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女按摩师自爆:我给安德鲁王子当性奴的日子

故事情节真实性有待考证,不过,英国媒体已经high了。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这是有关两性、权利和女性被虐的故事中最离奇的一个,已经把美国最富有的人之一Jeffrey Epstein送进了监狱。

而这件事又牵扯上了英国安德鲁王子:上个星期,他被控告性虐待“Jane Doe 3”(美国法庭文件里用的化名),并且在一次酒肉狂欢之地把她当作性奴隶。但他声称自己从来没和这个女人有过性关系,她的指控已经烦了他好多年。

这件事还得从2007年讲起,Jane Doe 3就是Virginia Roberts,当时被《周日邮报》(译)的记者揭发过,记者Sharon Churcher还不辞辛苦一路跟踪去了澳大利亚。

Roberts小姐说的故事实在太匪夷所思——她是如何在安德鲁王子的富豪朋友Epstein手下当了三年的性奴隶,后来变成了按摩师,专门给大亨和朋友提供色情按摩替Epstein赚钱。她还说传媒大亨Robert Maxwell的女儿Ghislaine Maxwell扮演Epstein的“夫人”。

由于Roberts的指控威胁到了英国女王次子的名声,所以王室对于安德鲁王子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关系的说法断然否认。

现在,因为Roberts在上周呈给法庭的文件,《周日邮报》得以出版最完整的“故事”。记者与Roberts小姐沟通过两次,最近一次是在去年。她对《周日邮报》叙述的片段经记者整理后已经在上周发给她证实,所以现在发布的是独家、综合性的报道。

上周有传言称安德鲁王子和未成年女子发生性关系,该女子为弗洛里达人,根据该州法律这是不允许的。据法院文书:“Epstein‘强迫’Jane Doe 3和英国王室成员安德鲁王子(亦称约克公爵)发生关系。……Epstein命令Jane Doe 3不管王子要求什么都得照做,回去以后还得跟Epstein汇报施虐细节。Maxwell扮演Epstein的太太促成了安德鲁王子的性侵犯行为。”

对这些说法,英国白金汉宫表示强烈否认。

但Roberts小姐的说法不一样。她说她先遇到的Epstein,然后再通过Maxwell认识的安德鲁王子。当时她是弗洛里达州乡村俱乐部的一个水疗中心(Mar-A-Lago)做更衣室助手,她的父亲在那做保养经理。1998年,在她刚过完15岁生日后不久就遇到了Ghislaine(Maxwell)。

Maxwell是Epstein的朋友,两人以享乐主义生活方式在纽约和伦敦都有自己的圈子。随后王室成员Andrew开始和他们有接触。安德鲁被拍到在泰国和一群坦露上身的女子一起,并且还有和Ghislaine一起在位于曼哈顿的万圣节SM主题派对里纵情狂欢、浑身大汗,让他喜欢社交聚会的花花公子形象更加深入人心。

Roberts说在接受Ghislaine的邀请为Epstein工作时并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危险。她向《周日邮报》说:“我穿着性感的白色迷你短裙和紧身Polo衫,Ghislaine接近我时我正在看一本解剖学书籍,这位40多岁的妩媚女人说话时还带点英国口音。我看她看着我的书,便对她说自己想成为一名按摩师。她说她的朋友Jeffrey Epstein,一位有钱的绅士正在寻找一名随行女按摩师,如果我答应的话不仅可以受到专业培训还能收取巨额报酬。”

Roberts被告知她可以马上开始工作,然后就被载去了Epstein位于Palm Beach海滨的粉色宅第。里面的楼梯装饰有年轻女孩的裸照,而且Roberts小姐到最后才知道那时她也被隐藏摄像头偷拍了。

她说:“我当时实在太紧张了,不敢踏进去。另一位女士带我去了Jeffrey的卧室。里面有一张很大的床和一个旋转扶梯直通一个水池。那个女士直接把我领进了按摩师,那里设施齐全——淋浴房、汗蒸房和一些关着门的房间。后来我才知道那些关着门的房间里,全装着各种性玩具。我进去以后看到Jeffrey趴在一张桌子上,全身赤裸俯卧着。然后在一个小时里问了我一大堆问题,知道了我的生活经历:我告诉他我离家出走过,住在大街上,吃过摇头丸,不是处女。他回答我说‘所以你是个披着好女孩皮囊的坏女孩’。这时引我来的女士让我听她指示,她把按摩油倒在我手上,然后抓住Jeffrey的一只腿开始按摩,并告诉我让我按另一只腿。然后她脱了自己的衬衫,把胸贴紧Jeffrey抚摸、按摩,又让我脱衣服。我照做了,Jeffrey便和我做爱,那个女人在一旁爱抚我。我当时在想‘这是错的,这不是正规的按摩’。但他们很喜欢我,那个女士说‘她已经掌握窍门了’。当时我又想‘这些人都是社会显要,我必须好好做。’然后那名女士给了我200美元,嘱咐我明天再来。”

