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你是世界永远的陌生人

地球每天都在转,每天都有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0

文/唐渺

那一天卡扎菲死了,我和老朱刚加完班,在一家小饭店里吃粉,店里的电视正在重播卡扎菲被杀的新闻。

老朱很快就把粉吃完了,满嘴都是红红的辣椒油,擦都不擦就骂了句“操他妈的”,不知跟卡扎菲的死有没有关系。

“怎么了?”我咽下嘴里辣味十足的粉,问他。

“也没啥,”他总算扯了段餐巾纸擦掉了嘴上的油,然后说,“我刚刚突然想到,我居然活得像条狗,这么晚才下班,又没什么加班费,穷得只能吃碗粉!”

我笑笑说:“别着急嘛,咱们大学毕业才两年,再干上两年升了职,就舒服了呗!”

“没意思,”老朱摇摇头说,“一点都不热血,感觉整个人都死气沉沉的。”

“热血?”我不禁喷笑,然后就有几滴油汤滚进了我的呼吸道里,辣得我气管灼烧,我连咳了好几下才缓过劲来。

老朱骂道:“要死啊你!”

“操你妈的,”我又骂他,“你差点害死我。”

我和老朱离开了饭店,走到公交站牌,等着坐车回我们合租的公寓。

老朱一脸别人欠了他钱似的表情,站在旁边一动不动,我揶揄他说:“你有没有搞错,不就加了个夜班嘛,至于这么要死要活吗?”

他只是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我继续说:“早告诉你少看点文学小说,多练练PPT。小说看得越多,人越浮躁,不是多愁善感就是胡思乱想,一点都不踏实。”

老朱又叹了口气,我实在对他那副倒霉相看不下去了,于是提议道:“我们别回去了,到解放西路耍去!”

“啊?”

“我说你在长沙待了六年了,晚上从来不去哪里耍,太不好意思了。你一个男人,不喝酒不抽烟不进夜店,活该穷死。走走走!”我拉着老朱的领带,正要遛着他从太平街穿过去,他却把我的手给撂开了,说:“没意思,不去!”

正好公交车来了,他立马窜上去,我无奈得很,只好跟着上车了。

车里人不多,就几个刚下了晚自习的中学生,挺安静的,白天老是播放招商广告的音箱此刻也休息了。

公交车在流光溢彩的五一大道上疾驰,很快就上了桥,橘子洲映入眼帘。那时青年毛泽东的巨型浮雕刚刚落成,橘子洲晚上经常搞烟火表演,可是这晚却没有,漆黑的夜幕下的橘子洲只有一些路灯若隐若现。老朱显然是困了,坐在最后一排的位子上不时打哈欠,可是汽车在颠簸、马达在嘶号,他想睡却又睡不着。

公交车过了桥,到了岳麓山脚下,我们就在这里下了车。我和老朱上大学的时候就住在一起,没想到毕了业,其他几个哥们都离开了长沙,只留下我和老朱还租住在岳麓山下,不过我们已经不是每天一大早起来上山上课,而是去湘江对岸上班。

回到了我们合租的公寓,老朱直接去洗澡去了,不时用他那鸭公嗓子哼唱童安格的歌,真是侮辱人家。我在等他的时候则在玩弄我新买的智能手机,那时智能手机还是个新鲜事物,好多人都还没有,我攒了两个月的工资,然后手一哆嗦就买了,还真不错,让我这没钱没女朋友的家伙找到了新的方式来调剂无聊透顶的生活,老朱也该买一个,这样就不会一天到晚老是抱怨这个世界的灰暗了。

老朱这个人人很好,就是理想主义中毒太深,而且爱抱怨,嘴里的零碎特别多,以前上学的时候经常得罪人,现在在社会上混了两年了还这副德行,我是习惯了,但公司的同事受不受得了我就不知道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去上班,不知道老朱是不是故意的,一整天都摆着个臭脸。晚上我们又加班加到很晚。说实话,老板却是剥削得有点狠。下了班我们直接回公寓,一路上老朱骂个不停,人累得像条狗,嘴巴却精神十足,把老板全家问候个遍,还没解气,又拿政府、社会、国人当出气筒。

“我还是离开长沙吧!”坐公交车的时候,老朱用无奈的语气说。

“哦?去哪?”

“长沙太狭隘了,没激情,我要去大城市!”

“哦?去上海还是去北京?”

“那也是小城市!”

“哈?”我哭晓不得,说,“这么说你是想出国?”

“嗯!”

“到哪去?伦敦?纽约?东京?”

“迪拜!”

我无语以对,但我知道老朱只是在发牢骚,不可能真走,等心里舒坦了,就会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

事实也正如我所说,一个星期后,老朱再也没提要去迪拜的事,工作很积极,年底还拿了不少奖金,时不时跟我说“长沙这幸福城市的称号还真不是买来的”,不过他仍旧不抽烟不喝酒也不玩手机,有空就看厚得跟砖头一样的长篇小说,那时“文艺青年”这个词开始流行,于是我经常调侃他是“一只文艺的老朱”。

然而地球每天都在转,每天都有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

虽然老朱动不动就说要辞职、要离开长沙,但都只是嘴上功夫,从来没有付诸实践。可是到了12年九月中旬,事态急转直下。

那时,长沙爆发了大规模的抗日游行,岳麓山上的学生一个个如猛虎下山,把长沙闹得个底朝天,而老朱,居然莫名其妙地被他们给揍了一顿,可事实上,他除了会一句“八嘎牙路”,基本上跟日本一点边都沾不上,只能说他点背吧!不过,老朱也没吃亏,他放倒了好几个人,其中一个还进了医院,而他只是流了两行鼻血。最后警察以自卫过度为由,把他带走了,幸好我给他交了保释金,才让他免除了牢狱之灾。

这回老朱不骂娘了!

