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回忆与你,不辨悲喜

在我最美好的年纪遇见你,就像途径一场流星雨,有缘目睹,不论怎样都不失为一种幸运。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6163402_122820702000_2

文/柏颜

[一]全世界第一个为乌龟殉情的女生

我亲爱的小巴西龟堆堆卒于今早清晨五点,我们之间的缘分只有短短三十五天天。可它给了我那么多快乐和安慰。我曾说过抚摸着小泡柔软的狗肚子以及看着它大口吃肉的样子就是内心最安宁平静地时刻。可不管怎样我都没能留住它,它是我亲手埋葬的第一个生命。我用草叶包裹它把绣球花放在它小小坟冢上,轻声地说你别害怕。

早晨九点唐安像往常一样拎着早餐开门进来,只看见满脸泪痕的我。

一连几天唐安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法得到我一个笑容,最后他指着我的鼻子说,阮宥轻,你是不是想做世界上第一个为乌龟殉情的女生?

说完他被自己逗笑,转眼又被我冷得冻死苍蝇的眼神瞪得哑然。他收敛笑容,认真地凝睇着我,其实我在你心里是不是还不如一只宠物重要?

这次我终于笑了,我想伸手摸摸他的脸以示安慰,被他难过地躲掉。

我怜悯地看着他,这个喜欢上我的倒霉男生。他想要什么,我清楚,他心里委屈,我也清楚。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动物比对人更容易付出爱和信任。

曾经我怕黑,怕动物尸体,怕独处时房间某个角落传来莫名响动,可是现在我独自捧着僵硬的堆堆,乘灯光忽明忽灭的电梯到花园里将它埋葬。

舒小曼盯着我认真地说,你变了……

我用目光截住她下半句话,不管我多么不愿意承认也好,我知道自己变得越来越像你。涵予,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定义我们之间的关系,是情侣吗,还是需要加上个曾经。是朋友吗,还是朋友的朋友。

不管答案是什么,我唯一能够确定就是,我爱过你。不管结局如何,在我最美好的年纪遇见你,就像途径一场流星雨,有缘目睹,不论怎样都不失为一种幸运。

[二]敌人的敌人不就是朋友

2008年夏天考完最后一科外语,爸妈带我去吃豪华自助餐。等我端着一盘海鲜回来的时候,难得一聚的他们又吵得不可开交。无论各自在别处多么风光,一旦碰头就少不了刻薄地数落对方,即使他们已经是拿了离婚证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最后他们都铁青着脸,各自留下一张银行卡给我就分道扬镳。

高中时我就是挥金如土的“小富婆”,爸妈一吵架我就跑出去买东西。一只水性笔就要花掉一般家庭同学三天的早午餐费。当CD机还是奢侈品的年代,我已经拥有全班第一部MP3。

那时我是被孤独选中的小孩,在忙碌的父母那里体会不到存在感,只能以此吸引一些朋友。

她们看我所拥有各种新奇物品两眼发光,我也慷慨地以各种理由赠送她们礼物。渐渐的,我有了一些朋友。

同桌是收到我礼物最多,也是和我最亲密的一个。也只有她能夜不归宿,在父母出差的晚上陪伴我。她每次来都要把我衣橱里的衣服通通试一遍,对着镜子一番欣赏。后来,她咬牙切齿骂我恶心,也是因为这些衣服。

高二的圣诞夜,原本那是个很美好的夜晚,要不是同桌选在那晚跟班上一个男生表白,要不是她当时正好穿着那条我刚入手就被她霸占了的裙子,就不会发生之后的那一幕。

同桌表完心迹,低着头,像含着露水的百合一样等待着对面的人回应时,那个男生打量了她一会,居然冒出毫不相干的话题,这条裙子挺贵的吧,上次我陪表妹逛街看见阮宥轻买了一条。

同桌脸刷地一下就白了,大家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我。有人低声说,阮宥轻真大方。有人斜睨同桌很不齿地笑,不止裙子,鞋也是阮宥轻的吧,简直是个捡破烂的。

我刚想说你长得更像个破烂,就看见同桌利落地脱下脚上的鞋,其中一只被重重地砸过去。

后来的画面全都模糊不清,唯一记得只有同桌嫌恶地甩开我的手说,其实她从未把我当成朋友。只不过是看我常去找她,又出手阔绰,就顺便陪陪我,再拿点应得的回报罢了。

她离开前还不忘恨恨白我一眼说,每次你嘴上说送我东西,谁不知道其实你给我的全是你不要的破烂!

