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青春再美,总要长大

我回转头,气喘吁吁地望着波光中故意相让与我的曹小昭,听见勉强挤出一个微笑的她叹息着对我说:“秦海生,如果我不放慢速度,你是不是就该拼命了啊。”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6163402_123113725000_2

海生,你不懂爱

文/韩十三

一、可以分享的女朋友

麦齐是十八岁那年,我们五个要好的死党中,唯一一个游不过防鲨网的家伙。

七月里,穿着透明雨衣的林羽宁站在栈桥上,弓腰猛地吹响了哨子,于是,我们五个仅仅穿着一条泳裤的男孩,就像五条白鱼般,从距离海面两米多高的木质桥面上吧嗒吧嗒落下,大喊大叫着朝远处若隐若现的防鲨网拼命狗刨式划水。

对于我们一群人来说,性格沉静、肤白貌美的林羽宁是一个比麦齐还要异类的存在。祖祖辈辈生活在海边的林家人,到了她这一代居然退化出了一种惧怕海水的疾病。林羽宁的皮肤一旦接触海水,便会长出一片片云团般的丘疹,不管不问的情况下,第二天又能神奇痊愈。

蒋飞他们管这种奇怪的能力叫过敏。

“今天谁能第一个游到防鲨网,我就答应做他一天女朋友哦。”

栈桥上笑容满面的林羽宁又在朝着起伏不定的海面大喊了,这是她惯用的手法,从来没被我们当成女孩看的她几乎做过我们每个人的女朋友。

当然,这个待遇麦齐是没有的,通常情况下,剩下的四个人还在向着防鲨网没命冲刺的时候,早已返回岸边的他,已经笨拙地爬上栈桥,盘腿坐在林羽宁身边,和她一起大快朵颐霍庭安从家里带来的烤鱼片了。

霍庭安家有一家小小的海产店,妈妈用柴炉烤制的鱼片是烟城一绝。

记忆中,我曾做过林羽宁七次男朋友。

虽然要论数量,我没有孔武有力的蒋飞和身轻如燕的欧楚天多,但是,没人比我更清楚,我在质量上是取胜了的。有一次,“女朋友”林羽宁甚至趁没人的时候,踮起脚轻轻地亲吻了我的脸庞。她先是用一张餐巾纸在我左腮处擦了又擦,擦干海水之后,在我毫无准备的时候地亲了上来。

她说:“秦海生,知道我为什么只做优胜者的女朋友吗?”

看着她那张藏在湿漉漉的雨衣后面微微泛红的脸,我一时间语塞,良久,才故作轻松地跟她开玩笑说:“当然知道了林羽宁,《动物世界》里不天天都在播嘛,这叫优胜劣汰!”

猛地把头转向了海面的林羽宁似乎有些生气了,许久,才压低声音,仿佛是在自言自语般地对我说:“那是因为我知道你们关系要好,要是我只做其中一个人的女朋友的话,恐怕你们早就内部分裂了吧。”

的确,我比谁都清楚,林羽宁的话并不是空穴来风。

除了“花花公子”欧楚天和看起来能跟任何女孩做姐妹的麦齐,蒋飞和霍庭安都是喜欢林羽宁的,要不然蒋飞就不会偷偷报名游泳加强班,霍庭安也不会每天偷偷从家里往外顺鱼片了。

五比一,这样狼多肉少的局面,注定有些事情不能长久。

鉴于此,我便决定引进新品种了。

当然,我把这个想法第一个告诉了见多识广的欧楚天,高二的时候,他曾经将学校里女生们写给他的情书装订成册,然后用涂改液抹去了姓名,甩到我们几个人的眼前,让我们像批改试卷一样打分,取分数最高者,送一朵玫瑰,按照情书上提供的联系方式约一次会。

所以,对于新物种,他有的是资源。

我记得清清楚楚,那一次,我们打出的最高分属于一个戴着厚厚近视镜的胖女生,我之所以这样说并不是看不起她,而是觉得她实在不是欧楚天中意的那一型。

当然,当初手持玫瑰,还在皱巴巴的衬衣上打了一个小领结的欧楚天一开始是不知道那个名字属于谁的,所以,他跟我们约好,下午第二节课间的时候,他跟女孩约在实验楼下见面,而我们其他人事先到实验楼三楼的天桥上潜伏,一旦发现与他约会的是一恐龙,他就猛拍大腿,彼时天桥上的我们会给他打电话,他就谎称家里失火了,然后撒腿就跑。

那一次的电话是我打的,可是,后来的麦齐跟成功逃脱了的欧楚天扭打在了一起,他一边胡乱地挥舞着“粉拳”,一边大骂:“欧楚天,你丫是个王八蛋,居然敢泡我表姐!”

