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纵使霜雪下了一整季

一颗星即使再明亮,也终是孤单,假使可以相伴,我愿与你做两颗默默无闻的石头。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20100203202630-1439395468

文/淡蓝蓝蓝

1

A城好久没下这么大的雪了,小区里的路几乎都被雪埋了。我犹豫了一下,又把脚踏车锁上了。楼梯上响起脚步声,舅舅追了出来,塞给我二十块钱:“映伽,别骑车了,打车吧。”随后,舅妈的声音意料之中地传过来:“学校又不远,没必要打车的,走路才锻炼人。”语气中隐隐有不友好的味道。

我看着满脸尴尬的舅舅,笑笑:“舅舅,难得下雪,我想踏雪寻梅呢!”我把钱塞回到他手中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极自然的,但是我看见他的脸红了。

其实他没必要自责,爸妈去世后,他已收留了我半年,舅妈尽管不太友善,却也没少了我的吃穿。做人,还是要感恩的。

一股小北风嗖地钻进领口,我打了个哆嗦。看来步行的决定还是对的,因为路上根本拦不到车,只是,没走几步鞋子里就灌满了雪,凉意浸透全身。

“上来,我载你。”穿军绿色外套的男生骑着一辆脚踏车途经我身边,然后单脚着地,回头看着我。他系了一条厚厚的大围巾,只露出一双眼睛,有着驯鹿一样温和的目光。

“嗯?”我微微一愣。

“你是一中的吧?我见过你,我们住同一个小区。”他的声音朗朗。

我跺了跺脚,最后选择了接受这份好意。我坐在他的脚踏车上,怀里抱着两个人的书包。路上不时有人摔倒,连人带车滑出去好远。看得我心惊胆战,他仿佛像个没事人,嘴里竟吹着口哨,真够悠闲。

离学校尚远,我轻轻拍拍他的后背。

“嗯?”他偏过头。

“我有事,先下车。”

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说不清为什么,怕被人看见。下车径直走到对面的包子铺,用身上仅有的两块钱买了两个肉包,又小跑着奔过去,递给他。

“谢谢。”他扯下围脖,露出上翘的嘴唇。

“喂,你叫什么名字?”他喊我。

“陈映伽。”

“陈映伽,我叫……”他的声音被大卡车的轰鸣盖过。

其实不说我也知道,三五班的展倬,一中的骄子。我的小窗正对着他家的阳台,有时我会看见他坐在宽大的客厅里看篮球赛,他的侧影很好看。

而我只是一中百千学子中最普通的一个,厚厚的刘海盖住脸,走路的时候很少抬头,双手插在口袋里,像是拘谨又像是自我保护。没有什么才艺,成绩更是平平。我这样的人,即便有林黛玉一样寄人篱下的身世,也不会像她那样遇见动人的故事。

没有故事的我,默默收留这个雪天遇见的温暖。

2

“映伽,听说早晨你是和展倬一起来的?”

我从英文练习册中抬起头,见我那爱八卦的同桌从教室外面小跑进来,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旋即,有些小吵闹的教室安静下来,大家看着我,气氛很微妙。

转到一中也有几个月了,我还从未受到过如此关注。甚至在教室门口,我还被外班的女生扯住校衫,对方像间谍一样瞄着我们班的教室问我:“哎,你们班陈映伽坐在哪。”

更有人看我的眼神带着轻蔑,仿佛我的名字和展倬牵连在一起就犯了大忌似的。

午后值日,我提着一杆拖布去水房,三个女生拦住我,凶巴巴地警告我:“以后离展倬远点,明白吗?他有女朋友了。”

我有些恼怒:“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仿佛她们不满意我的态度,其中有个女生竟伸手来推我,我躲了一下,她一个趔趄栽到地上,摔了个狗啃泥,然后恼羞成怒。三个人合起伙来推搡我,我根本分不清是谁在踢打我,那一刻是令人耻辱的,我咬紧嘴唇不让眼泪掉下来,但是嘴角腥咸,有血流出来。

“住手!”声音低沉冷静的女生推开水房的门。

我认得她,是隔壁班的沈洛樱,她爸爸的黑色大奔每天都停在校门口,有专职的司机恭敬地为她开车门,极度拉风。我也听过传闻,说沈洛樱是展倬的绯闻女友,她与他站在一起倒真是郎才女貌,相得益彰。

沈洛樱在我面前蹲下来,用手帕轻碰我的嘴角,我下意识地“哎哟”一声。随后,一只温暖宽厚的手握住了我的手,竟是展倬。他将我拉起,我的额头撞到他的下巴,我脸颊绯红地抬起头,他眼中驯鹿般温和的目光被愤怒掩埋。

“疼吗?”展倬低头看我。

“没事的。”我小声答。

他拉着我的手向人群之外走去,天知道走廊里几时围满了看热闹的人。而那只手传来的力量终于令我抬起头,坦然地接受那些目光的审视。经过楼梯拐角的时候,我匆匆回望,只见沈洛樱眼里的光芒渐渐暗淡。

在教学楼的侧门檐下,展倬与我并肩而立,他似乎忘了松开我的手。我歪着头,一动不敢动,被他握着的那只手臂已经被小小的电流击得麻木。直到上课铃响,展倬转头对我微微一笑:“走吧。”

“映伽,你今天比沈洛樱还拉风!”我们班教室已经沸腾了,好像我做了多么为班级争光的大事一样。

放学的时候,展倬竟然在校门口等我,也不多言,只是见我过来就把肩上的书包塞给我,然后单脚上车。我坐在他身后抱着两只大书包,心里没来由地踏实。

沈洛樱站在她家的黑色大奔旁对着展倬喊:“展倬,我们谈谈好吗?”语气里有乞求的意味。可展倬如同什么都没听见一样。

看着沈洛樱渐渐模糊的表情,我开始觉得传闻说的可能都是真的,他们之间分明是小恋人闹别扭的微妙气氛。我本应该跳下车子,可是身体就是不想挪动,甚至,看着这个男生的背影,我偷偷地笑起来。

