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都市言情小说:总裁的女人(下)

正文、吃醋了

宋家明越说越痛苦,到最后,他似乎是醉了,撑不住了,趴在桌子上呢喃着哽咽起来……“颜儿,颜儿,这么多年,我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你这样的……再也找不到了,颜儿,我后悔,你知道我有多么的后悔吗?你想不到,你肯定想不到,这么多年,我只说要是找到一个一心一意喜欢我的,不管她穷还是有钱,漂亮还是丑,我立刻就娶了她,可是我遇不到,颜儿,和你分手后,我就再也找不到另一个你了,哪怕是一点点相像的,都没有……”

“宋家明!你再这样,我立刻就走!”欢颜听不下去,她胡乱抓了包包站起来,就准备向包厢外走去。

“颜儿……”宋家明醉醺醺拦住她,眼底有烧灼的渴望却没有掺着杂念,欢颜心口间骤然的一酸,想起和宋家明恋爱那半年,想起她答应做他女朋友时他年轻的笑脸,想起他和林倩站在一起,高高在上的看着她,眼底带着同情和怜悯时,想起在酒吧里,他对她说过的那些残忍而又决绝的话语,想起他当初不顾一切的背叛和现在的失意……颈造化弄人,物是人非,如果当初不曾发生那些事,她怎么会和他分手,认识申综昊,这五六年的时光过的恍若隔世?

“宋家明,你会遇到好女孩的,相信我。”她握住他的手,眼神交错之时,恍惚间彷佛是时间突然之间流白,两人的呼吸,都微微的凝滞了一下。

“会吗?”宋家明低低的笑了一下,他把手从欢颜的手心里抽出来,用另一只手握住:“我到现在还记得,你给我说过,没有人会一直站在原地等着一个人,我那时候不懂,现在懂了,却晚了。”

“我们去学校附近那间酒吧看看好不好?我六年没有回来了。”他站起来,拿了外套套上,虽然酒气依旧沉熏,人却看起来清明了许多。

欢颜想要拒绝,却又想起上午蔡明筝看着申综昊时委屈含泪的眼神,还有那些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吻痕,她有些心烦,还真想一醉方休,晚上面对他时,又该怎么办?不如喝醉吧。

他们一起出门,上了宋家明的奔驰,他因为喝了点酒,车子开的极慢,一边走着,两人一边细细碎碎的说着话儿,不多时到了学校那一条路,指着花园,指着那长长的步行街,指着那参天的梧桐树,两人的记忆似乎一下子复苏,想起恋爱时,他也曾经彻夜彻夜的等在她的宿舍楼下,只为了等她不害羞,打开窗户看他一眼,可是那样单纯的青涩恋爱,再也不会回来了。

晚上八九点钟,正是校园里最后的一波热潮,他们干脆把车子停在新旧校区交接的地方,下了车,吹着夏日的风,在那人声鼎沸的路上缓慢的走着……有步行挽着手臂的情侣,打打闹闹亲昵的走过,有三三两两的高大男生,手里拍着篮球意气风发的走过,有骑着电车,自行车的男男女女,欢闹着唱着歌走过,有无数几乎遗忘在梦里的青春,笑着闹着的年轻擦着她的衣裙走过。

欢颜有些恍惚,那破败的教学楼换成了新的,她的生活,从未想过是现在的模样。

站在欢颜住过的那栋宿舍楼下,两人都有些感慨,说不出话来。

在学校里昏黄的路灯下,宋家明望着欢颜的侧脸,依旧是清秀的,倔强的神情,一如当年,当年喜欢她,是因为她的羞赧秀丽,最后放开她,却也是因为她的保守和矜持。

如果那时候的他,可以想到现在的境况,他一定不会认为自己爱上了林倩。

出了校门,又去了酒吧,两人喝了几杯,意兴阑珊,细碎的说了一些过往的事情,笑了哭了,接着就散了,他有暗示,也有不甘不舍的追逐,只是欢颜都当做没有听到。

坐在车子上被他送回去,快到家时,看了看表,十一点钟了,她微微叹口气,让他在拐角处把车子停了下来,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被宋家明送回来,不想让他以为,她是在变相的报复,赌气。

