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都市言情小说:总裁的女人(下)

338正文、心如死灰

她不由得揪紧了胸口,老公,你一定要挺住,不要冲动,不要管我了……她的眼泪无助的直往下落,甚至她还有些后悔了,许欢颜你胸怀这么宽广干什么?你这么在乎一个死去的人对你的好干什么?你这么在乎世人的眼光,你这么在乎那些虚无的名利做什么?

可是她还是没有动,没有冲出去把她的男人拉回来,她的脚是被人钉在了地板上,动弹不得。

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她知道,如果她现在反悔,爸爸也不会十分的怪她,可是她……颈欢颜踉跄了两步,跌坐在了沙发上……“阿昊,你说啊,这个女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和许欢颜在一起吗?你们不是复婚了吗?”

申子键的声音明显听起来变的游移和仓皇起来,他眉心突突直跳,怎么都没想到突然间冒出来一个怀着申综昊孩子的女人!

“我和颜颜……”申综昊看着那紧闭的房门,他在等,在等着她出来,等着她把他拉回去,可是她的心那么狠,那么狠。

她竟然真的舍得把他推给别人,她竟然真的可以做到这样无情。

他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也跟着冷了,当初看到她和亚熙一起出现的时候,他都没有过这样强烈的绝望。

可是现在,他竟然有一种感觉,她根本没有他所幻想的那样爱他,哪一个女人,能这样大义的把自己深爱的男人给推开?又有哪一个女人可以面对这样残忍的事情镇定自若到丝毫慌乱都没有?

她不够爱我,不,确切点说,她是根本就不爱我。

申综昊摇晃着转过身子,他看着地板,面无表情,拉住蔡明筝的手;“我和颜颜,没有复婚,蔡明筝……她怀了我的孩子,等过了年,孩子出生,我会娶了她。”

蔡明筝不敢置信的抬起头,她惊喜的望住身边的申综昊,那一种狂喜几乎快要把她淹没了,她甚至连这个幻想都不曾抱过的,她根本不敢相信,申综昊竟然说,孩子是他的,他还要娶她……“阿昊……”蔡明筝激动的几乎要全身颤抖起来,却不料申综昊已经飞快放开了她的手:“我去看爸爸。”

他转身就走,全然不顾蔡明筝追着他向前的笨拙的步伐,戚蓉蓉眼见申子键神情微变,慌忙扶住了蔡明筝:“明筝啊,你身子重,别动了胎气,阿昊是担心他爸爸的安危所以才这么急躁的,别着急,你过会儿也去吧,你们小两口这几天都没见面,妈知道你想他了,等晚上我来守着你爸爸,你们回家去。”

戚蓉蓉亲昵的说着就扶了她缓缓向前走,走到申子键几个目瞪口呆的人身边时,戚蓉蓉毫不客气的开口道:“让一下,别碰到我儿媳妇的肚子了!”

申子键脸色铁青的让开,看着戚蓉蓉扶着蔡明筝耀武扬威的走开,申子键脸色大变,扭脸冲身后的男人骂道:“你们怎么一丝儿的风声都没有听到?”

“申总……”那男人也是一脸的郁闷,他们向来查的消息都是,申综昊和许欢颜感情深厚,形影不离,老天,这个突如其来的女人和孩子直接把他们砸懵了!简直死都没有办法相信,这什么时候见缝插针发生的事情,都七个月了,竟然瞒的滴水不漏!

“滚,滚滚滚……别让我再看见你!”申子键不耐烦的开口,转身大步走出了医院。

欢颜透过那门上的一块小小玻璃,看到外面人影晃动,渐渐的消散开,她胸口堵住的那块铁板,似乎悄悄的挪开了一点,动了一下身子,却觉得全身似乎都僵硬了一般,每一个关节都在咔咔的轻响。

欢颜挪动脚步,旋开门锁走出去,走廊里只有几个病人缓缓的走着,间或有捧着托盘的护士和行色匆匆的大夫,爸爸的病房就在隔壁,她走了几步,站在外面,不敢进去。

他在里面,蔡明筝也在里面。

他们一家五口,其乐融融,我进去做什么?再听戚蓉蓉的冷嘲热讽?再看蔡明筝胜利的表情?或者是阿昊痛苦而又怨恨的模样?

