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我只能一个人离开,带着爱他的心。我曾费尽心思敲开一个人的心门,只在门口张望了一下风景就走开了。他痛苦了一阵子,而我却可能铭记这一辈子。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6163402_122936800000_2

文/微酸袅袅

1、嗨,林放

我有多久没有见过林放了呢?

从2010年夏天开始算的话,那么是将近三年的时间。

三年,我们不打电话,不聊QQ,不见面,没有中间传话的朋友,我对他的所有了解只是他偶尔变化的QQ签名和说说。

他是个很保护内心的人,也可能是害怕暴露自己的内心,相较那些喝杯奶茶都要拍照传上网的人,他古板得像个生活在山顶洞时代的中年人。

可他又不是中年人,至少我闭上眼睛无法想象他谢顶又大肚腩的样子。在我心里,他是永远二十岁的少年郎,眼神发亮,有不笑也自然上扬的唇线,又落拓又英俊的样子。

他在我心里,是颗熠熠发光的星球。

所以四年之后在上海黄浦江边再次看到林放时,我一下就把他认了出来。他穿着细条纹的衬衫,袖子挽到手肘,左手戴着Nomos手表,右手手背上有个小小的圆形图腾文身。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露着白色的牙齿对一个仰脸望他的小孩微笑。

我没有开口叫他,只是站在原地望着他的方向,心里想着如果他没有发现我,那么就当没有这次遇见。

十秒后林放的目光转向我,然后笔直地朝我走来——谢天谢地,那个小孩不是他的女儿,发胖的妈妈抱起自己的孩子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宁瑶。”他笑着叫我的名字,唇齿间的气流带动出悦耳的声音。

“嗨,林放。”我歪头,微笑,终于有机会露出我练习了几百遍的笑容。

2、你怎么不抓紧时间呀

十年前的春天,我在A大读大一。一米七○的瘦高个,平胸,戴一副镜片超厚的近视眼镜,穿着打扮遗留着高中时代的稚气痕迹,衣柜里至少有一半衣服都有蝴蝶结或者小花边元素——不是我有公主病,而是我妈心里的宁瑶仍然停留在扎着两只小辫蹦蹦跳跳的年纪,太“成熟”的衣服不适合我。

上大学是我长到十八岁,第一次离开家门开始独自生活。我妈一度担心得恨不得到A大对面的小区买个房子来陪我读书,被我好说歹说才掐灭了这个可怕的念头。

拜托,我好不容易才获得“自由”,怎么会允许它这么快就消失?

何况我在A大的女生寝室里过得风生水起、逍遥自在,一点也不觉得寂寞。室友都很好相处,她们都说我很可爱又有安全感,四个人里有两个,在我爬高帮她们放行李和拿杂物时告白说“如果你是男生我就做你女朋友啦”。

唯一的遗憾是,我还是没有改掉高中时和男生说话就会喘不过气来的坏毛病,所以每次电脑又遭受校园网内的病毒攻击时,没办法像其他女生那样给班里的男生打电话求助,只会抱着电脑主机,绕着沿湖小路,去北大门的电脑维修店,花三十块钱重装盗版系统。

后来和林放熟悉之后他帮我装系统,坐在女生寝室的椅子上,他跷着二郎腿说:“早知道就抓紧时间认识你了,三十块钱装次系统,十次就是三百块,差不多都够我请女朋友去喜来登吃次自助了。”

他说这话时微微眯着眼睛,嘴角有若有似无的笑,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打在阳台的墙壁上,浅灰色的树影在风里轻微的摇晃。我站在他的身旁望着显示系统装机完成68%的屏幕,淡淡地说:“那你怎么不抓紧时间呀。”

我和男生说话大喘气的毛病是从林放开始好起来的,他第一次走过来和我说话的时候我忘了呼吸,转过头喘了好几口气才回答了他的问题。然后这毛病就好了,也算不药而愈吧。

3、同学,你没事吧

我和林放的第一次交集是很让人尴尬的。

那是大二开始的夏天,我从空调开得很低的图书馆出来,没走几步就有人追上来:“同学,你的钱包掉了。”

我回头看到洁白修长的手指拿着一个正方形的花布小包,瞬间所有的血都往脑门冲——这哪是我的钱包啊,这是我为了掩人耳目让妈妈给我缝的“卫生棉包”,这样来例假时从书包拿卫生棉不用鬼鬼祟祟如地下党人,还曾在和我同届的高中女生间盛行一时。

