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金马霸王”陈建斌是如何炼成的

11月22日深夜,陈建斌和妻子蒋勤勤手持三座“金马”被一众媒体簇拥着,蒋勤勤的眼角还闪着刚才在台上发表感言时的激动泪光。陈建斌刷新了金马奖的纪录,成为史上包揽“最佳男主角”和“最佳男配角”的第一人,同时还拿下了一辈子只能拿一次的新导演奖。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早在提名名单公布时,陈建斌就惊讶了。他自编自导自演的《一个勺子》居然有那么多提名:最佳剧情片、最佳男主角、最佳新导演和最佳改编剧本。再加上《军中乐园》带来的“最佳男配角”提名,他成为本届金马奖最亮眼的人。当大家对陈建斌的印象还停留在《甄嬛传》里的雍正皇帝时,他已经完成了从演员到编剧导演的让人惊艳的转身。《一个勺子》是一部怎样的电影?陈建斌为什么要拍它?拍的过程难吗?有太多人对这部作品充满了好奇。南方都市报记者成为首批提前看到影片的观众,并且在颁奖前夕与陈建斌做了一次深入的访谈,相信能解答你的一些疑问。

厚积薄发

演戏前就想导戏,练笔十数载,等到了“想要的故事”

其实在好几年前,陈建斌就在不同的场合表达过要当导演的想法,但也许演员转型做导演的例子太多了,很多人并没有太当一回事。直到今年10月初,陈建斌独揽台湾电影金马奖四项提名,导演新作直接入围最佳剧情片重磅奖项,才让许多人意识到他真的当导演了。

陈建斌是在新疆出生和长大的。他的本科和硕士研究生修读的都是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1998年研究生毕业后,他留校任教,教的专业还是表演系。单从个人履历看的话,你会很难发现他做导演的迹象。而他本人却说,“导演梦”在他离开新疆前就有了,“我一直都想做导演,我在新疆和我的小伙伴们一起时,我就自己写剧本,自己当导演,找来了简单的器材拍过。但是因为当时什么都没学过,拍了一天之后我就发现,要拍一个好电影,不是你把它写出来就能拍的,需要很多经验和技术,所以要上大学。当时中戏去新疆招的就是表演系学生,没有招其他专业的,就先做了演员。”

即便在很长的时间里,陈建斌演了很多电视剧、电影和话剧,但他一直保持创作的习惯。1999年,他写出了第一个剧本《菊花茶》(导演是金琛),讲述发生在西北某城市一对青年恋人的故事。电影在2001年上映,他和吴越担任主演。他并不满意这部电影,甚至质疑“我怎么会写出这样一个东西来?”在这之后的十多年,他一直在练笔,写过很多故事梗概,很多电影剧本的开头、结尾或中段,还写了小说,数量多到自己也数不清了,“我有记录的习惯。我的手机都要买内存最大的,因为要存特别多东西。”

他一边在记录,一边在自我质疑,每次写完都觉得不行,“都不是我想要的”。直到去年,他偶然在2013年第六期《人民文学》刊物上读到河北作家胡学文一篇中篇小说《奔跑的月光》,讲一对善良的农村夫妇无奈中收留一个“傻子”后,惹来梦魇般的遭遇。最终,一件好事变成了坏事。陈建斌看完后很笃定:找到想要的故事了。他辗转通过作协的人联系上了作者,几天功夫就把版权买下了。“我第一次看这部小说时,就已经在脑子里开始改编了。它没有写结尾,但我已经想好了电影里的结尾。”他说,小说写到电影的四分之三时就结束了,“一个好人做了一件好事,但大家都认为他是个坏人,连他的家人都是那么认为,好事变成了坏事,之后怎样,那才是我最感兴趣的。”

