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爱里的伤痕,只有爱能补救

爱里的伤痕,只有爱能补救,爱自己亦是一种爱。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天使,这世界原本无人落单。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001667267cd3d83c1

有两个名词是李小荷给我普及的,一个是泷泽萝拉,一个是观音坐莲。

起初,我以为前者是一种观花植物,从名字看来,感觉要在夏天开白花。而后者,我以为是种多肉植物。

李小荷笑得前俯后仰。星巴克里,一对雪白酥胸不安分地想要从她的低胸黑裙间跃出,红唇十分诱人。

隔壁桌的眼镜IT男看呆了,李小荷便随兴飞了个眼给他,大笑道:“你知道泷泽萝拉,开花好看吗?给她讲讲。”IT男面色绯红,速速离场。
这是二〇一二年的李小荷。

起初,李小荷是我所有朋友里最清纯腼腆的那一个。

大一的时候,所有女孩都习惯了文胸,李小荷的衬衣里穿的还是带木耳花边的白背心;大学里,好多女孩争相打开潘多拉的盒子,李小荷的爱情一直坚持寄存在遥远的乌托邦。

李小荷的第一个男友是二十二岁那年交的,大学毕业一年,很多同学牵着的手已经换了又换,李小荷才羞涩地把手放进秦松的手心里。

即便是张越李山那样的贫嘴男,到了李小荷面前也收敛三分。李小荷清亮亮的眼睛看过来,没有人好意思讲荤段子。李小荷,是我们心里白雪一样的姑娘,没有人愿意上去印下一个脚印子。

谁也不会猜到,就是那个白雪一样的李小荷,在一场恋情后会变了一个样,十八般武艺,八百种艳丽,一夜之间长成一株在性领域睥睨群雄的野玫瑰。

是秦松发给了她一个万花筒,让她看到了之前未曾触及过的另一个世界。在那里,他领她看乱花迷眼,情欲斑斓。秦松抽身离开后,她却拥有了满目华丽的苍夷。

秦松高高瘦瘦,架一副金边眼镜,话不算多,笑起来举止温文尔雅。大家与他接触不多,但印象还都不错。秦李两家父母是朋友,那时身边女孩都羡慕这种关系,觉得这是爱情关系里比较稳妥且美丽的一种。

大家都知道,李小荷很爱秦松。她是周围女孩里唯一一个可以容忍男友约会迟到一小时而绝无不悦的那一个。

众人想当然的觉得,秦松也必定爱李小荷。温柔体贴面容秀丽的李小荷,清纯羞涩,有哪里不好?她是大学时代很多男生梦中的小龙女。

事实证明,小龙女也不一定赢得过人间的恶俗烟火。

秦松与李小荷交往一年半后,甩了她,在一个月内迅速娶了另一个认识不久的女人。

那女人是个一直没有红起来的小野模,某些方面在圈内声名狼藉,某明星曝出的三亚艳照里其中一张照片众女中就有她。

李小荷受了刺激,呆呆坐在房中,眼神空茫,不吃不喝,不喊不闹,除了流泪什么也不会。

小荷父母都是老实了一辈子的知识分子,在秦松的父母登门道歉后便咬牙咽了这口上不来下不去的气,只知整日惶惶守住女儿唯怕她想不开。

“你们都以为他爱过我?其实他从来都没有爱过我。他大概从来没有爱过任何人。”这是李小荷后来对我们说的话。

直至他们分手,闺蜜们才知道小荷与秦松的交往就是一部长卷春宫史。

秦松欲望强烈,如同欲求不饱的兽。在李小荷的二十二岁,秦松将她从女孩变成女人,从此成为她性路上的入门导师。

在与秦松交往的一年半里,李小荷与他尝遍可能,从开始她羞涩地排斥,到后面越来越熟练地交流。因为害怕失去他,李小荷渐渐变成了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女人。

原来,无论她如何改变自己,跻身他的世界,也不会是受他赞赏的同类,最终还是要扬手同他说再见。甚至于,对通过微信告诉她分手的秦松来说,她连扬手说再见的机会都没有。

野模抢走了李小荷的男友,李小荷却开始变成另一个野模。

李小荷的妆开始越来越浓,裙子越来越短,衣服的面料越来越薄透。西安知名不知名的夜场,李小荷的烈焰红唇啪啪啪吻了个七七八八。

她经常一觉醒来不知道自己身在城市的哪个角落。有一次,李小荷摸着因醉酒而疼痛的太阳穴夜半醒来,发现自己身在距西安一百七十多公里的宝鸡,身边躺着一个同样呼着酒气的胖男人。

在秦松之后,李小荷变成一个勤奋的自学生,广取所长,师出不一。

丰富的经验使李小荷傲视群雄,也对身边女友们的性阅历嗤之以鼻。每每女友小聚,李小荷老师总要开课性事,例如点评车震,李小荷说:“性为什么吸引人?因为它禁忌。可能被偷窥的性尤为禁忌,这就是车震的魅力所在。车震这事,就跟吸毒一样,越尝试越上瘾。从怕路人看见,到怕无人发现,中间隔着好几个级别,拼的就是紧张和刺激。”

