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天下归元天定风流系列古风小说:千金笑(二)

她突然厉喝:“站稳!”

一队亲兵被这一喝炸得浑身一冷,弯下的脊背霍然挺直。

“问清这些盟下兄弟的名字。”君珂一指那群傻呆呆看着的大爷,“然后立即给我回兵部,填十个校尉票拟的文书来!就说是我要的,必须立等可取!”

“……”

“第一个赶到兵部取回文书者,”君珂看也不看众人表情,“同样赏校尉衔,领月银十两!”

亲兵们一怔之下,脚跟一转,唰地便扑入大爷群里,“请问您的名字!”

“最后一个回来交差者。”君珂阴恻恻的话声又追了过来,“斩!”

一个“斩”字的尾音还在嘴边回荡,转眼十位亲兵已经狼一般地扑上了马,双脚猛地一夹马腹,急急扬鞭,狠狠策缰,屁股后扬起一溜烟黄色烟尘,争争挤挤绝尘而去,转眼地平线上就找不着了。

比来时的速度,快了十倍……

这一手也震住了盟下大爷们,渐渐收了嬉笑的表情,只是互相对望时,还是不太相信即将发生的事——就凭这个少女统领,真的能一下子要来十个校尉的任命文书?就凭他们这群二百五臭遍京城的名声,兵部真的肯给这些任命?

君珂并不和他们多话,一人坐在树荫下等候。少女沉静下来的时候,娇俏尽去,换了凛然的沉肃,那群盟下大爷边说边望着她,声音渐低,渐渐连荤段子都自动消声。

校尉之封,一瞬间令他们眼底君珂不再是个可以戏弄轻藐的少女,而是实打实的顶头上司。

每个人都有争名逐利的热辣辣的心,哪怕那是流氓地痞。

越是挣扎底层的地痞,对权力的野望越热切。

君珂并不担心拿不回任命书,以她对大燕皇族的了解,这些人做事喜欢表面冠冕堂皇,背后来阴的。不愿授人以柄,也不愿被他人诟病,总要你在那些不动声色的陷阱里自己认输退出。所以既然给了她这个统领,就一定会给她同样职权;给了她这个云雷军,就一定面子上一视同仁。

作为一军总统领,任命校尉有何不对?一次任命十个嫌多?谁叫你们没替我安排部下?

眼前这群盟下大爷,一看就是燕京地痞街头混混,就是这样的人,她才要大力提拔!让兵部笑话她啥也不懂胡乱领兵越发轻视;让盟下那些有几分本事瞧不起这些混混的大爷们,一腔心火收不住,嗷嗷地自动扑过来!

从麓峰山到京城足有三十里,快马要行半天,然而不过一个多时辰,便见地平线上尘烟滚滚,马蹄疯踏,一群亲兵争先恐后奔来,烟尘里马身碰撞,胳膊前举,手里乱糟糟地抓着文书拼命前递,恨不得一下子就把文书第一个递到君珂手中。手臂长的恨自己手臂太短,手臂短的恨手臂长的,恨不得一把砍下来接到自己胳膊上。

那些人奔到近前,满面尘灰个个如鬼,辨不清脸面衣裳,气喘吁吁一骨碌滚下马,几乎是扑爬过来,将文书往君珂手里塞,一眨眼君珂面前便堆满了票拟文书。

君珂倒怔了,她被这群鬼一样的家伙吸引了注意力,他们抢着塞过来的动作又太快,几乎是同时。那这第一个,到底是谁?

正犹豫,上头一株大树上,突然啪地落下一撮裹着石子的鸟毛,正落在她右手边一张文书上。

君珂一怔——尧羽卫跟来了?

不方便抬头打招呼,她淡淡对那文书一指,道:“这是哪位拿来的?”

