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原来时光回来过

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1303120UA3

文/默默安然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

南宁是在电影院里撞见赵洋和另一个女生在一起的。

本来是个好天气的周末,南宁给赵洋打电话,对方却说要去辅导班。于是她只好打电话约姐妹,去电影院看新上映的爆米花剧。

到电影院,人比想象的多,中间座位基本都满了。她们选的是靠走道的一边,电影演到中途,一个同排的女孩,一趟一趟往外跑,电影院里那么暗,如果不是忍无可 忍了,南宁也不会想到刻意去看某个人的长相。可当她抬起头,诧异地发现是自己认得的人,一个有段时间没联系的朋友,魏珊。

“怎么是你啊……”南宁一看见是自己朋友,立刻恶意全消,“和谁来的?”

魏珊见了她,除去意外好像并没有多高兴,反而有些惊慌。“我先进去了,散场再说。”

南宁好奇地向里面张望,可光线不够,她看不清魏珊的具体位置和身边是谁。她和魏珊是初中同学,俩人关系很不错,也不知怎么了,近来联系突然变得很少。南宁想着散场一定要去吃饭,可当场灯亮起,她在看到魏珊的同时,还看到了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赵洋。

他们就坐在那儿,仿佛知道她会看到,一动都没有动,根本没想过躲闪。

其实在那一刻,在看到魏珊目光的闪烁和赵洋视死如归的表情,南宁心里就已经明白了。可是她还是甩开了同伴拉住她的手,坚定地走了过去,漫不经心地说:“你俩怎么凑到一起来了?”

魏珊没说话,把头转到一边了。赵洋抬头看着她,深深叹了一口气,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站起来双手握着她的肩膀,说:“宁宁……你别骗自己了。”

南宁看着面前这张脸,充满了和告白时一模一样的诚恳。她轻松地抖落了赵洋的手,向后退了一步。紧接着,她挥起胳膊,稳准狠地照着赵洋的脸来了一记右勾拳。

伴随着魏珊的尖叫,还没离开的其他人全都震惊的停住了脚步(佳人微信公众号:jiarenorg)。南宁甩了甩红了一片的右手,转身潇洒地对目瞪口呆的小伙伴们说:“走了。”

“宁宁,没事吧你?”

姐妹们一路追着她问,南宁一句话都没说。她自打出了影院就没回头,她有点后悔刚才只打了那一拳,没把自己的态度说清楚,现在简直要憋死自己了。

她想说,我骗不骗自己跟你有什么关系。她想说,是你骗我。她想说,想让我难过,休想。

“我没事,回家睡一觉搞定。走了。”

在地铁站口,南宁对姐妹们笑着挥了挥手。地铁站里人不多,南宁一路向前,走到了最后面的门,地铁迎面从隧道那头呼啸着开过来,带起一阵风抽在她的脸上。她向下抓着张牙舞爪的头发,在人群涌出地铁的那个瞬间,突然落了泪。

南宁蹲在地上,任凭人们绕过她,铺天盖地的阴影遮在她身上,让她看不到光。

“先起来吧。”

一张纸巾递过来,南宁抬起头看见个比自己大几岁的男孩,从来没见过。她接过纸巾站了起来,腿已经麻了,艰难地往前蹭了几步,坐在了椅子上。她抬眼看了看,那男孩还站在原地看着她,嘴角还挂着笑。

“看什么看!”南宁的无名火烧了起来,“没见过人哭啊。”

男孩非但没生气,反倒“扑哧”笑出了声。

下趟地铁开过来时,南宁故意走到其他的门躲开了那个男孩,坐了好久,直到地铁里传来“终点站”三个字,南宁吃惊地看着站名,才发现自己坐反了车。

刚走下地铁,她就看到那个男孩从旁边门走了出来,仍旧笑盈盈看着她。

“你到底是谁啊?认识我么?”

“我认识你,你不认识我。”

南宁觉得这个人简直莫名其妙,干脆利落白了他一眼,不过心里堵着的东西竟然也随着这个插曲冲淡了一点点。不想立刻就回家,回忆最喜欢在一个人的时候趁火打劫了,南宁拍了拍面前男孩的肩膀,开玩笑地说:“既然你认识我,那请我吃饭吧。”

“好啊。”

没想到男孩竟然一口就答应下来,两个人坐地铁原路返回,中途一站时男孩站起来朝南宁招手。男孩带南宁到一家她从没去过的店吃火锅,毫无绅士风度的一个人点了一堆,完全没问她的意见。可当那些涮菜端上来,南宁发现都是自己每次必点的。

“你怎么……”

“嗯?怎么了?”男孩一脸无辜。

“没事。”

