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范冰冰:希望自己更完美,比如胸再大一点儿

范冰冰说:“我知道自己还算中看,但作为女人当然希望更完美一些,比如胸再大一点儿,哈哈!”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2_38

文/林冲、李冰清

明星的成长是很有意思的。四年前,GQ首次派了一男一女两名编辑采访范冰冰,封面上的标题是“雌雄同体”。当时她说了什么?“我讨厌男人夸耀自己拥有的一切”、“希望更完美,比如胸再大一点儿”……

这次你还能看到我们拍摄的与众不同的大片,至于图片是不是被裁过的,在此就不能透露了。

拍摄即将开始,GQ的两位编辑,一男一女分别注意到关于女主角范冰冰截然不同的两个细节。

男编辑看到,她轻轻地蹲下来,逗着一只叫“坦克”的美式秋田犬,公的。这只一百来斤的大狗像个小女孩般地扭捏起来,做出各种憨态。

而女编辑则注意到这样强势的开场:模特已经脱去了上衣。一室人忙着布光换场景,好奇的眼光却都在偷偷打量她们的曲线,范冰冰并没有注意到混乱的气氛中悄然酝酿起的暧昧,她正微蹙着眉讲电话:“你要知道,人生本来就是很艰难的!”一字一顿,全神贯注,语重心长。

两性范冰冰

除了征服世界,男人不予考虑

GQ之所以选择不同性别的编辑去采访和观察范冰冰,是因为这个封面人物身上体现出强烈的、让人好奇并困惑的特质。一方面她将女性感官所有没有的特质几乎发挥到极致,很难不被吸引,而另一方面她性格中却呈现出让人惊诧的强势与坚定,像男人。

审视范冰冰身上的两性魅力,是春天里很有意思的开学作业。

范冰冰现在被叫得最响的外号是“范爷”,敢撂下狠话——我就是豪门,也敢荤素不忌地面对媒体炮制好的各种八卦话题,应付自如,就像是某个地盘上处事不惊、经验丰富的老大。那些关于她狐媚霸市的传闻居然被乾坤挪移成男人般的杀伐决断、立竿见影。

她像一根被包裹着华丽绸缎的金箍棒,一把插在这流光溢彩的河床上,将风云见惯又不为所动。

金箍棒是棍状的,是柔弱与混沌之上的坚挺,这是传统意义上雄性的特质,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范冰冰挺爷们儿的。

李冰清认为她始终有一种主角的姿态,独立一隅,却控制着全场的气氛。那一句“人生本来艰难”的话大概是在劝什么朋友,属于她的私人时刻,严肃到有些突兀,却像是一出戏中戏。

但男人如公狗,在最自然的欲望法则与激素作用下,他们依然看到的是那些诱人的表面,就是包着棍子的绸缎,那么柔,那么滑,那么溜溜地美。

林冲采访结束后告诉GQ,他在拍摄间隙跑到摄影师的电脑前看未成品照片,被震撼了:上身,胸前一道雪白的肌肤从正中划开鲜红的衣料,是劈开火焰的战壕,深度适中,但防守绝不松懈!

这次GQ打算从两性关系的矛盾统一去解读范冰冰,从各种关键词审视两性化的范冰冰,以及她眼中的两性。我们会惊奇地发现,在这样一个美人身上,阴阳协调得如此和谐,如果世界如此,那该多么带劲儿!

独立:我不想欠任何人的

范冰冰说,“一直说男人是否可以给女人安全感,但我觉得,安全感应该来自女孩子自己吧。有安全感了,再寻找一份自己想要的爱情,这才是一个比较好的模式。不需要每天那么担惊受怕,不需要担心这个男人是不是会变心。因为纵然一时之间什么都没有,你还是能生活得很好、很幸福。”

她不会轻易收别人的礼物,若关系不至,不收礼不失为敬。“我是挺一是一、二是二的人,因为没有什么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如果有人送我一幢房子,说真的我不能收。如果两人之间没有爱情,他却要借此让我还情感,对不起我可没有。我拿不出东西来,我欠你的,我就不舒服。而且欠的情感,对我来说其实挺重的。”

征服:世界是需要征服的,但接下来未必就是男人

范冰冰从来不认为只要征服了男人,就能征服了世界。她的逻辑是,世界是需要被征服的,我为什么一定要选择征服男人。

她的独立和理智导致自己不需要把男人作为刻意讨好的对象,也给自己与男人制造了一个礼貌、冷静的距离防线,如果有人越过它,对范小姐显示出轻佻无礼,“我会打断他的腿!”

