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都市言情小说:总裁的女人(下)

332正文、临死相逼

甚至逢年过节,他都没有和他们在一起过,可是,他从来没有想到……他会突然之间,病的快不行了……“没事的。”欢颜伸手握紧他的手,“爸爸是个好人,不会有事的。”

“但愿如此吧。”申综昊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就陷入了沉默之中。

欢颜看他面色有异,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只是紧紧的握住他的手,坐在车上的时候,轻轻将他揽在了怀里。

颈他脸上并没有十分夸张的表情,表面看去依旧是镇定平静的,可是欢颜知道,从他那紧绷的身体,还有那微微哆嗦的手指上她可以感觉到他心里的无助和惶恐不安。

一时间,车厢里沉默的让人觉得憋闷,好不容易车子开到了医院,一下车,申综昊就不管不顾的大步向前冲,欢颜只好抱住女儿跟在后面,她看着不远处那个形色匆匆的男人,恍然的叹一口气,血终究还是浓于水的,而父子缘分,无论如何,都斩不断,它只是摆在那里,就是一种胜利。

赶到手术室外的时候,就看到戚蓉蓉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坐在那里哭,欢颜看到她放佛一瞬间苍老了许多的脸,不知为何,心底对她的恨和厌恶,似乎消去了一些。

“爸爸怎么样了,究竟是什么病?”申综昊直接走过去压低了声音询问,欢颜看到他双拳紧握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心疼,她走过去两步,轻轻握住了他的手,而他立刻反握住她的,像是寻到了依靠一般攥紧。

戚蓉蓉哭着摇摇头:“我不知道,他这几天心情更一直不好,晚上又喝了点酒,我和他吵了几句,结果他就气的昏了过去……”

“爸爸身体不好你为什么不好好照顾他,为什么还让他喝酒,还和他吵架?你是不是想存心害死爸爸!”申综昊气结,早就嘱咐过,这么大年纪了身体不好,不要喝酒不要喝酒,这个女人她还有没有心?

“还不是因为他喝酒我才和他吵的,我怎么知道他就这么容易就昏了过去……”戚蓉蓉大声的说着,却又捂住嘴哭了起来,她这个丈夫,她向来都是当空气的,却不曾想到,怎么一眨眼间他就要不行了……而她也没有想到,自己心底惶惶不安的缘故是什么,还有那说不出的痛苦和悲伤都是源自哪里,她甚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这样穿着睡衣不梳头不洗脸不化妆的跑到了医院里来,甚至脚上的拖鞋都掉了一只……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丈夫,在她心里也是有着这样重要的地位的……“爸爸若是出事,戚蓉蓉我绝对饶不了你!”申综昊发狠的指住她的脸面,转过身走到手术室的门外,恰好这时,手术室的灯灭掉了,接着门打开,医生就走了出来……“医生,我爸爸怎么样了?”申综昊和欢颜慌忙都过去围着医生问道,戚蓉蓉也止了哭声,却不敢上前,只竖了耳朵听着医生的话。

“突发心肌梗塞,暂时已经脱离了危险,只是……病人的情况十分不好,建议你们还是先做好准备吧。”

医生说完就走开了,申综昊一下子怔在了原地,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戚蓉蓉脸色也渐渐变的苍白,她捂住嘴,不敢让自己的哽咽打破这些平静。

“阿昊,没事的,医生说了爸爸已经脱离危险了,只要好好调养,不会有事的。”欢颜看他情绪太过不好,慌忙搂了他安慰的说道。

申综昊仍是不说话,半天,他才转过身冷冷的望住戚蓉蓉:“你回去,爸爸这里我来守着。”

戚蓉蓉不敢反驳,想要留下看看申少康什么样子了,却又不敢在这种关头得罪儿子,明筝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她若是把阿昊惹怒,就玩完了。

“颜颜,你带着暖暖先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守着爸爸。”申综昊疲惫的说了一句,就吩咐司机送她们回去,欢颜想了想,就答应了,说道:“我明天一早送完暖暖去上学就过来。”