第一奖:最佳男配角

见缝插针

在剧组候场时改剧本,找到性价比“最高”的班底

陈建斌做事非常有效率。在买下剧本后,他很快就开始了改编剧本的工作。《一个勺子》的剧本诞生能够让很多在片场虚度年华的人脸红不已。当时陈建斌的主业还是演员,在各个剧组连轴转,但他还是腾出时间写东西,“很多时候演员都得候场,等待的时间我都在改剧本。从第一次看到小说到改编完成大概花了五六个月吧。中间我拍了两部电影,拍一部电视剧拍了一半。”在金门拍摄《军中乐园》时,陈建斌完成了第一稿剧本,剧本名就叫《一个勺子》。在西北方言中,“勺子”就是傻子的意思。

完成剧本初稿,他给好朋友、时任山东嘉博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的宋宪强打了个电话说:“我准备拍这个电影了。我们开始建组吧。”2012年,陈建斌和宋宪强因为合作纪录片《家乡》而认识,两人一见如故特别聊得来,慢慢有了一起做电影的设想。两人给予彼此百分百的信任。宋宪强告诉南都记者,接到陈建斌的电话,他什么也没问就答应下来了,“我不专业,但我相信导演是专业的。”

在金门写出第一稿之后,电影《一个勺子》的筹备工作正式开启了。小说里故事描述的是河北村庄的故事,陈建斌和宋宪强特地去河北农村走了一趟。“我对那儿没有感觉。虽然都是北方,但西北和河北差别挺大的。我们决定还是要在西北拍。”电影后来之所以选址在拥有400年历史的甘肃景泰永泰龟城拍摄,还得归功于网络新闻。陈建斌在拍摄《军中乐园》时,曾无意间在网上看到一则新闻叫《消失的村庄》,那个村庄的一些照片打动了他,他当即拍板,“这地方才是我想要的嘛!”

选址之后,便是选演员。陈建斌邀来亲朋好友一起唱这台戏–自己演男主角“拉条子”,妻子蒋勤勤演女主角“金枝子”,发小兼同学王学兵演男配“李大头”,没演过戏的新疆朋友演村长和警察,副导演直接客串其中一个骗子……陈建斌说,这是他认为在有限资源里最合适的方法。“大家都觉得我是演员,所以我想自己来演。不是!我想找一个好的演员,至少跟我一样好吧,这么一个男演员,这么一个级别的,他还不能和我谈任何条件,时间百分之百满足我,按照我的想法,要特别理解我,又不怎么拿钱—— 不,是没钱。这样的人实际上只有一个,就是我自己。咱必须得承认,我掌握的资源是有限的。”

陈建斌在演员这步棋上的确走对了。他饰演的“拉条子”为他赢得金马影帝的荣誉,王学兵也因为惟妙惟肖的演绎获得金马男配角提名。而不少台湾媒体和影评人在观影之后,更认为蒋勤勤饰演的质朴农村妇女是本届金马女主提名的一大遗珠。

第二奖:最佳新导演。

戏霸发威

被小镇群众发现,陈建斌怒了,剧组打游击

2014年2月21日,《一个勺子》在龟城悄悄开拍了,没有盛大的媒体发布会,剧组100多号人在简单的拜神仪式之后就开工。在开拍前两天,导演陈建斌还在现场忙着修改已经做过五六次调整的剧本。电影中发生的场景集中在两处,一个是在古城村落里,一个则是在步行约有两个小时的小镇上。主人公拉条子来回往返于村子和小镇之间。在陈建斌导演的预设里,他希望捕捉的是“即时的状态”,譬如村落里电视机或收音机所播放的都不是事先录好的,打开电视,里边在播什么就用什么。譬如在小镇上,摄制人员不需要隐藏在车里或者某个地方,跟演员有一段距离地拍摄,导演更希望能够用“偷拍”而不被发现的方式贴近人群拍摄。为此,开拍前剧组还在北京做过试验,带着小摄像机拍摄,当时显示是没问题的。

