他们都或多或少的被那个女孩毁坏了平静的生活。

而他更加更加没有猜到的事情,却是让他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儿。

安可可在和他分开之后,还在痴痴的爱着他,她甚至因为他在分手那一天晚上表现出来的烦躁和愁闷,而选择牺牲自己去帮助他,更让人心酸的是,她为他做了这一切,而他根本一点点都不知道。

若是现在维安没有讲出来这件事,他恐怕到死,也不会知道那个他并不怎么在意也并没有过多好感的女人,竟然会爱他爱的这么深。

“安可可自杀,一是因为你结婚的消息传出来,她心灰意冷,二就是因为那个LN的董事威廉,他不但让安可可吸食了过量的白粉,更可怕的是,他竟然让那些外国客户在吸毒后轮、奸了安可可。”

维安的话,还在他的耳边回荡,他无法想象那个女人那时候的绝望,他也无法想象那时只有十七岁的安冉冉看到自己唯一的亲人变成冰冷的尸体时,会悲痛到什么样子,她不知道自己姐姐死掉的真相,小小年纪的她一心认为是自己结婚,娶了别人所以才导致了自己姐姐的自杀。所以她报复,她不顾一切的去摧毁那个嫁给他的女人的幸福,再到最后,事情真相揭晓出来,一桩一桩的铺开在她的面前,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自杀。

而现在看来,她所做的一切,最大的受害者只是维安,她深深的爱着,却又无奈的狠狠伤害着的男人,那个最无辜最可怜最让人心疼的维安,所受到的一切,原本该是他申综昊来承受的。

一切事情全是因他而起,若不是他惹下的风流债,若不是他当初的花心滥情,怎么会让自己爱的女人和她的亲人受到这样沉重的伤害和打击?

他不知该如何去面对欢颜,维安说她知道安可可自杀的原因,可是好像并不知道威廉找人这样对付安可可的缘由,而他明白,其实他六年前就明白,可是并未将那个人放在心上,现在他远走新加坡,A城眼见得已经是LN的天下,若是他威廉知道他申综昊又有回来的打算,他又会做什么?

那个男人并不是所谓的谦谦君子,相反他独霸而又专横,眼里揉不得一颗沙子,六年前就是因为申氏在A城几乎是一手遮天,他努力几次却毫无进展,才会变着法的和他申综昊作对,动不了他,就去折磨那个对他死心塌地的女人,他这样做,一点点都不奇怪!

“到家了?”她醉眼迷离,偏着脸望住他,懒懒的开口,声音里带着撒娇,让他的心立时软的一塌糊涂。

“下来吧,到家了。”他温柔的对她说着话,伸手去摸她的脸,接着又把头低下去,捉住了她殷红的唇瓣。

271正文、车内亲密

“下来吧,到家了。”他温柔的对她说着话,伸手去摸她的脸,接着又把头低下去,捉住了她殷红的唇瓣。

“嗯……”酒意让她身上燥热,而他的吻却带着凉丝丝的味道,唇也是凉的,碰着她的是那样的舒服,欢颜不由得抬起手臂勾住了他的脖子,不由自主的开始迎合那个渐渐变的炙热的吻。

“颜颜……”他的声音染上了的味道,他的瞳孔中亦是烧起了簌簌的火焰,搂着她的双臂犹如坚硬而又滚烫的烙铁,他的吻一路向下,落在她的脸颊,落在她的下颌,厚厚的围巾被他心急的扯下,又和欢颜长长的头发缠在了一起,他手忙脚乱的去解,却偏偏纠缠的越发紧了起来,欢颜酒醉,只觉得身子绵软使不出一点点的力气来,偏偏看着他着急的鼻尖都出汗的样子,她只觉得好玩。

“颜颜……”他望着她,却正好抓到她偷笑的表情,申综昊不由得眉心一拧,低头狠狠的亲了她一下;“坏东西,你故意……勾引我。”

颈“我哪有……”欢颜咯咯的笑出声,抱住他轻轻在他怀里蹭着:“我想要下去看看雪……”

“看什么雪!”他瞪她一眼,长风衣上的扣子已经被他解开,他的手指温暖而又柔软,隔着薄薄的保暖衣,拂过她的身体……“阿昊,一会儿爸妈就该看到我们了,还有维安和暖暖……”欢颜有些害羞起来,他们的车子就停在车库里,偏偏人这么久还不出来,保不准儿一会儿管家就会来看,要是被人抓个正着,可不就丢死人了?

