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凭什么做朋友,我的土豪?

土豪凭什么跟你做朋友?是啊,凭什么呢?凭的是你有潜力,而不是够殷勤。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Img388027233

文/杨奇函

在伦敦最大奢侈品店Harrods纯逛。在童装层看到一个阿拉伯土豪带着老婆孩子买衣服。店里的哪怕最小最便宜的Lv,Gucci, Bubbery童装都是我等屌丝买不起的。结果土豪的孩子们,六七个吧,跟进了糖果屋一样,随手指点,佣人跟着拿。我这是第一次近距离被阿拉伯土豪的购物风格刺激到。真的是一群孩子指什么买什么啊!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走上前,义正言辞的说:Excuse me Sir! Shall we be friends?但是,我又自问:“土豪,凭什么跟我做朋友呢?”是啊,凭什么呢?

大师的演讲

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时候有幸聆听了制度经济学一代宗师Eric Maskin 的演讲。他的演讲主题是《为什么全球化加剧了贫富差距》。马斯金的主要观点如下(很忐忑复述大师的讨论,才疏学浅,求轻拍):

在传统的经济学观点中,经济全球化促进了社会分工,缩小了贫富差距。为什么呢?因为国际贸易中各国“比较优势”。简单说来,发挥“比较优势”就是:美国做一台电脑用五个工人,越南做一台电脑用三十个工人。美国做一条裤子用一个工人,越南做一条裤子用两个工人。那么分工就是美国做电脑,越南做裤子。为什么呢?因为大家时间有限,美国就挑自己最擅长的做,即便他的“绝对优势”都有,但是做电脑更快更赚钱,就把做裤子的机会留给越南。分工就这样产生了。(出于可读性考量,原谅我不把术语和假设前提都说清楚,关于比较优势理论的详9情请查阅文献。)

也就是说,根据比较优势理论,发达国家A的生产效率高于发展中国家B的生产效率。所以即便A生产什么都比B效率高,但是考虑到赚更多的钱,发达国家干脆做自己最擅长的,而留次要擅长的,即便仍然领先的领域给发展中国家B。这样双方都能赚钱。贫富差距会在这种分工中越来越小。

但是马斯金先生和他的研究伙伴提出了一个新的角度:发达国家内部生产率也是三六九等啊!!!具体举例说来,发达国家中美国生产效率是A,韩国效率是B,发展中国家中印度生产效率是C,加纳生产效率是D。合作只会出现在差距不是特别大的生产效率之间。美国和韩国会有合作,韩国和泰国会有合作,泰国和加纳会有合作。

但是,美国和加纳几乎没有合作。(这里只是不精确的举例。)就像以高新技术产业为主的“美国们”,主要是跟高技术发达的日本,法国,英国等国在“一个圈子”的合作,偶然跟“韩国们”合作,很少跟“泰国们”合作,至于“加纳们”……所以这就导致了这样的情况:“美国们”自己玩,偶尔带着“韩国们玩”;“韩国们”和“泰国们”一起玩,基本没人跟“加纳们”玩,偶尔玩也是把最不赚钱的最没人愿意做的事情交给他们。

于是乎,满门优秀的“美国们”突飞猛进,跻身良好的“韩国们”马不停蹄紧随其后,勉强及格的“泰国们”步履蹒跚,挂了又挂的“加纳们”匍匐前进,甚至原地踏步。富国和穷国的差距,由于其背后的差距跨度太大,越来越大。

学渣的顿悟

跟土豪做朋友,也是一个道理。“土豪”这个戏谑的概念是从钱的角度说的。我们就把这个分析仅仅限制在很俗的“钱”的角度。这样分析就容易且清晰多了。原来我觉得社会中只分为“他们土豪”和“我们穷人”。所以只要和土豪做朋友,就会像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合作一样,互助互爱,共同进步,“他好我也好”。但是事实上如马斯金先生分析的全球化合作一样,社会的财富层级远远不止两个,土豪和土豪之间,我们和土豪之间,我们和我们之间,都存在着很多跨度。

就像之前将国际社会简单划分为“美国们”,“韩国们”,“泰国们”,“加纳们”一样,我们将社会简化分为“亿万富翁”,“百万富人”,“十万平民”,“屌丝如我”。恰如之前对国际分工的分析一样,“亿万富翁”基本自己玩,偶尔带着“百万富人”玩;“百万富人”和“十万平民”一起玩;“屌丝如我”基本自己玩。

原因就像国际社会分工一样,差距的跨度是制约交际的核心。“亿万富翁”和“屌丝如我”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即使到一个拉斯维加斯的包房,“亿万富翁”五花八门的玩法“屌丝如我”听都没听过,参与也参与不上;而“屌丝如我”热衷的街口撸串,“亿万富翁”也未必主动玩的来。所以,与其说“亿万富翁”不带着“屌丝如我”一起玩,不如说两方实在玩不到一块去,因为跨度太大了。

