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流年从来不矜持

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4de88c52459f49206f25874e32c62c4bcbcdfacc124b9-jAGQei_fw658

1

楼烟已经接管了父亲的酒楼,26岁,因是江南人的模样,还清秀如当年相遇时的样子。

李豆豆坐在她的对面,小口地喝着楼烟自酿的绍兴米酒,虽只是抿,也红了颊。

楼烟依旧常常下厨,众多人慕名而来,只为尝一口美女主厨加老板做的菜,依旧是精致爽口,像她自己。难得有这样的姑娘,染指烟火气,却还带着点仙味儿,白,并且清淡。

一锅江南酱汤鸭,几盘冷碟,还有李豆豆指明要点的清蒸鲈鱼。第一次吃的时候,她才16岁。

楼烟此时温尔地笑着说:“当年我最佩服的是你,你那么骄傲,那么要强,什么都不怕的样子,让我觉得自己特没用。可是,有一件事你却不如我勇敢。”

“什么事?”李豆豆带着笑问多年的好友,却还是赌着一口气似的,和当年如出一辙。

“你什么都爱跟他比。你们俩比谁先开口,最后被我捡了便宜呢。”楼烟提到他的时候,还是微微唏嘘,但她是不计较的性子,所以,也并不激烈。

“谁?”明知故问,也是为了不输,明明被看破了,却还要捧着一颗胆战了十多年的心争口气。

“不用瞒我,我知道,当年你也喜欢他。”

2

那年是他们的十六岁。

赵子树作为新生代表发言,在下头嗓子沙哑的李豆豆瞪着眼睛,旁边的女生是新认识的同桌,戳戳李豆豆的胳膊:“赵子树真好看,成绩居然还这么好!”

第二名。她白了对方一眼,指了指自己的喉咙。

她是第一,初中三年的拉锯战,一直都是她和赵子树轮番换榜首。

中考告捷,她拿了第一,本该她发言,偏偏重感冒缠身,所以,白便宜了赵子树。

要说,他们俩为什么这样爱比较,还要说到他们俩的家长。他们都是铁路工人的子女,以前同住在单位分的大院子里的,后来赵子树的父亲升了官,就搬了。可大人们总爱比较子女,家长里短,总离不开俩优秀孩子的成绩。即便两眼清净了,却还是随了原来的习惯。一直,赵子树都是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一直是她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敌人,一直如此。

那种对比,从学业延展至生活,李豆豆像是中了邪一般地跟他抬着杠,即使连小事也总能争论起来。

大概是习惯,赵子树其实脾气不错,父亲是军人出身,家教甚严,待谁都彬彬有礼。可大概是从小与她李豆豆吵惯了,每次碰到她点的火,绝对配合燃烧。

但毕竟是多年的邻居加同窗,还是有密切的交集。吵完了,也就好了。两人也没往心里去,胜负已分就好,只是再见面,还得再吵一架。

赵子树的妈妈与自己的妈妈交好,搬了新家也不忘叫老姐妹打麻将。有时候,赵子树便绷着个脸来叫她一块儿回去,听妈妈们一边给对方的孩子碗里夹菜,一边夸对方的孩子懂事。豆豆瞪子树一眼,后者便丢个白眼。两个孩子眼神里硝烟四起,母亲们却用他们巩固了情谊。

按理说,像赵子树那样的对手,她又怎么会喜欢呢?可放眼望去,她强过了大多数人,只常常输给这一个,又有旁的谁,入得了她的眼。偏赵子树的妈妈很喜欢她,总跟赵子树开玩笑:子树要争气点,以后我让豆豆妈妈把豆豆嫁给你。

一来二去,开始是面红耳赤,可为教养不得露洋相,可久了,心中便有了鬼。

那鬼长得很白,细长的胳膊和腿,两道眉毛粗又浓,分明是赵子树的长相。

令她心里烦得要命。

某天下午,正值要体育考试,赵子树和李豆豆约好了一起练800米长跑,练完一道回去,李妈妈又在老赵家打麻将。

就连练习也要比。李豆豆自然跑不过男生,赵子树便不疾不徐地在她前面几米处回头冲她笑。

笑容里分明有挑衅。

看,总有一样不如我吧?

李豆豆愤愤不平,使出吃奶的劲儿要追上他,突然听到一个女生发出一声嘶哑的尖叫,愣了神。

前方半米处的少年,忽然伸出手臂替她一挡。

那个铅球就砸在他的手臂上。

赵子树抱着胳膊,铁青着脸在地上不动弹了。李豆豆一直晃他,一边尖叫:“出人命了啊!”

