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好听的都是伤心的歌

好听的原来都是伤心的歌。正如,错过好的人,才会令人伤心。对于一个喜欢自己的男生,我除了说“对不起”,真的再也找不到其他的话了。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1978885869c882562l

好听的都是伤心的歌

文/良昭

【对不起有什么用?】

我害怕谈恋爱大概是缘于我表姐的失恋。

那个时候我上初中,表姐上高中。在表姐恋爱之前,我们每天都一起坐公交车回家,但她恋爱之后,我就变成一个人了。

表姐的男朋友是个混混,在放学之前会驾着机车到校门口,因为嘴巴甜,跟保安也混得熟,他们一边聊天一边抽烟。

等到表姐爬上机车后座,机车带着她扬长而去之后,我只得一个人步行去公交车站,然后在夏天的傍晚挤在沙丁鱼罐头一样的车厢里,回到家之后,全身都湿透 了。彼时表姐还没有回家,姨妈问起来,我也只好说不知道,有时候也会告诉姨妈表姐在学校排练舞蹈之类的。我跟表姐关系挺好的,她对我就像对亲妹妹一样,所 以这点谎我还是愿意帮她撒的。

表姐跟那个混混谈了差不多三个月时间的恋爱,在这期间表姐的心完全沦陷了,她甚至偷偷告诉我,想要辍学,然后跟着他离家出走。

我问她,你们去哪里?

表姐摇摇头,说不知道,但只要跟着他就好了。

那时候表姐的脸上洋溢着一股比吃了蜜还甜的表情,我不能理解爱情这颗糖到底有多甜,但我知道一个女生若是真的爱上一个男生,她是会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的。

但最终表姐没有和他私奔,她被那个混混甩了。他当着她的面说,我根本就不喜欢你啊,就是想玩玩你,现在腻了,对你没兴趣了。

表姐不依不饶,对混混男死缠难打,以为他是骗她的,每天都来接她放学,怎么会不爱自己呢?

所以混混男躲起来了,表姐找不到他,只得像个疯子般四处打听,无果,最后表姐真的疯了。她在秋天的时候被姨妈送去了郊区的精神病院,听说那里关着的人 都是脑子不正常的,姨妈没让我去,但我一想到表姐当时被姨妈拖出去时候的表情,以及她要一个人待在那里很长很长时间,就觉得特别难受。

在表姐离开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陷入了一种恐慌的状态。我总觉得走在我身边的那些在恋爱的女孩最后都会很惨,都会像表姐一样失去理智,但我也想不出任何办法拯救她们。看着她们在风里笑得嘻嘻哈哈的样子,我就想起我的表姐,曾经那个爱笑的女生。

我后来见过一次那个混混,的确如他所说他根本就不爱表姐,他现在身边站着别的女生。但当我冲上前去用一瓶可乐泼在他身上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惊诧,他竟然记得我的名字,他问我,你表姐还好吗?

我咬着牙齿看着他没说话。

替我跟她说对不起,希望她找到更好的男朋友。说完,他拉着他的小女友走了。

我站在原地,眼泪终于流了下来。事到如今,他都不知道表姐其实已经无法再找男朋友了,她曾经那么爱他,甚至愿意为他做一切,换来的不过是一句事不关己的安慰。

对不起有什么用?

这三个字也一度成为我最讨厌的三个字。

【简直跟《植物大战僵尸》如出一辙】

初中毕业之后,我考上了市里的重点高中,离开了姨妈家。学校在市郊,所以需要借宿。那是第一次住校,所以第一晚整晚都没睡着,总觉得宿舍有老鼠的声音,后来知道是上铺的橘朵喜欢磨牙。

橘朵长得好看,比我高也比我瘦,有点像刚出道时候的范范,还颇有一股学院范儿。军训那会儿,我因为身体不好,所以经常躲在树下休息,而橘朵也因类似情况跟我坐一起,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变得熟识起来。

对面男生队伍里,总有不怀好意的目光投过来,年轻的男生荷尔蒙旺盛,稍一被鼓动,就不怕死地上前来要电话,但是橘朵压根不理他们,只顾着和我聊天,也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后来有个男生学聪明了,不直接找橘朵要电话了,而是把我作为进攻目标。

“美女,可以交个朋友吗?”俗气到死的开场白。

“确定是在跟我说话?”我真的以为是我听错了。

“当然,四下也没有别的人在啊。”他笑得一脸贱相。

说得也对哦,环顾四周,在这个点去女生澡堂的恐怕也只有我一个人吧。因为知道下午放学后人多,所以我都会提前一节课离开,借着去医院取药的方便,回来正好可以先来洗个舒服的热水澡。

“做朋友?”我反问他。

“对啊,美女意下如何?”

