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黄渤:我如何征服看脸的时代

黄渤向来擅长自我调侃。在外貌问题上,他的调侃方式不是提前贬损自己,让对方无法再贬,而是见缝插针地夸奖自己。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0_00

他盲打误撞闯进电影业的2000年,正是中国电影票房历史最萧条的时期,当年全国总票房8.6亿元。现在,多方预估中国电影票房今年很可能突破300亿。国产电影票房前三名《泰囧》、《西游·降魔篇》、《心花路放》,每一部都远超2000年的总票房,每一部里都有黄渤的名字。

看脸时代

似乎没多少人对黄渤有良好的第一印象。

管虎第一次见黄渤的照片,是黄渤寄来的歌舞演出海报。管虎记得,西装革履,油光水滑,“像个香港的二流子”。在黄渤的记忆里,那张海报更夸张,穿半透明纱衣,露8块腹肌。

是的,常年跳舞的运动量,让他那时有8块腹肌。

演员王迅第一次见黄渤有另一种糟糕感受。那是拍《疯狂的石头》时,王迅演四眼秘书,被分到和黄渤一个房间。黄渤已经扮成了黑皮,长头发、烂夹克,走路、形体都是小混混的样子。

“可能他入戏太深,怎么看都是挺操蛋的一个人。”王迅笑着讲,自己是军人,接受不了这种社会丑恶面:“我俩一句话都没说。我待了不到5分钟,就去找制片主任,说我要换房间。”

而演员闫妮,第一次见黄渤时说:“我跟你演夫妻呀,我知道我要走向丑星的行列了。”黄渤回答:“我跟你一起演,我想我要走向帅哥的行列了。”闫妮不好意思起来,调侃别人怎么反被夸了:“那我以后不这么说你了,我要夸你!”

不得不承认,这是个看脸的时代。非要再加一条重要的,那也会是看身材。称自己是“外貌协会的”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基本上不会有人像多年前中学生作文里常写的那样,用“心灵美更重要”来反驳,顶多说“心灵美也重要”。

“男色”一词堂而皇之兴起。电影和电视里,越来越多露腹肌和胸肌的男人,还会配有柔光、特写和慢镜头。

如果采访对象是张震,会有各种不相干的姑娘涌来围观,甚至还会有人提问:“在电影《绣春刀》里,你喜欢刘诗诗,刘诗诗居然不喜欢你,在现实中你不可能遇到这种事情吧?你长得如此帅。”

黄渤向来擅长自我调侃。在外貌问题上,他的调侃方式不是提前贬损自己,让对方无法再贬,而是见缝插针地夸奖自己。

比如和赵又廷一起接受采访,赵又廷说到自己喜欢在拍摄现场玩游戏,黄渤就接一句:“我发现帅哥都喜欢玩游戏,比如金城武、谢霆锋,好像帅哥都这样。”赵又廷认真地顺着讨论:“林更新也是。”

黄渤突然一转:“其实我也是,我没事在家就玩。”全场大笑。赵又廷被问“你介意别人说你是偶像派吗?”他回答:“有一点介意的。”黄渤接一句:“我为什么从来就不介意?”大家又笑。

宁浩认为,偶像是神。“偶像这个词是来源于宗教的,是生殖崇拜。帅与美丽代表的是基因优秀,大家对生殖崇拜是本能。”而以黄渤的长相成为如此走红的明星,“那他得付出多得多的努力啊,毕生的努力。”

“长相这个问题给你带来过困惑吗?”我终于问黄渤。

“带来困惑你还会经常去提它吗?”早已失去8块腹肌的黄渤回答:“这好像是一种自信的表现,哈哈。它确实没有给我带来过任何困扰。你之前也认定这事了,对它没抱任何幻想,之后你也受益匪浅,因为你的特质是别人不具备的,就变成独一无二的,还挺好。但凡找你演的戏,可能不太好找别人。”

只有真才是值钱的

黄渤是剧组里的开心果。他喜欢拿着手机四处拍照。一个戏拍下来,他手机里有所有演员和工作人员在现场睡觉的证据。这导致他自己撅着屁股去拍树下的小蘑菇时,也会被别人报复偷拍。他拍到逆光的小树叶,上面的叶脉、绒毛和小露珠很清楚,就会得意地拿给组里的著名摄影师宋晓飞显摆。

在新疆拍《无人区》的时候,黄渤天天在戈壁滩上捡各种好看的、奇怪的石头,每天带回酒店两兜子,准备以后送朋友。日积月累,酒店房间里堆满了石头。最后实在太多,黄渤就没带走。酒店服务员来找剧组谈:你们那人怎么回事?房间里全是石头,你们得找一个人把石头搬出去。

“他是一个对所有事物都充满好奇的人,”宁浩总结:“到了新地方,即使头天晚上拍大夜,熬了一夜,两天没睡觉了,马上要赶飞机走,但是现在有一个小时,他也要冲出去看看这个地方有什么好东西。就是热爱生活。”

