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一步之遥》观后:姜文和姜文的朋友们都老了,力不从心

看了一场姜文导演的新片《一步之遥》。发现网上的烂片说言过其实,辩护的文章也言不及义。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11111111111114

文/和菜头

网上的热闹不可信,岂能用别人的嘴替换了自己的眼睛?在网上铺天盖地的批评声中,我抱着微茫的希望走进影院,看了一场姜文导演的新片《一步之遥》。发现网上的烂片说言过其实,辩护的文章也言不及义,在我看来,整部电影落在两个词上:

癫狂和欢脱。

什么是《一步之遥》?《一步之遥》说的是一个男孩子长大了,老去了,却依然还是个男孩子,老男孩。无论小男孩还是老男孩,梦想都是一样的梦想,所不同的是,老男孩可以让最狂野的梦想落地变成现实。140分钟的电影,从头到尾都是姜文撒了欢一样地在玩。

他以前作品里各种喜欢的小玩意儿,小趣味,在这里都可以肆无忌惮地放大十倍来玩。《让子弹飞》开头把闹钟射上天很牛吧?《一步之遥》里直接射击月球。不喜欢《太阳照常升起》?《一步之遥》里依然有火车,而且火车外面是大海,车厢里面是沙滩。喜欢《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马小军吹避孕套玩?《一步之遥》里姜文和葛优两个老男人,站在套套一样的巨大泡泡里吹喇叭……

这就是癫狂,这就是欢脱。小男孩在幼儿园里幻想有自己的一个王国,自己当国王,自己最喜欢的女孩子当王后,一帮子好朋友当大臣侍卫,陪着自己满世界玩。老男孩拍了部电影,当真那么做了。

所以,有人说看不懂这部电影,那就只能说明他太早地失去了童真。小男孩骑着竹竿玩骑马打仗,官兵捉强盗需要你懂么?你只需要笑眯眯看着他胡闹,看他爬高上低不就完了?就算是他拿竹竿捅破了屋顶,那也是他家自己花三亿块钱修的屋子不是么?

那么,《一步之遥》就是好片了?倒也算不上。要我说,也就75分。

为什么?因为老男孩们都老了。

前面说了,该片最大的特色是癫狂与欢脱。癫狂这种事情,必须一气呵成,从头癫到最后。要想一气呵成,第一需要荷尔蒙足够,第二需要体力足够。《一步之遥》没有做到,癫狂得相当前列腺炎,断断续续,淋漓不尽。

欢脱这种事情,来源于剧情而非台词堆砌,在大银幕上说相声那不是个事儿。《一步之遥》人物间台词的起承转合不像是电影,更像是舞台剧,配上3D眼镜,有种看小剧场的感觉,笑得累。

两件事情都做的不到位,既不足够癫狂,也没有足够欢脱,《一步之遥》就是含笑半步癫。

没做到,却又念念不忘提升格调,这是《一步之遥》的第二个大毛病。影片一开始,就是讨论新钱老钱的问题。许多影评人认为随后拍摄的一段是反讽,错了,那就是姜文和他的老哥几个认认真真给观众展示什么叫老钱的范儿。

舞台上的那些舞者,无论从相貌、身材、舞技,都不输于红磨坊或者疯马的顶级舞者。加上西装、歌剧、雪茄、吊灯、面纱、威士忌、吊带袜,无一不是做工精良,细节考究。

但是,你说到底,不就是把全世界的好玩意儿都弄来么?不就是场面弄到最奢华么?你看不上的新钱代表郭敬明是堆品牌和时装,那你的老钱弄来弄去还不是在堆?高妙在那里?

苹果说:Bigger Than Bigger. 不止于大。逼格不是靠大就能堆起来的,这是个审美层次的问题。土锤喜欢修大而无当的建筑,做N万人的音乐会,找一千台钢琴齐奏,那是因为他土锤,以为大就是好,更大就是大好。堆叠好东西比土锤好一点点,可以称之为土蛋。
姜文引以为傲的电影台词,话接话,话赶话,听起来跟相声贯口似的,还宣称台词是精心打造,每句都有言外之意。

同样的是民国戏,对比一下《一代宗师》,这部片子最打动人的地方,就是在一部电影里,再现了一群早已经消失在了历史长河的旧式中国人。他们内敛的精神气质,待人接物的态度,让人觉得熟悉而陌生,却又无比亲切。

《一步之遥》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各种台词听下来都是王朔和姜文在说对口相声。精彩的台词有,但不多。

同样被逼格损伤的还有故事本身。为了提升影片的逼格,电影中间强行扭转了故事的走向,弄出了一个在电影里拍电影、凶手自己演凶手的段落。

这听起来貌似厉害极了,整部电影的调性得到了提高,而事实上《一步之遥》不到80分全拜这一段所赐,因为它破坏了故事的完整性。观众看到这里,明显会脱离剧情,感觉到姜文探出脑袋来问了一句:你说,我牛逼不牛逼?

牛,但是电影傻了。

尽管我也不想承认这一点,但是姜文和姜文的朋友们的确都老了,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一步之遥》本来应该是一部荒诞的、变形的的但又充满狂欢气质的电影,可惜王朔的语言天赋和廖一梅的荷尔蒙都不足以支撑这一点,姜文的电影天才也不足以完全驾驭整部电影。有精巧的细节,而无圆熟的整体。有出彩的配角,而无神全的主角。

姜文努力创造一种他自己的审美,凡是在他发挥自己想象力的地方,都获得了成功。凡是需要传承有序的地方,统统失败。

黑泽明拍《乱》很好看,部分原因是别人有传承数代人的太刀锻造师,盔甲打造师,连绳结如何打都有来处,不曾中断。姜文要拍一个上海,拍出当年上海滩的绝代风华,以衬托他电影几个风光无限的人物,却根本找不到来处。

马小军跌入泳池,如同飞向天空;马走日跌下风车,身下空无一物。一切都是那么轻飘飘地浮着,无根无底,无边无际,少年老去。(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