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都市言情小说:总裁的女人(下)

289正文、心如刀绞

戚蓉蓉一边狠狠的骂,一边将那一沓厚厚的病历单甩在了欢颜的脸上……“妈,你在说什么?”欢颜一头雾水,脸颊上传来火辣辣的触感,她胡乱的伸手抓住那钉在一起的厚厚纸张,有些茫然。

她瞒了她什么,为什么她要说她想让申家断子绝孙?她不是答应了她,要和阿昊再生一个孩子吗?

手指翻开那厚厚的纸页,上面大段大段的专业术语她看不懂,只是将目光定格在了最后一排医生龙飞凤舞的诊断报告上,子宫壁伤害太大,输卵管萎缩,左侧卵巢有病变痕迹,正常情况下,她这些症状表明,她这一生不可能再怀孕了。

颈一阵冷风吹来,她手中的纸张从手里掉落,又落在地上,呼啦啦的翻页声响的突兀,她却是耳朵里一阵一阵的嗡鸣,根本听不到,跌坐在柔软的沙发上,背却是僵直的。

怪不得,怪不得她告诉申综昊她想要再生个孩子,他的表情会是那样的闪烁不定,怪不得他一反常态的一次一次找借口拒绝她,原来他早就知道,可是只在瞒着她一个人,她不能再做母亲了,她失去了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

“你怎么不说话?嗯?你真是狠啊,不能生孩子了还把阿昊骗的团团转,你以为你抓住我儿子的心,你就没有后顾之忧了?我告诉你,我自己生的儿子,我自己清楚,他能甩你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你不能生不要紧,等着给我儿子生孩子的女人不知排了多长,哪个家世也不比你差!”

戚蓉蓉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口干舌燥的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水,一抬头,却看到欢颜犹如木偶一般坐在那里,一句话不说,一点点表情都没有,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重重的一拍桌子,她又指着欢颜骂了起来:“哎呦呦,还当真是反了天了!怎么说我也是你的长辈,长辈和你说话你就这种态度吗?”

“你要我有什么样的态度?”抬起头,缓缓的开了口,欢颜舒口气,安静的望着她:“不能生孩子是我的错,可是是我想这样的吗?总之你骂我也好,打我恨我都好,我只知道,我就是只有暖暖一个孩子,阿昊也不会再放开我的手!”

“呵,你的意思就是来向我示威了?”戚蓉蓉双手抱臂,冷冷的哼了一声,就又开口;“我告诉你,从我肚子里蹦出来的人是我儿子,我要是当真让他赶你走,我还真能逼他就范。”

“如果你觉得可以做到这样,那只管去,如果阿昊当真因为我无法再给他生一个儿子出来就不要我,那我就认命,认命自己爱错了人!”

欢颜有些激动起来,她胡乱的抓了包包站起来,客厅外,乌云沉沉,又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欢颜却不想多待,只想立刻从这让人窒息的房间中消失,永远的消失!

“你给我站住!少康你看到了吧,这女人真面目露出来了吧,我就说,没几个女人不贪钱财,没几个女人不贪我们申家少奶奶的位子!你看看她的态度,一个不能生孩子的女人,还妄想安安稳稳的待在豪门?切,真是笑话!”

“蓉蓉,你少说点吧,颜颜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件事,她心里也不好受。”申少康叹口气,这个儿媳妇说实话他是满意的,只是像他们这样的人家,不能生孩子,确切的说,不能生下一个继承人,很难在家族里站稳脚跟,这也是当初戚蓉蓉虽然做了过分的事,惹得爸妈都不喜欢,却仍是还勉强保住了申家夫人的位置,都只不过是因为她生了申家唯一的儿子,申综昊而已。

“申太太!”欢颜气的全身直哆嗦,却仍是强忍着转过身子望住她:“现在阿昊忙的焦头烂额,申氏面临这么大的危机,你若是心疼自己的儿子,就不要在这种节骨眼上再给他添堵,不管怎样,等到这件事过去,你想怎样对我都可以,可是我只求你现在不要再给阿昊火上浇油了!”