“颜儿……”宋家明没有下车,只是在她把车门合上的时候,将车窗降了下来。

欢颜眼睛微微的酸涩,那一声一声的颜儿,是她青春里最后的灿烂,也是她青春里最悲凉难过的记忆。

“颜儿,我愿意一直等你。”宋家明看着她,专注的开口。

不远的地方,有隐约的车灯亮着,将她的脸笼在凉色的光晕中,恍惚看不清楚。

欢颜摇摇头:“宋家明,你走吧,我们以后再也不要见了。”

“不。”他伸出手,捉住了她的手臂,将她拉近一点:“不,我愿意一直等着你,你过的不好,我知道,你若是过的好,绝不会和我一起出来买醉,颜儿,我等着你。”

欢颜踉跄着想要挣开他,他却只是握的更紧,不松开,就在这时,那不远处停着的车子,车灯忽然暗了下来。

在黑暗将他们包围起来的时候,欢颜敏锐的感觉到手臂上他的力道微微一松,她慌忙挣开,小跑了几步,脚下一扭,却是高跟鞋扭断了跟,还好,没有扭伤脚,她松口气,看看近在咫尺的家,就干脆把鞋子脱了下来,预备赤脚走回去算了。

正文、男色的“诱、惑”

她松口气,看看近在咫尺的家,就干脆把鞋子脱了下来,预备赤脚走回去算了。

光着脚走,还是会觉得不舒服,只不过走了几步,就觉得脚底硌的难受,欢颜皱皱眉,酒气又开始上涌,她觉得身子发软,几乎没有力气一般,别墅外面修的平整的大道上,有几盏路灯,欢颜勉强又走了几步,走到一处路灯下,靠着路灯站在那里休息了一会儿,回头看看,宋家明并没有追上来,她悄悄的松了口气。

想着打电话回去请秦嫂送鞋子过来,却又觉得有些小题大做,别墅里灯火不亮,他们都已经睡下了吧。

欢颜停了一会儿,干脆抱着膝盖坐在路灯柱的台基上,脸贴在那冰凉光滑的柱子上时,她觉得整个人好受了许多,阖上眼帘,她心底莫名的涌上了几点凄凉,那个家,近在咫尺,她却连回去的都没有。

颈不想再争吵,不想再和好,不想和好了又争吵,不想这样,整颗心都绕着一个人转,失去了全部的自我。

不知这样靠着坐在那里等了多久,欢颜恍恍惚惚睁开眼睛的时候,只看到一抹高大的身影就站在她眼前不远处的地方。

她一惊,腾地一下就跳下了台基站在了地上,不知是力气用的太大,还是她喝醉了没站稳,重心都集中在了右脚上,一瞬间,脚底板处传来揪心的疼,她不由得咧了咧嘴,发出了几不可闻的一声呻、吟……申综昊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多余的表情,他只是一步一步稳健的走了过去,走到她面前时,他转过身,背对着她,蹲了下来。

欢颜有些讶异,怔怔看着他宽厚的背展平在她的眼前,那烟灰色的衬衫,还是她亲手洗净,熨烫平整的,在橘色的灯光下,映出让人心动的光泽,她呐呐不敢言,愣在那里,像是木偶。

“上来。”他依旧蹲在那里,沉稳的说了两个字,听不出喜怒,欢颜却是有些忐忑起来,她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伏低了身子,趴在他的背上,双手揽住了他的脖子。

他不费力气的站起来,双手绕在后面托着她的两腿,一步一步,向着他们的家走去。

欢颜悄悄的把脸贴了上去,他的背暖暖的,衬衣上洗衣粉的味道好闻极了,欢颜忽然间想哭,她也就哭了,她抱着他的脖子,使劲的流着眼泪,似乎把积攒的委屈,一下子都流光了。

他的呼吸渐渐乱了,到最后她的哭声大了起来的时候,他的脚步干脆也乱了,只好停下来不再走。他背着她站在花园里,夜风送来玫瑰的香味,还有泥土清新的味道,白天工人刚刚剪了草坪,那青草的味道也好闻极了,沁人心脾。