不过毕业数年,校园小龙女摇身变成傲笑霓虹的夜场女王。

后来再提起秦松,李小荷脸上便不见疼痛。

某日,李小荷燃起一根烟,同面前的女友轻佻一笑,道:“知道吗?我现在的一个男友,就是秦松关系最好的一个发小。”

李小荷有晚在曲江不夜城漂亮的夜色下遇到了秦松的爸爸,他身边跟着个穿蓝裙子的年轻姑娘,打眼看去便知关系不一般。李小荷恶作剧心起,走过去叫了声秦叔叔。秦松的爸爸很局促,只想装作没有听见埋头走过。李小荷不依不饶,追上前,面对面笑吟吟地又叫了声秦叔。秦爸很无奈,只得殷勤作答,一面拼命试图同蓝裙女孩拉开距离,模样十分尴尬。秦爸走出不过百米,李小荷便在身后放声大笑。

如今的李小荷,再不是从前羞怯稚气去秦松家做乖乖女的那个姑娘。在她的人生中,像一只形同惨死的扇贝般任人打开欺辱的机会只有一次,此后她要成为割取扇贝的人。

唯一不能让李小荷保持昂扬女王气场的地方,就是医院妇科门诊。

在身体的流浪史里,让李小荷感到痛苦的是先后三次的人流。

尤其是第一次。遇见的医生正值更年期,大概有家庭危机,脸上怨气重重,眼里的鄙视昭然若揭。手术的时候,那医生动作粗暴,稍闻呼痛声便不耐地大声喝止,恨不得替天行道惩罚这些前来堕胎的年轻女人们。手术一结束,她马上喝令床上半死不活的李小荷爬下床去给后面的患者腾出位置,并附赠难听话一堆。那医生的矮胖身影简直成为李小荷的恶梦。

“我需要一个不会让女人怀孕的八块腹肌男。”李小荷眯着眼睛玩笑说。

对于安全措施,李小荷是这么回答的:“有时候碰到的人就是让人不愿意剥夺同他最完美的乐趣。”众闺蜜集体失语。

秦松之后的两年里,李小荷身边出现过很多男人,大家已经习惯对她带出来的男人不加追问。他们大多轻浮,偶尔也有青涩面容或沉默大叔,大家也不以为意,知道李小荷与所谓男友不过是一周半月的事情。

其中有个年轻男孩叫小松,很例外,见过他的人都记得。记得他,是因为他的老实质朴。第一次见面,朋友们聊天间,本无探访他生活的意思,他却一派真诚,把自己的工作年龄家庭情况报了个门清。他看李小荷的目光也和那些男人不一样,是带点羞涩和珍重的。那天,李小荷也很收敛。李小荷私下说:“小孩心智有点嫩,怕吓着他,哈哈!”李小荷弹一弹烟灰,看起来很不经意。

李小荷和小松在一起三个月,听说还见过父母,差一点让人以为有戏,最后还是同样分手。

二〇一四年,李小荷突然告别酒吧,收起金缕纱衣无数,洗净铅华,回归素衣白领一族。

没人知道为什么,除非她自己愿意吐露。

这年夏天,李小荷让我陪她参加了一个婚礼。

她奉上丰厚红包,祝福完新人,又在仪式上拉着我鼓掌鼓到手心发红。那一天李小荷心情很好。

新娘我们不认识。新郎是小松,穿着银灰西服,很帅气。

李小荷说:“你相信吗?老天真的给每个人都派有天使。只是他们面目往往平庸,混于人群,所以不容易被发现,久而久之,很多人心存质疑。”

李小荷说:“人生嘛,总是这样,有人伤害你,就有人拥抱你。被伤害的时候觉得天地皆面目可憎,被拥抱的时候又发现可憎之人皆可怜,所有过错都可以被原谅。”

总有一个天使许你向前看,原谅他人也放过自己。

李小荷所遇见的天使,不是小松,是小松的妈妈。

李小荷曾做过三次人流。

一个孩子的爸爸是秦松,另外两个的爸爸不知道是谁。

第一次遇见一个很粗暴的医生。后两次在另一家医院,遇到了同一个医生。

在第二家医院,李小荷做过一次人流后便记住了医生的名字,因为她的动作很温柔,而且手术中保持沉默。相比第一次那个医生,她简单就是亲人。

所以第三次测出两道杠的时候,李小荷直接去挂了她的号。

躺在手术台上时,李小荷有点紧张,毕竟她等待的又是一场无可避免的剧痛,她只期待医生的手能尽量轻柔些,再轻柔些,像上次一样让她少受些折磨。

于是,李小荷鬼使神差地对着那个女医生谄媚地说了句:“我上次手术就是你做的,你做得真好,我都不太疼。”