Roberts对于那些色情按摩指令很恶心,但是她照做了,被Epstein白手起家的人生故事感动了。因为Epstein有意无意地在给她暗示“你也可以成为像我一样的有钱人”,并且跟她说想要引领她走好她的人生路,做她的“良师”。当时Roberts还很感动,感觉Epstein和Ghislaine真的很关心她,他们一起做家人做的事:比如一起看《欲望都市》和吃爆米花。

但这是个病态的家庭,Roberts则是恋童癖(Jeffrey)的No 1女孩,为了取悦英国王子专门训练。他培训我做一个男人想要女性做的任何事,我很担心焦虑,却做着所有让Jeffrey开心的事,保住我“No 1”的地位。

到了2001年,Roberts终于可以飞去英国了。他们一到达英国马上就驱车直往Ghislaine的住所。在她房子里的一间小卧室里,Roberts给Jeffrey做了一次色情按摩就因为时差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Ghislaine就走进我的房间活力满满、轻佻地跳上床对我说‘起床啦大懒虫。今天可是你人生中的重要日子,我们一起去为晚上和王子的舞会买衣服去啦!’她教我要保持微笑、活泼健谈,开心地在王子身边转悠让他开心、充满正能量。那天我们买了个5000英镑(约47574人民币)的Burberry包、一些礼服、香水还有化妆品。大约下午四点,到了Ghislaine家,我径直跑上楼洗了个澡。到我下楼的时候,Ghislaine和Jeffrey正坐在客厅里,似乎没人为了约克公爵而紧张。这时有人敲门,外面有一辆车和两个男人,我觉得那两个男人是安全的。Ghislaine把安德鲁王子带进来并且跟他介绍我,我们互相亲了对方的脸颊。Ghislaine端来了茶,然后和认识的Fergie聊天,从她们的聊天里我知道了那是王子的前妻,她们很亲热地聊着她们的女儿。后来Ghislaine玩起了她最爱的猜谜游戏,她问安德鲁觉得我多少岁。他猜17,全场都笑翻了,Ghislaine打趣我说我年纪太大不合Jeffrey的口味,他肯定不久后就要把我交易出去。”

他们都知道Jeffery喜欢年轻女孩子。Roberts小姐接着说,晚宴的时候她坐在Jeffrey和安德鲁中间,并声称:“安德鲁一有空就会看向我穿着V领的上半身,没问我任何关于我的故事,我只需要坐在那僵硬地笑着就好。Ghislaine低头向我耳语道‘王子好像对你很感兴趣’。”

“我们接着去了Tramp,被带到VIP区之后安德鲁从吧台给我拿来了一杯鸡尾酒,然后邀请我去了跳舞。他是我见过最让我恶心的舞者,抓着我的臀部,流着汗对我露出下流的笑容。我习惯了被男人当做泄欲的工具,但我不习惯在公众场合有这种动作,也不习惯和一个有女儿的王子一起。我觉得所有人的目光都黏在我们身上。”

据Roberts的叙述,她和41岁的安德鲁王子第一次约会是在Ghislaine伦敦的家里。“我们一起上了楼,请Jeffery帮我和王子拍了张照,我想要拿给我妈妈看。随后Ghislaine和Jeffery就离开了,留我和王子两人独处。第二天早上,Ghislaine对我说‘你做的很好,他很开心。’我们直接飞回了美国,我怀疑我们去英国的唯一目的就是把我这个‘礼物’献给王子。”

Roberts小姐称那天她得到了Epstein给的巨额薪酬15000美元(93067RMB),作为和安德鲁王子睡觉和给Epstein提供的性服务的报酬,不过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安德鲁王子知道Epstein给了Roberts钱。

至此,Roberts彻底拜倒在Jeffery的魅力之下,成为了他的私人性奴隶,Ghislaine还在拿王子猜测Roberts年龄的事打趣。

虽然英国王室极力否认安德鲁王子的不当行为,Roberts坚称:“我很清楚,我的工作就是取悦王子,对于王子的任何要求都不敢有丝毫违逆的想法。王子不会亲自给我钱,每次都是我‘款待’Jeffrey的朋友之后,由Jeffrey给我钱。”

安德鲁当时是个贸易特使,但当Epstein被起诉之后就辞职了。随后马上断了和Epstein的友谊,然后利用公益信托等办法重建自己的声誉。他开始致力于英国繁荣,通过策划各种活动提高年轻一代的经济积极性、活跃度。