“你哭什么?”他低低的开了口,却仍是紧紧的抱住她的身子,她在他背上轻的像是一个孩子,他的怒气,也跟着她的哭声,一点一点的消散了。

“跑出去和你的初恋男人喝酒,长能耐了啊!”他笑,嫉妒和酸涩的醋意瞬间又涌了上来。

欢颜就是不理他,只是哭的越发厉害,单薄的身子干脆开始在他背上哆嗦了起来。

半天,他沉沉的叹了口气,声音里有了一丝的痛惜:“算了,回去吧。”

继续背着她向前走,衬衫被她的眼泪弄的湿湿黏黏的,贴在肌肤上极不舒服,可是他什么都没说,任她哽咽着,间或的又哭泣两声,没有开灯,他背着她在黑暗中摸索,穿过客厅,上了楼梯,推开卧室的门……一室的月光,像是清亮的水银倾斜而入,铺在他们的大床上,铺在柔软的地毯上,铺在阳台上的花盆上,铺在他们两人的身上。

他一脚将卧室的门踹上,几步走到床边,将她向柔软的大床上一抛,接着整个人就压了下去。

她哭的一脸的眼泪,他却是恶狠狠的吻着她:“你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最后是不是还要来一场吻别?”

他撕扯着她的衣领,炙热的吻像是烙铁一般一路向下,欢颜推他,咬他,想到那些吻痕,她也像是疯了一样在他脖子上使劲的吮、吸着,啃咬着……“不要你管,你又不是我什么,凭什么管我?”她酒劲上涌,像是一个不讲理的孩子开始撒泼。

“嘶……”她一边叫嚷着,一边又发狠的在他脖子上咬下,申综昊吃痛出声,一下子从她身上半抬了身子,眯着眼打量她,看她像是小兽一样,撕咬他,却又生疏的吸着他的肌肤,他却觉得有些说不出的快乐。

“我不介意,全身上下,都被你的吻痕覆盖……”他干脆沉沉的完全压在她的身上,任她胡来。

“呸!”她气的脸红,狠狠的啐他:“谁稀罕亲你,亲你都觉得脏了我的嘴!”

“是吗?”他气,却又忍不住笑,干脆压低了嘴唇,狠狠的吻上了她的:“让你还贫,让你还凶,许欢颜,我今儿非要被你吃干抹净,想找别的男人,门儿都没有!”

他极帅的动作将衬衫甩掉,在月光下露出结实的肌肉和精壮的腰肢,欢颜原本拼命扑腾的动作一下子僵住,这该死的男人,他明知道酒后乱性,他还在她!

正文、守身如玉

他极帅的动作将衬衫甩掉,在月光下露出结实的肌肉和精壮的腰肢,欢颜原本拼命扑腾的动作一下子僵住,这该死的男人,他明知道酒后乱性,他还在她!

他看到她此刻的表情,不由得抿唇一笑,更加大方的展示他的好身材:“老婆,你随便看,我不介意。”

“你……”欢颜狠狠瞪他,脑子里却是嗡嗡的响成一片,而他正跨坐在她的身上,坚实和柔软,紧紧的相贴在一起。

说不出心中是什么一种滋味儿,只觉得身上不知是酒精还是他的温度,害的她全身都滚烫起来,双手无力的攀附在他的肩上,她推推他:“我困了……”

颈“跑出去喝了一晚上的酒,弄的臭烘烘的,你以为就这样算了?”他捏住她的下颌,邪邪的冷笑了一下。

“那你想怎样?”她看着他,无辜的眼神却是越发的把他的都点燃起来。

“不想怎样,就是想让你尽一尽做妻子的义务。”他低头,不顾及她身上的酒气,深深的吻了下去。

“我们离婚了。”她推他,却觉得沉沦在那吻中不可自拔。

“那又怎样,我就是要你。”他将她的衬衣扯开,那锁骨在月色里隐约的生动着。

欢颜忽然间像是小兽一样扯住他的头发将他拉近,她喝醉了,肆无忌惮的说着不符合她往常性格的话语;“凭什么你要我我就给你,申综昊,这一次我才不要被你压迫!嘿,你这个大坏蛋,你最讨厌你知不知道?我讨厌你,我才不要再继续喜欢你,你最好去找蔡明筝,让她再给你生上十个八个的,变成母猪才好!”