但真正来到小镇上实行时,这一招却出问题了。剧组耗费大半天拍摄后,发现素材的技术指标根本没法保证质量。临时变成从车上或屋里拍。但即便如此,在小镇街市上的拍摄仍然成了陈建斌最头疼的问题。“因为那县城很小。我们去第一天,人家不知道。我们去多了,县城的人都知道,来了一个摄制组。然后他们也知道陈建斌来了。我无论怎么化妆,都还是那个样子。一看到我们出现,人家就会‘瞧!他们来了’。所以我们得躲着他们,我们得悄悄地赶紧捉紧时间把我们的拍摄完成,不能引起群众的注意。这挺难的。”他说道。

于是,在那十几天的拍摄里,只要是在县城里拍,剧组的人员就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在这边拍一条,人们好奇过来围观了,剧组就开跑,拐过另一条街再拍一条,那边的人刷得又冒出来了,剧组又开始跑。陈建斌说,曾因拍摄时被群众发现而发过一次脾气,“因为他们老被人发现。他们一去就特别不注意。剧组人的打扮,人家一看就发现了。我就非常生气,我说不允许这样。剧组下了严令,在通告单上都描着呢,所有人必须化妆,要穿着当地人的衣服。把所有的机器都藏起来。说谁要再被发现,要承担什么什么样的责任。”

而这还远远不够为了尽量捕捉到街头群众自然的状态,让演员和他们融为一体,《一个勺子》剧组在拍摄时,最少时在场的仅有三位——男主角和傻子两个演员,还有一个摄影师,连场记都不能耐在现场,其他人员躲到另一个地方休息。陈建斌笑言,“当导演比想象中说了更多的话,操了更多的心。”反倒是妻子蒋勤勤说,非常习惯导演的状态,理由是从《乔家大院》开始,陈建斌就习惯干着不属于他的工作(这就是是陈建斌曾被说“戏霸”的原因?),“这次终于可以冠冕堂皇可以来做这样的事情。”

“我想找个好演员,至少跟我一样好吧,还不能和我谈任何条件,时间百分之百满足我,要特别理解我,又没钱。这样的人实际上只有我自己。”

“我非常生气。剧组下了严令,所有人必须化妆,要穿着当地人的衣服。把所有的机器都藏起来。说谁要再被发现,要承担什么什么样的责任。”

第三奖:最佳男主角

我要导戏

想拍好的农村题材电影,接下来要正经当导演

直到金马公布入围,陈建斌当导演的消息才被大家留意到。是故意低调吗?他解释:“我这个电影就只有一个媒体去探过班。其实我当时还很不喜欢。我不喜欢被打扰,在拍摄过程中我就希望我们专心拍摄。记者来了又要采访你,又要到现场拍摄。因为我又要求我的现场没有任何外在因素打扰的。所以这个原因吧,各种原因吧,没有任何(宣传)。”制片人宋宪强在台北时已透露,《一个勺子》已经有计划报名明年的柏林国际电影节。影片有可能在明年上映。陈建斌说,希望自己的电影被更多人看到。

对于陈建斌而言,导演处女作选择《一个勺子》,还有另一层用意,“其实咱们国家有8亿农民,现在我不知道有多少亿农民了。但是实际上反映他们的电影不多,真的不多。从个人感情上来说,我出自农民家庭,我的外公外婆都是农民。我7岁之前都在农村生活,我对农民有特别深厚的情感。这也是为什么我选择这个题材。拍这部电影之前,我确实查过这些年有什么好的农村题材,没有。再往前查就是《秋菊打官司》。《秋菊打官司》到现在也有将近20年了。它就是最好的,一直到现在,20年了,没有人能超越。”

《一个勺子》带来的两座金马奖项,给了他很大的鼓舞,他已经公开表示接下来要往导演方向发展,“我觉得内容是最重要的。我得首先找到有价值的,值得去表现的内容,再去选择表现它的方式。我希望我的电影言之有物。”那一晚,相信很多人都会记住他在领奖台上两次念到的那句诗:“我已找到,爱你的秘诀,永远作为第一次。”这是法国诗人安德烈·布勒东《永远作为第一次》的诗句,也是孟京辉《初恋》中的台词。对陈建斌而言,这确实是他当导演最好的时代吧!

《一个勺子》海报。(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