问她是不是一定要把男人作为竞争对象,争夺财富和名望时,范冰冰说:“你是说,我要跟黄晓明比帅?(或者你可以希望超过刘德华?)那是不可能的,名利场的男人除了成功没有退路,女人发展得再不顺,只要嫁得好,大家就觉得她成功了。但是,我们会说男人娶得好吗?”

“你给自己留了退路吗?”

“如果有一天真的需要我放弃现在的一切去过另外的生活,我也会把心态调整得很好,即便男人变了心,我还可以走出来做自己想做的事。”

强势:助理不敢偷偷抱怨她

我们曾经在照片里看到范冰冰敷着面膜大快朵颐,一边喝双黄连口服液预防感冒,也看到她顶着浓妆,蜷在简陋的休息室一角睡觉。这一行对身体对容貌的损耗,她不是不知道,我赞她的皮肤,她叹了口气,“现在比起前两年来,已经差很多很多了”,得到和付出之间,需要等价交换。

她有丧气的时候,一次一个月里飞了4个国家、15个城市,才憋不住打电话给好友任泉说,泉哥我太累了。平日有情绪顶多打电话给被她称为“垃圾桶”的化妆师卜柯文,听他一起骂几句就算过去了。她有条不紊地管理自己的情绪,而不放任感性的泛滥,作为一个女演员,这近乎稀有,“如果我把情绪带给周围人,事情只会更糟糕,不需要这样。”从2007年成立“范冰冰工作室”至今,她的工作人员只增不减,一个都没离开过,比起东京电影节的影后殊荣,这可能是让她更骄傲的事。

我们打趣地问范冰冰的助理有没有偷偷抱怨过她,她佯装恶狠狠地抢过话头,“绝对不可能,不然我宰了他们。”而身边的助理老实地说,范老板比他们要辛苦很多,所以也就没有理由去抱怨了。

理智:我不需要享受谈恋爱

范冰冰承认现在的自己展示了太多的独立和强势,会吓跑一些没有自信的男人,她太容易say no了,而且已经过了被风花雪月喂饱的年纪。即便一个不错的男人跑过来告诉她,我想跟你谈恋爱,而且只是谈恋爱。“我会叫他滚蛋,我不需要享受谈恋爱,在电影里我跟非常完美的男主角天天谈恋爱,而且绝对生活美好。尽管那都是虚的。”

但她已经下了决心,结婚前要花几个月的时间去学烹饪、学插花。“我是一个很不会生活的人,这是我目前最大的问题。”她到北京差不多十三年了,2010年才第一次去香山、爬了长城、去了颐和园。站在长城上眺望远山的时候她有些感慨,原来咫尺之遥便有这样的风景。出席派对或者满世界飞行,这又算是生活吗?明星的光环总有一天会消失,她要努力成为一个普通的“人”。

周旋:我能一眼判断对面男人的基本性格

在拍摄《十月围城》的时候,曾志伟亲眼见到范冰冰奔走于这部电影和《东风雨》两个剧组中,而且还为全英文对白的法国电影《STRETCH》(搭档就是以诡异pose死去的大卫?卡拉丁)做准备,专门请语言老师训练英语,几乎所有的睡眠都是在车上完成的。

拍摄杀青宴上,曾志伟说了一句很有分量的话,他对范冰冰说,我觉得你就是像我的好朋友梅艳芳,现在这样专业的艺人已经不多了。

话音刚落,因为杀青而情绪放松的范冰冰突然被震住了,然后情不自禁地抱住曾志伟,像一个女儿那样嘤嘤地哭了起来。曾志伟一时间有点失措,就像慈父那样拍着她的头——但是心里是有些受用的。

好几个圈中人跟笔者说,范冰冰天然具有让人觉得舒服的本事,在PARTY上,她是女王,但并不盛气凌人,她会很灵敏地注意到每个人的情绪,并且不需要太多时间,说太多话,就把对方拉到自己的磁场内。为了让朋友尽兴,她会敬酒,会拼酒,目的只有一个,大家high才是真的high。

有诗云:拼将一生休,尽君一日欢。在某种程度上,范冰冰是这样带劲儿的女子。

“你觉得自己了解男人吗?是不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只要跟你多说两句话,你就能够判断出他大概是什么性格。”

“对,我觉得是,能够很快判断出对方是不是跟我合得来!”