她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将他掀翻,整个人就压了上去,申综昊看她的动作,也不恼,干脆头往手臂上一枕,笑着说道:“继续,老婆……很凶猛,很喜欢。”

欢颜气急,张嘴在他胸口咬了下去,申综昊痛的皱眉,却任她狠狠的咬着,是他的错,不知在哪里弄了一身的吻痕出来,她想要发泄,他绝不会阻拦。

欢颜使劲的咬着他,恨不得一口气把他的肉咬下来,可是到最后,她还是松开嘴,两排青紫沁血的牙印,可真是深,她又有了一些小小的懊恼,一抬头,看到他吃痛皱眉的神情,不由得越发气恼。

他干嘛要长成这样颠倒众生的样子出去拈花惹草?她非要把他这张脸毁了不成!

想着,就像是着了魔一样,趴下去抓了枕头捂在他头上,照他左边脸颊咬了下去……“哎,老婆,不能咬脸……”慌忙伸手去阻拦,却不料那咬人的小狗竟然抬起头气哼哼看着他:“就要咬,就要!看你带着疤还怎么出去勾搭别人!”

“我哪有!”他哭笑不得,他家老婆不发疯则以,一发疯比闻静还可怕!

“你没有?”欢颜看他,捡起枕头又狠狠的拍了两下:“就有,带着一身吻痕还敢回家!我不要你了!”

她骨碌从他身上翻下来,几步跑到卧室门口,把门拉开,指着外面说道:“你走,不要在我家。”

“喂,这是我家啊老婆。”他半躺着看她胡闹,心里甜滋滋的,还是第一次看她这样吃醋,真好。

“别光着脚,快上来。”他伸手给她,她不知道自己衣衫不整的样子也很诱人吗。

欢颜一推门,砰的一声关上。

她几步走过来,往他身上一扑:“吻痕是谁的?”

他搂住她:“我错了老婆。”

“是别的女人的?”她眼眶一酸,揪紧了他的皮肤。

“对不起。”他垂了眼帘,他不该烂醉,被人占了便宜还不知道,不该不对她守身如玉。

“我不要听……”她又低头,在他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泪光闪闪的看着他:“有没有。”

“啊!”他愣住,她怎么这么直接?

“有没有,有没有被别的女人吃掉!”她抓住他的手臂,使劲摇晃起来。

“没有没有,对天发誓,绝对没有!”他慌忙开口,而她却忽然一手向下,将他的皮带挑开:“我要检查。”

她粗粗鲁鲁的样子让他忍俊不禁,手沿着她的衣衫一路向下:“那好,我认你处置……”

他喜欢她主动的样子,吃醋的样子,那样他还可以清楚明白的知道,她在乎他,还爱他。

“慢点,别急,都是你的。”他搂紧她,将她的身子摁在他的坚硬上,哑了声音在她耳边低喃:“你看看,都给你留着,别人休想要。”

“哼。”欢颜有些尴尬,可是她烧昏了头,只是哼了一声掩饰自己的慌乱。

肌肤相贴,像是火一般滚烫的热度,让她觉得说不出的餍足。

她不安的扭动了一下,想把自己的衣裙脱下来,却不知那扭动又换来他满足的轻喃,他按住她纤细的腰肢;“颜颜,你信我吗?”

她咬住嘴唇,摇摇头:“我不知道。”

“如果你相信我清白,那么我不会拒绝你,如果你心里有结,我会拒绝,我不想让你后悔。”

他连自己都无法说服,又怎么去说服颜颜相信他?

“我不知道……我想要相信的。”欢颜伏在他的胸口;“我再问你,你当真没有做过吗?”

“没有,颜颜,除非我被人打晕了失忆了,否则我绝没有一句谎话。”

“我们忘掉吧。”她在他唇上轻轻一吻:“不要再让我看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