亲兵们面面相觑——这几人原本跑在前头,难分前后,便商量好了干脆一起上交,统领分不清谁先谁后,保不准人人都博个军职,但出手总有细微先后之分,不想统领居然能看出来。

神眼果然是神眼,众人凛然向后退了退,表情更恭敬几分。

等那第一名出来认下,君珂立即让他担任亲兵队长。翻了翻文书,正要派发,突然一顿。

“怎么只有九封?”

抬头一看,亲兵也只回来九人。

“还有一个呢?”

亲兵们面面相觑,众人只顾疯跑,哪里注意到少了一个人?有人想了想,道:“进城门的时候阳子还和我们在一起来着,不过当时我记得看见谁和阳子打招呼,好像是他近日的牌友,听他说今日有人要还他的赌债,莫不是去收钱了?”

众人都嘻嘻笑,没觉得这事有什么要紧,他们也是十三盟下出身,背后靠山也有几座,抢着回来是为了博个功名,至于误机者斩?谁也没当真。

正说着,马蹄声响,那最后一名亲兵,笑嘻嘻回来了,背后背了个褡裢,看样子最近手气不错,还回来的赌债很丰厚。

君珂坐着不动,眼睫低垂。

先前说出那句“最后一人斩”的时候,她并没有认为一定会出现有人被斩的情形。因为有诱饵在前,大家都会拼死去争,没有人速度会落下一大截,只要都能同时回来,自然不会有人受罚。

但是当有人真的视军法为儿戏,众目睽睽之下迟到这么久,她这个斩钉截铁的“迟到者斩”一旦犹豫不予执行,从此以后便再也无法约束这群兵油子,从此以后便要前功尽弃,当真回供奉府去数幺鸡的虱子。

崇尚现代公平自由人命至上,穿越至今还没亲手杀人的君珂,手指微微抖颤起来。

这是穿越至今面临的最难的一个抉择。

是继续坚持属于现代社会的人命至上原则,放弃自己的燕京前进梦想,回归平庸,做一个永远居于底层,被人陷害欺辱的小人物?

还是忘记穿越人的执念,遵循这个弱肉强食时代的规则,动铁血之剑,操执法之刀,溅血三丈,立威军前,为自己心中不灭的野望,打下第一步带血的基石?

她深深吸气,在众人随意的目光中缓缓站起,手指扶在剑上,收起、松开、收起、松开……微微痉挛。

那迟到的亲兵,满不在乎地卸下褡裢,正和同伴吹嘘,这一趟收赌债,要回来了多少,一转身看见君珂过来,笑嘻嘻地立正,道:“统领大……”

一个“人”字还在舌尖盘旋,霍然传来一声急速的“咻”,声音像是头顶如绸的蓝天突然被人大力撕了个豁,又或者是地下奔腾的岩浆击破岩石的阻挡瞬间爆发,短促、有力、干脆、带着一往无回的狠辣决心。

“噗。”

和刚才那有力的促音不同,这一声长而拖曳,拖出惊心的热辣辣的鲜红,漫天漫地,染了那蓝天白云沁透血色,众人的眼睛被那一片红光逼得颤动眯起,隐约间只看见立在君珂对面的阳子,头颅突然诡异地向后一折,这一折便折出了光秃秃的颈腔,大片热血像被从水中拎起漂洗的大幅红绸,瞬间飘出了几丈远。

“啪。”

一颗还保持着询问嬉笑表情的头颅,滚落在君珂脚下。

四面震惊至静寂无声。

君珂闭上了眼。

脸上是滚热的血,阳子被枭首的那一刻鲜血冲天而起,一多半都泼在她脸上。鲜血的气息在穿越一年多来已经不陌生,然而此刻依旧觉得惊心动魄。这是血,这又不是血,这是命运带来的铁锈一般的沉重气味,从今天开始,镂刻在她的生命里。

随即她便睁开了眼睛,眸光平静,近乎森凉。

“延误军机者,斩。”