“第一,我不是美女;第二,我也没兴趣跟你做朋友。”说完,我瞪了他两眼,刚想走的时候,又补充了一句,“下次如果溜进女生澡堂大门,我会报告到保卫处的。”留给他一个无法挽回的背影。

当然我也是几天之后才知道主动想来跟我做朋友的人是校草级别的人物,卢月森。现在,我都记不起他长什么样子了,橘朵坐在我对面,一个劲地问我:“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啊,你怎么那么傻啊,不把他电话搞到手。”

我有些头晕,想来想去也只记得他说想跟我做朋友,至于问电话这档子事,我是压根都没有想过的,而且我也真的没有兴趣。

“我看你是没救了。”橘朵叹了口气,继续发她的花痴梦去了。

看着橘朵黯然神伤的背影,我几乎想要大笑出来,在别的男生眼里冷艳高贵的她,竟然在听到卢月森名字的时候也会两眼冒桃心,也会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般幻想他说话时候的语气表情巴拉巴拉,简直颠覆了她在我心中的女王形象。

让我更大跌眼镜的是,一周之后,橘朵竟然拟订了一个“如何勾搭卢帅”的计划表,并且贴在了床头。我大致扫了一眼,十几条豪言壮语总结起来不过四个字——主动出击。

所以学校有篮球赛的时候,橘朵就拉着我奔向操场,但又不敢真的站到他面前去喊他,只会躲在人群最外面,透过密密麻麻的人头默默地注视他,“哇,好帅!”“他怎么那么完美!”“喂,他刚才好像有跟我对视一眼呢!”

“别做梦了,你前面这么多人头,他看得到你才怪!”我白了橘朵一眼。

“也对哦,这些人头还真讨厌,真想推个锄草机从前面过去。”她愤愤地说。

“好啊好啊,那么我就拖着个大垃圾桶跟在后面捡人头好了。”

后来每次想起这个画面,我都笑到不行。简直跟《植物大战僵尸》如出一辙,原来我和橘朵才算是始作俑者嘛!

【大不了老死不相往来】

橘朵第一次跟卢月森正面交锋是在学校的食堂。我因为考试交卷早,所以提前到食堂排了队,橘朵来的时候,正好赶上开饭。她就顺势站到了我前面,像整个队伍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这个微妙的举动就被站在后面不远处的卢月森看到了,然后他就不乐意了,就非得扯着嗓子说,有人插队了,有人插队了。

那贱样跟《失恋三十三天》里的王小贱太像,以至于我有三分之一秒的时间在怀疑他的性取向是否正常,而在另外三分之二秒的时间里,我听到了橘朵很微弱的声音:“对不起!”

她竟然跟他道歉说对不起,然后默默地想要离开这条长长的队伍。听到对不起三个字,我整个人就热血沸腾了,之前有说过,我很讨厌这三个字,加上明显是卢月森挑起的,所以我就直接冲上去拉住了橘朵,然后将她带到卢月森面前,甩出六个字——你他妈是谁啊?

可想而知当时的气氛有多火暴,几乎所有食堂的人都炸开锅了,大家迅速以不规则运动自发围成了一个大圈,我们三个人则变相成了此圆的中心。

橘朵估计也被我这气势吓倒了,在后面扯了扯我的衣服,小声说:“木玛,别闹了,我们走吧。”

“谁闹了?到底是谁闹了?”我越想越气,说完之后,又指着面前的卢月森说,“你听好了,不管你是谁,我对你都没兴趣,橘朵是我朋友,她插我的队关你什么事?无聊!”

那天中午我和橘朵没有在食堂吃饭,而是被请去了学校外面的川菜馆,做东的当然是卢月森了,为了给橘朵道歉,他还特地买了个生日蛋糕。

我也搞不懂他脑子里怎么想的,今天又没谁生日。他只是笑着说,生日蛋糕比较隆重,这样的场合配得上。事后我算发现了,其实压根就是他自己喜欢吃而已,整个蛋糕他吃了四分之三,另外的四分之一被我和橘朵瓜分了,而且两人都还没怎么动。

大概,卢月森也是我遇到过最喜欢吃甜食的男生吧。

那天的饭吃得还算和平,之前挑起的事端也因为各自解释就此翻篇了。倒是提起上次在澡堂被卢月森拦截的事情,他有些不好意思,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了:“那……那次,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进水了,现……现在,想起来,觉得……觉得自己挺傻的。”

“哈哈哈哈!”我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

笑完之后,我又非常严肃地看着他:“你不就是想通过我要到橘朵的电话吗?你比其他男生都聪明,但也比他们都笨。”

卢月森一直没明白我这句话的意思,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一直在嘀咕聪明和笨,大概是被我绕晕了。

其实我想说的是,他聪明是因为知道前面的人失败之后从我这里下手,而他笨则是因为他完全忽略了自身优势,换句话来说就是,他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出马,橘朵的心早就飞到他那儿去了。

橘朵挺感谢我的,一边夸我侠女气势,一边赞我心直口快。

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只是不太喜欢卢月森那副跩样子罢了。像他那样的男生真的以为全世界的女生都会为他疯狂吧,错了,我,林木玛就绝对不会。所以,我可以理直气壮地跟他对着干,大不了老死不相往来。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