申综昊点点头,推开病房的门就走了进去……氧气机还在开着,申少康的脸色看起来极其不好,麻醉剂的药效过去了,他昏沉中皱着眉,似乎疼痛很难忍。

申综昊在他身边坐了一夜,清晨的时候,申少康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眼看到儿子在床前守着,他嘴角抽动了几下,满是皱纹的眼中就蕴满了泪珠儿……“爸爸。”申综昊看他的模样,不由得一阵心酸,他握住他的手,轻轻喊了一声。

“阿昊,爸爸对不起你。”申少康一边费力的说着,脑海里却是浮起那些戚蓉蓉说过的话,他无奈的摇头,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爸爸,你好好休息,什么都不要多说了。”

“阿昊,爸爸是快不行了……只是有几桩心事没有了结,你听爸爸说,记好了,帮爸爸办到,好不好?”

申少康攥紧儿子的手,一字一句的说道。

申综昊说不出的心酸,他忍了泪水,连连点头:“爸,你说,我什么都答应你……”

“爸爸看不到孙子出世了……爸爸到地下时怎么有脸面对你爷爷?”申少康一下子攥紧了他的手,他原本是一丁点都不赞成戚蓉蓉这样做,可是事到临头,他却又有些庆幸,庆幸蔡明筝肚子里有了阿昊的儿子。

“爸爸,我想爷爷这么疼爱我和颜颜,他不会怪我们的,何况,我们还有暖暖,她也是申家的骨血,有她,已经足够了!”

333正文、欢颜的决定

“爸爸,我想爷爷这么疼爱我和颜颜,他不会怪我们的,何况,我们还有暖暖,她也是申家的骨血,有她,已经足够了!”

“胡说!”申少康重重的一拍床铺,大口大口的喘了起来:“我们申家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基业,你想要断送掉吗?你让我死了怎么见你爷爷,等有一天你死了,你又怎么见你爷爷?”

“可是颜颜她……”

“我知道颜颜不能生了……董事会的人也知道,他们知道,申子键必然也知道了,等我一死,他们就会用颜颜不会生做借口,要申子键回来,阿昊,到那时,你该怎么办?”

颈“爸爸,我现在有能力对付他们那些人,你不要担心这个问题了好不好?”申综昊有些烦躁,他知道这些老辈的人注重香火承继,注重家业继承,可是国外也有很多大财团的继承人是女孩啊!

“爸爸知道你有能力,爸爸也相信你可以好好的处理这件事情,可是阿昊,申氏不能再伤一次元气了,董事会的那些人没有你这样的新潮思想,他们不会愿意申氏落在一个女人的手里,暖暖总要嫁人,嫁了人那申氏还是申氏吗?总有一天,申氏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到那时,你又该怎么办?爸爸就是在地下也不安啊!”

“爸爸,我早就已经想过了,董事会里弊病太多,大多都是在其位不谋其职,根本对申氏没有一点贡献,却还要阻碍着申氏的发展,爸爸,我已经决定清理董事会了,必须要有新鲜的血液注入,必须要有忠于我申综昊的人进入,那么董事会才可以存在下去,如果继续放纵的话,申氏恐怕有一天就会换人了!”

“阿昊,你还年轻,太过于年轻气盛了,董事会里的人都是你爷爷一手提拔的,都是申氏的元老,你清理他们,若是把他们逼急了,只会起反作用,更是将他们都逼到了申子键的身边,这件事暂且不提,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到底要怎么办?我和颜颜是夫妻,让我娶别的女人,碰别的女人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现在爸爸告诉你,你快要有一个儿子了,你会不会接受?”

申少康不知自己是怎么说出这句话的,他一千个不愿意,一万个不愿意却都没有办法,蔡明筝的孩子是最好最重要的筹码,只要阿昊认下这个孩子,就算申子键现在回来,也根本无能为力,董事会要的只是正统的继承人,在阿昊的孩子和申子键的孩子面前,他们唯一选择的只会是阿昊。

“爸爸!”申综昊忽然间就站了起来,他锐利的目光落在申少康的脸上,终究那愤怒之下还是带了一点点的柔和。

“除了颜颜,除了暖暖,我谁都不要。如果让我为了申氏放弃欢颜,娶别的女人,那么我还是那句话,我做不到,我宁愿放弃申氏!”

