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爱情不过是生活的屁

不要等擦肩而过了才去惋惜,不要等转身离去了才黯然伤神。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20140327203132742

摘掉耳机,胡小鱼把广告轮播那一轨的推子推上去,抬头一看时间是23:55。透过玻璃看见刚才还沉浸在中世纪民谣悠扬的旋律里睡得酣甜的导播小刘猛然醒过来,“哎!小刘啊,我看你最近怎么总是愁眉苦脸的?嗨!别提了!得了痔疮疼得慌啊!去仁爱肛肠医院啊……”每次小刘听到这个广告,胡小鱼总能在直播间看见他愤怒的表情,嘴里嘟囔着一些骂骂咧咧。

胡小鱼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两个小时的节目除去报时、广告和片花,其实说不了几句话,但是准备起来却不轻松。她现在每周只上两天节目,一个是欢脱轻松的音乐档,一个是周末的午夜情感档。她的声音伴着音乐穿越黑夜流淌到城市里每一部开着的收音机里,但从来不知道电波那头的听众是用什么心情在听。

走出电台小楼,胡小鱼和小刘简单聊了两句晚上的节目。小刘说我开车送你吧,她微笑地摆摆手,一个人朝着反方向走去。入夜的城市街道空旷得有些凄凉,最孤独的莫过于道路两岸的路灯(佳人微信公众号:jiarenorg),胡小鱼走在风景里,清瘦的背影给这一抹凄凉的雪上又加了点霜。回到公寓,锁了门开了灯,把外套脱掉随手扔到一边,重重地卧倒在沙发里,甩掉靴子揉了揉脚踝,胡小鱼用力按了一下电视遥控器,好让屋子里有点动静。这是独居人的一种普遍的习惯,不知道是对抗恐惧,还是对抗孤独。

公寓里的煤气热水器总要先开一会才会热起来,她习惯性地把手机打开豆瓣FM放进吃海底捞送的塑料袋子里搁在角落,然后褪去内衣走到花洒下面,用热水冲掉身体的疲惫,但是音乐却没这么好心好意,偶尔会在她的小心脏上毫不留情的捏一下。“港岛妹妹,你献给我的西班牙馅饼,甜蜜地融化了我,天空之城在哭泣。” 李志沙哑的声音让胡小鱼一下子陷入了回忆,她对着模糊的镜子看着28岁的自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胡小鱼大学的时候和一个乐队的贝斯手谈过恋爱,贝斯手留着中分,不过都快到了“长发及腰娶你可好”的程度。她不喜欢主唱,因为主唱经常在每首歌中间说一些装逼到要死的废话,比如什么“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她也不喜欢吉他手,因为吉他手睡过的女生太多了,不是有一句歌词:“搞姑娘又不只搞她一个,你嫁给他干什么呢?”; 她更不喜欢鼓手了,因为鼓手是个胖子,每次打鼓的时候胸部总会跟着节奏颤抖,目测都快有C了,胡小鱼这样的飞机场少女可不能忍。

有一次贝斯手给她弹了一首歌,胡小鱼喜欢得不行,用少女特有的花痴表情问他这歌谁唱的。贝斯手说李志,圈子里都叫他BB,牛逼到不行的民谣歌手。贝斯手说他因为某些原因从不来北京演出,不过年底在南方有跨年演出,问她要不要去。胡小鱼当然一口答应下来,然后回去费了好大劲下到李志的歌每天单曲循环。贝斯手为了把两个人的路费挣出来,要去夜场炒更,胡小鱼差点当场飙泪,觉得这个骨瘦如柴、脸色蜡黄、胡子拉碴的青年此刻是这么的帅气逼人,于是辛辛苦苦去做了半年的家教。

年底的时候,胡小鱼去银行把半年挣的钱取了出来,加一起有一千多块,兴奋地骑车去乐队的出租屋。她是乐队成员女朋友里唯一很少去出租屋的,但还是有一把备用钥匙。她想用这半年的辛苦积蓄来见证和贝斯手的爱情,然后幻想着两个人坐在开往南方的火车上,吃一碗方便面加火腿,再来瓶青岛,看着窗外倒行的森林和稻田,那该多浪漫啊!打开门的时候,胡小鱼看见地上有两双鞋,一双是贝斯手的因为她认识,一双是百丽的女式船鞋,估计是吉他手女朋友的吧。再然后,她听到了一些窸窸窣窣的声响夹杂着女生特有的声音,就是那种只在特定场合才会发出的声音。胡小鱼推开贝斯手房间的门,看见脏得发黄的被子在规律的运动着……她紧紧攥住手里的一千多块,大声喊出贝斯手的名字,后面加了一句:你王八蛋!摔门而去。