“看到又怎样,我和自己老婆亲热,又不是别人……我有什么怕的?”他俯下身子,捉住她两只手腕按在身体两侧,一边开口,一边就偏过脸去吻她的耳垂,那样酥痒而又炙热的感觉,让欢颜忍不住的低哼了一声……听到她的声音,他不由得低低笑了一声,眼底光芒璀璨而又带着促狭的笑意;“怎么样,我知道你想要……”

“呸,谁想要……”欢颜羞怒,立刻就开始挣扎了起来。

“唉,就不要再做无用功了,煮熟的鸭子我还会让她飞了不成?”他笑的开心极了,而那指尖已经挑开了她的上衣下摆,一点点的沿着她的腰线游移了上去……所过之处,城池皆毁,所过之处,火花四燃,身下的座位忽然就伸展开,欢颜感觉到身子上突然多了沉重的力量,待她头晕目眩的清醒过来,才发现他伸开了座位,已经将她压在了身下。

“申综昊!”欢颜气恼的瞪他,再怎么急,也不过几步路就回卧室了,干嘛要在车子上,像是偷情一样。

“我知道你不乐意在这里,可是颜颜,你别忘记我们的小宝贝儿了,她要是在,我还怎么和你亲热?”他一边说,一边痴缠的吻着她,而欢颜脑海里不知为何,骤然的蹦出了一幅幅画面,她只觉得身子里滚烫的血液一点点的冷却了下来,那些被他勾起的,也跟着冷却了。

她想起来,他也曾这样温柔而又痴缠的吻过苏莱,她想起来,他们在车子里是不是也这样亲密的纠缠过,她想起来她曾经住过的那一间堆满了苏莱物品的公寓里,那一张她和申综昊躺过的大床上,他和苏莱又翻云覆雨了多少次?

而此刻,这个深情吻着她的男人,这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这个想要要了她的男人,他的身上,又被苏莱抚摸过多少次,他的嘴唇,被苏莱吻了多少次?究竟,究竟那上面留下了多少数不清的暧昧的痕迹?

她忽然想起来很久之前他说过的一句话,他向来不喜欢用别人用过的东西,他有洁癖,可是到现在,到今天,到每一次他们浓情蜜意快要踏破最后的防线的时候,她还是耿耿于怀的在意,还是觉得无法接受。原来,她也有洁癖。

她可以不在乎之前他有过多少的女人,可是她在乎,在和她在一起之后,他有过别的女人。她跨不过自己的心理防线,跨不过去。

“怎么了?”他呼吸微微粗重,在绵长的吻后却发现他怀里的女人已经变的冷却了下来,甚至,脸上的表情也是让人根本捉摸不透。

欢颜伸手把他的手从衣襟下抽出来,她合拢风衣,没有看他,只是淡淡开口:“我有点冷。”

“怎么会,暖气开的这么高。”他想要抱住她,她却又轻轻的拦住了他:“我累了,改天可以吗?”

“到底怎么了!”他沉了声音,觉得心口里咯噔了一声,有些隐约的恐慌衍生而出。

欢颜笑了笑,脸上的红晕褪去,渐渐的染上惨白,她玩弄着风衣上的扣子,似乎想要掩饰自己的神情。

“告诉我,你又怎么了颜颜!”他受不了这种从天堂到地狱的落差,他不明白刚才她还主动的亲吻着他,而现在,她立刻就改变了自己的态度。

“我不喜欢在车上,我会觉得自己……很廉价。”她胡乱编了一个理由,推开他坐起来,一颗一颗把扣子扣上,又对着镜子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就预备拉开车门下去。

“绝不单单因为这个!”他扣住她的手腕,将她向怀中狠狠的一带,“你忘记我的话了是吗?有什么事都不要瞒着彼此,我不想和你再有什么误会,我哪里做的不够好,你告诉我,我改。”

“不是你不够好,是我自己的原因,阿昊……我跨不过去,跨不过去心里的那一道障碍。”

她被他的那一句话说的立时眼泪就掉了下来,她爱他,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呢?

272正文、此情可待成追忆

被他的那一句话说的立时眼泪就掉了下来,她爱他,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呢?