“颜颜说的对!再大的事现在也大不过我们现在面临的危机,蓉蓉啊,孰轻孰重你该分得清楚,要是申氏完了,我们都没了立足之地到那时怎么办?这件事就先搁下,谁都不许在阿昊面前提半个字!还有,蓉蓉你把你的股份拿出来,还有我的也全部拿出来全力支持阿昊。”

戚蓉蓉一听这话,不由得矛头又对准了申少康,她尖酸的开口挖苦:“申氏也没潦倒到这样的地步吧,我的股份你休想动一分,就算是老爷子在世时再不待见我,也不会答应这件事,申家可从来没听说要靠女人出头的!我有饭局,先走了!这件事我就先搁下,只是事后我再好好和你算账!”

戚蓉蓉说罢,就转身上楼打扮去了,欢颜看她离开,又听她答应暂时不去告诉阿昊她已经知道了自己不能怀孕的真相,她这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转过身,就看到申少康紧皱的眉心,坐在那里直叹气,她苦笑了一下;“爸,我先回去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她说完,不等申少康开口就大步的走出了客厅,冷风夹杂着几点细语落在她的脸上,她只觉得全身的毛孔似乎都哆嗦了一下,冷气从脚底,一路蜿蜒到了心脏,冷的难忍。

回到家的时候,身上淋湿了一点的衣服已经在车内的暖气中被烘干了,她忽然想起刚才去申家,没有看到暖暖,这是周末,又下着大雨,昨天戚蓉蓉就把暖暖接走了,暖暖不在她那里,又会在哪里?

正文、母女不得相见

她忽然想起刚才去申家,没有看到暖暖,这是周末,又下着大雨,昨天戚蓉蓉都把暖暖接走了,暖暖不在她那里,又会在哪里?

欢颜手忙脚乱的去抓电话,拨通那边的电话后,她还觉得心口在噗通噗通的狂跳,暖暖可是她的命根子,她要是出什么事……“喂,爸,暖暖在哪里?”欢颜一听到申少康的声音,立刻急促的问道。

那端沉默了片刻,接着却是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颜颜啊,你别急,你妈那个人你是知道的,刀子嘴豆腐心,她说了让暖暖暂时不见你,其实也只是气话,等她气消了,我再劝劝她,啊。”

颈“为什么不让暖暖见我?我是暖暖的妈妈她凭什么不让暖暖见我?”欢颜抓狂的吼了起来,她只觉得全身冰凉,胸口被申少康的那些话压的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快要窒息了。

“还不是因为刚才的事,在生气……颜颜啊,你别急,蓉蓉过两天一准儿就好了,你别担心,她要是不把暖暖送回来,改天我亲自把暖暖给你送回去,好不好?你别和你婆婆硬着来,要是逼急了,她怕是也该逼着阿昊和你分开了,你也知道现在形势……唉。”

“爸,谢谢你……”欢颜无力的开口,她掐紧了手心,她怎么这样傻?刚才为什么不把暖暖接回来?

“暖暖现在在做什么?她马上就该开始升入一年级的第一次考试了,爸,你给妈说,让她多指导一下暖暖的功课。”

“好的,我都记下了,你就不用担心了,蓉蓉对暖暖这个小孙女还是非常疼爱的,一天看不到就直念叨,你刚才来的时候,暖暖在午睡,现在估计快睡醒了。”

“爸,有你在我就放心了,只是,暖暖被娇惯坏了,你们别一个劲儿的宠她。”

“放心吧,那孩子懂事又有礼貌,学习又好,谁又不疼呢。”

“谢谢爸,那我挂了。”欢颜说完,就挂了电话,她站在那里,不知站了多久,忽然就几步冲上了楼梯,推开卧室门,一眼看到床头上暖暖的大照片挂在那里,是上次申综昊带回来的,满满一房间,都是她女儿的照片,都是暖暖灿烂的笑脸……“暖暖啊……”欢颜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她捂着脸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母亲,一个把自己的子女视作生命的母亲而已。

她会好好的,戚蓉蓉再不待见她许欢颜,对暖暖这个孙女也不会另眼相待的,只是暖暖见不到她,会不会哭?晚上再做恶梦时谁又把她抱在怀里安慰……欢颜想着想着,眼泪不由得又落了下来,她蜷缩在地板上,紧紧的抱着膝盖,只要一想到暖暖,想到她吃饱吃好了没有,穿暖了没有,她就会一阵一阵的心痛,可是,她又不敢去找戚蓉蓉,那根本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女人,恐怕在她的眼里,整个申氏,也比不上她打扮的衣衫亮丽去和那些阔太太喝下午茶,比比首饰衣服,打打麻将来的重要。

