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请你许她一世不飘零

不能伴她一生,请你许她一世,别让她孤单,别让她飘零,别让她一个人。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203596562

1、心情低沉时,会觉得人生是一场漫长的等死。

九岁那年,我觉得自己快变成一条蛇,无声地滑动着,从一间房间到另一间房间。

那一年,我彻底告别能行走的时代,我用手掌撑着身体,在地上滑行前进,速度很快,丝毫不逊色于双腿走路。我无声无息地溜进大人的房间,躲在门后,等他们过来,大叫一声,他们吓得跳起来,我哈哈大笑。那时,我真的觉得自己是条蛇,渴望冬眠的蛇。

我叫叶邈,患有一种基因病,肌肉营养不良症,假肥大型,DMD。第一次接触电脑,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百度肌肉营养不良症,网络告诉我,DMD平均4-6岁确诊,7岁鸭走,9岁不能行走,20岁呼吸道感染,25-30岁死于心脏衰竭。

冷冰冰的一行字,我仿佛看到注定的人生,四岁走路还会摔跤,确诊,然后开始一段东奔西走的求医路。九岁我彻底不能走路,每天早晨坐着轮椅去上学,心情低沉时,会觉得人生是一场漫长的等死。

和所有父母相同,父母对我的病抱着乐观的态度,并隐瞒了部分让人难过的事实,不过网络时代,想了解什么并不难。我盯着20-30岁心脏衰竭死亡时,我的好朋友米君乐进来找我,看到那行字,坐到我身边,叹了口气。

“原来你这么早就要死了。”

声音充满古怪的羡慕。

2、求老天让我做个凡夫俗子,让我中庸一生,安乐老死。

米君乐是个很奇怪的小孩。

过去她爸妈每天吵架,她像只到处灵巧的小老鼠,躲过父母乱砸的锅碗盆瓢。每次来找我,都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拍拍胸膛说“我又活下来了”。

她最经常说的是,人生来是受苦的。

父母冷战,母亲一个人不辞而别去了外婆家,米君乐跟父亲生活。爸爸忙,她就到书店看书,杂七杂八什么都看,什么人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我们今生受的苦,就是贪念太多。米君乐经常摇头晃脑开导我,我问她什么意思,她支支吾吾一会儿,恼羞成怒,一巴掌拍飞我:“就是安慰你好吃好睡,别想太多,谁都要死的,我们就一起好好等死!”

我咧嘴乐了,这就是我喜欢米君乐的原因,她从不忌讳我的病,再大的苦难在她面前,也是上天给的考验。她永远保持着没心没肺的乐观:“这是老天看得上,才给我们来这么多事,凡夫俗子想受罪,还不行呢。”

我双掌相对,放在胸前,做虔诚状:“求老天让我做个凡夫俗子,中庸一生,安乐老死。”

“瞧你这点出息。”米君乐恨铁不成钢,痛心疾首道。

不过人生哪能处处如人愿。比如我父母,至今不放弃我的病,到处打听有没有什么神医。三不五时把我拉到医院,但也无法阻挡病情按正常轨道严重下去。比如米君乐,虽然总希望父母和好,但他们还是依旧每天吵吵闹闹。比如我,无论如何也无法阻挡星期一的到来。

上学日,这是我的受刑日,我真受不了学校学生异样的目光。

从九岁坐轮椅到现在,我还是没法在一波波的眼神攻击下,变得淡定。

但爸妈说得对,我得上学,不上学,我更没地方去。起码在学校,看着其他同学能蹦能跳,无忧无虑,我也会开心一点,况且米君乐也在学校。

这位佛学大师,大道理一堆,在学习上,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经常被老师叫过去,指着鲜红的少得可怜的两位数。

“米君乐,我该怎么说你好呢?”

“那就不要说好了。”

米君乐小声嘀咕,老师瞬间从痛苦抚额切换到暴风雨前的愤怒,最后极力压抑下来:“米君乐,你要能考到叶邈的一半,我就不说你了。”

不是自夸,我成绩确实不错,况且我没学习的压力,只要每天上学就好了,考好考坏无所谓。我来上学,爸妈就很满足了,不像别的小孩,父母有那么多要求。

老师也把我叫过去,说:“好朋友要互相帮助。”

3、千年王八万年龟,祝邈邈长命百岁。

我点头,很高兴能为别人做一点事。

我就这样成了米君乐的补课老师,作为回报,她送我一只背部纹路像长了翅膀的小乌龟,还郑重其事写下贺卡。

千年王八万年龟,祝邈邈长命百岁。

她爸爸最近性子大变,开始无底洞地发光发热父爱,关心她的学习,还送了只肥胖蠢呆的松狮给她。米君乐一高兴就把佛书扔了,觉得人生还是长长久久,欢欢喜喜比较好,希望我们能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我拿着贺卡,还是没忍住:“你就不能把好听的话说得漂亮点?”

