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都市言情小说:总裁的女人(下)

正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一辆火红的跑车开进小区不多久,后面一辆墨黑的车牌被挡住的车子也缓缓的开进了小区,保安相继检查后,一一放行,到了地下车库。

林倩一下车,就感觉到气氛有些微微的异样,几乎是同时,在她后面开进车库的车子也跟着打开了车门,下来了几个人,林倩觉得头皮有些发麻,她飞快的捏紧了包包向电梯走去,待到电梯门合拢时,那些人也没有进来,她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她所住的是一处严谨而又精致的小区,楼层都不高,而她住在六楼顶层,当初选择六楼,是因为六楼是唯一的大户型,而且楼顶的露天花园开发商是连带着六层一起卖掉的,专属她一个人所有,平日里养养花,养养猫狗的都挺方便,而且建了个玻璃小花屋,喝喝茶透透风异常的舒服。

只是整个六层只住了她一个人,这也是唯一的弊端,太过于冷清,特别是单身女人住在这里,很容易感到害怕。

颈林倩走出电梯的时候,握住心口先探出头四处望了望,她心里首先冒出来的念头,就是邓光睿那个混蛋预备杀她灭口,拿走那些光碟,可是想来,邓光睿也没有这么傻,她早就多多少少透漏了一些,只要他敢动她,她安排的人立刻就会将光碟公布于众。

跨出电梯,眼见得长长的走廊里没有人,林倩这才松口气,抬手按在了指纹锁上,门打开的一瞬间,林倩只感觉眼前的光影忽然变的沉重了起来,还未抬起头,一只手已经狠狠捂住了她的嘴,接着林倩的身子被重重一推,隐约的几声脚步声响过,立刻走廊里就空无一人,房间的门紧紧锁上,像是从未有人出现过。

“你们……你们?”林倩口中呜呜啦啦的喊着,一双眸子含着惊恐望着面前的几个陌生男人。

“才几天不见,林大秘书贵人多忘事啊。”一个穿着男式套头运动衫的女孩忽然扬起头来,她似笑非笑望着林倩,将帽子摘掉,冷笑着看着面前脸色惨白的女子。

“你,你卡卡?”捂住林倩的那人放开了手,林倩立刻深吸了几口气,愕然的指着面前的卡卡说道。

“对,是我,怎么看到我,林大秘书好像不高兴呢。”卡卡双手交握,骨节被她捏的咯咯作响,几天不见,她整个人似乎消瘦了好几圈,只剩下一把骨头,眼窝深陷,脸上几乎没有一点肉,看起来憔悴而又让人害怕。

“我们不是说好一笔勾销了吗?”林倩强稳心神,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她看看面前的境况,就想起六年前的那一幕,只是六年前她根本没有一丝活路,现在在她的家里,只要她闹出什么动静来,保安就会上来,她相信这些人不会这样光明正大的做什么出来!

“是,我是说只要你救闻静我们就一笔勾销,可是,既然你林大小姐不遵从约定在先,那也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卡卡,别和她废话,让兄弟们把她做了。”阿志双眼几乎快要喷出火来,这些天若不是卡卡拦着他,这个死女人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我卡卡这人向来讲理,不把话说清楚,怎么可以动手呢。”卡卡一笑,捡了个椅子坐下来,她微微抬头望着面前的林倩,“我记得林大小姐当初骗我们出来,说要透漏一些对申氏有力的消息,那么,林小姐,我问你,你的有利的消息,怎么就让申氏变成现在这样了?”

“我什么都没做。市里的决定我一个秘书能怎样?”林倩嘴硬的开口,却是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

“得,我也不和你绕弯子了,你把市长都弄到床上去了,看来你这女人当真是下贱到了极点,既然这样,不如今天……”

“卡卡你要做什么?我告诉你,你们刚才在走廊里的视频保安马上就会看到,你要是敢动我,你一准儿玩完!”

