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我们领证了:没婚纱,没酒席,没房子,没关系

我们从不谙世事的小孩成长为自己喜欢的大人,相爱的过程中彼此磨合,相互了解。于是和谐的那个点到了,没婚纱,没酒席,没房子,没关系。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12705556949213

我们领证了

文/嘉儿(佳人原创投稿,投稿邮箱:i@jiaren.org)

我们俩领证了。

没有婚纱,没有酒席,理发店吹的头发也被风擦起一层静电,买了适合红底结婚照的衣服,黑色和浅紫。领证后吃了顿团圆饭,他去上班,我去上学。临走时我说:“让我喊句爸妈吧。”俩大人笑得直流泪。

他说:“原来你这么狡猾,不领证就不喊。”

我娇嗔的瞥他一眼,再看向车外。他打瞌睡,头栽到我这边,我直直身子用头抵着他。

耶,我在心里暗生欢喜,我真的嫁给他了。

认识Z的时候我12岁,奶奶刚去世,爷爷给我找了后奶,那个女人父母健在,所以爷爷每天都去人家家里尽孝。送走奶奶后,老房子经常剩我一个人,看书睡觉晒太阳。

初一开学那天,下着绵绵雨,分班后的第一节课,老师提到一个名字,那人站起来的时候凳子也应声倒地,我转过头,那么巧,他坐在靠窗的位置,太阳光温柔打在身上,他穿了件米色橘黄相间的毛衣,天不太凉,衣服不太厚,温度刚好。他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念问题,眼睫毛轻轻拍在阳光上,我随即溺在那片疏疏落落的影子里。

我被惊艳到了。真好看的男生。

再调位置他坐我后面,每天上课我都怕自己坐不端正惹他不顺眼。仰卧起坐,呼啦圈,减肥,拉直头发,参加竞赛,我想尽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有几个跟他同小学的女生总在我面前谈他们的过往,搞得我心生燥火却又没办法。

然后,我们打闹,互相泼水开玩笑,写信勉励对方好好学习,吵架分手再合好。一直到我打碎了块玻璃,他替我承担责任,我才慢慢对他害羞起来。我突然开始不吵他,把短发拢起来扎个歪辫子。进班后他就一直盯着我的头,害我连头也不敢扭。他走过来随口说:“还挺好看的。”我挤出一个假笑,满手心的汗。

初二分班,我生病输液,我哭着闹着不去,他说不哭就奖励我。晚上正输液,一个高高瘦瘦的影子进了门,他刚洗过头,好闻的要死,他问我:“哭了吗?”“哼,没有。”我看他什么也没拿,花呢?巧克力呢?奖励呢?

“我跟你说,刚才扎针的时候……”

话音没落,他湊到我脸颊上轻轻点了一下,我们没说话,半晌,我红着脸问他:“这算初吻吗?”他说:“不算,嘴对嘴才是。”

我的成绩上上下下,快中考,他突然不爱理我,我心急火燎天天问他为什么。考试前两天,他问我:“如果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就是一辈子了,你愿意吗?”我的话正要脱口而出,他说:“现在别说,回去想想,明天说。”我就回去,想了一下就睡着了。第二天,我跑去找他,在过道里,我倚在墙上说:“想好了。”然后点点头,他两手压在我身边,看着我问:“想好了?”我又点点头,他甩下一句那没事了就头也不回的走了。他走了,走的好帅。

高中,他是他班班长,我是我们班的。教官总拿我们开玩笑,大集合时挑出我俩左右转面对面,目光直视对方。让他们班看我俯卧撑不倒地,让我看他在操场上罚跑一圈又一圈。有天教官拿大瓶可乐要我当着他们班人,为了不丢人,我一口气干了大半瓶,溜了。后来才知道教官又把瓶子递给了他。再后来听婆婆说那天他见到父母后哭的像个水龙头,怎么都劝不住。

开学几天我总让别人带饭,他来找我说:“你不就想让我陪你吃饭吗?”我暗自鄙视他自作多情,却又欣喜这个决定。他说:“我拿筷子姿势不好看,你不要介意啊。”原来这货一直不跟我吃饭的原因在这,有点萌。

15岁的我一直觉得朋友不可替代,我有好几个男生朋友,跟他们吃饭喝酒后还会把他们一一送回家,人家爸妈都认得我。

十一月底天有些凉意,我们又去吃饭,些许酒醉后他们又喊了个男生,那男生趁着酒意把我挤去过道里,我的朋友在我求助时一个个心怀叵测的走掉了。我连忙拨了Z的电话,十一点,他拿着棍子疯了般朝我这边冲过来,把他们弄走后,我跟Z开始了争吵。

他呵斥我问我怎么回事,我不知所措,他的表情痛苦极了,反复要我交代发生了什么事,我被他激怒了,也是吓懵了,一甩手就要走。既然你不相信我,把我当成下贱的女人,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那分手吧。

他揪着我的衣服拖我到电话亭,然后狠狠的吻了过来。

他说:“我相信你,明天换电话卡,下不为例。”

我憋着满肚子的泪回到家,爷爷已经睡了。我在一起六年的朋友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是因为我不漂亮?以前有男生说我是过期的黄花菜,难道这就是欺负人的理由?