米君乐趴在地上看漫画,头也不抬:“我语文只考了48分你又不是不知道。”

既然不及格,那你务正业点,不要打着补课的幌子,过来玩好吗?

但我没说,我朋友不多,特别是一个和我喜欢趴在地上的朋友。

米君乐喜欢和我坐在地板上,把不及格的试卷扔到一边,她看漫画,我把小乌龟拿出来,让它散步。但它好像不热爱自由,四脚缩了起来,一动不动,远远望过去,就是个懒洋洋的龟壳。我拨弄了几下,它依旧不动,就放弃了,和米君乐看漫画。过一会儿抬头,发现你君乐的松狮呆萌一口咬住乌龟,含在嘴里,老实的黑眼睛闪着兴奋的光。

“呆萌,住口!”

我和米君乐异口同声,呆萌和我们对视几秒,转身跑了,肉肉的臀部一颤一颤,不时回头看我们一眼,尾巴还特调皮地摇了下,似乎认为这是很好玩的游戏。喂,大哥,这会出人命,不,出龟命的好不好?

好在乌龟皮糙肉厚,等我们从狗嘴里救下它,它还伸出小爪子,象征性地走了几步,又一动不动。呆萌跑过来,又准确地一口咬住。

我和米君乐相视一笑,也许这是动物间的小游戏,只是我们不懂。

米君乐把注意力放回漫画,她无比热爱少女漫韩剧,觉得命中注定会有王子欧巴爱她爱得惊天动地。我嗤之以鼻,米君乐说我嫉妒,她指着自己说:“你看我,虽然貌不惊人,但命运坎坷,爹不疼娘不爱,还很傻很天真,这不是女主标配吗?”

她倒是自知之明,我笑得在地上打滚,米君乐气得不理我,继续看漫画。一缕头发垂在脸颊旁,特别柔软,我望着身边的女孩,阳光懒洋洋地照在她身上,睫毛上仿佛藏着一缕光辉,温柔而美好。突然万分庆幸,我还活着,只要有米君乐在身边,没什么大不了的。

有她,时光就会变得很温暖,而不再是煎熬。

4、我觉得我这身衣服蠢透了。

时间从我们身边溜过,一眨眼我们就到高三了。

高考的压力如厚厚的乌云罩在高三生头上,连米君乐也收了心,不敢马虎,我也不例外。坐着轮椅上学,多少有些不便,我不想到哪里都是累赘,能有一样比得上别人,我还是很开心,打心底我热爱学习。

时间就在近乎重复的三点一线度过,所有人都埋头苦读,淹没在高高叠起的书堆里,本该光鲜亮丽的年纪蒙上一层白蒙蒙的灰,直到许正尧的表白,打破了这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压抑和安静。

先来说说许正尧这个人,学习好,相貌佳,那种一出场就要用无数形容词堆砌走到哪里都带有主角光环的王子范,完美得像从小说里走出来。就连眼高于顶的米君乐也曾傲娇表示“放眼整个年级,也就许正尧能入眼”,可见真是玉树临风,一株白杨压群芳。

不过根据偶像剧定律,男主眼神一般不好,比如许正尧就看上了米君乐,而且在成人礼上。

成人礼是学校最近几届才开始办的,说是成人礼,其实就是高考誓师大会。不过很好的就是,成人礼那天,你想穿什么都可以,无论是COS,还是化妆踩高跟,老师都不会说你。

我穿的是米君乐定制的T恤,后背印了只长翅膀的小乌龟。米君乐把呆萌的照片印上去,流着口水的松狮看起来有些蠢,她还跟我吐槽那些踩高跟穿礼服的女孩,一点都不小清新,正说得起劲,就听到话筒传来。

“我十八岁了,可以喜欢人了,米君乐,我喜欢你。”

我一抬头,看到许正尧一身笔挺地站在中央,人模狗样得绝对能闪瞎一团的钛金狗眼。

会场静默了半分钟,老师赶去救场,把许正尧“请”下台。接下来又是高考动员,但谁也无法阻挡少男少女骚动的心,不知道谁喊了一声“答应他”,然后是此起彼伏的“答应他”,最后变成一串声流,米君乐站在旋涡中心,面红耳赤,许久才小声嘀咕一句。

“我觉得我这身衣服蠢透了。”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