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悲伤走样

3、因为我不知道下辈子是否还能遇见你,所以我今生才会那么努力把最好的都给你

陆天昊虽然付出了代价,但也确实跟那帮混混脱离了关系,至此专心学习。爷爷给的生活费非常有限,他就日日吃白饭就一份素菜,加上食堂的例汤,肚子里油水是 少了点,但填饱肚子还是可以的。他不肯跟向晚一起吃饭,怕她心疼,也怕她拿钱接济自己,但偶尔向晚买了凉拌肉或卤肉请他吃,他也不推辞。

高三最后半年很快过去,向晚正常发挥,考上了C市一所重本,陆天昊虽然底子差,但仗着聪明,加上大半年的发狠努力,竟然也上了C市的一所二本,并且跟向晚的学校只有一墙之隔。

向晚的父亲并没有给她留下太多财产,大学四年的学费是够了,但要想手头宽松点,还得靠自己。所以一进大学,她就努力寻找打工的机会,陆天昊则是连学费都发愁,更是拼命打工赚钱。

学校摄影社的社长在拍新生军训的照片时无意中拍到了向晚,惊奇地发现她是难得的穿着宽大迷彩服戴大沿帽仍然漂亮的女生,之后数次找到她,希望她能当他的模特,但都被向晚拒绝了。

一是她学习之余忙着打工,没那么多时间,二是她不想有任何可能的误会,免得陆天昊不高兴。

这些事陆天昊并不知道,每天晚上他们都约在两所学校中间那条小吃街见面,小吃街永远有那么多年轻男女,永远充满人间烟火的气息,叫人一看就觉得充满希望。两个人经过一天的辛苦,在小吃街随便吃点煎饼果子或者豆腐脑,都觉得很满足。

这天向晚特别想吃砂锅米线,小吃街唯一一家砂锅米线生意一直很好,两个人排了会儿队才得以进店,被服务员安排同另一对情侣拼桌。

那对情侣一看就是家境良好,穿着光鲜,打扮入时,两人见服务员安排了向晚和陆天昊这对情侣来拼桌,还很是不乐意。

女生大概是有意显摆,见向晚坐下时掏出手机看短信,便向男生撒娇:“我们宿舍那谁,她姑姑从美国给她带了个什么iPhone手机,整天拿在手里得意扬扬,有什么了不起,哼,有我这个BlackBerry贵吗?”说着举起手里的手机扬一扬。

那时候iPhone还没有在中国大火,向晚和陆天昊根本没听过,也不在乎BlackBerry是什么东西,向晚只是默默低头回短信。
女生见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干脆一把拿过向晚的手机:“哟,同学,你这手机是哪款,多少钱,我怎么没见过呀?”

向晚正要回答,她又掩嘴一笑:“怎么看起来这么老,还是蓝屏的,只能打电话和发短信吧?”

向晚从她手里夺过手机:“嗯,能打电话和发短信就够了。”说完不再理睬她。女生碰了一鼻子灰,仍是不甘心,拿着自己的手机不断把玩,直到砂锅米线端上来, 她手一滑,手机竟然掉到砂锅里,她心急去捞,又被汤水烫到,眼看就要哭了,旁边的男生赶紧拿筷子把手机夹出来,又安慰她:“宝贝儿,没事没事,坏了咱们再 买个新的。”

女生气呼呼地说:“不吃了!”站起来就走,男生赶紧扯了餐巾纸包住手机,跟了上去。

向晚心里暗爽,是以那碗米线也吃得特别香,没发觉身旁的陆天昊一直沉默不语,脸色铁青。

他气不过向晚被人这样嘲笑,她比那个女生漂亮好几倍,为什么她只能用最老式的手机?

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她跟了他这样一个穷光蛋男朋友。他越想越痛恨自己无能,发誓要努力赚钱,把最好的东西都给她。

4、在你我之间到底谁会爱谁多一点

向晚收到陆天昊送给她的新手机时,很是意外,也许是天性敏感,对于这台所谓的新手机,却没有包装,充电器也是万能充,她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哪儿来的?”

向来对她都好脾气的陆天昊这次却突然冷了脸,“当然是买来的,不然哪儿来的?”

向晚有些莫名其妙:“这么凶干吗,谁送人家礼物还凶巴巴的啊?”

陆天昊这才不自在地调整了表情:“送你你就拿着,哪里那么多废话。”

新手机功能太多,向晚玩得兴起,上课时也偷偷拿在手里玩,这天上马哲,是大课,她跟同宿舍的女生坐在靠后的位子,一个女生拿过她的手机,艳羡地说:“有男朋友就是好,能送你这么好的手机,我什么时候也能交个这么好的男朋友就好了。”

隔壁有女生听了,侧目看过来,突然像发现什么似的,说:“借我看看好吗?”

同宿舍的女生骄傲地递过去,那女生接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了好几次,终于开口说:“你这手机哪儿来的?这明明是我前几天被偷那个啊,看,这里还有个小刮痕,是我不小心弄上去的。”

向晚的舍友倒是没多想,有些直爽地脱口而出:“向晚,你男朋友也真够节约的,去买二手货来送女朋友呀?”

向晚马上想到陆天昊当时没来由的脾气,顿时意识到了什么,她的脸憋得通红,对那个丢手机的女生说:“不好意思,要不然我还给你?”