“都这般境地了,林小姐还这样气势汹汹,啧啧,真是女中豪杰,只是林秘书,我卡卡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你去黑市做的那一大堆录像带,很不幸很不幸被我的好兄弟给买了回去,林小姐,您的身材真辣,我要是市长啊,一准儿也就被你勾搭上了!”

卡卡低低的笑了几声,她轻轻挥了挥手:“阿志,别愣着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反正我卡卡也不怕再下一次地狱。”

“我不会让你下地狱的。”阿志伸手攥住她的手掌:“不管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卡卡。”

林倩看着他们双手交握的模样,不由得怔怔低笑出声:“你们都觉得自己可怜,可是谁也不知道,这世上最可怜的人是我林倩。”

“因为你可怜,所以你就要毁掉所有人的幸福?因为你不幸,所以全世界的人都该为你陪葬?耗子有什么错,颜颜呢?一个男人不爱你,那么他就该死吗?”

“林倩,你活在世上,就该知道,做了错事,必须要付出代价,我卡卡六年前做的太过,我认了,今天我不会让他们动你,可是该你受到的惩罚,我一分都不会抹去!”

卡卡紧握着阿志的手一松,她仰首看一眼林倩:“你不是喜欢把自己不穿衣服的样子拍下来吗?那正好,我们今晚就拍个够。”

“卡卡,你拍这些要做什么?”林倩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的混乱,她搞不明白卡卡为什么要这么做,是要让她身败名裂,还是要让她这一辈子万劫不复?

正文、拨云见日

林倩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的混乱,她搞不明白卡卡为什么要这么做,是要让她身败名裂,还是要让她这一辈子万劫不复?

“我不为自己,也不为那一天受到的屈辱,我卡卡只不过想借用林小姐你这么重要的一人物,来替我朋友做件事,一切皆因我而起,自然我要亲手帮他们摆平。”

“你是为了申氏?”

“你猜对了。”卡卡低笑:“我不止一次说过,谁敢动我朋友,我就绝不会让她好过。”

颈“可是申综昊和你毫无关系!”

“他是我最好朋友的老公,祈震也是我最好姐妹的老公,你说呢。”

“你知道这件事我说了不算……”

“我当然知道你说了不算,可是你把邓市长都拉下了水,为你所用,若是这些照片,视频传出去,他被双规,你说还有谁会再为难申氏?”

“那么既然视频你已经有了,还拍照片做什么?”

“录影带我会全部寄出去给各级领导,自然不会在社会上有多大的影响,而且一定会被警局的人全部销毁,留在我手里是祸患,而这些照片,没有人知道,所以我会保管一辈子,林倩,你要是再敢回来,再有脸出现在我和静儿颜颜面前,我也不在乎,将你的这些照片再一次寄给你的每一个亲人,同学,老师,对付你这样的贱人,我自然也只能用下三滥的招数,你认为这样做如何?”

“你太卑鄙了,凭什么我一辈子都要被你操控的死死的?”林倩近乎崩溃一般的大吼出声,踉跄的跌坐在了地上。

“你当初对我们下手的时候,你就该知道会有这一天,老天爷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当然也不会让一个好人一辈子受苦。”

卡卡站起来,转过身,冷静的开口:“阿志,让兄弟们把她的嘴封起来,照片拍够,我们就走。”

林倩的哭喊渐渐被宽厚的胶布一点点的封存起来,她身上的衣服变成碎片,不着寸缕的躺在地板上被摆出一个又一个淫秽而又不堪入目的造型,咔嚓咔嚓的拍照声不绝入耳,闪光灯几乎晃花了人的眼睛。

卡卡听着那呜咽一般的哭声,她的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她不知道自己做的对还是错,她也不知道这样做了心里是不是可有好受一点,可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做了,她这一辈子没被几个人看起过,唯有颜颜和闻静,比她的亲生父母还要亲,她们从来没有嘲笑过她的身份,从来没有给过她一丝丝的偏见,她卡卡为了这两个好姐妹,就算是死,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她不后悔,自始至终,她从不后悔。

漫天厚重的乌云似乎散开了一条隐约的缝隙,档案袋中密封好的录影带摆放在几位市里的一把手的办公桌上,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的埋头狠狠抽了几口烟,徐书记的会是开不下去了,连夜搭飞机赶回市委,此刻也该到了。

“陈副书记,这件事你怎么看?”