她没有勇气进去,这是她自己决定的路,她谁都不怨,如果他恨她,怨她,从此哪怕再也不理她,她也不会对他有一丝丝的气恼。

她在门外站了许久,觉得心神俱伤,无奈又无力。

申综昊站在病房里并不说话,而蔡明筝的喜悦一点点褪去,渐渐开始变的不安起来。

他那样做,根本不是因为他对她态度好转,有了一点好感,而只是因为,只是因为事情逼到了这一步,她运气好捡了一个大便宜罢了吧。

“阿昊,爸爸对不起你……”申少康看着背对着他站立的儿子,他知道他心里的难受,他肯屈服,一定是颜颜那丫头的功劳,他真是没用,一辈子碌碌无为,临到快死了却还逼迫自己的儿子做出这样的决定,如果他足够有手段,根本就不会给儿子留下这么大的麻烦。

申少康眼珠艰涩的转了一下,从戚蓉蓉脸上划过,又落在一边的蔡明筝身上:“明筝啊,事情到了这一步,也只好暂时委屈你先没名没分的把孩子生下来,听蓉蓉说,你身子很弱,那么,就在孩子生下来后做一次基因检测吧,如果确实是申家的孩子,那么……”

申少康看到申综昊转过身来,话一时间噎在了嗓子里。

“胡说什么呢,明筝的孩子确确实实就是阿昊的,还做什么基因检测,这么小的孩子我可不让他受这种罪!”申综昊还未开口,戚蓉蓉却已经不满的反驳起来。

339正文、如果爱情变成一场负担

申综昊还未开口,戚蓉蓉却已经不满的反驳起来。

申综昊冷眼扫过对面坐着的两个女人,一个忐忑不安,头也不敢抬,一个照旧的气势汹汹。

他踱步过来,紧紧盯着戚蓉蓉,半晌,在她越发的忐忑的时候,他才冷冷一笑,暗黑的眸子骤然的一倏,方才不紧不慢的开口:“基因检测,是必然要做的,申氏不能落到我女儿的手中,自然也不能落在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手里。”

他有意把来历不明四个字咬的极重,果不其然,蔡明筝又哆嗦了一下,头埋的更低,申综昊心中犹疑的成分又大了起来。

颈“阿昊,你怎么能这样,这样对明筝也太不公平了吧,人家为了咱们申家这样忍辱负重,连名分都不要了,你们怎么能做出检测基因这样的事情来?”

戚蓉蓉看蔡明筝神色不好,不由得不满的嘟哝着说道……“别以为你做了什么龌龊的事情我没追究就是不知道,还有某些人,有脸偷偷摸摸爬到男人的床上,就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我已经足够退让,你们两个别给脸不要脸!当着爸爸的面我不想多说,戚蓉蓉我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

到最后,他终究还是控制不住怒气,指着戚蓉蓉低声怒吼起来,如果不是顾及爸爸现在病入膏肓,他说出来的话,必然还要更加的恶毒几分。

“少康,你看看阿昊这孩子……”眼看着申综昊摔门出去,戚蓉蓉不由得一脸受伤,不满的拉着申少康埋怨起来。

“够了!”申少康只觉得心跳加快呼吸困难,这个家,都被她折腾成什么样子了,阿昊不待见她,她还不知悔改,如果他就这样走了,以后她的日子怎么过?

“明筝啊,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和你伯母还有点话说。”申少康挥挥手,示意蔡明筝出去。

如蒙大赦,蔡明筝原本正觉得坐立难安,恨不得立刻就回去,此刻一听这话,立时就站了起来告辞,戚蓉蓉又亲自送出去吩咐了司机把她送回家这才作罢。

待她走了,申少康这才叹口气,拉了戚蓉蓉坐过来在身边。

“你做出这样的事情,阿昊心里有气是自然的,事情的真相只有你和明筝知道,可是我们申家的人也是不能就这样被蒙蔽的,不是我多疑,也不是我不待见明筝这孩子,只是毕竟你……你好好想一想,他们在一起才几次,你怎么就确定蔡明筝怀的孩子就是阿昊的?换言之,她为了可以顺利嫁给阿昊,就必然要有这个孩子,她为了有一个孩子,使了什么手段你又怎么可能知道?”