她只说了这一句话,四面还傻着的亲兵混子们,一抬眼看见她满面鲜血里平静的眸光,都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若她疯狂,他们还觉得有几分人性,这般平静,反而令人有种发自心底的寒。

君珂无声地走开去,摆摆手,几个亲兵立即大步抢上,都不用她吩咐,赶紧收拾阳子尸首去了。

君珂步伐稳定地走到溪边,回头看看确定没有人,赶紧一个箭步扑到水边,还没跪稳,已经翻江倒海吐了出来。

静寂的松林里回荡着她的呕吐声,压抑地、沉闷地、撕心裂肺地、一直持续了很久,直到吐无可吐,胆汁尽覆,她才精疲力尽地翻了个身,软软地躺在溪边草地上。

满脸的血迹还没洗去,她只觉得累,一睁眼就看见没头颅的腔子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她唰地闭上眼睛。

一人在她身边跪了下来,随即响起取水的声音,拧布巾的声音,君珂没有动。

沾湿了的毛巾落在脸上,冰凉彻骨,君珂还是没有动。

有人抓着毛巾给她洗脸,擦去她脸上的血迹,君珂依旧没有动。

那人轻柔的洗脸动作突然变了。

脸上的布巾突然被人拉开,绷紧,向下一捺,死死按在她的脸上!

君珂瞬间窒息,湿透的布巾阻挡了一切呼吸的渠道,震惊之下她霍然挣扎,弓膝、顶腹、一拳重重打了出去,“砰”一声击到了人的身体,天光一亮,布巾甩开,有人跌落。

君珂翻身坐起,重重喘息,苍白的脸上涌起一阵血红,一抬头盯住翻开的那人,眼神不可置信,“戚真思,你疯了!”

半跪在她对面的果然是戚真思,手中还抓着染血的布巾,君珂抬头看过来的一瞬间,这嬉笑不拘的少女眼神里飞快地掠过一丝不知是苦痛还是惆怅的神情,随即又恢复了常态,将手中布巾扬了扬,撇撇嘴道:“像你这么软弱无用,活下去也迟早被人整死,不如我先结果了你。”

君珂默然,抱膝坐了半晌,突然道:“你杀人不能温柔点么?你可知道我刚才连腔子里的东西都看得一清二楚。”

“杀人就是杀人,不是绣花,没必要精工细作。”戚真思冷笑道,“我记得我教过你,杀人就是要一刀杀,你到今天还没出师么?”

君珂双手抱住了头。

“这只是个开始。”戚真思冷冷将布巾抛在她脚下,“你如果连这个都经不起,你还是趁早回家嫁人奶孩子,更不要提什么混在燕京名动天下保护谁谁谁,姑娘我怕到时候撵在你屁股后头不敢睡觉都保护不了你。”

“我不是……”君珂说了半句就停住嘴,深深吸口气,“还没谢谢你出手,我自己……”

“只有这一次。”戚真思淡淡道,“我是尧羽卫的首领,不是你奶妈,不会给你处理掉你所有为难的事情。就这一次,我还是看在纳兰述的面上,姑娘我最讨厌优柔寡断,再看见你优柔寡断一次,我就杀了你。”

君珂一抬头,迎上她的目光,黯青刺青雪白皮肤的少女,恍不似平日不羁嬉笑,看她的眼神当真似有杀气,这一刻这少女不再是狡诈玩乐的尧羽卫,而是一匹傲然行走雪原之上的狼王。

弱肉强食,溅血竞争,在狼的世界里,软弱代表死亡。

“我知道了。”君珂站起身,抓着布巾胡乱擦了擦脸上的血,轻松地踢踢腿,“你今天话真多,是不是更年期到了?需要回家嫁人奶孩子吗?”