我吞了吞口水抬起头,看到一张好看得恰到好处的男生脸孔。

瘦脸、方下巴,鼻梁挺直但鼻头微有肉感,浓眉细长眼,嘴角的弧度特别美好,像漫画美少年那般的波浪形嘴角。

十九岁的林放其实不算是那种非常“帅”的男生,但是他好看得刚刚好,不耀眼不惊艳,却看着特别顺眼舒服,你甚至可能觉得他普通,但是细看又能很快寻到五官的优点。

我就那么愣愣地瞪了他好久,在他越来越困惑的眼神中,我猛然回头大口吸气和吐气,这才没被自己活活憋死。

“同学,你没事吧……”听起来,他有点害怕。

“没事。”我扭过头,看着别处说,“这个不是钱包,也……不是我的,你扔掉好了。”

这时候,林放应该也意识到隔着一层花棉布感受到的质感不像是纸币,柔软饱满的诡异。他反应飞快地将其塞在我手里说:“还是你扔吧。”然后爆红着一张脸,大踏步走开。

我望着他的背影终于平稳了呼吸,然后可耻地把我的卫生棉包又塞回了自己的口袋里,假装镇定地走回寝室。

4、你的衣服,好像穿反了

和林放的第二次遇见,还是偶遇,地点是久芝巷的“月亮湾”。

久芝巷是A大附近的一条商业街,“月亮湾”是开在巷子尽头的一家家居饰品店。装修得很漂亮,白色木门框,透明的玻璃橱窗,各种各样漂亮的瓷碗,还有装在藤编篮里的大束大束仿真花。天气晴好的午后,阳光斜斜地打进店内在地上画出明亮的光斑,而店里的那只大金毛就会懒懒地走到门口趴下晒太阳。

虽然我既不需要碗也不需要花,但每次来久芝巷都会逛一逛“月亮湾”,这家花团锦簇却又透着股安静恬淡的气质的小店总让我无端就心生欢喜。

在“月亮湾”再遇林放那天是个雨天,突然而至的瓢泼大雨将我堵在店里,将看过了无数次的各种瓷碗和各类仿真花又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到最后几乎闭着眼睛都能背出它们的价格——真不算便宜,在这家店买一只碗的价格可以在市面上买三只。

“你为什么就不能像别人的男朋友那样对你的女朋友好点呢?”

小店太安静,新进门的女生突然提高嗓门的声音格外明显,我忍不住好奇地偏转了一些视角,偷看那对男女——男生就是林放,而他身边的女生是个标准的美人,黑色长直发,瓜子小脸,皮肤皎洁细腻如上好的瓷,而双眸又美如剪水,顾盼生辉,只是此时不知为何隐含着委屈和怒气。

“小桃,别闹了。”林放站在女生身旁,戴一顶黑色鸭舌帽,侧脸的下颚线条弧度流畅又好看。

“我怎么就闹了?林放,我只是想你在我过生日时送我一束花,这个要求很过分吗?”叫小桃的女生直直地望定男生,眼里写着期盼。

林放沉默了几秒,然后摇摇头说:“抱歉,不行。”

或许是因为美貌向来让她无往不利,小桃没有想过会收到拒绝的答案。她愣了几秒钟,然后说:“好,你有种!”丢下这句话后就撑伞冲出了“月亮湾”。

“什么嘛……”林放把卫衣的帽子竖起来盖住他的鸭舌帽也冒雨追了出去,留下店员和我面面相觑。

大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转眼就雨过天晴。

我买了一只底部是猫咪脸孔的柠檬黄色大碗,抱着走在积了许多小水坑的青石板路上。在巷口我又看到了林放,他从一家二手书店出来,一个人。

狭路相逢,打了个不可避免的照面,我呼吸又开始紊乱,但好像和过去的不良经验相比已正常许多。

我当时不确定林放是否还记得我,但他回头频频看我的动作让我手足无措。

“看,看什么看!”我很弱地小声抗议。

林放应该是听到了,因为他突然轻咳了两声,郑重地回头看着我说:“同学,你的衣服,好像穿反了。”

我瞬间就燃烧了,脸热得快要爆炸。

如果当时可以选择的话,我还真情愿爆炸算了,那么就不用像个傻瓜一样窘得无地自容。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