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都市言情小说:总裁的女人(下)

353正文、暖暖牵红线,维安去相亲

他陡然想起来和欢颜离婚的时候,他误会她私吞了那些珠宝首饰的事情,不由得就有些愧疚,想要给她说一声,很认真的说一声,对不起。

他拿了手机刚要拨电话,办公室的座机却是忽然响了起来,伸手接起来,身下的椅子一旋,他懒懒的开口:“喂,是谁?”

“儿子,蔡明筝这会儿知道了实情,正在医院闹着要寻死啊。”戚蓉蓉只觉得说不出的头疼,怎么当初就瞎了眼找了一个这样的女人?她眼神什么时候这样的不济了?

“她想寻死就让她去啊,反正她活着也是生不如死。”申综昊一扬眉,毫不在意的说道。

颈“可是,可是现在医院外面都有记者守着了,她死活咬住那孩子是你的……”

“你不是挺能耐的吗?谁捅的漏子谁自己去解决!”申综昊啪的扣掉了电话,对于戚蓉蓉,他确实是曾经恨她入骨,可是又能怎样,生养之恩大过天,她哪怕是做了这样多的坏事,他也不能当真就拿刀杀了她,这是他的无奈,想必也是任何一个被父母伤害过,逼迫过的人的无奈。

如果,如果她能对颜颜好一些,真心实意的好一些,他也许会稍稍的原谅她一点吧。

蔡明筝这一黑暗的一页,很快就被掀了过去,她肚子里的孩子因为没有采取一点点的防备措施,所以不可避免的也携带了艾滋病毒,闹过一场之后,却得知了明鼎被低价收购几乎死无葬身之地的消息,她冷静下来,却也明白,自己现在就是闹翻天,在那个人眼中也不会掀起一点波澜,平添的,恐怕只是越来越多的嫌恶。

如果孩子是个健康的孩子,她是一定会生下来的,可是那孩子偏偏是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让他生下来做什么,受尽歧视的眼神,然后一辈子都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吗?

她不能这样残忍,也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蔡家没落了,谁来给他提供最好的治疗?谁给他希望等到奇迹出现?她笑,冷笑……笑自己怎么会傻成这样,笑自己的幼稚,她想要蒙骗的对象是谁?是申综昊,二十来岁就在商界沁染的申综昊,他的心机,岂是她可以比的?

蔡明筝在做完手术的第二周就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这座城市,她没有办法继续生活在那里,有关她所做的一切,有关蔡氏的一切漫天的传言,他真是说到做到,让她身败名裂,让蔡家永无翻身的可能。

她是恨的吧,恨他为什么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她一眼,可是她更恨的却是自己,七年前他们结婚的时候,在那一场宴会上她就该明白,申综昊爱的女人只是许欢颜,从始至终,都是她,没有改变过,她不该抱着不可能实现的幻想,毁掉自己的一生。

“小舅舅,你快一点啦!”穿的像是一只小皮球的圆滚滚的暖暖使劲的拉着维安的手向前挣。

季维安却是臭着一张脸,磨蹭着不想上前:“暖暖宝贝儿,妈妈该回来了,我们回家好不好?”

“小舅舅……”暖暖的小脸一下子垮了下来,她瞪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住他:“你是不是看不起暖暖?你是不是不相信暖暖的眼光?还是……你根本就不爱暖暖了?”

眼见得就要掉下金豆豆了,维安心疼的不得了,蹲下来抱住她:“怎么会不爱你呢?不要哭,哭了脸会冻的,冻了你贤宁哥哥看到你就不喜欢了。”

这一招百试百灵,小丫头立刻死命的把眼泪憋了回去,“那小舅舅你快些和我一起过去吧,让人家女孩子等你,就太不绅士了。”

维安只觉得自己想晕倒,天啊,他一个快要奔三的成功成熟男人,为什么要被一个七岁的丫头哄的团团转?

她能给她介绍什么?幼稚园的老同学,还是现在同年级的同样七岁的女孩子?