南宁决定把悲痛化作食欲好好吃一顿,一边吃一边想,这个陌生人和自己的口味还真搭呢。

【灰姑娘打不过白雪公主】

接到魏珊主动来约的电话,是在南宁揍了赵洋之后的两个星期。

她们约在初中门口的一个公园,魏珊满脸凄哀的神色,倒好像被欺负的是她一样。南宁被这股沉默惹恼了,她开门见山地说:“别想什么开场白了。你就说说今天找我的目的就完了。”

然后她又立刻补充了一句:“也别说什么我们还能做朋友。”

“是他说他会和你分手,他说他和我会念一所大学,我们在一起才比较有将来。他说他会尽量不伤害你。”魏珊显然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我不想伤害你,所以一直没有联系你。”

“魏珊啊,你记得么?咱俩以前总来这儿。”

南宁不想戳穿,也不愿辩驳。她满脑子里想的都是,那年她们还是很好的朋友,中午放学就结伴来这个公园玩。春天,杨絮漫天,在地上铺了薄薄一层,被风打成卷儿,棉花糖一样。南宁很喜欢杨絮,她总是伸手去抓,而魏珊总是抱怨着空气好差好脏这些东西吸入好难受。

从那时候起,南宁其实就知道她和魏珊走的是两条不同的路,她们并不是天赐的好伙伴。但她心里想的是,既然她不卑微,任由魏珊去骄傲又何妨,又不会伤害到自己。

眼下的状况告诉她,是她错了。

是她一次次将魏珊带到赵洋面前,她都想不到,这两个人是怎样在她眼皮子底下眉来眼去的。

南宁今年刚进高三,和赵洋同级不同班。他俩相识于一场误会,在放学的公车上有人掏了南宁的钱包,她第一时间发现了,可车也正好到站,她一扭头正好看见赵洋 急忙忙下车,她就追了下去。赵洋在前面跑,她就在后面追,后来赵洋发现她了,停下来转过身刚想说话,她一记拳头就抡了上去。

当然,后来发现,真正的小偷早不知去哪儿了。

仔细想来,南宁和赵洋的开始和结尾,都是一记拳头。唯一的区别是,当初的南宁觉得过意不去极了,又是去买药膏,又是嘘寒问暖,结果赵洋反而被她的勇敢和温暖打动了,脸还没消肿就对她展开了攻势。

南宁一开始对男女之情一点也不开窍,直到赵洋忍无可忍,体育课上大声吼了一句:“你傻啊,我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啊?!”

南宁被他吼懵了,然后就在一群男生的口哨声里跟赵洋在一起了。

和魏珊分开之后,南宁立刻拨通了赵洋的号码。他们约在学校见面,周末的学校那么冷清,整个告别的操场都是他们的。两个人僵持了很久,南宁问了一个俗的不能再俗的问题:“我到底哪里做错了?”

“你从头到尾都没有变,你没错。”

“那就是你后悔了?”

赵洋没有说话。南宁突然朝他冲过去,竟吓得他后退了一步,南宁注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问:“你、是、不、是、后、悔、了?”

赵洋的嘴张了张,南宁看得出他的嘴型是想说“不是”,可是他没说出口,他说不出口。

南宁还是当着赵洋的面撕心裂肺的哭了。她能接受是因为她不好,她做了错事,是因为时间,是因为爱上别人……这些她都能接受。

可是她怎么能接受,自己爱着的人后悔爱上了她,打算把之前的一切抹杀掉呢。

用最后的力气,南宁对赵洋下了驱逐令。她认输了,她不想再把赵洋追回来了。她一个人蹲在操场上哭到腿麻时突然想起了一个人,于是她打了个电话。

十分钟后,那次遇到的陌生男孩到了,什么都没问,仍旧是带着她去吃那家很好吃的火锅。在公车上,南宁只顾着失魂落魄,身后有人挤来挤去,也根本没注意。直到身边的男孩一把把她拽到自己身后,迎面抓住了一个中年男人的胳膊。

南宁醒过神来,才发现书包的拉链被拉开了,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

小偷被发现了一点也不害怕,公车刚一停站,车上其他两个同伙就突然蹦出来,推搡着南宁他俩要就下车再理论。南宁有些害怕了,她在身后戳了戳男孩的背,想说就这么算了吧。没想到男孩回过头笑着对她说:“去火锅店等我。”然后就跟着那三个小偷下了车。

南宁从未这样被人保护过,她愣愣看着男孩的背影不见了,心跳突然沸腾了起来。所幸下一站离得并不远,她跑下车向回狂奔。

没跑多远,南宁就一头撞到了男孩身上,抬起头看见男孩颧骨上有块擦伤,脸一边也是肿的。可是他竟然笑着把抢回来的钱包和手机塞进她的包里,拉上拉链,细心叮嘱:“你啊,警觉多一点嘛。”

南宁仰头望着他,却就是不知道他是谁。可她却被这种莫名其妙的熟稔击中了心里最软的地方,泛滥上来的酸楚感让她伸出手臂抱着面前的人落了泪。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