过年,爷爷找那个女人全家来吃饭,我气不过摔了门要走,谁知他家女儿上来给了我一嘴巴,又揪我头发往脸上挠。我哭着要叔叔姑姑帮我劝爷爷离婚,他们说没办法,他们义愤填膺的在我面前要替我讨回公道,事后却没了信。我提着行李给Z打电话,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Z让我回家翻出那家人电话,恶狠狠的打过去,威胁加恐吓,那人吓得在电话里连连致歉。Z带我去旅店,嘱咐我关好门窗别想太多。电视里春节晚会正在倒计时,而我,哭的像个废人。

过了几天他问我,是不是被收养的。

我一愣,点了点头,我是。当年奶奶执意要我,但家里没人想管,她只能跟爷爷给我上了户口盼我成人。奶奶走后没人管我,家长会也是我去求叔叔给我开,我怕这些大人,不敢跟他们说话。以至于六年级我被一群坏女生打的遍体鳞伤时,也是咬着牙躲进小屋流泪。

我渴望交朋友,我可以天天去他们家做客,这样就不用回家了。我真心交朋友,我努力学习,却从来得不到一句赞扬。

怕低人一等,我从来没说过。

他抱着我说:“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我能体谅。”

他以后再没说什么,只是坚定的站在我身边,跟他妈妈沟通我的事情,陪着我,宠着我,相信我。而我总是任性,吃醋,让他着急,不愿意掏出自己的心。许多个他受委屈的夜晚过的多痛苦我不知道,只是每每想起,我都会在心里无比感谢他,这个用青春守护我的男人,即使我们分开,他也会是别人的好男人,我会祝福他。

我们俩都是专科,他会提只烤鸭悄无声息的到我们班门口,我也会陪他在网吧打魔兽一整天,我的心里再装不下别人。大二他正式把我介绍给家人,他妈妈像疼儿子一样疼我,说她当年在婆家受委屈,带了一双筷子出来借钱买房白手起家,她说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这个家给了我从未有过的感觉,她领我买衣服,说话小心翼翼,做美容时骄傲的介绍说这是我闺女。我就是在这种温暖驱使下隔三差五去蹭饭。

后来专升本,我思索再三还是决定上学,Z和爸妈尊重我。

姑父升官后许是老了想让我跟他们一起住做伴,姑姑打小对我不错,只是她脾气太差,我第一次来例假不好意思把卫生巾丢厕所,就顺着冲下去,堵住了。她站在屋门里破口大骂,我蒙着被子不敢出声。

我本想着顺着她脾气以后好歹有个娘家,可我真的自由惯了,隔阂加上防线,我崩溃了。

爷爷又得了痴呆,我的学费没了着落,他跟我说,我们不谈定金嫁妆,只要你想读书,读研读博我都支持你。他说,我就在我们的城市里工作,一定要靠自己过生活。

开学那天他请假开车送我,报道后又提着大小行李送我到寝室,检查屋子,选床铺,没吃饭就又去上班,热的汗都来不及擦。

他总揶揄我说:“咱妈对你那么好,你该叫一声吧。”

不是不想叫,那个音符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出不来。

婆婆说:“领了证你就可以跟你朋友说,我要回我家了,而不是‘Z’家。”我是想等他真的愿意跟我承担家庭责任时候再谈结婚。一直等到他陪我拿户口本,做完婚检,乖乖照相后我才感受到他的渴望,他也渴望跟我有个家,一起挣钱,一起看电影生活,他玩游戏我在边上看书。刚好,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都希望给这段爱情安个最美的结局。

这九年,我们从不谙世事的小孩成长为自己喜欢的大人,相爱的过程中彼此磨合,相互了解。于是和谐的那个点到了,没婚纱,没酒席,没房子,没关系。

只要我们愿意在一起,走到哪里,家就在那里。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祝你们幸福,这样的缘分来之不易,请更多珍惜。

    (19) (1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