那次以后在孤单的夜里,我选择学习来打发时间。越复杂刁钻的题,做起来就越有快感。在彼处失去的,总算是在另一处圆满。我以高得让人咂舌的分数,让妈妈打消了送我去国外的念头。

为了弥补上次的不欢而散,这次她带我一起去和她朋友聚餐。阿姨们也带了孩子来,她们在餐桌上正襟危坐,礼貌地同我问好。吃完饭,妈妈们相约去做美容,其中一个女孩朝我眨眨眼,你叫阮宥轻吧,我叫舒小曼,要和我们一块吗。

我以为会去打网球或者逛街买衣服,结果进了一间酒吧。

这是琪琪她爸开的,安全得很,随便玩。舒小曼递过来一杯五颜六色的饮料,我毫无防备地喝了一口,猝不及防的辛辣呛得我几乎撒手人寰。她笑得眼睛弯成了月牙,别告诉我这是你第一次喝酒哈,饭桌上还以为你演技好,原来真是乖乖女。

这才知道她们都是跟我一样寂寞的小孩,父母营造的成长环境越优渥,我们就越寂寞。之所以在大人面前扮演乖巧,只是为了争取这一点点为所欲为的自由。

舒小曼把自己全身上下的口袋掏了一遍,问我,你有火吗。刚说完就笑,我真是找和尚找梳子!

就在这时,她好像在人群里看见了什么,眼睛里一下子有了笑意。

我顺着她的目光就看见了被一群美人围着的你,白色T恤加深色牛仔裤打扮在这个有些乌烟瘴气的环境里显得格外干净。你用玩笑语气警告说,别乱对我放电哈,我女朋友有来电显示的咧。

正好舒小曼过去借火,你正好摆脱“围堵”向这边走过来。

琪琪迎面上去截住你,嗲声嗲气地说,涵予你上次说改天有空陪我看电影的吗。

你似笑非笑地答,嗯,那就改天有空再说吧。

就在她们争着想要他坐到自己身边时,你的目光落在了我身上。

这便是我们第一次对视。当时以为是我见识浅薄,可是现在我走过了那么多城市,见过了形形色色的人,仍要诚恳地说一句,涵予,你真是那种很少见的好看得能让人过目不忘的男生。

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不介意我坐下吧。说着走到我身边坐下。你这个举动让我无辜地成为她们翻卫生球的对象,舒小曼吐着烟圈说,程涵予别动歪心思哈,阮宥轻可是正规的乖乖女。

其他几个女生果然“切”一声,你则偏着头看着我说,既然这样,我送你回家吧。

说着你牵起我的手就走,我仓皇之余拉上了舒小曼,说她跟我顺路。

说实话,看见你那辆MINICooper有点难以置信。因为我们这个圈子里别的男生不是开拉风的跑车,就是保守的沃尔沃。

一上车你就像变了个人,笑容收敛,用听不出语气的声音问我,往哪走?

跟妈妈出来这么多次,别的没学会,察言观色还是懂一点。看出你并不是真心想送我回家,就在路边下了车。

下车后,舒小曼望着你车屁股冷笑,还蛮会过河拆桥的。就在我们沿街打车时,她接到她妈打来通知她,今晚有个“叔叔”要来,让她要么礼貌一点,要么就干脆别回来的电话。

真讽刺,我把宾馆当家,她把家当宾馆。说完这句话她才发现刚才走得太急忘了拿包。

打个电话让她们之中谁送过来?

这个提议立刻被她否决,她说有些人就算经常一起玩,也不见得就是朋友。

嘿,不如我跟你回家吧。她俏皮地眨眨眼,虽然刚才程涵予只是借你开溜,但她们应该视你为假想敌了。

我笑着反问,那你呢。

她笑得更开心,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题目还可以,内容就矫情过了!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