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晴天娃娃遗失在你走后的雨天

将娃娃挂在院里的树上,许愿,就能实现。“你在祈祷什么?”“我只是希望不要再每天下雨了。”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m_1315272914633

年少无知,分不清爱与占有区别

自从父亲送了旧南一辆摩托车后,他开始有些讨厌自己所生长的地方了。一年当中起码有一半的时间在下雨,几分钟前还阳光明媚转眼就可能被淋成落汤鸡,就算赛摩再酷也很少能骑。也因此,对于这座城市的人而言,随身带伞也是必不可少的。

可旧南没这个习惯,这天午后他顶着磅礴大雨推开了一家私人美容诊所的玻璃门,胸前印有梅西头像的T恤湿了大半。屋内一个穿着高级白大褂的年轻男人朝他笑了笑,算是打招呼。

男人姓陆,二十五岁,是这家私人诊所的主治医生。关于这点起初旧南也很费解,甚至对这位男美容师颇有偏见。然而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对陆医生的偏见却成 了好感。原因是陆医生热衷足球和PSP,这正好也是旧南的酷爱,每次进行康复治疗时两人都很有话聊。但最主要的还是,在陆医生的治疗下旧南下巴上那条伤疤 确实在快速消失。

说到这条疤痕,旧南永生难忘。

是被一把粗糙的美工刀活活割开的,四厘米长一厘米深的口子。刚缝合时看上去就像一条暗红色的大蜈蚣,异常狰狞。然而这已算不幸中的万幸了,对方原本是 想割破他的喉咙。事情源于一起恶劣的打架斗殴。旧南是高二学生,对方是高三美术生,叫周胜。虽说都是学校有名的不良少年,却一直井水不犯河水。可今年春天,两人就因为一个女孩大打出手了。

女孩本是旧南的女朋友,分手后马上跟周胜在一起了。其实旧南并不喜欢她,可还是咽不下这口气。他生在富裕家庭,娇生惯养,年少无知,根本分不清爱与占有的区别。于是盛怒之下才有了这出幼稚又暴力的惨剧。

当然周胜更惨,折了一只手不算,还被勒令退学了。要怪只能怪他家没钱没势,二选一的时候校长毫无疑问留下了旧南。

那场恶斗之后旧南算是毁容了,最在意的人却是他父亲。妻子刚生下儿子不久便病逝,父亲一人又当爹又当妈把儿子拉扯大,自然分外心疼。通过朋友介绍他找 上了陆医生。那天依旧是个阴雨天,陆医生检查了下旧南下巴上的伤口,露出自信的微笑:“这段时间少吃辛辣和酱油,很快可以痊愈。”

和往常一样,玻璃门关上时传来悦耳的风铃声。陆医生正坐在厅堂的沙发上,“来得真巧,我刚给上位客人做完治疗。”

顺着这话,一个穿着高中生制服的女孩从内房走出来。娇小文静、秀发披肩,嘴唇有轻微的兔唇倾向,却并不难看,反而成为让人记住的特点。她深埋着头,刘海遮住了半边脸。没打招呼,礼貌性的微笑也没有便径直推开门,消失在雨中。除了沉默内敛旧南还有注意到,她也不爱打伞。

“她是谁?”

“一个高中生,左额前有一块紫红色胎记,我答应一个月给她治好。怎么,你认识?”陆医生问。

旧南摇摇头:“她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

女孩若为了美丽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几天后,旧南果然在学校撞见了她。

午自习时旧南被叫去了政教处,原因是他躲在体育室抽烟被当场抓获还态度恶劣。校方忍无可忍叫来了他父亲。办公室里父亲一边骂着儿子,一边给教导主任连 连道歉。每每这时旧南都觉得父亲特没出息。他不明白为什么爸都那么有钱了还是直不起腰杆,去年学校捐钱扩建图书馆父亲可是一挥手就是三万。

可能他并不清楚父亲的工作。俗话叫“提篮子”,手上掌握着黑白两道的复杂人脉,充当各种商家的中介人,为别人拉成一笔生意就可以抽取不少提成。而这种职业是没有地位的。阿谀奉承低三下四早已成了父亲刻在骨子里的性情和生存手段。

训斥了足足一小时,教导主任方才解气,让父亲领旧南回家好好反省。

就在他们离来时,门被推开了,走进来的正是周末美容诊所撞见的女孩。因为是在学校,女孩将长发扎成了马尾。这次旧南看清了对方左额上那块紫红色的胎记,像一块变异的青苔。

彼此迅速地对视了一眼,女孩眼中掠过一抹捉摸不透的光。

直觉告诉旧南,她还记得他。

“纪亚,学费到底要拖到什么时候?我知道你家情况特殊,但是……”带上门的前几秒,身后隐约传来了老师的声音。原来女孩名叫纪亚,旧南觉得很耳熟,也是后来他才想起这是《在世界心中呼唤爱》里女主角的名字,故事的最后女主角患白血病死了。不过当时他首先想到的却是另一个问题――都没钱交学费了,还去昂贵的美容诊所治疗胎记?

星期六,旧南照常去了诊所。

“人家可是迫切希望快点治好,为了缩短时间我还给她用了非常贵的药。”陆医生给旧南的疤痕涂上一层修复精华液,摸着下巴若有所思,“……不过,女孩若为了美丽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说不定她拿了家里的学费来我这治疗呢!”