男人对范冰冰来说并不神秘。“也许在这个圈子太久了,帅哥并不能吸引我,我完全对帅哥无感!”

敏感:我讨厌男人夸耀自己拥有的一切

问范冰冰,你爱听男人在饭局上讲段子吗?

她眉头一皱,“太无聊了,他们就爱模仿某个名人讲话,有什么意思呢?我希望能够跟一个成熟的人聊一些深入的人生问题。”

我反问:“面对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聊那些不是太boring了吗?!”

范冰冰睁大眼睛说:“但是我爱听啊,我喜欢有深度的谈话!”

“男人的劣根性是什么?”

范冰冰听到这个问题沉默了一会儿。

“这个问题很大,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比较合适。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很不喜欢男人的缺点就是不停夸耀自己,比如夸耀自己的家世、财富。不需要你说,我根本不在乎。”

“但是夸耀也是PPT,不展现怎么能让对方清楚,也许聪明的男人会在适当的时候打开这个PPT,直接点到能够打动女人的那一页。”

“相对于家世、财富来讲,我欣赏的男人是内敛的,是有才华的,不需要你多说,我能很敏感地体会到。”

母性:这是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

《赵氏孤儿》、《新少林寺》里范冰冰扮演的都是母亲的角色。耳濡目染,2010年的时候,她突然有了一点做妈妈的渴望。“之前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好像离我的生活还很远,觉得自己也没长大,还有很多去玩去闹的事儿。去年也可能是受那些角色的影响,开始有一个感觉,哦,一个女孩子到了一个年龄,是不是该考虑这个问题。”她甚至想到了之后孩子的教育问题,“小时候挨很多打,动不动一顿棒槌。妈妈打我的时候我就想,如果我有了孩子,一个手指也不会动她。后来和妈妈聊天的时候才知道,姥姥打她的时候,她也有过这样的想法,后来就没绷住。所以我现在也开始怀疑了。”也许这就是宿命。

棍棒底下出孝子,她开始咀嚼这句话的意义,也拿自己的例子做对照。从小一路被打到大,她还是成了个极度孝顺的女儿,仰望着妈妈,觉得她是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仍然在慢慢体会她说过的道理。

自恋:希望更完美,比如胸再大一点儿

据说“范爷”这个称呼最早是来自一个犄角旮旯的lesbian论坛上,有类似腐女趣味的网友认为范冰冰是一个强势甚至强悍的女人,像个男人,于是通过网络,“范爷”的称呼越叫越响,当去年范冰冰身穿龙袍走上戛纳的红毯时,这个称号达到最贲张的高潮。

范冰冰却说,自己并不太喜欢这个名字,但现在已经是没办法。“我更希望别人叫我冰冰,或者小范,尤其是男性朋友。当他们叫我范爷时,就注定即便我们之间可能有正常男女发展的可能,也只能朝着哥们儿的方向发展了。”

范冰冰很清楚自己的女性特质,并且认为自己的性格更适合做女人,她说自己的美貌来源于父母的相爱,“一对不相爱的男女,生出的小孩应该不太漂亮!”

小时候的范冰冰就幻想过自己是白娘子,享受着那种随意调动妩媚的感觉。

在采访间隙,摄影师过来告别,并且告诉范冰冰片子将带到纽约去修片,范冰冰调皮地把手放在胸前,然后往上提,“太好了,他们能把它修得再那个些吧!”大家都笑了。

过一会儿,她说:“我知道自己还算中看,但作为女人当然希望更完美一些,比如胸再大一点儿,哈哈!”

问她是否赞同“红颜薄命”这句话,她说,这都是男人为自己的错推卸责任,“我相信自己能让自己不薄命,这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

女人范冰冰已经接受了人生的真相,很清楚自己更适合做什么,她完全具备能力让自己的故事比任何一部电影都更精彩,对自己的任何处境,都不存侥幸之心——正如她所说的,你要知道,人生本来就是很艰难的。(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