黄渤有选择困难症。他爱买玩具,买的冰箱贴能贴满四五个冰箱。和黄渤同演话剧《活着》的演员丁一滕记得,在德国巡演时,他在乐高店碰到黄渤,黄渤兴致勃勃地问他哪个好啊,他回答都好,黄渤就一样买了一个。更著名的例子是,黄渤搬了新家,半年过去了还睡床垫,因为不能买好多个床,他就一直挑不到最合适的床。

“如果可以改变自己的某件事,我想改变优柔寡断。”黄渤有一次总结,“在超市里,我一想到得决定挑哪件商品就发抖。”但选择困难症也有好处,比如在一场表演中,他会给出好几种不同的演法。

这种爱琢磨的特质在做菜上展现了出来。黄渤经常把各种奇怪的菜搭配在一起炒,有时很美味,有时自己先来一口,就赶紧倒了。

上大学时,作为班长,他给同学们做过鲍鱼捞饭。其实哪有钱买鲍鱼,他从市场批发来干花菇,发好后把容易暴露的小根勒掉,然后切片,显得像鲍鱼的样子。再用成桶的鲍鱼汁、牛肉汁、浓缩鸡汁吊汤,吊好后放进花菇煨。最后扣上米饭,撒点黑芝麻,色香味齐活。同学们吃得美美的,觉得黄渤真仗义啊。吃完后有同学评价:真好吃,就是煨汤的时候可能香菇放多了,把鲍鱼味盖住了。

从参与的第三部戏《生存之民工》开始,黄渤进入了旺盛的创作状态。那是一部有5个男主演的戏,黄渤只是其中一个男主演的妹妹的感情线。“人家待3个月我也待3个月,没事就琢磨呗。”他天天去敲编剧门,给人家塞纸条说人物可不可以这样。

他渐渐有了一堆表演技术和表演术语。“这儿没有扶手。”“那儿缺个台阶。”这种是“色彩性人物”,那种要隐在故事里。但他会称自己为“体力派演员”。著名的例子包括,《斗牛》的时候一个镜头拍一百多遍,跑坏三十多双鞋。真正的坏掉,鞋帮磨开,脚都露了出来。

还有《无人区》时,黄渤扮演一个蛮横杀手,一开始装狠,龇眉瞪眼。泡在当地人中才知道真正的狠是不动声色,于是黄渤说服宁浩重拍自己半个月的戏。除了管虎、宁浩这两位爱折磨人的,黄渤跟孟京辉合作的话剧《活着》也是重体力活。3小时的戏,要在鸿沟式的舞台上不断爬上跳下。有时候,黄渤一躺在鸿沟里转场,就大喘气,还得捂着话筒,怕声音传出去。

在《活着》里扮演黄渤儿子的丁一滕惊叹于黄渤“娓娓道来的表演方式”:“我们传统觉得戏剧演员在舞台上比较装腔作势,一定要去通过肢体、语言的表现力夸张地体现某些东西,那才是舞台。黄渤的表演一开始,我们觉得,这样可以演吗?后来他把全剧演下来之后,观众会觉得很舒服。他内心的东西像是流露出来的。他塑造的是一个特别典型的悲剧人物,但你从他身上看不出那种对于苦痛的外在挣扎,但你看到他内心其实是特别苦。他是一个演戏没有特别多痕迹的人,很真实。说白了,观众信他的表演。”

《活着》揽下了2013年“壹戏剧大赏”的年度大戏、年度最佳导演、年度最佳男主角三项大奖。黄渤的获奖词说:“在挫败中积攒勇气,在苦难中传达希望,他以凯鲁亚克式的漫游,在舞台上跨越了一段平凡而多舛的命运,并使福贵这一角色成为变迁时代最鲜活的注脚。”

著名影评人周黎明盛赞:“你可能看过黄渤所有的影视作品,深知他那些经典的小人物形象以及票房灵丹的神奇效力。但只有看了话剧《活着》,你才会真正体会到,黄渤不仅是当红明星,而且是一位令人尊敬的艺术家。他扮演的福贵,绝对能在表演艺术的历史上留下华彩的一笔。”

宁浩说,他从《疯狂的石头》时就觉得黄渤一定会成大明星,那时黄渤不过是配角三贼中的一个。宁浩自称“任性”,就要让黄渤来当《疯狂的赛车》主演,写剧本时就找来黄渤,感觉他身上的东西,写进去。

他身上有那种难得的真实。其实这在演艺行业还挺少见的,就是从里到外透着的那种真实感,不像个演员。他有一种与生活、与现实特别有关的东西。我们今天这个世界,或者说自古以来所有的世界在真善美这3个字中,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真。我们为什么在追求真理,追求真相?只有真才是值钱的,除此以外,没有值钱的东西。(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