“孽障!”申少康气的一张脸煞白,“为了一个女人,你当真要断送一切?”

“她是一个女人,可是她对于我的意义,不仅仅是一个女人,一个妻子,我女儿的妈妈,她更是我这一辈子都要相守到老的人,爸爸,请你体谅我,我前半生,都在为了爷爷,为了申氏而活,余下的时间,我想要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

“你是不是要气死我?”申少康眼泪直流,他心疼儿子,却更无奈儿子的命运,生在这样的家庭,注定他所要牺牲的东西,只能是自己的自由,爱情,和一切心中所渴望的美好。

申少康哆嗦着从枕头底下摸出薄薄的一张纸,他啪的甩在申综昊的脸上:“你把你爷爷的遗嘱再给我念一遍,你看看你爷爷对你的嘱咐,你是不是想让他老人家在地底下也不必上眼睛?”

申综昊捏住那一张纸,他当然知道爷爷说过的话,爷爷说,等到有一天,他的曾孙子出世了,一定要抱着他去他的坟前看看……是,是他对不起爷爷,可是这并不是他故意造成的结果,谁都没有想到,颜颜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这根本是意外!

长久的沉默后,叩叩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接着欢颜就走进了病房,她提着一大堆补品,还有一个保温桶进来,面色如常的说道:“阿昊,你累了一夜,去吃点东西吧,爸爸这里我来照看。”

“颜颜……”申少康看到欢颜,不由得有些愧疚,他冲她招招手,示意她过来,又对着申综昊说道:“你先出去休息一会儿吧,我和颜颜有话要说。”

“爸爸,你不能……”申综昊想到他刚才说起的那个什么儿子,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他不想让申少康给欢颜灌输什么,让欢颜心中再生隔阂,他们一路走的实在是太艰难了……“老公你出去吧,我陪爸爸说说话。”欢颜转过脸笑着看着他,对他点点头,美好的容颜仿佛是隔着纱窗的花,他想要再触摸一下,却感觉说不出的无能为力。

转过身捧着她递给他的保温桶出去,他不由得把脸贴在了上面,似乎那上面,带着颜颜的味道,带着颜颜的气息。让他留恋不已。

欢颜坐在申少康的床边,她拧了一条温热的毛巾细细的给他擦着手掌,垂眸安然的神情,似乎有奇异的力量,让人心生宁和。

“爸爸,你和阿昊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她轻轻一笑,感觉到申少康手掌哆嗦了一下,不由得抬起头,镇定的望住他:“爸爸你放心,你说的那些话,是为了阿昊好,我都懂,我不怪您。”

她将申少康的手臂放回被子里面又轻轻按了按被角:“我和阿昊两情相悦,这一辈子,我只爱他,他也只爱我,至于在一起,还是不在一起,其实都不重要了,不是吗?”

334正文、人之将死

“我和阿昊两情相悦,这一辈子,我只爱他,他也只爱我,至于在一起,还是不在一起,其实都不重要了,不是吗?”

“颜颜……”申少康有些意外的看着欢颜,事到如今,他还以为,就算欢颜再怎么善良,再怎么心胸宽广,也会忍受不了他们家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他没有想到,她竟然心平气和的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爸爸,我其实不是为了你,我还是为了阿昊,如果就像是阿昊说的那样,他为了我放弃申氏,你认为这样我会开心吗?我不是一个圣人,可是我也不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如果我爱他,我更加不能毁了他。”

欢颜淡淡笑了一下;“我和他,历经了这么多,生离别我们都经历过了,爱也爱过,恨也恨过,如果我不放手,他不放手,这世上没有人可以拆散我们。只是……爸爸,蔡明筝的孩子,当真是阿昊的吗?”

