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已经无法离开你

我和大宽饭也不吃了,最快速度赶到她家。

欣欣在打电话。她问了几个认识的朋友,都说没见过煎饼,打煎饼手机,关机。

到底怎么了?我问。

欣欣皱着眉头,说中午吃饭的时候,她和煎饼又因为一件琐事吵起来,吵着吵着,不自觉上升到了谁为谁牺牲更多的高度。到最后,煎饼开始赌气,说没什么好争的,他做过的事情欣欣都不在乎,可能从一开始就不是真正喜欢他。

欣欣也暴怒。对!我一开始就不喜欢你!她喊,我没有你也一样!那你走啊,以后都别回来!

煎饼就真的走了。

欣欣正在气头上,也没管他。后来慢慢消了气,觉得自己说话好像重了些,就给煎饼打电话,让他回来。

但是煎饼的手机已经关机。

欣欣没多想,知道煎饼心情不好,反正他一般不是去我家就是去大宽家,也跑不到哪儿去。

过了四五个小时,欣欣再给他打电话,还是关机。

她只好给我打电话。

等到欣欣知道煎饼一直都没有出现过的时候,才有些慌了。

欣欣你别着急。我说,煎饼不会有什么事儿的。

是啊,他长那么丑,也没钱,劫财劫色肯定都轮不上他。大宽补充。

欣欣瞪了大宽一眼。大宽低下头不说话。

我再去打个电话。欣欣说。

屋里信号不好,她到阳台去打。我看着她把手机放在耳边,等一会儿,又放下,如是三次。三次过后,她又在手机上打开什么,对着嘴说了一句话,接着锁上手机,在阳台愣了一会儿,手飞快地拂过眼角。

那一瞬间,她突然表现出了从来没有过的软弱。

欣欣走出阳台,直愣愣地看着我们。

找不到……她低声说,他手机还是关机。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找。

我拉着大宽出门,下楼,先想一想煎饼可能会去的地方,打算开车一个地方一个地方找。

本来不想让欣欣去,她一定要跟着,只好带上她。

我们三个开着车从四环外一直开到三环,中间绕了十几个地方,每一个都是欣欣说煎饼可能会去的。但又是两个小时过去,什么收获都没有。

欣欣坐在后座,眉角下垂,感觉随时都可能哭出来。

是我不好……她低声说,我不该说那些话,我不是有意的……

我和大宽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只能大声痛骂煎饼来转移话题。

一直到快午夜,路上几乎都没车了,我们垂头丧气地开着车往回走。我还得给欣欣打气。你放心,我说,煎饼可能是找了个酒店住了,手机刚好没电,明天估计就回来了。

到时候我们帮你收拾他。我又说。

想了想,再补充一句。

那个……如果明天还找不到,就报警。我说。

欣欣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轻轻地点头。

走进他们家小区,我和大宽私下商量好,先送欣欣回家,然后我们再出去找,不能让她太着急。

一路走到欣欣家楼下,大宽突然站住。

你痛经了?我问。

大宽不说话,往前看了看,擦擦眼睛,又看一遍。

欣欣,那是你们家车吧?他指着前头说。

我和欣欣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嗯,是很像……再一看车牌,靠,果然是她和煎饼的车!

我们冲到车子前面,煎饼这混蛋就坐在驾驶座上,仰着头,张着嘴,好像睡死了过去。

中毒!我脱口而出。

我来做人工呼吸!大宽自告奋勇。

欣欣不理我们,一把拉开车门,踹了煎饼一脚。

煎饼一下惊醒,眨眨眼,茫然地看着我们。

你怎么在这儿?我问他。

煎饼似乎慢慢找回了一点儿意识。他挠着头,很不好意思地说,当时吵完架,他特别生气,本来打算干脆开车到远一点儿的地方去,关掉手机住两天,吓唬一下欣欣。没想到导航坏了,他也没注意看路(佳人微信公众号:jiarenorg),转了一圈居然又回到了自己家楼下。他不敢上去,也不敢开手机,就攥着手机在车里干坐着。

后来……就……睡了过去。他吞吞吐吐地说。

……就睡了过去!睡了过去!