铁了心要走了!

他干净利索地辞了职,去北京办了签证,然后收拾行李准备离开他生活了七年的城市。

我一边抽烟一边看着他忙活,心里骂了他几百遍:你个猪脑壳,一句阿拉伯语都不会,英语四级考了五次才过,人跟狗一样,去了迪拜必死无疑,我可没钱送你花圈!

“你不会在哭吧!”老朱突然迸出一句话来。

“去你妈的,你有多远死多远,别来烦我!”

老朱就这么走了!

起初我心里很失落,偌大一座城市,身边一个好兄弟都没有了!不过我可没有老朱那样的令人恶心的多愁善感,我喝几瓶啤酒,睡上一觉,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有闲暇时就整理老朱没有带走的东西,还好没有一摞臭袜子、脏内裤,全是小说,还都是名著,真服了他了。我本想将这些书都当废纸卖了,但细想一下还是留着吧,我弄来一个大纸箱,将这些书都装起来,将来等他回国了再还给他。整理时发现,他还有一套反乌托邦三部曲没有拆封,我虽然也没看过这三本书,但仍不禁叹了句:你个蠢货!

几个散落在全国各个大城市的兄弟打电话来向我询问老朱的情况,最后也都劝我离开长沙,到更宽广的天地和他们一起干出一番事业。我都拒绝了了他们的邀请。这个世界上哪里都挣不到钱,哪里都挣得到钱!长沙说好不好,说坏也不坏,这里没有乌托邦,哪都没有乌托邦,我跟老朱不一样。

话说老朱走好,我的日子越过越顺!升了职,长了工资,还交了个女朋友,只不过我还没有搬出岳麓山。我女朋友有时候问我老朱是什么样的人,我就找出老朱那本又脏又旧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告诉她,我还是个骆驼,而他快是婴儿了!

查韦斯死的时候,我收到了老朱寄给我的明信片。真恶心,两个男人之间传什么明信片啊,而且还一次寄了七张!明信片背面印的都是天主教堂的图片,奇怪的很,迪拜不是一座塔加一抱清真寺吗,哪来的天主教堂?我仔细看了看邮戳,居然是梵蒂冈的。什么情况这是,怎么又死梵蒂冈去了,莫非是大彻大悟,给人教皇扫地、修钟表去了?

我认真地看着这七张明信片。

第一张:还活着呢,别太想我!

第二张:除了贫穷一无所有,别紧张,我不是来向你这个抠门的家伙借钱呢,穷多好啊,贼都不来找我麻烦,哈哈,我没发癫哦!

第三张:迪拜沙尘暴太猛,受不了,就去了罗马,本来混得还不错,不过前几天得罪了人,饭碗给砸了,然后走人了。其实罗马挺好的,但这里适合度假,不适合生活。我现在正打算去都灵呢,路过梵蒂冈,就来看看,顺便赏你几张明信片。别误会噢,我对男人没兴趣,对你这样的臭男人更没兴趣,少自作多情。

第四张:开始有点怀恋在长沙的日子了,算了,不提了。

第五张:我知道你肯定一边看明信片一边骂我,我知道我这个人人品很差,还有一堆不切实际的想法,没办法,人的性格一旦形成就改不了了,放心我不会死的,即使混得很差,我仍会照我自己的方式活着。

第六张:摊上我这么个兄弟,只能怪你上辈子没积德,哈哈!

第七张:我日,梵蒂冈的邮票好贵,亏我写了这么多。

我确实是一边骂他一边看明信片,但最终还是觉得跟老朱做兄弟挺好的。

后来老朱还给我寄过明信片,说他离开了都灵,还说什么意大利经济不景气,呆在那里不好混,我看他是得罪了黑手党吧!后来他去了柏林。至于他能在柏林呆多久,那我就不好说了。有意思的是,他刚到柏林的时候没找到工作,于是就去到德国的那些神人哲学家的坟墓前送花,说这是拜码头,我是无语了。

转眼已到14年夏天,长沙又成了火炉,湘江水位高涨,滔滔北去,岳麓山则绿树成荫、葳葳蕤蕤,山上的大学城又到了毕业的季节。

五年前我毕业的时候,宿舍里的六个兄弟约好五年后要聚一次,然后比比谁挣得钱多、谁结婚早,现在日期到了。

其他四个兄弟从全国各地聚集到长沙,与我会合,而老朱,我也提前跟他打了招呼,他说他会来的。

我们约在当年一起吃饭的学生公寓门口的小餐馆。兄弟们几年不见,一张嘴就开骂,骂爽了,坐下来,喝酒、吹牛、互相抖搂当年的丑事。老朱还没来,我们就拿他这个“死穷鬼,老光棍”开刀,把他那些破事全部抠了出来,笑死人了。啤酒空了一瓶又一瓶,老朱终于现身了,穿得倒挺时髦,但一脸舟车劳顿的样子。他一屁股坐下,话也不说,像只饿狼一样把桌上的菜都吃了,然后咕噜咕噜喝水,仍然不喝酒。

“要死啊你!”一个兄弟说。

老朱像是恢复了体力,笑着说:“累死我了!你们知道我是怎么回来的吗?我可是坐火车横穿欧亚大陆回来的。”然后老朱滔滔不绝地跟我们讲他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从柏林回到长沙的事旅程是多么的辛苦、多么的蛋疼。

“你脑袋有泡吧!干嘛不坐飞机!”

老朱说:“最近不是老出空难嘛,我可不想突然消失。”

我们几个一齐对他竖中指,然后异口同声地说:“瞎折腾!”

“我乐意!”老朱还很得意的样子,“生命在于折腾!”(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