胡小鱼在十二月的北京哭得那叫一个惨烈,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她一个人去了火车站,买了两张12月30日晚上从北京到南京的卧铺。到演出现场的时候,李志抽着烟唱出:

“我想回到过去,沉默着欢喜,天空之城在哭泣,越来越明亮的你。”然后挥挥手,全场几百人就一起缓缓合唱起来。

胡小鱼一个人站在角落流着眼泪,她不想涌进人群,因为那里有太多相爱正深或者貌合神离的情侣。李志说得对:爱情不过是生活的屁,折磨着我也折磨着你。她转天去了夫子庙邮局,拿出两张火车票,在没有检票的那张后面用力地写上一行字:“我再也不相信你和爱情,后会无期。”然后贴在一张明信片上寄回了北京,另外一张火车票跟着三炷香一起放进栖霞寺的香炉里。双手合十的胡小鱼望着大殿里的菩萨,很想问问爱情是什么,菩萨却一直笑而不语。

水温渐渐降下来,胡小鱼这才从记忆里回过神来,又一次听到这首歌,她心里五味杂陈恍若隔世。她想下周的节目选题就叫”天空之城“,胡小鱼当时不知道这首歌写的是偶遇的爱情,而这个年代偶遇的爱情和约炮一夜情又有多大区别?她早该知道贝斯手骨子里是浪漫的,只不过男人和女人对于浪漫的诠释大相径庭。爱情,在这个年代,到底有多难,或者说,有多难得?她心里也没答案。

到了这个年纪,七大姑八大姨各种亲戚朋友隔三差五就会给胡小鱼介绍个相亲。胡小鱼一开始抵制得不行,总觉得两个素昧平生的人点上一壶花果茶面面相觑本身就很可笑,遇上个健谈的还行,要是遇上闷罐子,不知道要尴尬到什么程度。后来,有个年长几岁的同事姐姐跟她说你就当一次采风不就得了,看看这世界上形形色色的男人,每个人的故事都不一样,感觉行就再约,感觉不行就say goodbye呗,也不会再有什么往来,一般来说你又不用花钱,晚上拿出个一个半小时就行,反正你回家也是一个人。

这个年长的同事姐姐是有目的的,想把自己一个同学的弟弟介绍给胡小鱼,她答应了。一个周末的下午,胡小鱼睡饱了起来好好打理了一下自己,上了点淡妆,摘掉眼镜戴上美瞳,整个人都精致了些。胡小鱼还是有些姿色的,只是姿色这个东西会随着岁月的年轮慢慢打折扣。胡小鱼的工作性质导致她平时日夜颠倒,下了深夜档节目一般都要一觉睡到午后。换上一身茶色长款大衣,胡小鱼走在北京的深秋里,感觉天蓝得有些残忍。胡小鱼也说不清楚自己这次见面到底抱个什么态度,好像更在意自己的样子,但却对相亲对象的情况基本没怎么听,叫什么名字、从事什么行业、个子多高、胖不胖,哪里人一概没有细问。

鼓楼后面有个雕刻时光,坐落在一个二层小楼里,里面坐着捧着咖啡杯闲来无事的人们,还有一些对着笔记本电脑一边敲字一边呷一口拿铁的人,仿佛要是不带个Mac pro刷刷微博就不好意思坐在这儿一样。胡小鱼给那个男人打了一个电话就上了二楼,窗边坐着一个运动装扮的男生,不胖不瘦刚刚好,短发干净利落,见到胡小鱼礼貌地站起身来打了个招呼。

“我不知道你爱喝什么,就随便给你点了个美式,不介意吧?”胡小鱼微笑着说没关系。

两个人聊得还算开心,而且有许多共同爱好。男孩叫张平,在一家体育杂志社做编辑,平时就喜欢运动,特别是跑步。胡小鱼问他为什么,他说你看过王家卫的《重庆森林》吗?里面的何志武在失恋的时候就喜欢跑步,因为跑步可以蒸发身上多余的水分,就不会再伤心流泪了。

