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令狐冲和任盈盈是这样从踩踏事故中幸存的

第二次是五岳剑派在华山的石洞里观看失传秘籍的时候发生了惨案,死亡无数,但令狐冲和任盈盈却幸存了下来,他们是怎样从事故中幸存的?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420204347172

上海的践踏事件死伤三十多人,上海一直是我喜欢的一个城市,全中国文明程度最高的城市,不需要加之一。但是践踏这样的事情,确实不是文明素质能决定得了的。

孟子曰:“莫非命也,顺受其正,是故知命者不立乎岩墙之下。尽其道而死者,正命也;梏桎死者,非正命也。”

“没有一样不是天命(决定),顺从天命,接受的是正常的命运;因此懂天命的人不会站立在危墙下面。尽力行道而死的,是正常的命运;犯罪受刑而死的,不是正常的命运。”

孟老先生说的其实就是保全性命的诀窍,也许必须要死,但是不要自己去冒险。

不守规矩有时候能看起来有点小利益,或者至少挺风光,遇见红灯还是有人要闯,禁止明火的地方还有人忍不住抽烟,明明前面没有位置,还是有人要挤上去,觉得那里的景致更好,觉得开出来的路不过瘾,非要去爬公园里没开发的山,结果人失踪了,就是觉得安全带和摩托车头盔没有必要,等等。

守规矩的人有时候也会被作死的人连累,比如大多数被践踏的人都是体弱无辜的人,推搡和瞎煽乎的人害死了他们,所以守规矩之上还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尽量谨慎,避免前往险地,具体在城市里,这就是人太多的地方。

6597181916844070149

只有这个人群可以不出事故

密集的人群就是容易发生危险,金庸先生所有的小说里,有两次最贴近人群践踏的局面,一次是君山大会,丐帮的人结成人墙对郭靖和黄蓉进行挤压,任你打狗棒法还是降龙十八掌,终究抵挡不过人的墙。而这堵墙是暴怒的、受了挑拨的,尤其凶险。

第二次是五岳剑派在华山的石洞里观看失传秘籍的时候发生了惨案。这一次五岳剑派死的人比之前所有回加起来还要多,大家可以想一想小说开头的时候,左冷禅要杀刘正风,做了多少功课。但是在这一次岳不群几乎就把莫大先生给害死了。

在令狐冲刚刚进洞的时候,秩序井然,这是一个文明社会,刚刚经历了并派,理论上大家化敌为友,都是师兄师弟,师叔师侄。

令狐冲和盈盈纵身走进后洞,不由得心中打了个突,但见洞中点着数十根火把,少说也有二百来人,都在凝神观看石壁上所刻剑招和武功家数。人人专心致志,竟无半点声息。令狐冲和盈盈听得惨呼之时,料想进洞之后,眼前若非漆黑一团,那么定是血肉横飞的惨烈搏斗,岂知洞内火把照映,如同白昼,竟站满了人。后洞地势颇宽,虽站着二百余人,仍不见挤迫,但这许多人鸦雀无声,有如僵毙了一般,陡然见到这等诡异情景,不免大吃一惊。

华山派是地主,岳不群想让他们出事,所以把人聚集到这里来。阴谋确实凶险,但是在大多数的踩踏事故当中,都是不负责任或者毫无经验的组织者造成了事故的发生。

忽听得嵩山派人群中有人厉声喝道:“你不是嵩山弟子,干么来瞧这图形?”说话的是个身穿土黄衫子的老者,他向着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怒目而视,手中长剑斜指其胸。那中年人笑道:“我几时瞧这图形了?”嵩山派那老者道:“你还想赖?你是甚么门派的?你要偷学嵩山剑法,那也罢了,干么细看那些破我嵩山剑法的招数?”他这么一呼喝,登时便有四五名嵩山门人转过身来,围在那中年人四周,露刃相向。那中年人道:“我于贵派剑法一窍不通,看了这些破法,又有何用?”嵩山派那老者道:“你细看对付嵩山派剑法的招数,便是不怀好意。”那中年人手按剑柄,说道:“五岳派掌门岳先生盛情高谊,准许我们来观摩石壁上的剑法,可没限定哪些招数准看,哪一些不准看。”嵩山派那老者道:“你想不利我嵩山派,便容你不得。”那中年人道:“五派归一,此刻只有五岳派,哪里更有嵩山派?若不是五派归一,岳先生也不会容许阁下在华山石洞之中观看剑法。”此言一出,那老者登时语塞。一名嵩山弟子伸手在那中年人肩后推去,喝道:“你倒嘴利得很。”