女生倒也大方:“算了,你男朋友也是花钱买的,我要找也该去找偷我手机的人,反正我现在也有新手机了,这个手机你还是留着好好用吧。”说着把手机递还过来。

向晚的脸红得要烧起来,接过来之后再也没心思摆弄,只深深地装在挎包最底层,那一整天她都是恍惚的。

到了晚上跟陆天昊见面,她看着他兴致勃勃的样子,犹豫了几次,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今天上马哲时,我把手机拿出来玩,结果有个女生看见了,说是她前几天丢的那个,你说好不好笑?”

陆天昊的脸色变了变,强挤笑容:“同款手机那么多,她凭什么说是她的?”

向晚把手机掏出来,指那个小刮痕给他看:“她说这是她不小心弄上去的。”

“神经!我还说是我弄上去的呢。”陆天昊不高兴了。

“阿昊,其实我以前那个手机挺好,能打电话发短信就不错了,这个手机太好了,不适合我。”向晚说着,把手机往他手里塞。

“你什么意思?”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你以前不是为了我改好了吗?我不希望你为了我再犯错。”

陆天昊死死攥着手机不吭声,半晌,猛地把手机往地上一砸,手机发出巨大的响声,摔成了好几块,路过的人纷纷侧目,讨论着这对小情侣怎么吵得如此厉害,陆天昊却紧紧抱着向晚:“我……以后再也不会了,你相信我。”

“我信。”向晚回抱他一下,然后推开,笑嘻嘻地蹲下去扒手机尸体,“我的sim卡还在里面,还有二十几块钱的话费呢,可不能浪费了。”

陆天昊看着她的笑,虽然是夜晚,但在路灯的映照下仍然那么明媚,他暗暗握紧拳头,发誓要努力,再也不让她失望。

后来向晚还是找理由请那个手机被偷的女生吃了饭,还主动帮她做了选修课的作业,其实没必要,但她总觉得算是帮陆天昊赎罪吧。

自此,陆天昊开始拼命打工,做家教,在学院资料室做打扫,帮一些培训机构发传单,贴广告,甚至帮同学写作业,只要能赚钱的,他都做,终于存了一点钱,于是开始去批发市场批小商品,每晚在学校摆地摊。

他跟向晚的见面也从以前的每天一次到了几天一次,有时候向晚会来陪他摆地摊,有时候不来,他就抽空给她发发短信,觉得日子就这样也挺好的。

他太专注于自己的赚钱事业,于是忘记去关注向晚有什么变化,也根本不知道,向晚在他摔手机的第二天,就主动找到了摄影社的社长,答应做他的模特,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能有微薄的报酬。

社长偶尔会把自己得意的照片发到校园论坛上,自打有了向晚这个模特之后,他发的人物照主角基本都是向晚,以往他发出来的人物照,模特得到的评价总是褒贬不 一,有人喜欢有人讨厌也有人无感,奇怪的是向晚的照片几乎没什么负面评价,绝大部分留言的人都表示很喜欢这个自然清新的漂亮女生,还有些宅男表示已经将这 些照片下载下来做手机桌面和电脑桌面。

向晚渐渐地红了,走在学校里很多人打量她,回头率很高,胆大的甚至会跟她打招呼,夸她的照片好看,追她的人自然也多起来,她不以为然,有时候还在别人夸她 漂亮的时候,在心里孩子气地想,你要是见过我当年满脸红疹子眼睛肿得只有一条缝表情呆滞的样子,还会喜欢我吗?哼,我家陆天昊就会。每每想到这里,还觉得 有几分得意,因为她不用像其他漂亮女生那样,担心男朋友只是喜欢自己的长相,担心将来胖了老了不漂亮了,落得个色衰爱弛的下场。

大概是她的照片实在太红,学校新闻专业的大四学生在去某周刊实习时,竟然想到其中一个栏目来找她做模特。

那是她做模特以来接过的报酬最高的一笔活,她自然是非常开心地答应了,倒没去想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影响。

她和陆天昊的心思其实是一样的,就想多赚点钱,陆天昊想给她一切好的东西,而她则不想陆天昊那么辛苦。

那期周刊出来之后,陆天昊某天和向晚一起走在他的学校,发现两人的回头率颇高,于是偷乐:“我不就摆个地摊,做点小生意吗,怎么红成这样了?人长太帅就是麻烦。”

向晚看他臭屁的样子不忍心打击他,只是笑,又走几步,遇上陆天昊一个同学院但是平时很少打交道的女生,那女生笑眯眯地走上来跟陆天昊打招呼:“这是你女朋友?是叫向晚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

那女生不理他,反跟向晚打招呼:“我经常去你们学校的论坛,你那些照片我都好喜欢,这期的周刊我也买了,没想到你真人更漂亮。”

“什么照片?什么周刊?”陆天昊傻了。

向晚气得跺脚:“喂!我每次跟你打电话发短信提到我去拍照了,你都听不见看不见吗?”

陆天昊这才知道自己的女朋友现在勉强也算个平面模特了,而且还挺受欢迎,他心里又是高兴又是发酸,封建思想又上来了:“都是我没能力,才让你那么辛苦,还抛头露面。”

“又不是旧社会,什么抛头露面,再说帮人拍拍照就能赚钱,多轻松啊。”至于拍照时那些苦,她绝口不提。

她越这样,陆天昊越自责,更是恨不得一夜暴富,免得她辛苦。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