那他等到那女孩子长大,恐怕老的性、功能都失灵了……可是季维安丝毫办法都没有,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三个人把他吃的死死的话,那么排在第一的就是她,然后就是她妈,最后是她妈的妈!

生命是如此悲摧,而他连反抗的可能都没有……“小舅舅,到啦!”暖暖一眼看到前方如约而至的人,不由得高兴的眉开眼笑,她一把推了季维安向前:“小舅舅加油!早日把小舅妈娶回家哇!”

“喂,喂,暖暖……”季维安一眼看到不远处公园长椅旁边的站着的一只色彩艳丽的“大橙子”,不由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小舅舅快去啦……”暖暖咯咯笑着跑开:“我先回家啦,小舅舅你要好好玩喔。”

一溜烟,那一个球就跑的无影无踪,季维安站在雪地上抓耳挠腮,那个“大橙子”,目测就在155高,可是宽度几乎赶上了高度,申天晴!你这个小混蛋,这就是你所谓的眼光?

难过,球体的眼睛里当然只能看到球体,她的审美观就是这样!

那个“橙子”转过身来了,远远看到一个圆圆的脸向这边望过来,季维安无可奈何,只得硬着头皮走过去,走近了才看清,那个“橙子”看起来年龄顶多十六,季维安又暗暗的叫苦:申天晴,你不要让我抓到你!

354正文、想做你的小橙子

走近了才看清,那个“橙子”看起来年龄顶多十六,季维安又暗暗的叫苦:申天晴,你不要让我抓到你!

“你是暖暖的舅舅季维安吗?”“橙子”先开了口,歪着脑袋打量他,季维安看到一双圆滚滚的眼睛,比暖暖的还大,她似乎很怕冷,戴着厚茸茸的兔毛耳罩,脖子上缠着一圈一圈厚厚的毛绒围巾,只露出一个冻的通红的鼻尖,季维安又看她的羽绒服,实在是厚到可怕的程度……“我是,你就是东方无双吧。”季维安伸出手,礼貌的和她握手,东方无双费力的将戴在厚毛绒的手套里的手拿出来,白莹莹小小的一个,季维安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两只手轻轻的握了一下,就松开来,她的手很冰,即使戴着那样厚的手套季维安还是觉得沁骨的凉。

颈“那个,暖暖年纪小,她的话你不要听……你还是好好上学吧,你在读初中吧,我都快三十了……我们年龄相差太大……”季维安看她一直不说话,偏着头上上下下的打量她,不由得硬着头皮开口说道。

东方无双眼睛越瞪越大,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季维安,我十八了,我读大二。”

“什,什么?”季维安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咬掉,他发现自己竟然也可以把眼睛瞪到这样大的夸张的地步!

“我十八岁啦,我读大二年级。”东方无双一笑,季维安才发现她还有两个大酒窝,他明白了……申天晴小朋友完全是照着自己的样子给他找了个相亲对象!

“你和暖暖,怎么认识的?”季维安觉得有些头痛。

“我妈妈是她的班主任,我们玩的很好。”东方无双又是甜蜜蜜的一个笑脸,季维安只觉得一排黑线滑下来,七岁和十八岁玩的很好,他是该说七岁的早熟,还是该说十八岁的白痴?

一阵冷风吹来,东方无双不由得跺跺脚,又急火火把手套戴上:“真冷……”

“额,我请你去喝一杯热饮吧!”季维安虽然觉得这件事情很荒唐,可是面对着一个让他升腾起长辈心态的女孩子,他还是礼貌绅士的。

“好哇,我要吃冰激凌!”东方无双大大方方的开了口,转过身指着公园外的一家法国餐点屋,开心的说道。

两人进了暖气充足的餐点屋,东方无双高高兴兴的点了一大份冰激凌火锅的时候,季维安不由得有些咂舌,她的胃口还真是大,怪不得还长着婴儿肥。

火锅底料是褐色稠状的巧克力酱,东方无双拿叉子把冰淇淋在火锅里涮一下,这时冰淇淋就像冰糖葫芦似的,外热里凉,既有巧克力的醇香,又有冰淇淋的清香,别有一番滋味。

待到她把冰激凌一扫而光,季维安才结账,然后和她走出去。

外面又开始下雪了,纷纷扬扬的像是棉花糖,东方无双偷偷的看了他一眼,他的侧面真好看,其实她早就见过他的,他接暖暖的时候,他们走对面好几次,可是他眼里只看到小小的暖暖,那个时候无双就在想,这样的一个人,如果是她的男朋友该有多好?