我们找了你三个小时啊大哥!我内心脏话翻涌,正准备开口骂他,大宽用手指捅了捅我。

我转过头,看到欣欣站在一边,双眼泛红。

煎饼也看到了她,迅速跳出车子,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你回来干什么?欣欣红着眼,瞪着他问。

我……煎饼语塞。

你走啊,欣欣说,你不是要去远点儿的地方住吗?你去啊,你还回来干什么?

煎饼还是语塞。

我忽然想到什么,一把从煎饼手里抢过手机,开机,打开微信,果然,之前欣欣在阳台说的几句话,都用语音发在煎饼微信里。

欣欣还没反应过来,我已经迅速把语音点开。

你在哪儿呢?!不回来了是吧?十分钟不回复,你就真的别回来了。第一段语音。

十分钟后,第二段语音。

我不是故意说那些话的,对不起,可以了吧?

又隔了十分钟,第三段语音。你去哪儿了啊?你真的……不回来了么?

你回来好不好?我不和你吵架了,我不赶你出去住了,我们和好吧。第四段语音。

煎饼,我很担心你,你回来好不好?最后一段语音。

语音放完,周围一片死寂。欣欣低着头,谁都不看。大宽第一个哭起来。

神经病,你哭个毛。

煎饼愣了一会儿,似乎在消化这几句话,几分钟后,他突然笑了。

你笑什么?欣欣又瞪他一眼。

煎饼立刻恢复严肃的表情。

我……他吭吭哧哧半天,终于说,我不会走的,欣欣。

我是一个好男人……他又说。

我和大宽转身做呕吐状。

煎饼不理我们,看着欣欣说,欣欣,我离不开你。

欣欣保持沉默。

我当时是很生气,煎饼继续说,现在我不生气了,真的。车开回来的时候,我就想,方向盘一直在我手里,其实是我自己要开回来的吧。

而且……我还能去哪儿?煎饼接着说,虽然这样说很没出息,但是我还是想说,除了你身边,我哪儿都去不了,也不会去。

欣欣,我离不开你。煎饼傻乎乎地重复。

欣欣含着泪,一下一下点头。

我知道。她低声说。

然后她扑上去,紧紧抱住了煎饼。

那之后一个月,风平浪静,我没怎么和煎饼联系。说实话,我也不担心什么。

小两口,吵吵闹闹都正常,只要不杀人就行,是不是?

结果有一天,煎饼的电话又打过来。

五百块一天!睡沙发!带一箱啤酒!他开口就说。

我一愣,刚想告诉他,通货膨胀,现在涨到一千块一天了,不划价,不打折,突然手机里一响,欣欣把电话接了过去。

不好意思,胡闹呢,已经没事儿了。她说。

接着她就挂了电话。

我握着手机,越想越不对,操,难不成这是真的要杀人了吧?!

飞快地联系大宽,坐他的车一路赶往煎饼家。

路上我们都想好了,要是欣欣让我们帮着埋尸,我们就给她打七折。

车停在煎饼家楼下,我和大宽打开车门冲出去。

跑到一半,我们俩同时停下。

煎饼和欣欣正好从楼里走出来。欣欣挽着煎饼,煎饼傻乎乎地笑,两人似乎聊得很开心。

……靠,不带这样的!我们还要赚钱啊!

大宽沉默着看了一会儿,忽然说,以后煎饼应该不会找我们借宿了吧。

我也沉默了片刻,点点头。

应该不会了吧。我说。

两个人在一起,天长日久,难免磕磕碰碰。

有时候只是一时冲动,有时候只是一言不合。

是的,也许我们会吵架,会生气,但一切过后,我还是愿意给你,我最灿烂的一张笑脸。

因为我知道,无论如何,我都一直会在你身边,就像煎饼离不开欣欣。

——我也无法离开你。(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