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一颗灰尘的飞翔时光

人总是要长大的,那些消逝在风里的青春痕迹,只能永远的停留在过去,往前行走的我会越来越坚强,越来越勇敢!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Img256589900

文/宋清酒

Chpter01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周穆的背影透过阳台透明的推拉门照进我的眼里,我忽然莫名其妙的想到一个词“风骚”。

这个词闪现在我的脑海中的时候立刻就产生了一种啼笑皆非的效果,因为周穆实在是跟“骚”这个字沾不上半点边。他严肃正直,总是不苟言笑,最惯常的动作就是 皱眉,好像这世上的事都不如他的意。我一直以为,周穆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可是最近出现一个叫做长卿的女人,她让周穆愿意抛弃从前几十年的端庄,像一个多 情的公子,每天花费大量的时间缠绵私语。

我已经习惯了周穆严肃庄重的样子,这忽然袭来的柔情叫我浑身别扭,虽然他温柔的对象不是我。对着我,他的眉头基本上没有舒展过,仿佛我是一个问题少女。

周穆在阳台上已经快两个小时了,他从东边的君子兰挪到了西边的巴西龟身边,可是手机依然稳稳的立在耳边。他刻意压低了声音,阳台门也被他轻轻地推上,但是 我仍然无法克制自己竖着耳朵,像一只在黑暗中万分警惕的猫一样,密切关注他的每一句话。他或许不知道,我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同他的刻意隐藏是成正比的。

透过门缝,有隐约的笑声传了进来,我猜测周穆此刻的语调一定肉麻到叫人浑身起疹子,或许还会夹杂着几句亲爱的。

我不是毫无根据的猜测。上个星期三,我因为肚子疼提前回家。可是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真要睡着时,客厅里忽然传来一阵伴着门锁被打开的腻死人的“亲爱的”,吓 得我差点就翻下了床。周穆不知道我会提前回来,长卿不知道周穆那天下午没有休息。而我,不知道这个叫做长卿的女人已经有了我家里的钥匙。

这边意味着,在这个家里她可以来去自如,甚至可以随时窥探我的隐私。

Chapter02

我做了个梦,梦里周穆穿着民国时期的新郎服,头上戴着黑色的礼帽,胸前系着一朵大红花,四十多岁的人,像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一样笑得嘴巴咧到耳朵后,在众人的瞩目下乐颠颠的去踢轿门。

我被周穆一身滑稽的装扮和他猥琐的动作惊醒,黑暗中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陈霄笑得花枝乱颤,奶油蛋糕糊满了嘴。周尘尘,你太有才了。

我羡慕陈霄的乐天精神,什么事到她这里来都是小事一桩,根本不值得费心伤神。不像我,一天到晚愁眉不展,一点小事就能让我郁郁寡欢,没精打采。

我不喜欢长卿,我不喜欢她什么都不会,不会做饭洗衣,不会煮水烧茶,却能如此轻易地就俘获了周穆。我妈妈还在的时候每天都把家里收拾等整整齐齐,洗衣做饭拖地,周穆连自己的茶都没有泡过。可是有一次,我看见他顿了一锅猪蹄,然后喜滋滋地打包带去给长卿。我为我妈感到不平。

陈霄说,别不开心了,我想了一条计策帮你出气。

Chapter03

周五,长卿上夜班,我装病把周穆留在了家里。

陈霄在长卿家楼下布置一切,录音机里呼呼的风声,白色长袍,滑板,凌乱长发。午夜,长卿踏着高跟鞋走近,陈霄扮成厉鬼猝不及防出现。

后来,陈霄给我打电话,语气里是满满的兴奋。周尘尘,你是没看到,那个女人胆子丁点小,吓得高跟鞋都跑掉了,要多狼狈有多狼狈。我也开心的在电话里呵呵笑,却隐隐有些不安。

长卿家在外地,在这个城市唯一的亲人是她的外甥。可是她外甥住校,一个学期回她这里住三四次。这略显萧瑟的背景,让长卿看上去似乎带着一层淡淡的哀愁忧 郁。我一直怀疑,周穆正是看上了她这一点。男人在示弱的女人面前总是不自觉地生出一股正义感,幻想自己是勇敢的骑士,骑着白马,披荆斩棘,杀恶龙,救出公 主。

周穆已经很多年没有充当过骑士了,所以这一次来势汹汹,锐不可当。可是在每一个多愁敏感的少女心里,父亲的情人永远不可能是公主,只能是灰姑娘的狠毒后妈。

我和陈霄没有猜出的结局是。长卿名正言顺的住进了我家!