胡小鱼心头一惊,《重庆森林》曾几何时是她心中的经典,最喜欢的一个镜头就是梁朝伟喝着咖啡若有所思,王菲趴在店铺柜台上深深地凝望他,背景音乐是《梦中人》。她隐约觉得和这个男人可能会发生一点什么。

两个月过去了,胡小鱼和张平不间断的联系着,偶尔会一起去蜂巢剧场看一场孟京辉的话剧,然后打车到簋街吃麻小。胡小鱼觉得和他在一起还算轻松,音乐节目越发做得风生水起(佳人微信公众号:jiarenorg),就连深夜情感档都能在读完听众来信后咯咯地笑出声来。一个潮湿的下午,胡小鱼从张平家的淋浴间出来,裹着浴巾钻回被窝里,问他:你能不能给我讲讲你以前的恋爱史?张平偶然蹙了一下眉,点上一颗烟,“你真想听?”胡小鱼把头埋进他的胳膊里,看着张平说真想听,而且想听实话。

张平今年34岁了,其实如果不出那次意外,估计现在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张平以前谈过一个女朋友,典型的中文系女生,夏天的时候一袭白衣飘飘,手里捧着本书走在校园里总能赚到不少的回头率,张平那时候是没头脑的愣头少年,没成想毕业后来到了同一家杂志社。那些年本科生找工作还没有那么夸张,两个人本来在学校里就算是点头之交,来到北京工作还能在一起,张平觉得挺高兴。那一年的姑娘生日,张平骑着二八大梁自行车来到姑娘家楼下,给她拨了个电话说你在家的话就从窗口往下看看,我给你买了一个蛋糕,祝你生日快乐!姑娘感动得不行,坐在自行车的后衣架上靠着张平的后背,两个人顺着长安街就这么漫无目的的骑着,一切都是那么简单美好。

一年后,张平和姑娘回老家见了她父母,很自然也很顺理成章。姑娘说张平你准备什么时候娶我?张平那时候的工资才4000多一点,付完房租基本就剩下吃饭的钱了,家里也不算富裕,想在北京买套房子,就算是当时的房价也比登天难。张平说亲爱的我下半年准备换工作,咱俩刚毕业不久,事业才刚开始,我们再奋斗几年行不行?为这件事,两个人吵过不知道多少回。张平不是爱吵架的人,遇到这种情形往往选择沉默再沉默。两个人冷战了半个月,过年的时候姑娘来他家,临走的时候外面下起了雨,张平把姑娘送到楼下说你把这把伞带走吧,姑娘最终也没有,坐上出租车扬长而去。张平回来后收到了一条短信:你还是不想娶我对不对?张平坐在窗台上发呆,抽着烟看着外面的雨凝结成了雪,拿着手机一个字也没有回。

过了半年,张平有一次和哥们喝酒,哥们起身上厕所手机来了一条短信,内容自动显示出来,大致意思是:锦江之星吧,或者桔子水晶也行。手机号是那么熟悉!张平喝多了,一拳挥在哥们的脸上离开了饭店。那天也下了雨,打在脸上冷热交加。

张平和胡小鱼说,从那天开始他就再也不相信任何人,什么狗屁爱情?什么狗屁哥们?在赤裸裸的现实面前都是扯淡!胡小鱼问那之后呢?张平狠狠地掐灭了手中的烟,之后我就开始游戏人间了啊,呵呵……买一堆唱片和盗版DVD够我整个周末窝在家里,时间长了总觉得这么不是个事,扛着单反去了西藏,看见了纳木错。三十岁的时候跟着一群九零后在音乐节现场拉火车、跳水、POGO,还和姑娘混过帐。

“没再谈恋爱?”胡小鱼问,“谈过几个,昙花一现,都是我的港岛妹妹。”

胡小鱼眉心一锁,“那咱们俩呢?”

“我能说实话吗?我也不知道。”

胡小鱼在节目最后放了李志的《天空之城》,然后冷笑一声拉下了麦克风。

周末午夜的路灯下面,你还可以看见一个清瘦的背影,那个人是可能是胡小鱼,也可能是你我他。(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