“根本不可能!这孩子的月份摆在这里呢,就是她和阿昊在一起那个月怀上的。”

戚蓉蓉显然不相信申少康所说的话,对于明筝,她还是比较有信心的,这孩子为了阿昊,这么多年都没找男朋友,没有结婚,又怎么会为了一个孩子做出什么不知廉耻的事情来?

申少康无奈的叹口气:“我的身子是不行了,今天一天撑下来已经是万幸,蓉蓉啊,不要再和阿昊拗着来了,我要是走了,你和儿子关系又这样,我怎么能放下心来啊!”

戚蓉蓉神色微变,她有些不自在的看了一眼申少康:“你走什么走,你才多大岁数啊,死不了,再说了,我也不准你死!”

申少康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就闭上了眼睛:“我累了,想歇一会儿,你也去歇着吧。”

戚蓉蓉哦了一声站起来,给他把被子拉好才轻轻的走出了病房。

申综昊驾着车有些漫无目的,临近黄昏了,他一天没有吃饭,却一点都感觉不到饿,今天是圣诞节呢,商店的橱窗里都摆上了圣诞树,五彩的小灯也挂好了,他昨天还包下了餐厅,预备和她过只有两个人的圣诞夜,可是现在呢?

他觉得自己一直以来执着的事情,就是一场笑话,他苦苦的支撑着,却不料只被她轻轻一推,就陷入了无法摆脱的万劫不复。

他不想回家,不想看到她,生平第一次,他觉得爱一个人那么累,累的他都想要放手了。

他一直以为,不管怎样他都可以毫不动摇的爱着她,可是在今天,她把他推出去的那一刻,他似乎也把她从自己的心里推出去了。

从黄昏一直徘徊到深夜,那路灯一盏一盏亮了起来,圣诞树上挂着的彩灯也亮了起来,飘扬的动听的歌声隐隐的传来,从车窗外走过的情侣,手中捧着大大的毛绒玩具,旁若无人的亲吻,欢笑,他原来已经老了。

在对她失望的那一刻开始,他就飞快的老了,他把车子停在路边,点了一支烟看着繁华的街头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女孩子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被男孩子包裹在风衣里,露出来冻的红扑扑的一张年轻的脸,上面写满了无所畏惧,他们,也像是当初的他一样,认为自己和爱人,永远都不用分开的吧。

那一根香烟燃尽,烫伤了他的手指尖,他把烟蒂丢出车外,发动引擎,车子在雪地里缓缓的滑行,他短短的一截路,走了很久很久。

回去别墅的时候,他有一瞬间在期盼,她睡不着,痛苦难安的等着他回来,预备扑进他的怀中痛哭一场,求他回来。

如果是这样,他愿意舍弃一切带她和暖暖离开,可是他一抬头,那一栋别墅,都是黑的。

340正文、不许再进我房间

他握着方向盘的掌心,瞬间传来一阵锐利的疼痛,她已经睡了,在痛苦不堪的在外面一圈一圈徘徊流浪的时候,她竟然已经可以安心的入睡了。

他不由得自嘲的轻笑了一下,都说他这个人心狠,都说他这个人无情,可是现在看来,真正心狠,真正无情的人,根本是她。

他下车,随手将车门关上,穿过黑暗走进别墅里,客厅里没有人,他没有开灯,摸索着上楼,快走到他们卧室入口的时候,他也心存了一丝丝的幻想。

站在卧室门外迟疑许久,他才鼓足勇气推开了卧室的门,依旧是一屋子的黑暗,感觉不到有人存在的气息。

颈他觉得整个人完全的垮掉了,他心知,他所作一切都是为了他,可是他却宁愿她可以自私一点,自私的把他牢牢的抓住自私的不离开他。

如果是那样,至少他此刻心底会是万分的愉悦,而不是万念俱灰。

申综昊无力的走进去,直接在地板上坐了下来,他伸手点了一支烟,狠抽了几口,之前他从来不在家里抽烟,更不提在卧室里,他害怕她担心他,也害怕伤害到她和暖暖,就算是烟瘾难熬的时候,他也只是乖乖的在外面点上一根,抽两口就扔掉,可是现在,他觉得没有必要再去顾及了,也没有人等着他来关心了。