戚真思一脚便将她踢出了树林……

从树林里出来的君珂,神色这回真的恢复了正常,有些路是自己选的,没什么好犹豫怨尤,跪着,也要走完。

“请统领示下。”新番属下们此刻都恭恭敬敬,“是现在召集队伍,还是招人来现盖营房?卑职们愿意挨家去叫,务必要把人员拉齐。”

“这都半下午了,你们要叫到什么时候?再说你听过一家家敲门叫来集合的兵?别给我闹笑话了。”君珂摆摆手,看看天色,道,“走,咱们回城。”

“是,是不是回城筹建营房修建事务……”

“该修的时候自然有人来修。”君珂气吞山河一挥手,“走,回城!上饭馆,泡茶馆,逛青楼!”

她意气风发走开几步,听得身后没有跟随上来的动静,头一回,她的新番属下们,齐齐趴在了地上……

满城尽带黄金甲,美女酒菜入怀来。

新任“云雷军”总统领大人,在上任的第一天,就做了两件令燕京贵族笑掉大牙的事情。

第一件,她一次性任命了十个校尉军官,还都是地痞流氓出身。

第二件,她带着麾下这仅有的十名“优秀军官”,新官上任三把火地大逛京城,不仅丢丑,还要把丑丢在燕京最繁华的闹市里。

按照上头命令,对君珂第一天接任动向严密观测的兵部,在哈哈笑了一阵之后,如实将情形上报,换得御书房大燕皇帝,心情愉悦也笑了一阵,还和在场的右相皇太孙,当笑话说了说。

“女人果然就是女人。”纳兰弘庆愉快地做了总结。

沈梦沉微笑欠身,心想小猪居然也学会了藏拙和转移视线?

纳兰君让按着眉头,心想她如果真这么混下去倒也是好事。

“逛窑子?”纳兰弘庆听着回报,眉头一皱,“这也过分了些,于朝廷尊严和军威有损。君让,你们都给我看紧些,莫让她心头有怨气,做得过火。”

“是。”

御书房贵人们在取笑君珂的时候,君珂正兴致勃勃逛大街。

她并没有往燕京贵族常去的地方去,她以为军营采买物品为名,带着新手下们到了京西那块地域,那里是十三盟民们集中居住经常混迹的地方,热闹、香艳、巷陌纵横、鱼龙混杂。

新手下们都是在这块地域长大的,熟悉到闭着眼睛也能摸到羊肠小巷,君珂先带他们到自家的成衣铺,每人一套簇新的好衣服上身,换好衣服后一人发了他们一百两银子,什么要求都没有,就一个字,“玩!”

轰动地玩、生猛地玩、张扬地玩、必须要人人皆知地玩!

新任军官们,穿着新衣服,口袋里银钱哗啦啦地响,就算主官要他们低调,他们也万万舍不得,听见这命令就像鸟出了笼子鱼归了海,哗啦一下便散进了各条暗昧的小巷里。

夜色未央,正是十三盟子弟们大批出门寻欢作乐时辰,酒楼里,茶馆中,青楼边,那些或玩着牌九,或喝着茶,或搂着便宜窑姐的大爷们正闹的欢,门忽然被推开,进来一个衣着光鲜意气风发满身银两叮当响的的爷们,众人正讶异京南的贵族怎么会跑到这地儿来了,睁大眼睛仔细一看——

隔壁整日打架闹事的青皮混混老二!

王二麻子胡同里的烂疮小李!

经常偷鸡却藏不住鸡毛被打个半死的西三巷子的疤瘌子!

整个十三盟里最下等最没出息最穷的那几个!

大爷们惊讶了,大爷们沸腾了,大爷们纳闷了——这是从哪捡到的金元宝,一眨眼鸟枪换炮?

细想起来不过一天工夫,早上听说这几个被兵部劝动,当真傻兮兮地听从那个什么召集令,去那鸟不拉屎的三十里外的麓峰大营了,众人都是晓得里面的猫腻的,不过哈哈一笑,心想这群混混穷疯了,为了兵部几两银子跑三十里,小心跑断腿。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