“东方小姐,天气很冷,不如我送你回去吧。”季维安忽然转过脸开口说道,打断了无双的沉思,她一扭俩看着他:“我有一个小名,叫小橙子,你可以这样称呼我。”

从他嘴里念出来这个名字,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她真想做一个被他捧在手心里的小橙子。

季维安一听她说,不由得就笑了起来,无双看他笑,有些讶异:“你笑什么?”

“你知我刚才远远看到你,就在心里想什么吗?”季维安好似潜意识中就把她当做了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因此说话也就没有那样的小心翼翼遣词造句。

“什么?”无双迷茫的看着他。

“好大一个橙子!”季维安笑的直不起腰,无双一下子恼了,竟然扑过去开始打他:“你才像个橙子,人家哪有那样胖,那样圆,那样矮?”

“好啦好啦……”季维安看她露出小女孩儿的可爱本性,不由得就像是对暖暖一样伸手拉住了她的手,把她按住:“好了,以后我就叫你小橙子。”

无双慢慢的安静了下来,她的手还在他的掌心里,而他的手掌心却是那样的温暖,让她不想松开。

“我送你回去吧。”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维安一下子放开她的手,脸上的笑意也渐渐的褪去,他转过身,直接向马路对面走去。

无双的心,一下子吊了起来,她有些不解的看着他,为什么前后的反差这么大,他是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她吗?

“可不可以,一起去看电影?”无双厚着脸皮开了口,不想上车。

她的UGG在雪上一下一下的踩着,暴露了她的不安。

季维安垂眸看她一眼,其实,他是真的不讨厌她的,相反,这么久的时间来,他第一次笑的这样的畅快,都是因为她。

可是他还有什么资格去爱呢?她十八岁,风华正茂,阅历像是一张干净的白纸,而他呢,经历了这么多的黑暗,残酷,血腥……和她,确实是格格不入。

既然根本不可能,那就决不能给她一点点的希望。她还希望,路还那么长。

“东方小姐,我公司有事,抱歉。”他又恢复了刚开始时的礼貌和客气,无双抬眸看了他一眼,“那我自己打车回去,你去吧。拜拜。”

她转过身,一步一步的踩着雪向前走,她还以为他会叫住她,可是她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然后,越来越远……

355正文、每天一枚定情戒指

她转过身,一步一步的踩着雪向前走,她还以为他会叫住她,可是她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然后,越来越远……一个人默默的走了好久,无双没有记得戴上手套,可是竟然也不觉得冷,她觉得自己有点傻,哪有人这样一见面就变现的魂不守舍的?

他一定是被她疯疯癫癫的样子给吓死了。

无双有些后悔,她是不是应该表现的淑女一点?不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这么好的胃口,不和他闹成一团?他这么成熟的人,肯定不喜欢她这种疯疯癫癫的性子吧。

颈无双忽然之间就心灰意冷了,算了算了,现在怎么去后悔都没有用处了,她伸手拦了一辆车,上车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白茫茫的街道上……没有一个人。

维安回了家,暖暖正开心的看着电视,一眼看到他这么快回来,不由得就垮了一张小脸:“小舅舅!”

维安瞪她一眼,走到她身边坐下来:“小丫头以后不许胡闹了知道吗?”

“你不喜欢无双姐姐吗?”暖暖有些不开心,第一次做媒就以失败告终啊。

“舅舅比你的无双姐姐大了好多岁,我们不合适,知道吗?”维安揉揉她的头发,岔开话题:“你妈妈今天来接你回家吗?”