不大一会儿,房间里就弥漫起浓烈的刺鼻的烟味儿来,他却是不管不顾,身边的地毯上烧灼出了几个洞,一堆的烟头狼藉的扔了一地,可是他却连收拾都不收,一脚踹开就去了浴室。

欢颜就站在虚掩的卧室门外,透过门缝,隐约可以看到他颓废的身形,她觉得自己不敢见他,不敢面对他,她也知道自己这样做虽然情有可原,可是却着实的伤透了他的心,他恼她,恨她,气她的放开手,可是他却不知道她心里的感受,不知道她心里的苦。

她也想让自己自私,任性一点,她也想不管不顾就和他在一起,可是这世界上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这世界上的无奈实在是太多太多,她如果在很久之前,就选择为自己而活,那么她早已不是这个让人看不透的许欢颜了。

看他去了浴室,她轻轻的走进了房间,先把窗子打开,散散这呛鼻的烟味儿,接着就在黑暗里摸索着把一地的狼藉收拾了一下,听到浴室的水声渐渐低落了,她这才慌忙走出去,门依旧是虚掩的,她不敢在走廊里多待,赶快去了隔壁的小卧室。

屏住呼吸坐在沙发上,她将自己陷入沉沉的思绪之中。

不一会儿,隔壁忽然传来砸东西的声音,欢颜一愣,腾时身子坐直了,她心口扑腾扑腾直跳,接着却听到那卧室门被撞开的声音,纷沓的脚步声响过后,他的声音燥怒的响起来:“管家,管家!”

“少爷,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好大一会儿,睡眼惺忪的管家才跌跌撞撞的跑到楼体下,胆战心惊的问道。

“刚才谁来我房间了?”申综昊抓住栏杆的手指微微的收紧,压抑的声音里却是让人胆战心惊的怒气!

“没人,没人去过啊,佣人们早都睡了。”管家吓的睡意全无,愕然的答道。

申综昊的身形似乎又紧紧的绷了起来,过了几分钟,他才缓缓开口:“出去吧。”

管家答应了一声就转身出去,欢颜跌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愧疚和心疼像是一个无形的气囊,将她包围了起来,她拼命的挣,却是挣不开,心里回旋的那些说不来的滋味儿,不知是后悔,还是无怨,她被自己弄的快要矛盾的死掉了。

外面渐渐的安静下来了,她却不知道,申综昊要来了别墅里所有的钥匙,从一楼到三楼,他几乎把所有的房间都找了一遍,才折转回来打开自己卧室旁边的那一间卧室。

他以为她会躲开的远远的,却没有想到她竟然就在自己的隔壁。

门锁打开的时候,欢颜吓了一跳,幸好那是在黑暗之中,她飞快的敛去了脸上悲怨的神情,还有那几乎夺眶而出的眼泪,望住那门边站立的肃穆的身影。

“谁让你进我房间,谁让你这会儿来假惺惺了?”他冷冷的开口,一如刚结婚那时候,他对她无情,嘲讽的模样。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叛逆,固执,生平最讨厌别人操控他,掌握他的一切,当初因为爷爷的执意而为,他讨厌她,折磨她,偏偏到最后又爱上她。

而现在,又因为她的固执和做出的这个决定,让他对她的所有宠溺都被生生的按下,说出这样刺耳的话语。

欢颜紧紧的掐住手心,她坐在那里,努力了许久,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足够的平静:“如果你不喜欢,我以后不去。”

“许欢颜!你究竟想怎样,你有没有心,你还是不是人,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还有哪里做的不够,你说,我都改,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你让我死,我现在眼都不眨就能抹脖子,可是你别这样对我好不好?你折磨我一个六年不够,你还想折磨我到什么时候?”

他近乎崩溃,抓了她的肩膀使劲的摇晃,咬牙切齿的逼视着她的双眼像是哀求一样的咆哮。

欢颜不知该如何开口,她若是闻静,一定会不管不顾的抱住他,什么都仍下和他远走高飞,可是她不是闻静,她没有那样的魄力,也没有那样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这是她的好处,也是她的致命伤。

她的善良和隐忍是让她得到真爱的基础,可是她的善良和隐忍,又是她失去幸福的罪魁祸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