这句话一出口,她自己也觉得很不合适。看着白口罩后面那道责备的目光,李小荷选择了闭嘴沉默。

其实,她觉得那目光虽然是责备的,也还是温柔的。

小松爱上李小荷的时候,她并没有爱上他。她只是觉得这男孩相处起来有几分舒服,而且他对她好,好到几乎要把她供起来。李小荷享受这种不需要成本的好。

在小松说起希望带她和自己妈妈一起吃饭时,李小荷也没有多想,便答了好。同小松的认真相比,她并没有考虑太多。帮一个喜欢自己的男孩达成他的小希望,李小荷甚至觉得自己是在付出一点善良。

在餐厅,李小荷一看见小松的妈妈就怔住了,她认出了那双温柔的眼睛。在小松妈妈拿着纸巾擦嘴的瞬间,李小荷完全确定,她就是那个曾经给自己做过两次人流手术的医生。而在她的神情里,李小荷也肯定,对方也同样认出了她。

让李小荷意外的是,小松的妈妈只字未提,很和蔼地跟她聊家常。在聊天的时候,李小荷并没有从谈话里捕捉到她的不满或轻视。

那天小松的妈妈似乎说了很多话,家长里短、小松幼时的趣事,李小荷后来都记不得了。她只记得小松妈妈告诉她,女孩子一定要对自己好,好好照顾自己,不管别人爱不爱你有多爱你,都要成为最爱自己的那一个。

从餐厅出来后,三人走在路上,小松的妈妈突然让他们等一等,然后她跑进了附近的同仁堂。十多分钟后她拎了一包东西出来,不容分说地塞进李小荷手里,对她说:“女孩都气血虚,回去炖完喝上,年轻时不照顾好自己,老来病痛多,都是自己受罪。”

李小荷第一次对自己这浑浑噩噩的两年有了懊悔,为一个在夜色梧桐树下跑向药店的阿姨的身影。

那包东西里有两盒阿胶,以及一些分成小袋配好的补气血中药材,黄芪枸杞红参,怕她不知道怎么用,上面体贴的写着炖鸡汤喝。

回来后不久,李小荷就同小松分了手,只愿意同他做朋友。

因为她没有真的爱上他,还因为他有一个那样好的妈妈,李小荷不愿意占据他身边那个位置,希望把它留给将来深爱小松的某个女孩。

在他们分手以后,小松妈妈还托小松给李小荷带过两次类似的药材,小松说,他的妈妈很挂念她。

李小荷笑起来的样子很温暖很好看。

我看着面前的李小荷。

她已经不是当初校园里的那个她,白莲初绽,晨露无瑕。时间已在她的脸上留下印迹,淡然微笑里,眼角已经有浅淡细纹,和经了诸多世事后眼里已不再的那一抹清澈。

但她仍然是美丽的。一种我们在校园时期的她身上想象不出来的美丽。

在这于她来说翻天覆地风起云涌般的几年里,她经历的故事与事故都那么多,在看过这世间许多的神秘不神秘的面目后,她的笑容,还可以是澄静的。虽然不再纯粹洁净如初,但她的笑容开始富有坚韧力量,让人一望即知,这个女人不会再轻易被生活击垮。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生活在风轻云暖的日光之下,没有人心甘情愿坠下深渊。

但在街面每日涌动的那么多身影里,每一个见识过深渊又奋力爬出的人,从此都拥有了与别人不一样的灵魂。

如果你不曾下坠,你不过是一块晶莹剔透的水晶,那么美,那么洁净,生活一个轻轻的触碰,便要零落成满目疮痍。

若你是那曾从生命的低谷爬起的人,还是从前的风景,你从此看见了从前不懂的别有洞天。你成为一块琥珀,从每一份岁月刻下的通透里凝聚起成长的坚韧之美。此时的美才是美,此时的你方俱力量。

经得起世事推敲的美,才是这世间最真实的美。

那么,是什么将我们从深渊中拔起呢?

我清晰记得在秦松婚礼那日,李小荷窝在家中双目茫茫泪流满面的样子。

我更清晰地记得,小松婚礼那天,李小荷坐在台下拉着我鼓掌鼓到手红时脸上真心快乐的笑容。

那时,在不远处,新郎的妈妈微笑着看过来,眼神和李小荷所说的一样温柔。

你要爱自己。这是个不新鲜的秘密,也是李小荷成长里最真诚的感悟。

人生的路那么长,一路上那么多风雨兼程那么多不易。在别人的爱到来又离开的时候,我们时常沉浸在痛苦里,同样变得不爱自己,成为离弃者的同谋。我们啊,常常走着走着就忘了,自己才是世界上那个最长情的陪伴者。

“爱里的伤痕,只有爱能补救,爱自己亦是一种爱。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天使,这世界原本无人落单。”

李小荷这样告诉我。

这是在她兵荒马乱的青年时光里,一个妇产科医生阿姨递给她的一生之礼。(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