当旧南把在学校撞见纪亚以及心中的疑惑告诉陆医生时,他却给出了一个像在开玩笑的回答。旧南本以为他会知道点什么。

“可我觉得,她不像这样的女孩。”哪怕旧南才见过她两次,每次不超过五秒。

“是吗?”耳边传来陆医生的笑声,“那何不问问她本人?”

原来这时纪亚已经出现在门口,这让旧南吓得差点从床椅上滚下来,陆医生哈哈大笑:“我看,你们不如好好认识下吧。”说着他去另一间屋了。

女孩面无表情地来到他身旁的床椅上坐下,聚光灯打在她静谧的脸上,额头上的胎记更显突兀。两人静默无语,旧南觉得时间很难熬。他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女孩听到了多少。

“刚其实……”

“你叫旧南对吧?我认识你。”纪亚的声音很轻,她缓缓侧过头,眼睛像一块褐色琥珀,“我没拿家里钱,很早前,我就要自己赚钱了。”

公信神,只是因为无助和迷茫

在接受陆医生的治疗后,两人平躺着休息。彼此之间有种默契,就像窗外延绵而自然的雨水,轻声细语地聊着天。不会兴奋也不会冷场,更不会中断。

谈话间,旧南知道了纪亚是高三学姐,尽管看上去明明像学妹。她和所有高三生一样马上面临高考,可如果学费不交是不能参加考试的。对于家庭拮据的她为何会先选择花钱治疗胎记她的说法是:因为这个比较重要。

还有比高考更重要的吗?就算是不学无术的旧南也清楚高考的分量,它可能会决定人的一生。

“我的一生早被决定了。”

而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回答,声音不冷不热,毫无起伏。过分的平静反让旧南更想一探究竟了,那时少年并没意识到,这中间还参杂着难以名状的爱与怜悯。那天从诊所分开时,彼此没有说再见。旧南有试着开口,最终放弃了。

对旧南而言,学校的日子总是无聊的。而自从纪亚闯进他的生活后,时间变得更加漫长。某天跟几个狐朋狗友躲在教学楼顶抽烟时,他有意打听起纪亚的事。朋友微微皱眉:那姑娘长得不错,就是那块胎记有点吓人。我记得她以前挺活泼的,后来父亲死了,就变了。

“你说那胎记女啊。我也知道,就上次跟你打架那周胜还记得吗?他俩走得挺近的,她该不会是来找你报仇吧。你最好小心点……”另一个朋友担忧地补充。

旧南将烟屁股弹到地上,下意识地摸了摸下巴上那道已经淡了很多的疤痕。转身眯着眼,望向了美术教学楼那边。

报仇吗?如果真这样,正愁不知如何打发时间呢。

然而纪亚似乎没有报仇的意思,如果有,至少也是隐藏得很好。后来的几次见面也是在陆医生的诊所,时间是周末下午,通常两点左右,下着大雨。

“你的胎记淡多了。”

“你的疤痕也是。”

这样的开场白只属于他们,然后是一起平躺在白色聚光灯下闭上双眼,接受着陆医生的康复治疗。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关于治疗感受,关于糟糕的天气,然后想象着对方此刻是什么表情,想象着发出叮咚声响的陆医生是什么表情。

那天,两人从诊所走出来时雨已经停了,阳光潮湿而干净。旧南正好骑来了摩托车。他踌躇很久还是喊住了纪亚,“我送你回家吧。”

女孩愣了两秒,淡淡一笑。

送女孩回家的途中,她突然想去一个地方。旧南嘴上喊着反正无聊,那就去吧。其实心里却很开心。要知道,这是他第一次骑着摩托车带女孩兜风。而且身后的女孩正很自然地轻搂着他,一切看上去都刚刚好。

半小时后两人去了郊区的一座大山脚下,半山腰有一座菩萨庙。菩萨庙不大,里面的大厅上挂满了巨大的盘香,烟雾缭绕,通透的光束从天窗上打下来,乍一看还真宛如仙家圣地。纪亚领着旧南去买香火,然后按照神灵的大小逐个求拜。看起来像是来过很多次。

拜菩萨的时候纪亚漫步惊醒地说起父亲,父亲很信神,每年都会带上她,可她从来不信。直到去年父亲毫无征兆地从八楼跳下去,抛下她和母亲。

“大概,会信神只是因为无助和迷茫吧。很多时候除了寄托于奇迹别无他法。”纪亚说出这句话时一点也不像个高中生,而旧南的心就在那一刻狠狠绞痛了下。

“你很爱你父亲吧。”

“你呢?”没有回答,对方却反问道。

有生以来第一次,旧南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应该是爱的吧,虽然一直讨厌父亲低三下四的生活态度,但却不能否认他的爱与付出。在自己身上花钱从不手软,去年他生日时一辆摩托车就花了四万。买完后父亲还说:只要你喜欢就好。

从思绪中回来,身旁的纪亚已经虔诚地跪下,双手合十在胸前安静祈祷。

那一刻,旧南发现她很美。是一种可以柔软这些年一直淤积在心头不快乐的美。很奇怪,他就那么看得入神了。

直到女孩睁开眼。

“你在祈祷什么?”

“我只是希望不要再每天下雨了。”女孩随口说道,将心事隐藏在眼底。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