随后,Roberts说自己还记得和安德鲁王子的伤害。她说:“老实说,刚见到王子的时候我还很兴奋,是Jeffery让我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方式。”

Roberts说她第二次见到王子是在Epstein位于曼哈顿的豪宅里,那是2001年的复活节。“当时我人在弗洛里达州,他们一个电话把我召唤去了纽约。当我到了豪宅之后,他们让我准备好,我会在藏书室遇到某个人。于是我看到安德鲁王子坐在一个桌子后面的大皮椅上,桌子上摆着各种年轻女性的照片,其中就包括我的。那张照片里的我基本上全裸,我觉得安德鲁进来的时候不可能没看到。Ghislaine刚刚给了他一件礼物,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大娃娃,他开心地咧嘴笑着,就像是被父母带去迪士尼乐园的孩子。一个名叫Johanna Sjoberg的女人坐在安德鲁膝盖上,她也是为Jeffery工作的人之一。Ghislaine把我带到安德鲁面前,我觉得他认出我来了,虽然可能不记得我的名字。我们又一次亲了对方的脸颊,Ghislaine把我牵到安德鲁另一边膝盖上坐着。”

在一次和《周日邮报》的采访中,Johanna证实了那次见面,并说她当时21岁,被Ghislaine雇来接电话、送饮料,每小时的报酬是20美元。

Ghislaine接着让Roberts给Epstein做足底按摩,他让她碰他的乳头。“但是我拒绝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从来没人敢拒绝他的要求。”

在藏书室里,Roberts又一次被介绍给了安德鲁,她坐在他的膝盖上。她清楚地知道他们(J和G)希望她跟安德鲁上床。——英国王室再次驳斥任何不当行为的指控。

“Ghislaine说‘你应该把他带上楼去做按摩’,然后把脸埋在两手之间。我把他带到了楼上,他脱下了自己的衣服趴在桌子上。我开始按摩他的脚然后是小腿——Jeffery很喜欢这样。”

这次“任务”没有额外薪酬,她说:“因为我没有按照该做的做,所以我只拿到一般时薪,200美元。”

Roberts最后一次和安德鲁王子见面是在Epstein的加勒比一座岛上,她说她在那给了安德鲁一次狂欢。“我和Jeffery、Ghislaine飞去了那里,七个不会说一点英语的俄罗斯女孩和一个模特经纪人也出现了。那天Jeffery很兴奋,他说‘我们将会给你和这些女孩拍张大合照。’是经纪人拍的。他们真的很兴奋,我们都没有穿上衣,和他摆了各种不同的性姿势。然后我们被叫进一间小屋子里,当我进去的时候安德鲁和Jeffery坐在椅子上,J用手势示意我们过去,Jeffery和王子一直在大笑。第二天,安德鲁就飞走了。我还记得我当时觉得自己再也不会有正常的生活了,是的,说难听点Jeffery就是我的主人,我被完全掌握在他的控制之下,从来不曾试图逃脱。”

2002年9月,Roberts19岁生日。Epstein给她买了一张去泰国的机票,他在那给她报了个按摩课程。

当记者问她有没有想过就这么逃跑之后,她脸红了。虽然她一直在吃苦、堕落,她仍然坚持不对自己的“良师”说谎。

“我当时真的觉得自己可以在泰国好好进修,回去给他更好的按摩服务。然而到了不久就遇到了一位澳大利亚武术专家,Robert。他们相爱了,并且在10天后结婚了。Robert教会了我如何重生。”

在之后的11年里,他们都生活在悉尼郊区里过着隐居的生活,但是一年前,这对夫妇和三岁大的孩子搬回了美国。“我还是会梦到Jeffery,晚上会带着泪水从梦里醒来。”

她和王子的记忆一直在她的脑海里重播、重播、重播。“有时候会出现Jeffery和很多强壮的男人的场景,但我特别深刻记得的还是安德鲁。”

她还说到现在是“战斗”的时刻,并且补充说:“当我想到他和其他男人怎样对我,我的心都碎了。我决定去法庭时把所有该站出来受罚的人的名字都说出来。”

1月3日她说自己是不法行为受害者之后,她的解释又一次引起质疑。“各种各样对受害人的质疑、语言攻击可能就是性侵犯受害者保持沉默的原因吧!是的,我也因为这些沉默过很长时间,但是现在我要站起来扭转局势,我不想再被欺负到沉默。”

Epstein的律师Jack Goldberg称这些指控都是陈年旧事了,证明不了。Ghislaine Maxwell没有做过多评论,但是曾把所有对她的指控归为“捏造的”和“明显的谎言”。(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