破坏规则的人出现,人群会变得动摇和不理智。在生活中,最常见的就是排队加塞,这里的规则破坏者是一个偷看别人剑法的家伙。秩序可以恢复,但是破坏秩序的行为却可能被效仿。

有亲身经历者说有人在观景台上喊“快上来,我这里的角度更好”,就有人使劲往上挤,就是人群开始崩溃的征兆。

那中年人反手勾住他手腕甩出,那嵩山弟子一个踉跄跌开。便在此时,泰山派中忽然有人大声喝道:“你是谁?穿了我泰山派的服饰,混在这里偷看泰山剑法。”只见一名身穿泰山派服饰的少年急奔向外。洞门边闪出一人,喝道:“站住了,甚么人在此捣乱?”那少年挺剑刺出,跟着疾冲而前。拦门者左手伸出,抓他眼珠。那少年急退一步。拦门者右手如风,又插向他眼珠,那少年长剑在外,难以招架,只得又退了一步。拦门者右腿横扫,那少年纵起闪避,砰的一声,胸口已然中掌,仰天摔倒,后面奔上两名泰山派弟子,将他擒住。那时嵩山派中已有四名门人围住了那中年人,长剑霍霍急攻。那中年人出手凌厉,但剑法不属五岳剑派,几名旁观的嵩山弟子叫了起来:“这家伙不是五岳剑派的,是混进来的奸细。”两起打斗一生,寂静的山洞之中立时大乱。

肢体冲突导致了人群的完全崩溃,如果出现打架,很容易发生秩序的突然崩溃,在夜店里这种事最常见。所以尽量别去音乐太重,场地太窄人太多的夜店。

令狐冲心想:“我师父招呼这些人来此,未必有甚么善意。我去告知莫师伯,请他率领门人退出。那些衡山派剑招,出洞之后,让我告知他便了。”当即挨着石壁,在阴影中向莫大先生走去。只走出数丈,忽听得轰隆隆一声大响,犹如山崩地裂一般。

出入口、通道被堵死会立刻制造出伤亡。今天去参加一个发小的婚礼,主持人上来先介绍大厅的四个安全出口,说得很得体。真是功德无量,我到一个封闭空间都是先看这个的。

众人惊呼声中,令狐冲急忙转身,只见洞口泥沙纷落,他顾不得去找莫大先生,急欲奔向盈盈,但众人乱走狂窜,刀剑急舞,洞中尘土飞扬,瞧不见盈盈身在何处。

在人流当中反向前进非常危险,你当然可以说令狐冲对盈盈真好,不过他也真有本事,看见我的朋友、果壳网的瘦驼老师介绍说大多数践踏的死亡原因是被挤压造成的窒息。如果令狐冲被挤倒在地,他还有最后一招是把身上的人吸干……而我们都不行。

他从人丛中挤了过去,闪身避开几次横里砍来的刀剑,抢到洞口,不由得叫一声苦,只见一块数万斤重的大石掉在洞口,已将洞门牢牢堵死,仓皇一瞥之下,似乎并无出入的孔隙。

他大叫:“盈盈,盈盈!”似乎听得盈盈在远处答应了一声,却好像是在山洞深处,但二百余人大叫大嚷,无法听清,心想:“盈盈怎地反而到了里面?”一转念间,立时省悟:“是了,大石掉下之时,盈盈站在洞口,她不肯自己逃命,只是挂念着我。我冲向山洞口去找她,她却冲进洞来找我。”

呼喊,记得呼喊,寻找同伴和恢复秩序都要靠大声喊。令狐冲早点喊其实效果会更好,他不懂得安全常识,不然以他的内力,一定能把所有的人的声音盖下去。这次的践踏事件中大声喊“后退”的人,都是好样的,他们救了更多的人。

当下转身又回进洞来。洞中原有数十根火把,当大石掉下之时,众人一乱,有的随手将火把丢开,有的失手落地,已然熄灭了大半,满洞尘土,望出去惟见黄蒙蒙一片。

只听众人骇声惊叫:“洞口给堵死了!洞口给堵死了!”又有人怒叫:“是岳不群这奸贼的阴谋!”另有人道:“正是,这奸贼骗咱们来看他妈的剑法……”数十人同时伸手去推那大石。但这大石便如一座小山相似,虽然数十人一齐使力,却哪里推得动分毫?

