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竹泪斑斓

侧耳倾听自远方而来的暮鼓晨钟,忽然觉得眼前这绚丽的人间烟火,其实与我无关——我的眼中,只看见他。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2796798702266

文/杨千紫

一、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寻常女子的十六岁生辰,或许只能得到一个红皮鸡蛋,抑或是一根红色头绫。而我,却得到白玉满堂,金山银海,全国各地进贡来的奇珍异宝流水似的被运进府里。谁都晓得江夕瑶的父亲是当朝宰相,权倾天下,那些礼物我这个做寿星的喜不喜欢不要紧,只要够贵重,便能入宰相的法眼,也便算是投对了石子问出了明路。

很多个盘旋的梦里,我忆起那个男子。春衫薄袖,眉眼如黛,像一块温润的美玉,光是瞧着,就让人直直暖进心里去。

只是每每醒来,我总是失望,身边不但没有梦里人,甚至连个可以说话的人也没有。爹爹常年在外,哥哥们也不知去向,身边仆妇成群,可是我记不住他们的名字。

所以,除了想念那个人,多年来我别无嗜好。然而初遇已是六年前,不知如今的他,倘若出现在我面前,我可还能认得出来?他也早就忘了我吧。那个身量只到他腰间的小丫头,仰头看他的样子,就像在看头顶那一片湛湛青天。

雪落梅开的好时节,爹爹难得回家来为我主持大局。江家园子里梅香四溢,师爷却在一旁清点着礼品,姓甚名谁送了价值几千几百金的首饰,姓甚名谁送了哪朝哪位名人的字画……我却忽然听到一个人,名叫秦琼烨,只是送了一担寿面给我。在场所有人都笑了,也包括我,心想谁这么有趣,竟会送这个给我,分明是下我爹 的面子吧。

爹爹却依然眯着眼睛,倾听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奉承逢迎。多少乡绅巨富,以与江氏为伍而骄傲自豪。大厦将倾,非一木之所支,若不是有这么多趋炎附势的人在,我爹也不至于到此地步。我叹了一声,又想起六年前那个男子,帮着那时身量矮小的我取下挂在树上的纸鸢,春衫薄袖,眉眼如黛,像一块温润的美玉,让人过目难忘。

就在这时,庭院大门忽然被打开,一位锦衣公子在众人簇拥之下无奈走来,满脸为难之色,衣袂翩跹,眉眼如黛,竟然是他!

我眨眨眼睛,疑心这是个梦。周遭一切声音离我远去,只有他的身影,在我眼前无比清晰。在众人推搡间,他离我越来越近,我听见有人唤他:琼烨。

丝竹管弦声声入耳,远处山顶寺庙的钟声远远传来,我坐在上首的位置上,望着眼前衣香鬓影的舞姬妖娆招展,流水席上珍馐百味俱全,侧耳倾听自远方而来的暮鼓晨钟,忽然觉得眼前这绚丽的人间烟火,其实与我无关——我的眼中,只看见他。

二、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的生辰宴会自然达官云集,人一多,嘴就杂,关于他的事情,我坐在原地也听得一清二楚了。

琼烨姓秦,出身寒门,凭借过人才学高中状元,如今已过而立之年,去年刚刚丧妻。琼烨为人清廉,早年被老百姓称作“青天父母官”,现在升入内阁,风头正盛。满朝都是我爹的党羽,只有他清莲一枝,不肯同流合污。

自我懂事以来,我的寿宴就无非是我爹用来敛财的一个舞台,于我毫无价值。可是今日,我竟然遇见了他,仿佛周遭一切都亮了起来,真真是“蓬荜生辉”。我 望着那个人,在觥筹灯影中无奈地应对着,那双眉眼与过去一样,深处的光泽依然柔软,就像两颗上好的黑珍珠,乌溜溜的仿佛能转到人心里去。

我站起身,提起曳地镶金丝云纹紫缎长裙,穿过重重的达官显贵,往他身边走去——多少锦衣金冠,多少衣香鬓影,唯有他一身素衣,黑发如玉。不知走了多少 步,仿佛穿过了多少年孤独守候的时光,我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不,他一定是不记得我的。不过这样也好,我想让他记住现在的我,而不是当年那个身量只及 他腰际的小女孩儿。

走到他身边,我将袖中玉佩偷偷掷到地上,拽了拽他的衣角,说:“琼烨,我……我的玉佩掉了。”

他转过头来看着我,眉眼如黛,只是微微怔了一下,就低头俯下身去帮我拾起了玉佩,递到我手上,说:“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接过,微微笑了,说:“这满屋子的人,谁不知道你叫琼烨?”他又是一愣,随即浅浅地笑了。这抹笑容较之从前,倒真是多了几许沧桑和风华。

这时已有旁人过来笑脸相迎:“秦公子,这位是江宰相的千金,江夕瑶。”

他望着我,迟疑片刻,说道:“原来是江小姐。”

“你叫我夕瑶就好。”我扯着手里的玉佩线,抬头瞧他,“感谢你来为我庆祝生辰。”

“只可惜……”他错开我的眼神,“我的寿礼只是一担上好的寿面。”他回头望一眼内堂,“可不及人家的明珠翡翠、金山银山啊。”说这话的时候,琼烨眼角有一丝轻蔑之意瞬间闪过。

“明珠翡翠,金山银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歪着头看他,“怎及得上你这寿面,穿肠而过?”

琼烨睁大了眼睛:“江小姐讲话还真是风趣。”

就在这时,我爹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他身后,笑意盈盈地问我:“夕瑶,你见过秦公子了?”

众人见到我爹,纷纷礼让,笑脸相迎。唯有他,昂首挺胸,优雅而疏离。我道:“秦公子为我拾起玉佩,着实是个谦谦君子,闻名不如一见。”

“我想把你许配给他,不知夕瑶你意下如何?”爹爹的笑脸,总是给人一种虚伪的感觉。可是他所说的话,真的让我打心底里笑开了花。可是当着众人的面,我什么也不能说,又怕别人看出我窃喜的表情,只好抬手用水袖遮住脸,盈盈跑回里屋去了。

在众人的笑声中,我回头偷看了一眼他的脸——

琼烨一脸淡然,眉眼深处分明有一丝轻蔑:“夕瑶小姐金枝玉叶,我秦某可高攀不上。”

我走到长廊转角处,把玩着手里的玉佩怔怔出神。

他果然是嫌弃我的吧。

奸臣之女,怎配得上他科举状元,一介青天?对着朦胧铜镜,我轻轻笑了。果然,他还像以前一样看都不肯多看我一眼。

人人都以为江夕瑶系名门之女,追求者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宰相的女儿岂能无人问津?

其实普天之下,真的没几个人敢娶我。奸相奸相,人人都在背后这样叫着我爹。一朝权重,便只手遮天。但伴君如伴虎,我爹行事狠辣,在他身边比伴虎还危险,又有谁敢来做他的女婿?

也许我该对琼烨死心了吧。他是朝中少数敢与我爹针锋相对的人,心底里也一定是看不起我的吧。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