“凶手”——那个瘦得跟一阵风似的姑娘,跑过来,吓得说不出话。大概想着自己下半辈子可能要坐牢了,整张脸都发白了,那姑娘听着李豆豆跟发飙似的喊:“凶手,那个是凶手!”

也是,那个铅球本该她受的。

最后,还是受害者赵子树用最后一丝力气扯着嗓子喊:“李豆豆,别瞎嚷嚷!老子没事!”

说是没事,手却打了石膏,青紫不说,已是骨折。

“凶手”叫楼烟,江南典型的纤弱范儿,听到李豆豆埋怨,又瞪着自己,只是默默地低着头。

那天在医院门口等候的时候,她们俩并排坐在医院的蓝色座椅上。

李豆豆吓唬楼烟:“要是他残废了,你可得嫁给他!”

没料到,那姑娘估计是被吓蒙了,竟然点了点头。

3

打了石膏的赵子树,就此被楼烟给缠上了。

午休时,因为家远,他们都带饭在学校里吃。盒饭常常是两家各负责一天,那样省力些。于是这一天,李豆豆把家里的盒饭拿出来,推到病患少年面前。同时,楼烟也一头热汗地出现在教室门口,弱弱地喊了一声:“赵子树同学。”

“不用这么客气啦。”

听闻她家开饭店,李豆豆斜着眼看楼烟将刚才抱在怀里的便当盒打开,糖醋排骨虽已冷掉,却色泽光亮,令人口感大增,西兰花配着酱红色,浇着汁,本就是一道家常艺术品。

楼烟有些不好意思:“昨天真是对不起了,所以,这段时间你的饭,我包了。”赵子树还真是不客气,立马就将李豆豆的饭弃之不顾了。

“我妈做的饭就不好吃了?”李豆豆叉着腰,泼辣地瞪眼道。

“也好吃也好吃。”

大抵是觉察到了李豆豆的不快,楼烟是个可人儿,下次便带双份的。这一次,是清蒸鲈鱼,楼烟怯生生地递到李豆豆面前。李豆豆不高兴极了,推脱说:“我还是喜欢吃我妈做的菜。”

赵子树插嘴道:“今天是我妈做的!”

她白了对方一眼,差点脱口而出,咱妈行了吧。念头一出来,就噎住了。

楼烟被拒绝,脸上有些尴尬,却也没收回饭盒,只回头看着赵子树。

那家伙真是个有美女没人性的臭吃货!他罔顾自己母亲的一番心血……李豆豆狠狠地啃了一口冷饭。赵子树却夸起楼烟来:“你爸爸真不愧是厨师!这鲈鱼也太好吃了吧!”

真的好吃?饿得饥肠辘辘了,那两家伙应该没看自己吧?李豆豆没出息地用筷子夹了一块。肉质鲜嫩,鲜汤冷了却还是别有一番风味,真羡慕有个厨师爸爸。

这时候,楼烟羞怯地说:“其实这鱼,是我做的。”

“啊!”赵子树简直要跳起来了,“才貌双全啊!”

一声夸,令李豆豆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恨恨地看一眼那刚才还蛮顺眼的鲈鱼,哼,有啥了不起啊!

再怎么硬气,也经不过那楼烟每日的殷勤笑脸和美食,何况那赵子树简直要死,直接跟家里大人说最近有人包了午餐,不必准备。她总不能饿死吧。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没挨过第二天,李豆豆就破了再也不要跟楼烟说话的戒。

说句实话,李豆豆实在讨厌不起楼烟,除了长得漂亮这点,她柔柔弱弱的,又很有礼貌,一点儿都没有危险性。而且她还很怕李豆豆似的,跟赵子树还能正常说话,一碰到李豆豆,音量比平时的鸟语还要小很多。

这么闯入个楼烟,赵子树便常常对李豆豆指手画脚:“瞧你,能不能淑女一点嘛,你看人家楼烟。”

看看看,有什么好看!心里这么想,可吃人嘴短,总不能落了赵子树的话柄。

李豆豆心里的气,便冲着赵子树去,嗓门更大了。

“不淑女怎么的!”

“小心没人要。”

“没人要也不嫁给你!”

“你敢嫁,我还不敢娶呢。要娶也娶楼烟啊,又会做饭,又漂亮。”赵子树便咧开嘴笑,打了石膏的手岿然不动。李豆豆真想往他另外一只胳膊上砸一个铅球。

“有本事你娶她去!”李豆豆摔了书本。这时候,楼烟红着脸出现在门口,显然是听到了方才的话,有些羞。赵子树倒像是没事人似的,见到她就眼睛发亮。

赵子树虽然垂涎楼烟的伙食,但拆了石膏后,也没好意思再享用,跟楼烟推掉了每天的午餐。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