终于有人打破了僵局,忍不住开口问道。

“作风问题向来是每一个党员干部的大忌,邓光睿这一次的事情一经查证,市委必然不会压住,而省里中央自然是严惩,没有办法。”

“光睿可是徐书记一向看好的接班人,现在这事……唉。”

“那小林平常看起来干练而又稳重,真是让人不敢想……”

“先不要走漏了风声,等徐书记回来再说吧。”

市长办公室。

邓光睿放下了电话,惬意的抽了一口烟,给徐书记爱人的账户里刚刚打了一千万,那个毫无见识的女人,满口答应会帮他在她家老徐面前说话,他此刻心里才稍稍的放松了一点。

等到一个月后徐书记回来,恐怕那笔钱早被他爱人给放了高利贷或者给国外的儿子汇去了,到那时,徐书记自然毫无办法,只好和他上这同一条船了。

正在遐想,办公间的门却是被人推开,陈副秘书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气喘吁吁的开了口:“邓市长,不好了,徐书记已经下飞机了,现在马上就到市委办公室了……”

邓光睿手中的烟蒂瞬间就掉了下来,他一下子瘫坐在沙发上,目瞪口呆,口中连连的咕哝了几声;“完了,完了……”

半个月后,邓市长被取缔党员身份,罢免市长一职被双规的消息就悄然的传遍了全市,紧接着他大肆收受贿赂,以及贿赂其他领导的事情亦是被人写匿名信揭发了出来,继而申氏法务部的一纸诉状更是将他和林倩双双告上了法庭……面临他的,不但是身败名裂,还有漫长的牢狱生涯,而林倩却因为认错态度良好,而且主动揭发检举立功,并且交出了全额的贿赂金,并交付巨额的罚款,所以只判刑一年,缓期一年执行。

当申综昊驾车到了公司的时候,正好看到祈震和阿扬他们一脸兴奋的在公司的楼下等他,一下车申综昊就看到几人抑制不住的笑脸,他不由得长长舒一口气,忽然就伸开双臂和三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祈震拍一拍他的肩,调侃的笑:“你小子别抱这么紧,我老婆看到要吃醋的!”

申综昊亦是心情大好的扬唇一笑,故意逗他:“说真的,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而我,心里有三座。”

正文、给爱情最后一个机会

申综昊亦是心情大好的扬唇一笑,故意逗他:“说真的,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而我,心里有三座。”

“我靠!”陈二首先受不了了,一拳砸在他肩头:“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变态了啊?嫂子要是知道还不骂死你!”

“你嫂子从来不吃男人的醋,不过啊,吃起醋来可真是会要了我的命的!”申综昊故作神秘兮兮的开口,却不料耳边忽然响起一道声音:“喂,你偷偷说我坏话啊申综昊!”

申综昊大惊,一转脸,却是立刻就看到了欢颜故作发怒的俏脸,他不由得做出一脸苦不堪言的表情连连的作揖;“老婆,我错了,真的错了。”

颈“哪里错了?”欢颜叉着腰,扬眉气哼哼的问道,好一个河东狮。

祈震和陈二几人看了不由得哈哈大笑,却是有眼力劲儿的笑闹着躲开了,申综昊一看身边无人,却是坏坏的一伸手臂将她拥住,低头正欲吻上去,欢颜却是一下子按住了他的肩膀,她把他衬衫衣领推开一点,清晰的看到了那一片吻痕。

“这是什么?”欢颜觉得头间陡然的一阵的轩辕,差一点就站不住。

“还能是什么?是谁前天晚上那样如狼似虎的?”他笑,捏住她的手促狭的开口。

欢颜微微拧了眉,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她前天晚上并没有吻过他的脖子,她向来矜持,怎么会给他吮出这么大一片吻痕?