古诗里说得多好,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展倬哪里知道,我原本是没有梦想的女生,骨子里只有自卑与忧伤,可是这一天,他点燃了我的梦想。据说展倬被保送清华,而我从今天开始,决意要考到北京去。

未来有一座城,等待我去追随一个人。

3

也没有刻意地约定过,每天早晨展倬总是会在小区门口等我,然后一起骑车去上学。他会讲好玩的事给我听,他开心的时候会爽朗地笑,就如春雪初霁之后的南风。而我,也渐渐开始向他倾诉(佳人微信公众号:jiarenorg),说久远的旧事,说淡淡的心情。他并不知道,每次望着他的背影,我都觉得心里有个地方暖暖的,父母离世之后的空洞仿佛都被他的背影填满了。

“陈映伽,你是不是在和展倬谈恋爱?”

这个问题总会被人问起,我沉默不答,只是羞红脸颊。谈恋爱是一个多么敏感的字眼。

我不知道我与展倬算什么,我们比陌生人亲近,又比恋人疏远,没有拥抱与亲吻。只是每天在小区门口分别的时候,他会调皮而霸道地揉乱我的头发,然后飞快地骑车跑开,留我自己在黄昏的光里回味那份若有若无的暧昧与亲昵。

这一年的春天,我如同含着一块糖,连呼吸都变得甜蜜。我想我是疯了,我居然把我舅舅的望远镜偷偷从书房拿出来,然后在黑暗的房间里屏住呼吸,向对面灯火璀璨的那扇窗眺望。我热爱的少年穿着天蓝色条纹的棉布睡衣,头发湿润,盘腿坐在地板上吃苹果,一只金毛温顺地趴在他的脚边,他的脸上是恬淡轻浅的笑。

房间的灯忽地亮了,我吓了一跳,来不及收起手里的望远镜,只能那么尴尬地看着站在门口的舅妈。她倒显得若无其事一般,只把手里的一瓣西瓜递给我,顺势在桌旁坐下。

“映伽啊。”

“哦。”不用想也知道又是一番说教。

“你和展倬好像很熟?”

“嗯……同学而已。”我不知道舅妈竟然也知道展倬。

“嗯,他成绩不错,多向人家学习。我今天逛街的时候给你买了一套护肤品,女孩子得注意保护皮肤。”她笑吟吟地递给我一个袋子。

若不是舅舅一个劲地在门外向她递眼色,我不知道她还会有什么古怪的举动。难道不是吗?来舅舅家这么久,这是她第一次买礼物给我。我想舅妈始终是善良的,只是她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我的存在,就像现在,她终于给了我妈妈一样的爱。我看着对面的窗,默默地笑了,幸福在心里漫开,梦里也会笑醒吧。

4

春天过完的时候,展倬约我一起去图书馆。日光明媚,风里飘着许多飞絮,就像去年冬天的雪。我那么开心,咯咯地笑出声,展倬忽然拉住我的手:“映伽,我们去看场电影吧!”也不及我回答,他已飞快地拉我进了路边的影城,我的心犹如小鹿乱撞。他回头对我狡猾地笑起来,我的脸颊通红。之后,我们再也没有松开手,买影票的时候、买爆米花的时候、买可乐的时候……一直一直,握着彼此的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诗经》里的句子那么美,就像我们年轻的爱情。呵呵,爱情,这两个字藏在唇边,每一个发音都令人羞涩。

我甚至都不记得那场电影的情节,但是却永远永远忘不掉黑暗中展倬的呼吸以及他白衬衫上淡淡的青草气息。

电影至一半,展倬的手机不停地振动起来,他看了看号码,附在我耳边轻声说:“家里来的电话,我出去接一下,等我啊,不许偷吃爆米花。”他的语气那么亲昵,我们经过了一整个春天的矜持,终于如此自然地走在一起,就连一秒钟都觉得难舍难离。

只是时间过得太快,我抱着爆米花坐在座位上,等着等着,电影竟然就散场了。人群走光,站在放映厅出口,我不敢乱动,我怕展倬回来看不见我。双腿都站麻了,展倬也没回来。我打他的电话,响了无数声,却没有接通。

那天我回家很晚,舅妈的脸色格外不好。我听见她在厨房里不停地对舅舅发牢骚:“还指望她能攀高枝呢!可是她哪有那个命,就是个扫把星,谁遇到她谁倒霉!”

“舅舅,舅妈怎么了?”我偷偷问舅舅。

他却探询地看着我:“映伽,你没事吧?”

“嗯,没事。”我没事,只是有些不安。

对面的窗至此再也没有亮过。

第二天去学校,每个人都在偷偷看我,然后我才后知后觉地知道,展倬家里出了事。我从来都不知道,他爸竟然是副市长,可是突然被双规了,措手不及。我忽然明白了舅妈之前对我的好,也明白了她昨天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果然是个扫把星,谁遇见我谁倒霉。先是爱我的父母双双车祸身亡,继而当展倬刚把爱情给我,他的人生就翻天覆地。

从此,我再没有见过展倬,我热爱的少年悄无声息地消失在我的世界里,连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沈洛樱。

有人说沈洛樱那个超有钱的爸爸因为展倬他爸的事受了牵连;还有人说在出事前,沈洛樱她爸已经给沈洛樱和展倬安排好了出路,他们一起出国留学了。

我不管传闻怎样,我只记得展倬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他说“映伽,等我啊。”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