又有人叫道:“快,快从地道中出去。”早有人想到此节,二十余人你推我拥,挤在地道口边。那地道是当年魔教的大力神魔以巨斧所开,只容一人进入,二十余人挤在一起,如何走得进去?这一乱,火把又熄灭了十余根。

失去了照明,狭窄空间里的停电,这个在生活中也会遇到。这里看到了惊慌的呼喊造成了更大的恐慌。所以呼喊一定要是明确的,比如“别挤”,“别再推了”,“都站定别动!”“都靠右!”而不是“妈呀!”“死定了”“呜呜呜”。

人群中两名大汉用力挤开旁人,冲向地道口,并肩而前。地道口甚窄,两人砰的一撞,谁也无法进去。右首那人左手挥处,左首大汉一声惨呼,胸口已为一柄匕首插入,右首的大汉顺手将他推开,便钻入了地道。余人你推我挤,都想跟入。令狐冲不见盈盈,心下惶急,又想:“魔教十长老个个武功奇高,却中了暗算,葬身于此。我和盈盈今日不知能否得脱此难?这件事倘若真是我师父安排的,那可凶险得紧。”眼见众人在地道口推拥撕打,惊怖焦躁之下,突然动了杀机:“这些家伙碍手碍脚,须得将他们一个个都杀了,我和盈盈方得从容脱身。”挺起长剑,便欲挥剑杀人,只见一个少年蹲在地下,双手乱抓头发,全身发抖,脸如土色,显是害怕之极,令狐冲顿生怜悯,寻思:“我和他是同遭暗算的难友,该当同舟共济才是,怎可杀他泄愤?”长剑本已提起,当下又斜斜的横在胸前。

金庸老爷子真是牛人,我很怀疑他是不是采访过这样的事故,在密闭的空间里呆久了,又绝望,人就是会这样狂暴的,为了自己逃生,踩过去别人的身体或者殴打对方都做得出来。令狐冲用怜悯冲淡了自己的杀心。但是如果你暗中什么都看不见呢,可能就已经动手了。

只听得地道口二十余人纵声大叫:“快进去!”“怎么不动了?”“爬不进去吗?”“拖他出来!”那爬进地道的大汉双足在外,似乎里面也是此路不通,可是却也不肯退出。两个人俯身分执那大汉双足,用力向外拉扯。突然间数十人齐声惊呼,拉出来的竟是一具无头尸体,颈口鲜血直冒,这大汉的首级竟然在地道内给人割去了。

便在此时,令狐冲见到山洞角落中有一个人坐在地下,昏暗火光下依稀便是盈盈,他大喜之下,奔将过去,只跨出两步,七八人急冲过来,阻住了去路。这时洞中已然乱极,诸人都如失却了理性,没头苍蝇般瞎窜,有的挥剑狂砍,有的捶胸大叫,有的相互扭打,有的在地下爬来爬去。令狐冲挤出了几步,双足突然给人牢牢抱住。他伸手在那人头上猛击一拳,那人大声惨叫,却死不放手。令狐冲喝道:“你再不放手,我杀你了。”突然间小腿上一痛,竟给那人张口咬住。令狐冲又惊又怒,眼见众人皆如疯了一般,山洞中火把越来越少,只有两根尚自点燃,却已掉在地下,无人执拾。他大声叫道:“拾起火把,拾起火把。”一名胖大道人哈哈大笑,抬起脚来,踏熄了一根火把。令狐冲提起长剑,将咬住他小腿那人拦腰斩断,突然间眼前一黑,甚么也看不见了,原来最后一枝火把也已熄灭。

之后是一场血腥的屠杀,五岳剑派各位侠客都有剑,所以杀得额外凶残一些。比一般的事故场面更糟糕。

过得良久,呼喝声渐止,地下有不少人在呻吟咒骂,偶尔有兵刃相交吆喝之声,均是发自山洞靠壁之处。令狐冲心道:“剩下来没死的,都已靠壁而立。这些人必是武功较高、心思较细的好手。”他忍不住叫道:“盈盈,你在哪里?”对面琴声铮铮数响,似是回答。

令狐冲飞身而前,左足落地时只觉足底一软,踏在一人身上,跟着风声劲急,地下一柄兵刃撩将上来,总算他内力奇厚,虽然见不到对方兵刃的来势,却也能及时察觉,左足一使劲,倒跃退回石壁,寻思:“地下躺满了人,有的受伤未死,可走不过去。”但听得风声呼呼,都是背靠石壁之人在舞动兵刃护身,这一刻时光中,又有几人或死或伤。

忽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众位朋友,咱们中了岳不群的奸计,身陷绝地,该当同心协力,以求脱险,不可乱挥兵器,自相残杀。”许多人齐声应道:“正是,正是!”令狐冲听这声音,似有六七十人。这些人都已身靠石壁,站立不动,一来本就较为镇静,二来一时暂无性命之忧,便能冷静下来想上一想。