其实我却觉得麦齐那句话说的不对,如果欧楚天真的泡了他那长相出众的表姐的话,他就不会这般恼羞成怒了吧。

后来,我将这件事情当笑话一样告诉林羽宁的时候,她狠狠地白了我一眼,然后重重地踩了我的脚。

想到此,我会心一笑,转身看向身前聚精会神的欧楚天:“欧楚天,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们的革命队伍有点阳盛阴衰啊。”

烟雾缭绕的网吧里,正对着屏幕跟一位女玩家也或者是男扮女装的女玩家打情骂俏的欧楚天在听了我的话之后,顺手摸起隔壁桌某个男孩的可乐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嘴角露出了一丝坏笑:“是不想跟别人分享林羽宁了吧秦海生,放心,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

二、有箭鱼文身的女孩

2008年8月,某个大雨滂沱的午后,魅力四射的欧楚天果然就给缩在麦齐家老宅子里分工写作业的我们带来了新朋友。

其实,我对那个肩膀上有文身、短发如儿郎的女孩曹小昭并没有多少好感,无奈麦齐和霍庭安却跟她十分投缘,我也只能强作欢颜地接受了她。而那时,自封老大的蒋飞在干什么呢,在文身女孩曹小昭主动伸出手跟他握手的时候,他居然将脸冷冷地转向了一边,然后若无其事地对身旁的林羽宁说:“林羽宁,昨天游泳班结业考试,我是全班第一名,从此以后,恐怕你只能当我一个人的女朋友了。”
他那明摆着是在向林羽宁示好,而且极其不给欧楚天面子。

所以,此话一出,立马招来了一片声讨。

十八岁的年纪里,谁曾服过谁?

不知是谁开了一个头嚷着要比赛,一群人便呼啦啦地冲出了房间,冲进了雨中,有人发动了小摩托,有人猛踩单车,而我则跟林羽宁一起跳上了一辆开往栈桥的出租车。

“是你的主意吧?”脑袋靠在雾蒙蒙的车窗上向外看的林羽宁漫不经心地问道。

在她面前,我没有撒谎的必要,于是微微一笑,算作回答。我听见了林羽宁胸膛里传来的微微叹息,听她自言自语般说道:“我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很少有人能做一辈子朋友的。”

大雨滂沱之中,栈桥上五个少年排排站,今日的海面风有些急,浪有些大,却无一人退缩。

在纵身跃进海里之前,我还忍不住转身向后看了一眼,我看见站在近处的林羽宁一脸担忧,而因为没有穿雨衣早已淋成一只落汤鸡的曹小昭,却是满眼的冷漠与不屑。

“跳!”

随着蒋飞的一声令下,所有人几乎是同时跳入了水中,只有麦齐在犹豫了片刻之后,缓缓地退到了两名女生身边。

然而,那一次比赛的结果是让人大跌眼镜的,冠军不是游泳健将蒋飞,也不是腹黑无敌的我,而是半路杀出来的一个程咬金。

在我和蒋飞几乎就要撞线的时候,一个瘦小的身影,居然如同一条灰色的飞鱼般直直地越过了我们。波涛起伏中,透过细密的雨帘看过去,我先是看见了曹小昭肩部那个箭鱼文身,接着才看见了她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那一次,等我们几个人互相帮忙爬上栈桥的时候,来得快去得也快的大雨已经停了,我看见不远处早已返回的曹小昭已经搂住了林羽宁的肩膀,转身一脸挑衅地对我们几个说:“今天的林羽宁是我的了。”

接着,便跟她一起沿着长满了青苔的栈桥向着远处走去。

我定定地看着欧楚天,欧楚天定定地看着我,接着,才猛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抓起凉鞋向前追去。在前来追赶我们之前,霍庭安和蒋飞还把麦齐按倒,脱下了他的鞋子,远远地丢进了大海里。于是,本不打算下水的麦齐,只好骂骂咧咧地跳进水中,呼哧呼哧地向着鞋子游去。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