“是这样吗?”欢颜轻轻开口,却觉得太阳穴一阵突突的跳动,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安。

“傻,自己做的怪,还不承认了!”申综昊伸手揽住她,捏一捏她的鼻尖:“怎么跑来公司了?”

“昨晚没见到你,今天就来公司堵人了,不可以?”她笑,眉眼如画,让他看了心底就是喜悦。

“老婆这么想我,我只有开心。”他笑,长眉斜飞入鬓,俊逸的一张脸早已深深的埋在她的心底,再也挪不出去。

“一起去接暖暖吧。”欢颜靠在他的怀中,轻轻的呢喃,她有几天没看到女儿了,不知她胖了还是瘦了,长高了没有。

“好,”他一边答应着,一边搂了她向车子走,欢颜不知为何,又看了一眼他颈上的吻痕,只觉得一阵一阵的刺眼,他偏过脸去,心里默默的思量,阿昊,你不是说了,我们两人要坦诚相待,再也不要欺骗隐瞒对方了吗?可是现在的一切,又算是什么?

她想要再问问他,却又不知该怎么说,看他毫无隐瞒的坦荡,她又觉得自己思想太过于龌龊,也许,也许情到浓时,她当真是做了什么也不可知吧。

去学校接暖暖的时候,戚蓉蓉已经抢先一步将暖暖从学校接走了,欢颜心里一阵的失落,申综昊看她不开心,就自作主张开车载她回了家。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申综昊一晃眼就看到一个女人急匆匆的走出客厅钻进了一辆车子里,他并未在意,搂了欢颜走进客厅,只看到戚蓉蓉坐在沙发上喝茶,旁边还有半杯茶,氤氲的冒着热气。

那个女人看来是刚来一会儿,那么,为什么一看到他们回来,就这么着急的离开了?

欢颜心里滑过一点异样的猜忌,她看一眼申综昊,又看看戚蓉蓉;“妈,家里有客人吗?”

“哦,是一个世交家的千金来看我。”戚蓉蓉声音温柔,并不像是上次那样凶恶冷漠,欢颜微微松一口气,拉着申综昊坐了下来:“既然是世交,我们刚才也没有来得及打个招呼,看她走的很匆忙呢。”

“临时有点事,总有再见的机会的,不急。”戚蓉蓉笑了一下:“你们是来看暖暖的吧,她在楼上玩玩具。只是你们别把暖暖带走,我和你爸天天无聊的很,有个孙女陪着养老也是好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就站了起来拿着皮包预备出去,待到走到客厅出口处,她又转过脸看了看申综昊和欢颜:“我上次和你们说的事,你们别忘记了。”

“知道了,妈。”欢颜一下子白了脸,呐呐开口,她记得她说过,申氏的危机过去之后,会给戚蓉蓉一个交代。

申综昊亦是皱了眉,他又该怎么对颜颜开口,对戚蓉蓉开口,颜颜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办法生孩子了?

心里总还是抱着一点点的期冀,医生并不曾给肯定的答案,那么一定还有机会。

上楼去陪了暖暖玩了许久,欢颜也不敢对申综昊说,戚蓉蓉不让她将女儿领到身边去,看着女儿开心快乐的样子,欢颜才稍稍的放了心,只要戚蓉蓉对她好,她也就安心了。

回了自己的家,吃过晚餐,两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申综昊懒懒的来回换着台,欢颜却是伏在他的怀里想着心事,她看了病历单,医生并未说她不能再生孩子,只是不生的几率比较大,那么说,她还是有机会的。

如果她可以怀孕,再给阿昊生一个孩子,戚蓉蓉一定不会再多说什么了吧,虽然她知道阿昊不在意她能不能生个男孩,可是婆婆若是对她不满,夹在中间两边受气的就是阿昊,家宅不宁,她心里又是什么滋味儿?

“阿昊……我们回卧室吧。”欢颜打定主意,心里算了算,恰好这几天正不是安全期。

“怎么,困了?”他搂住她,低头吻上她的唇。

“不是,我是看今晚,今晚天气真好,我们是不是还是不要浪费的好?”她尽量让自己说的委婉,却终究还是红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