自己内部一个圈子自不必说,比之“亿万富翁”和“屌丝如我”大跨度,高难度的“交友状况”,“亿万富翁”和“百万富人”,“百万富人”和“十万平民”以及“十万平民”和“屌丝如我”一起玩的状况就要顺畅很多。为什么呢?因为跨度小,在双方承受范围内的合理跨度是互助互爱的前提。新发展一段“兰博基尼Lp900”和“二手建安特”的友谊的难度要小于一辆“奇瑞”和“二手建安特”的友谊。青梅竹马,光腚娃娃那种儿时伙伴不算,新朋友之间,银行卡余额尾数相差六个零的一般不太容易成为铁哥们。

所以,要想跟土豪做朋友,自己首先不能太穷。因为真的会有“穷的没法做朋友”这种情况。当“大土豪”每天在高档会所灯红酒绿高的时候,咱骑个自行车过去也确实不方便不好看。所谓礼尚往来,每次三万的酒水单他们都买了,自己囊中羞涩也有点过意不去。反倒是跟和我们差距不是那么大的“小土豪”在一些好的酒店吃吃喝喝要舒坦些,毕竟彼此之间的话题,内容,价值观等等的交集要多得多。

于是乎,仅从财富层级这一角度看,如果真的有人想“功利地”和“土豪”做朋友,首先要清晰定位自己的财富层级,再去同和自己财富层级相差在一定范围内的“土豪”朋友愉快玩耍,这样发展友谊的过程高效率,发展友谊的结果高质量:太穷,就别找太富的玩。

如果“穷”,我凭什么?

至此马斯金先生对“土豪我们做朋友”的启发基本说完了。现在,我们将假设极端化,来假设一种非常极端的情况:“如果我就是想要处于功利目的,跟土豪做朋友呢?而且我还很穷!”

个人观点,“屌丝如我”可以通过增加“自身获取社会资源的潜力”来让自己或得自己想要的“土豪我们做朋友”的机会。也就是说“屌丝如我”的潜力可以“折现”,折现成“十万平民”“百万富人”“亿万富翁”,全看自己境况。自己的内外能力可预期的在未来能够达到什么程度,也可以决定着财富层级,只不过“折现”这东西不太稳定,不过给人稳定的感觉到什么程度,就看自己本事了。(说来说去这事怎么有点像风投……)

怎么能加强自己“潜在获取社会资源的能力”呢?老生常谈的话题,不多赘述。比如:学识更广,专业技能更强,学术水平更高,业务范围更广,长得漂亮等等。也就是说,所有在个人力所能及范围内的提升,本身都是“跟土豪做朋友”的途径。如果只是着眼于如何通过各种“勾搭”和“结交”的社交技能等等,是和跟“土豪做朋友”这一目标背道而驰的。总之,你那么穷,土豪凭什么跟你做朋友?凭的是你有潜力,而不是够殷勤。

社会上都很多这种例证,企业家的朋友们除了企业家,名学者,大律师等等都是座上宾。“土豪”的朋友除了和自己差不多的“土豪”,基本上“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最差也是一堆男帅女靓的戏子。马云跟着李连杰一起推广太极,林建岳过生日刘天王张天王同台献唱,当年郭台铭见到林志玲第一句话就是:“听林百里提过你。”

子曾经曰过

以上是关于如何“跟土豪做朋友”的讨论。但是这个讨论有两个硬伤:第一,技术问题,仅仅局限在“财富层级”这个单一角度讨论;第二,伦理问题,将友谊过分功利化了。(当然,仅看“土豪做朋友”这个戏谑化表达句本身,这两个问题也不是问题。)历史雄辩的证明诸如晋国“土豪”俞伯牙跟荒野“屌丝”钟子期友谊地久天长在我们生活中不胜枚举。

我个人最推崇友谊者,无外乎王安石和司马光,哥俩互助互黑一辈子,为了国家一起“你死我活”又同舟共济。详情欢迎查阅网络。最后,孔子是这样挑朋友,分享给大家:

子曰:“道不同,不相为谋。”————朋友,有钱没钱次要的,关键得彼此三观融洽。

子曰:“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朋友,有钱没钱次要的,关键得对得起德行。

孔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朋友,有钱没钱次要的,关键得直率真诚,包容豁达,博学多才;至于阿谀奉承的,两面三刀的,连哄带骗的,一概滚。

(再次感谢Eric Maskin 先生和他的创造性研究,同时感谢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经济系在读博士冀东星同学对本文经济学内容的讨论。)
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