“妈妈和爸爸在过二人世界,不要我了……”暖暖故意瘪了瘪小嘴,逗的维安哭笑不得,捏捏她的小脸说道:“就你天天胡说。”

两人闹了起来,就把东方无双的事情都撂在了一边。

申综昊进到客厅,将大衣脱下来直接丢在了沙发上,年底他忙的团团转,这已经是连着一周深夜回家了,每次回去她都已经睡了,而他早上早早醒来去上班的时候她还在梦乡,白天他们连一起吃个饭的时间都没有,而他之所以如此拼命,也只不过是想好好的和她过一个年,将这些俗务都处理掉,心无旁骛的陪着她。

他轻手轻脚的进了卧室,月光清冷,隐约看到墙上挂着的壁钟,指针已经指到了十二点,她躺在床上呼吸浅浅的,一把青丝蜿蜒在枕上,眉目安然,睡的沉沉的。

他照旧走过去,在她额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就满足的去浴室洗澡,闭着眼睛阖目养神,觉得这样累也真是值得了,靠在那里,抬手在太阳穴上按摩了几下,不能再熬夜了,得赶快让陈二和阿扬那几个家伙回来处理公司的事情,一个一个都跑去谈恋爱,让他这个拖家带口的人累的死去活来,也太不像话了!

泡好了澡,跨出浴缸的时候,眼前一黑,头间微微的眩晕了一下,申综昊不由得轻笑,看来年纪大了,是不能和当初比了。

他还记得,和颜颜离婚之后,在新加坡那些时间,他一方面要提防着堂叔,一方面又在暗暗的找颜颜,一方面又和苏莱周旋,人几乎劈开成了几份却都不知道累,甚至连着几个通宵不睡觉还照旧精神抖擞,而现在,不过是几年功夫,他竟然都长了白头发,办公的时候甚至还时不时的觉得疲累,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对着镜子洗漱时,他看自己一皱眉,额头上都出现几条清晰的抬头纹,就越发的觉得说不出的愁绪。

有时候真想赶紧把公司的事情都放下来算了,可是偏偏现在没有合适的人来接手,祈震那家伙是一心扑在老婆孩子身上,那秦少扬竟然直接玩了一次闪婚,陈二这一段时间也诡异的很,听说他家老爷子老了老了又娶了个太太,还带来一个念书的妹妹住在家里,陈二正焦头烂额着,这一圈子看下来,他还愣是找不到第二个人。

掀开被子,轻手轻脚的躺下去,却忽然一个滚烫的小身子就滚在了他的怀中,申综昊不由得一愣:“吵醒你了?”

怀中的人呼吸依旧是浅浅的,只是将脸埋在他的胸口梦呓一般的呢喃:“还要一枚拉环戒指……”

他身子忽然就僵了一下,抱着她轻轻的躺在床上,许是房间里暖气开的太充足了,她身上很烫,像是一只小火炭一样,让他一下子从外暖到了心里。

那一枚拉环戒指,分文不值,却让她惦念了这么久,他当真是心中有愧。

想想认识这么久,他送她的礼物,除却衣服首饰之外,贴心的东西屈指可数,他当真不是一个好丈夫。

“乖……我再送你,每天都送,一直送一辈子。”他低了头吻她,而她却是没有声音了,看来是做了一个梦,而现在是又睡着了。

他也就抱着她睡着了。

到清晨醒来时,天色还是暗黑的,申综昊虽觉得有些体力不支,还是勉强的坐了起来,再坚持一周吧,他就彻底的休个长假,好好的陪她。

将被子给她细细的盖好,看她睡着时眉心舒展嘴角带着笑,他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到中午休息吃饭的时候,申综昊特意吩咐秘书去买了几箱可乐回来,然后又叮嘱他每天晚上七点钟送一个拉环去家里。

秘书也不接口,笑嘻嘻的出去,总裁和夫人的感情真是好的不得了,连这些韩剧中的桥段都用上了。

秘书去送拉环的时候,欢颜吃过了晚饭,正在看电视,一看到秘书巴巴的送来的那个玩意儿,脸腾时就红了起来。

“这是要做什么?”她虽然心里隐约的有答案,却仍是故作不知的问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