Chapter04

因为陈霄制造的“鬼故事”,长卿病倒了,更显得楚楚可怜。周穆温柔的扶着她出现在客厅里,他看她的眼神都能融化一桶坚冰。我闭着眼,咚咚咚的转身往自己房 里走。周穆在后面叫住我,严肃的说,尘尘,莫阿姨身体不好,你以后在家里小声一点。他变脸变得真快,明明刚才还柔情似水,此刻却紧皱眉头,好像我是多么的 十恶不赦。

我的教养和骨子里带来的隐忍让我无法对着周穆发脾气。我只能低声说,好的,爸。

长卿像个入侵者,得意洋洋的住进了这个家,住进了我妈妈的卧室,而周穆却住进了书房,我猜,要是没有我在这里碍眼,他们肯定会一起睡在主卧里那张大大的双 人床上,那里藏着我妈妈十几年的气息。我绝不相信周穆和长卿还有什么清白,就算到了半夜仍然瞪着眼睛,竖着耳朵,警醒着注意外面的一举一动。我怀疑周穆会 半夜潜进主卧,像古代书生夜会小姐,明明猥琐不堪,却自诩爱情是这世间最美妙的事物,千山万水也阻隔不了。

我开始失眠,一闭上眼就是妈妈躺在病床上的模样,憔悴,枯萎。那个时候,她知道自己熬不了多久,断断续续的交代我很多事,比如,要听周穆的话,要好好学 习。她教我使用洗衣机和微波炉,提醒我记住周穆的生日,衣柜的哪一格放的是周穆的袜子,哪一格放的又是周穆的内裤。她是这样的放心不下周穆,把他当成自己 的孩子一样宠着。

弥留之时,周穆握着她的手说,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尘尘的。他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我一个人带着她,不给她找后妈。

不给她找后妈,不给她找后妈,不给她找后妈。可是才一年多,周穆就明目张胆的领着个女人回来了。从前的誓言,是如此经不起考验。

长卿的气色一天天的好起来,脸色红润,像沉醉美酒的少女,妩媚多情。有天我趁他们不在家的时候偷偷去主卧探查,在梳妆台上我看到了静静躺在红色绒布盒里的钻戒,宁静安详,却带着不可一世的骄傲。

我浑浑噩噩的出了主卧,觉得自己快要死了。我打电话给陈霄,却半响说不出一句话。陈霄在电话那头急得大喊。周尘尘,你乖乖在家里等我啊,我这就去找你,她一定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我还没见到她这么慌乱过。

陈霄说,我再帮你想想办法。她想了想,那个女的不是有个外甥在一中吗,要不你去找他,从他入手。

我不认识长卿的外甥,我只知道他的名字——骆堂。

找到骆堂并不难,我在一中问了高三年级的学生,很轻易的就找到了推着单车正准备出校门的骆堂。阳光下的他显得那么的青春勃发,像一颗大树一样笔直挺立。我为自己心底深处的小阴暗感到惭愧,可是什么也阻止不了我。

我骑着单车悄悄跟着他身后,在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撞向他,像是义无反顾的烈士,跳下无边无际的深渊。

后面撞上来的电动车,嘈杂的人声,骆堂讶异的眼神,统统变得不真切,我陷入了昏迷!

Chapter05

周穆赶到医院的时候我已经醒了,那个叫骆堂的男生站在走廊上跟他说了几句话,大概是描述当时的情形。他一定不明白为什么我会毫无预兆的冲向他,像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

我原本是打算撞伤长卿的外甥,她在这个城市唯一的亲人,叫她没法安安心心的和周穆谈恋爱。可到头来自己却受了重伤,而他不过是膝盖撞青了一块,小腿掉了一 块皮。而长卿,她一定在我家里充当着女主人,卧室里有她的香水味,客厅里摆着她的茶杯,阳台上晒着她的内衣,冰箱里堆满她爱喝的酸奶。

唯一庆幸的是周穆和我一样,不认识骆堂,而骆堂似乎也不是个多嘴的人,长卿也不知情。

失败和医院铺天盖地的白色让我陷入深深的绝望。我拒绝和周穆做任何交流,也坚决不肯回家住,周穆没有办法,只好让陈霄先代为照顾我。

只有仗着病痛,我才敢如此明确的表达自己的不满。!

我的身体渐渐好了,可精神上却严重的受了伤,愈演愈烈。我没办法像从前一样坐在教室里好好的看书,一到白天就头痛欲裂,像是不能见阳光的鬼魅。

周穆来接我的时候说,尘尘,乖孩子,莫阿姨不在咱们家住了,她回去了,我们一起回家好吗?

他从没这样低声下气的跟我说过话,我的心软了。我说,爸爸,你还记得我妈妈吗?

他的眼神柔和下来,轻声说,当然记得,我一辈子也不会忘了她。他看着我,又加了句,也一辈子爱着她。

我和周穆回到了从前两个人相依为命的状态。像是被迟来的春雨细细的滋润过,我如同新生一般开始迎着阳光生长。

我打败了长卿,我告诉自己。这个认知让我兴奋。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