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时光总有一天会吞没良辰

我谢谢你,在那一天,带我去那里,坐在你身边,让我知道,就算与全世界为敌,只要我和你站在一起。百生,你晓不晓得,这世间最执著的爱并非生死相随。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2701e3dq1ce9.9c2ab1

文/卡卡薇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年少的你

我没曾想过,会再见到瑾玉。

2009年我在日本做一名工读生,除了应付紧张的课程,周末与下课时总有接不完的家教与书局的工作。时间少得不够用,少到那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的世界里,只有我自己。渐渐忘记了许多事情,可是忘记原来是这样孤独的。我才知道。

周日应朋友邀请,一同去千叶的葡萄园帮忙摘葡萄,在那青绿的葡萄园里,瑾玉手里正捧着刚剪下来的一串青葡萄,他还是那样,喜欢穿着素蓝色的衣服,表情淡漠。与他在一起的,还有一群当年他的朋友。

他一抬头就看见我,笑,良辰,你来了。

我怔怔地站在那里,不晓得如何回应,这些年我听多了许多关于瑾玉的事情,他考上了一所好大学,他拿着最多的奖学金,他依然是万人之中的玉一样耀眼。

不改当初。

那天,一群早过了矫情年龄的我们坐在葡萄架下说话聊天,他们来日本是因为自发组团旅游,是瑾玉提议来这里的,他和这里的园主认识多年。只是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我。

瑾玉不曾说话,坐在一边剥葡萄,不知道有谁说起同学聚会,有人笑道,良辰,你不知道,百生那时候带了他女朋友来了,我一看就觉得很像你。马上有人附和说,是啊,想当初不是举办那场聚会,怎会遇见百生……

所有的人便不再说话。耳边尽是轻风掠过,扬起葡萄的轻香。

我与百生的事早过去了。我故作轻松地笑笑。

有人奇怪地看我,良辰,你不晓得吗?

我茫然,我应该晓得什么?

你来日本的第二年,百生就结婚了。瑾玉轻轻说。

那些葡萄触手可及,嘴里全是它的甘汁,却好似眼泪的味道。百生呵百生,我竟然两年都忘记你了。

如今还要瑾玉和我说起,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年少的你。

有钱人,原来你也在这里

2007年的圣诞节,冬天早就开始,才十二月份,长沙的大雪就震惊了全国。有些学校经常中途停课,包括我所在的高中。我跟瑾玉租了两室一厅的房子,爸爸每月都在卡上打足够的生活费,那些费用往往都刚刚好,他并不像所有有钱的爸爸那样,会对儿女过于纵容。

那段时间瑾玉沉迷于游戏,整天窝在自己的房间里守着电脑杀BOSS,他的每餐和日用品都是我出门时顺便帮他买回来的,说是顺便,可他向来挑踢,因此我每天都要拿着他的菜单去买他指定的食物。

这一次去买红枣糕,他指定要吃某个牌子的,这个牌子在长沙也只有一家店。

爸爸说过,我的性格太像母亲了,习惯顺从与温柔。他老说,这样的性格不好,容易受人欺负。也是,我习惯了顺从与软弱,我活得这么没有自主。

那家店果然名不虚传,已是大雪封路,依然有人愿意冒着刺骨的严寒等候刚出炉的糕点,店里人很多,我拿了单号,捡了靠窗的位置坐下来等,对面坐着一个男孩子,他正直愣愣地望着我这边。我往后看了看,没有人啊,难道他看的,是我?

他眉头一皱,你干吗?

这里有人吗?不好意思。我站起来。

现在的人都这么不懂礼貌吗?他语气相当不好。

我从来没有见过脾气这么坏的男生,一时怔住不知如何开口,他是个很好看的男生,可是却有着一副与他的长相完全相反的性格。

这号人,懒得惹。我冷着脸站起来,对不起。

喂!他在背后懒洋洋地叫我。

怎么?我回头。

他耸耸肩,我等的朋友没来,可我没有钱付账。

那关我什么事?

我不需要你道歉了,不过,你要帮我付账单。这个死小子居然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嗯!真长!站起来估计有一米八二了……

他笑嘻嘻地站起,喊,要不要我以身相许可以?

这句话犹如一点火星,瞬间点燃了店里无聊等待的人的八卦情结,几乎所有的人都转头望过来。

我的脸刷地一下红了(佳人微信公众号:jiarenorg),低着头噌噌走到他面前,抓出钱包,抽出钱递给他。

这下轮到他瞪圆眼睛看着我,看像怪物似的。

我说你不是要钱付账吗?拿去。

他突然笑了,有钱人!你是今天第一个真的为我付账的人。

正在尴尬之际,店里的服务员叫到了我的号码,我赶紧低着头穿过好事者的注视去窗口拿糕点。再转身时,男生早不见了。

嘿,你真是个老好人,百生一天到晚在这里等人买单,不晓得有多少小女生上当了。你是今天的第一个。窗口的姑娘边递过费用单边轻蔑地笑。

哦。是吗?我把票夹进钱夹里,心里有些懊恼。

把糕点提回去,瑾玉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看见我手中的糕点,兴奋地扑上来抢,我笑笑,转身去厨房。

爸爸说大雪封路,圣诞夜他回不来了。瑾玉在客厅里说,不如,你今晚跟我一起去参加我的前高中同学聚会吧。

前高中同学聚会?为什么?我讶然地看着他。

我好久没跟他们聚聚。瑾玉笑,忙不迭地打开袋子,蛋糕的香味扑面而来,软软的。

不去了。我低声说。

瑾玉蹦过来,你要是不去,我会被爸爸念死的。

我会骗爸爸的。

你要是会说谎,我一定会把诸瑾玉三个字倒过来写。

我还是被瑾玉带去了他们的高中同学聚会,几个大男生包了一间豪华的包间,见到瑾玉,都很高兴,问起话来也只是在新学校有没有泡到漂亮的妞,或者是不是因为有了女朋友所以才换学校的,瑾玉只是哈哈一笑带过。这时有人指指角落里的我问,这是谁?

瑾玉这才拉过我说,我妹,叫良辰。现在我跟他一个高中。我这个妹妹啊,不仅学习厉害,文笔也不错呢。

有个男生笑了,你话别说得这么早,我觉得写得最好的,偏不是你妹妹,而是百生。

我问,百生是谁?

包厢门在此刻被推开,一个男生走进来颇为生气地说,什么破KTV,一点也不隔音。

喏,那就是百生。有人说。

百生?他?!穿着乳白色格子衬衫套黑色毛衣的瘦长身影走近,哪怕他语气不耐烦,包厢光亮很暗,他站在那朦胧的灯光下,竟不似真的。

他就是白天在蛋糕店遇见的那个。

此时,他抬头一眼看见我,很人来熟地说,哟,有钱人,原来你也在这里。

原来你也在这里。

这话说得多么柔软。虽然并不应时应景,我却难得地微笑了。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