颈申少康点点头,又叹口气:“颜颜,你就不恨我吗?”看着她平和的脸色,没有恨意,没有怒气,可是那平静看起来更加的揪心,更加的让他自责。

“不恨,这也许就是我和阿昊的命运吧,我唯一担心的只有暖暖,如果我决定把阿昊放开,那么我想要送暖暖去国外念书,不想让她纠葛在我和阿昊的事情中间。”

“好,颜颜你放心吧,爸爸手里握有的申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爸爸决定都留给你和暖暖。”

申少康无力的喘口气,躺在那里紧紧闭着眼睛,一线虚弱的光从窗口照射进来,落在他蜡黄的脸上,看起来犹如腐朽的枯木。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颜颜,蓉蓉这个人其实很没什么算计,她就是任性,固执惯了,也是因为我,年轻时把她惯坏了,谁都不放在眼里,事事她都只能想到自己,无法顾及别人的感受,她这一次设计阿昊,给阿昊下了迷药,让蔡明筝和阿昊有了孩子,我其实是极不赞成的,可是到现在,我快要死了,我才发现,那个孩子竟然是无心插柳的可以救一救阿昊和申氏……”

他说几句话,就停下来歇一歇,眼珠在枯皱的眼帘下微微的转动了一下。

“颜颜啊,阿昊的堂叔你也许听到了什么,那是个有能力的人,阿昊要是再大上十岁,我就一点都不担心,可是他年纪轻,阅历浅,根本斗不过他,更何况他有两个儿子,现在又有了两个孙子,当初他的爸爸可是和阿昊的爷爷一起打拼出来的,在申氏的威望并不比阿昊少,现在他回来了……比起六年前在新加坡时还要可怕,因为董事会的人百分之八十都倒戈向了他,原因不外乎是因为传言中,你和阿昊伉俪情深,他不会放弃你,就算你不能生孩子,他也不会再娶别人,而那些子老人儿,是决计不答应阿昊百年后申氏交付给暖暖这个丫头的,他们思想守旧,不比国外那些商界大亨,就算是现在的香港,你也应该听到些什么,哪个家族娶进门的媳妇不生下个儿子能坐稳那少奶奶的宝座呢?而女人继承家业的事例,简直是凤毛麟角,爸爸这样做,爸爸承认那个孩子,都只是因为爸爸不想去了地下没脸见你爷爷啊……”

申少康说着说着就泣不成声,他这一辈子不被老爷子待见,生平也没有什么大志,唯一值得骄傲的事情不过是有了阿昊这个孩子。

如果说他就这样纵容着阿昊将申氏拱手给了老爷子生前千防万防的人,他哪有什么颜面去见自己的父亲?

“爸爸,我都懂,您不用说了,快躺着好好休息吧,来日方长呢,再说阿昊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不用担心了,您就等着看阿昊把申氏经营的一年比一年好吧。”

欢颜慌忙帮他顺着气儿,温婉的劝道,她其实心里着实是一片平静的,并没有因为这样一个结果的出现而恨阿昊,或者是气他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只是有些心疼……心疼他的亲生母亲,竟然对自己儿子做出了下药这样的事情!

爸爸也说了,一切都是戚蓉蓉的设计,可是这一桩设计,也并不是百害无一利的,现在,不正是派上了用场?

“颜颜,那你怎么办?爸爸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申家这样的欺负你,你当真一点都不介意?”

“说不介意,怎么可能呢?”欢颜轻轻叹口气,“我得到这么多,早已满足了,更何况,阿昊不是故意做出伤害我的事情的,你也说了是别人的设计,我如果因为这个不信任他,恨他,我也算是白被他这样爱一场了。”

“爸爸,您不用管我了,说服阿昊的事情我来做,总之您不用再担心。”

“好孩子,委屈你了……我们申家,对不起你啊……”申少康无力的摇摇头,一时间有些老泪纵横。

“爸爸,您快好好休息吧,一会儿暖暖放学了来看你,我再叫醒你……”

欢颜站起身,将他的被子拉好,笑着说道。

“好,你去吧,和阿昊好好说说话儿。”申少康摆了摆手,就疲累的闭上了眼睛……却在这时,病房的门忽然被撞开,申家的管家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仓皇不安的说道:“老爷,董事会的几位先生都来了,还有,还有申子键先生和表少爷申综泽也来了,他们,已经,已经到医院门口了……”

“来的还真是快。”申少康冷冷的笑了一下;“我这还没死呢,他们就急不可耐的想要来夺申氏了?”

申少康挣扎了一下,重重的吼道,不知是不是牵动了伤口,他脸色白的吓人,额上覆了一层的冷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