秩序逐渐恢复,老年人的作用在这里体现,所以在一个拥挤的环境中,年长的人要尽量站出来。

那老者道:“贫道是泰山派玉钟子,请各位收起刀剑。大伙儿便在黑暗之中撞到别人,也决不可出手伤人。众位朋友,能答应吗?”众人轰然说道:“正该如此。”

符合所有人利益的提议可能被所有人接受。

便听得兵刃挥舞之声停了下来。有几人还在舞动刀剑的,隔了一会,也都先后住手。玉钟子道:“再请大家发个毒誓。如在山洞中出手伤人,那便葬身于此,再也不能重见天日。贫道泰山玉钟子,先立此誓。”余人都立了誓,均想:“这位玉钟子道长极有见识。大伙同心协力,或者尚能脱险,否则像适才这般乱砍乱杀,非同归于尽不可。”玉钟子道:“很好!请各位自报姓名。”当下便有人道:“在下衡山派某某。”“在下泰山派某某。”“在下嵩山派某某。”却没听到莫大先生报名说话。

玉钟子自报家门非常有见识,他的辈分在五岳剑派当中很高,他维持秩序有合理性。如果形势需要你站出来引导秩序的话,千万别觉得自己多事,你是在救自己。

“我是街道办的某某(其实你也是路过,但是这个身份就管用)”

“我是个医生,大家赶紧不要挤,我们把摔倒的人救出来。(一般人对医生的建议都会很尊重)”

“我是健身教练。”

如果正好是休班儿的警察、军人,就更好了。

众人说了后,令狐冲道:“在下恒山派令狐冲。”群豪“哦”的一声,都道:“恒山掌门令狐大侠在此,那好极了。”言语中都大有欣慰之意。令狐冲心想:“我是糟极了,有甚么好极了?”他自然明白,群豪知他武功高强,有他在一起,便多了几分脱险之望。

名气越大,责任越大。人群会信赖强者,如果你足够自信和冷静,你就是那一刻的强者,大胆号召人群,为求生而搏一把。最后令狐冲发现,任盈盈想出的办法是跳到高处。在这次践踏事件当中,确实有人是被人拉上护栏或者跳下台阶逃过一劫的。

当然回到令狐冲进洞的那一刻,令狐冲的那个念头其实最对。

令狐冲心想:“我师父招呼这些人来此,未必有甚么善意。我去告知莫师伯,请他率领门人退出。那些衡山派剑招,出洞之后,让我告知他便了。”

“我把剑法演示给莫大师伯看。”其实“不去危险的地方”这就是替代方案。相信我,无论是灯光表演,还是焰火表演,全都是可以替代的,如果人多拥挤,果断换一个地方活动,怕热的胖子不容易卷入人群中受伤,看见人多就头晕的人也不容易陷入这种危险,就是这个道理。

至于那个“十九八七数到一”的一刻,真的没有那么重要,每年都能来一次,此外它无非是一个计数方式而已,这一秒,和下一秒真的没有太大的区别,跟对的人,和真正的朋友在一起,每一秒都很快乐。未必非要去外滩王府井或者世贸天阶可以热门的地方。

尤其不要带孩子到这样的险地,剧场一千个座卖一千张票,演唱会球赛有假票,但是秩序维护者会更多,庙会灯会游园会焰火表演这样的公开空间,不精心准备,人数是很难统计和预警的。

日本越后有条15公里的路,山路险峻,还有海潮,一起赶路的人被海潮卷走,父亲都无法保护儿子,平赖盛在那里失去了妻子和孩子,写了和歌来表达伤痛,有一句叫“亲不知子不知”,变成了这条路的名字。

在人群里也是亲不知子不知的,男人无法保护女人,大人无法保护孩子,壮年无法保护长者,强大如令狐冲,也无非重新变成一个乱挥刀剑的少年。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来那个段子,说平安夜去宣武天主教堂的人太多,于是警察把两万人引流到牛街清真寺。

当时大家都在哈哈大笑。

回头想想,如果在外滩多一些这样的误导者就好了。

PS:

大多数地铁早晚高峰时会在地铁口限行,要跟着栏杆绕来绕去,很多人都不喜欢,因为耽误了自己的时间,那就是各国各地的惨痛教训之后设立的装备,有人真的会去骂那些维持秩序的年轻人,甚至恐吓她们。认为她们就是给人添麻烦。这样的人往往粗鲁完之后还自鸣得意,似乎觉得自己和威风。

不要和这样的人做朋友,免得有一些和他一起身陷险境。(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