“因为苏莱,是吗?”他抱着她的手臂,一点点的松开,那是他自己犯过的错,他无法回避,无法去辩解。

她不回答,只是眼泪掉的越发汹涌起来。

“对不起,颜颜,我不否认,我深深的爱过苏莱,如果现在我告诉你,我没有爱过她我很厌恶她,那太虚伪,我不想瞒你,我是真心的爱过她。我们有过肌肤之亲。”

颈他坦承的话语,却更像是一把刀子,狠狠的又在她的心口扎了一下。

她抬手将他撞开,一下子哭出了声来,拉开车门就要跳下车子,却不料他又紧紧的抓住了她:“颜颜,你哭成这样下去,爸妈看到了会担心的,还有暖暖,她估计都睡着了……”

欢颜的挣扎一点点的停了下来,她止住了哭声,忍不住的开始询问:“你和她,有过几次,在我们没有离婚时到我离开后……”

“如果我说只有一次你相信吗?”他长吁一口气,抱住她将她摁在怀中无奈的开口:“颜颜,我真是拿你一点点办法都没有。”

“我才不相信只有一次,她一回国你们就在一起,那时候你每天晚上都回来的很晚很晚……”她抽抽鼻子,觉得那样的委屈。

“是,我回来的很晚都在她那里,可是我一直都没有碰她,直到那一天……”他顿了一下,觉得心口锐利的酸痛:“苏莱说,你跟踪我们那一天,看到了我去她的公寓,而那就是重逢后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他想起离婚前那些时光,想起每一天晚上回来,他看到那一幕幕,她睡着了还会流眼泪,她的枕头上一缕一缕掉落的发丝,她飞快的憔悴,消瘦,他都知道。

可是他刻意的去疏忽那些,因为那时候他认为自己还爱着苏莱。

直到最后分开,那么多年过去,他时而还是想起来,那一段她过的伤心绝望而又灰暗没有生机的日子。

“你为什么不骗骗我?你这样诚实却更让我难过,你不知道吗?”欢颜心乱如麻,不知自己该去欣喜他的诚恳还是为那些刺耳的真相感到难受。

“我说了我和你之间,以后要坦诚相待,再也不要有一丝丝的隐瞒,我不想骗你,虽然我知道这些是残忍的,对你很残忍,可是颜颜,我希望你可以慢慢的忘掉那些,就像是亚熙之于你,我也会在意,可是我已经学着接受了一样。”

“那不一样。”她想起苏莱曾经做的一切,不由得低低摇头:“亚熙对我真情实意,而她对你呢?我们还未离婚的时候,苏莱就把你们的亲密照片发给了我。”

“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他讶异,从未想过苏莱竟然做了这样多污秽不堪的事情。

“我当时不想和你离婚,我还想着挽回,因为我有了暖暖,我若是把那照片给你看,岂不正好给了你一个提出离婚的机会,可是我再怎样隐瞒,忍受,你还是主动提出了离婚……”

她觉得胸口闷痛的一片,离婚时的那一段时光,宛若是将她凌迟了三千遍,她不敢想,想一次都觉得全身上下没有一寸肌肤不觉得疼痛。

“颜颜……”他只有抱住她,紧紧的抱住她。他会等,等到她遗忘掉所有伤害为止。

“过去的事了,不要提了,我们回去吧,很晚了。”她低低轻喃,握住了他的手。

“苏莱的事情,我不瞒你,我很介意,非常非常的介意,那样的背叛让我生不如死,可是,可是我爱你啊,那又能怎么样?背叛了也爱,离开了还是爱,恨你也仍然在爱,我能怎么样?唯有慢慢的去遗忘,欺骗自己苏莱这个人根本不曾存在过。”

她推开车门,站在纷扬的雪花下,“大雪一下,什么都遮住了……”

欢颜转身,笑着望他:“申综昊,你也给我一场大雪吧,把我心里那些念念不忘的背叛和伤害,一并遮住,让我再也想不起来。”

他点头,隐忍住自己的难过,眼底晶亮的一片;“我的颜颜都快变成诗人了。”

“终于知道为什么有名的诗人,都是身世坎坷,半生凄苦了。”欢颜任他握住手,两人一步一步向别墅走去,身后蜿蜒出两排脚印,一大一小,相依相偎。

“说这话就该打,我不会让你再受伤了。”他捏紧她的手,虽然声音不高,却带着发誓的笃定。

“我可是记住了,你要是再敢欺负我啊,我就走的无影无踪,让你一辈子都找不到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终老吧!”她笑,笑的单纯而又美丽。

“你又胡说。”他瞪她一眼,却像是害怕她现在就消失一样搂住她;“你要是敢一个人消失,我可不饶你。”

“我逗你呢。”她低低的笑出声来,将飞扬的大雪封在门外,只留下暖暖的旖旎温情。

眼看着除夕就到了,干脆也就把卡卡留了下来,闻静她们三人整天吃喝玩乐的不亦乐乎,而期间林倩也邀请她们吃过几次饭,闻静出于和她握手言和的心态都不曾拒绝过,所幸的是,几次饭局倒也吃的还算愉快。

大年二十八的时候,曾亚熙忽然带着羽馨一起回了A城,来了季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