她还记得上午见到阿昊时,他无助的模样,他心乱成了这样,她不能再给他火上浇油,不见就不见吧,只要女儿好好的,她就知足了。

欢颜不知哭了多久,一个人发呆了多久,直到窗外雨声渐渐的停住,她醒来时,才发现房间里光线昏暗,而自己正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身上是松软舒适的睡衣。

她睡眼惺忪,扭脸四处去寻找,果不其然看到阳台那里站着的那个身影,欢颜心口一酸,轻轻开了口:“阿昊……”

她的声音哭到沙哑了,一说话就好似发出嘶嘶拉拉的声响,声带碰撞的难受。

申综昊听到那一声虚弱的喊,慌忙掐灭了烟头,他转身,几步走到她的床边:“睡醒了?”

“你怎么回来了?不加班吗?”她握住他的手,有些不安,该不会是她哭着在地板上睡着了,正好被他看到了吧。

“今天想陪你。”他反握住她的手,将心底的烦躁都摒弃,忙了一整个下午,事情却没有一点点的头绪,申氏公关打通的各个关节重要领导,像是约好了似的,派人把钱一一送了回来,他不傻,知道这件事必然是有人故意针对他们,而目的,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打垮申氏。

“好,你是该好好休息了,这几天加班这么多,很累吧。”她强颜欢笑,抬手抚摸上他的脸,心底的抽痛一阵一阵,快要将她淹没。

“真的很累,我都不想干了……”他笑着开口,干脆搂着她一起躺在床上,闭了眼,疲惫的轻喃:“颜颜,你说,要是我不做这个总裁,没有现在这样显赫的身份,也没有这么多的钱,你还愿意不愿意嫁给我?”

欢颜不假思索的轻轻点点头:“你是申综昊,只要你还是那个申综昊,只要我还是这个许欢颜,我就还会继续爱着你,一直爱下去,爱到我们死那一天。”

她其实什么都知道了,上午去公司,撞到了同样焦头烂额的陈二,从他口中隐约听到了什么,是那块地出了问题,她这几天忙坏了,都忘记问问卡卡,那天林倩找她们,究竟说了什么,怎么事情就闹到了这样的地步来!

“颜颜……我若是早一点明白,一定不会浪费这么多的时间。”他心生感慨,却是觉得无限满足,他一直所期盼的,所渴望的,不就是一个人纯纯粹粹的爱着他,不掺杂一点点的杂质吗?

正文、不想放开你的手

他心生感慨,却是觉得无限满足,他一直所期盼的,所渴望的,不就是一个人纯纯粹粹的爱着他,不掺杂一点点的杂质吗?

“现在又不晚,除非你嫌我年纪大了,不好看了……”她故意说着俏皮话,想要让他放松一下,至于他不想说的那些,她知道他是害怕她担心,那么她就配合着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又在乱说。”他搂紧她,下颌在她柔软的发丝上轻轻的蹭着:“怎么我回来时,你都坐在地上睡着了?手里还抱着暖暖的照片。”

“啊?是吗,也许是一天没见到暖暖我想她了吧。”

颈“暖暖在爸妈那里,你随时都可以去看她啊。”

“我知道,今天才刚刚去看了,那丫头玩的乐不思蜀了。”欢颜靠在他怀中,脸贴在他的胸前,就听到了那咚咚的心跳声。

他没有说话,她也没有说话,许久之后,黑色的夜幕仿佛一下子就笼罩了下来的时候,他忽然开了口:“颜颜,不如下个月,我们举行婚礼吧。”

下个月?还有十七天,欢颜的心一下子缩了起来,她想起那厚厚的病历单,想起戚蓉蓉无情的羞辱和嘲讽,想起她对戚蓉蓉所说的那些话,她忽然一下子将申综昊推开,待到分开时,她才发现自己的失态,一抬头,就看到他眼底掠过的受伤,欢颜觉得说不出的心疼,眼圈倏然就红了……她该怎么告诉他,她该怎么死皮赖脸的守在他身边,她又该怎么面对他亲生母亲施加的压力,她又该怎么跳过自己心底的自责和愧疚。

“你不愿意?你还在怨我?”他怔怔的望着她,一双漂亮的眸子里笼满了哀伤,她下意识的动作,让他心口似乎被狠狠的扎了一刀。

“不,不是的。”欢颜摇头,强忍了眼泪;“你知道我爱你,我想嫁给你,可是现在……”

“你知道,我向来心思敏感,再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我已经快要调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