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天下归元天定风流系列古风小说:千金笑(二)

不曾想人家腿没跑断,坐轿子回来了!

等到再看见人家兵部盖章、统领签字、金皮壳子、红印勒子,实打实亮闪闪的校尉军职文书,大爷们轰动了。

而往日里他们连正眼都没看过的这些痞子无赖“校尉大人”们,高踞座上,点满好菜,满手撒出亮闪闪的银两,姑娘们唰地抛开他们苍蝇一般围过去,大爷们崩溃了。

这叫什么世道!

“兄弟……”混混老二烂疮小李疤瘌子们,一边一脚踩在凳子上一口菜一口酒,一边醉眼迷蒙地炫耀,“新统领好说话。银钱有的是!云雷军的待遇饷银,和三大营一样!现在就是缺人做官!游击参将副将什么都空着!咱兄弟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寻思着不敢受这个职,统领大人抓着俺们的手,声泪俱下说兄弟们龙精虎猛,忠心王事,一看就是承当大任的料,万万不可推辞。统领好意,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兄弟们怎么敢不识抬举,只好勉为其难了呵呵……”

这声看似为难实则满心得意的“呵呵”,差点没呵出盟下大爷们的满腔妒火,一瞬间人人眼睛发蓝恨断肚肠——就凭你们这群烂货,也配受个军职?也配炫耀到老子面前?也配……

大爷们酒喝不下去了,茶品不出滋味了,妞们的屁股摸着也没手感了,一个个眼珠子都在新衣裳雪花银上转悠了,再一低头看看自己的布衣布鞋,心火就腾腾烧起来,没法灭了。

大爷们烧着了火,今晚注定要翻炕,寻思着明儿起早去抢军职去。这里君珂直奔自己的店铺一条街,发动所有伙计,先去买帐篷,雇工人,又命自己的木材店想办法立即运一批木材到麓峰山,让那批工人先跟着出城,其间她回了一趟自己的府邸,令人抬出一大箱东西,随车也送到了麓峰山。

一切齐备,她又转回了京西那块热闹地方,那群混混军官还在玩,她带他们出来,也得看紧了才行,否则这些人没个分寸,闹出事来反而不好。

她回府去取秘密武器的时候,纳兰述也在,听说了她的打算,爱玩的郡王立即来了兴致,自告奋勇要亲自帮她押解车马,保证明早大部队到来之前完成任务。

君珂心想郡王那么闲,找点事给他做也好,只是最好隐藏行迹,冀北的人,不能公开介入燕京的军队,纳兰述便带着人改装出城,临行前再三嘱咐君珂,早点睡觉,不要去酒楼,不要逛茶馆,尤其不要逛窑子。

君珂频频点头,十分乖巧。纳兰述一走,她一转身,逛窑子去了。

君珂刚到京西东阳街,那里有著名的八大胭脂巷,分布在东阳街的两侧,四通八达,不是熟客很容易就走错,刚到东阳街上,就听见不知哪条巷子里一阵喧闹,“打架了!打死人了!军官打死人了!”

君珂一听不好,那群混混果然不是省事的,这才没盯着多久就闹出事来,赶紧就往巷子里跑,八条巷子人流都极多,攒攒地向里冲,看不出到底哪里出事,听声音,倒像左手边第二条的桃李巷,君珂毫不犹豫便奔了进去。

每条巷子都是红灯区,里面明娼暗娼大小青楼不计其数,君珂没头苍蝇似地乱找,一边找一边骂,“咦,刚才叫得要死人一样,现在怎么没声音了?”

她在这里乱转找人,隔壁巷子,有一队人悄无声息地隐藏在黑暗里,目光炯炯。

“确定人会来?”

“没错的,刚才御书房议事时,李公公就在面前侍应,他亲耳听见的。”

“他日常从不出入这类杂乱场所,难道真的会亲自驾临?”

“上头说,”有人伸出三根手指,示意这个上头主子是谁,“这人虽然谨慎得要命,但涉及这个女人的事,倒是和对别人不同。”

“主子这些年,对这人大大小小的刺杀没十回也有八回了,这回……”

“机会难得,不容错过。”那人在黑暗里手掌狠狠下劈,“好容易他来这里一次,恰逢那女人新官上任在烧火,事情完了往那女人身上一推,干净!”

黑暗里一阵桀桀低笑,人影无声无息地从暗中飞起,像一群携带着病毒潜入闹市的蝙蝠。

“是,也该让某些人受点教训!”

第七十九章 胭脂巷里最风情

隐在暗处的人遁去,那头,在落花巷寻找部下的君珂,听着风里的杂音,渐渐进入巷子深处。

与此同时,东阳街也转出了一群人,人人衣饰低调沉稳,面貌平常,当先一人尤其普通,落在人堆里看不出来的那种,只是气质非常沉稳,长身玉立,巍然如山,周身那种收敛却又华贵的气质,令来来往往的人,明明看不出什么,也要对那个角落看一眼。

这种情形令那些男子们越发警惕,站立的姿态有意无意将中间的男子护得周全,中间那人却将眼光远远地落在八大胭脂巷的方向,微微皱起了眉头。

“主子……”似是猜到他的想法,一个护卫低声道,“那种地方,您去不得。”

其余护卫都露出赞同的神情,并觉得主子有些异常,皇帝有令要对今天入城的“云雷新军官”们加以注意,这事交给燕京府或者九城兵马司留心一下也便成了,怎么也劳动不得尊贵的主子,谁知道主子偏偏就心血来潮,说好久没有出门留心民生,不妨出门一观,也便来了最热闹的东阳街,来东阳街也罢了,路边茶楼里喝喝茶也就是了,谁知道突然便听见不知哪个巷子里喧嚣,说什么军官打死人,主子便急急下楼,看如今那样子,似乎还打算亲身到胭脂巷里瞧一瞧。

那是绝对不成的,踏足那种地方,给那些聒噪的御史知道,又得上书叨叨多少天。

护卫们连番劝解,男子神色沉吟,似乎对去那里也有抗拒。末了摆摆手,道:“云七你带人去看下,如果惹出事端,先不要报燕京府,妥善处置。”

云七正要领命而去,突然巷子深处又是一声大叫,夹杂在纷乱的各种声音里,模糊不清,隐约还有女子叱叫惊呼,隔得远,听不出具体声音,然而已经转身的男子,霍然停住了脚步。

他维持着一个半转身的姿势,半边脸隐在阴影里,素来凝定的眼神此刻流转不定,似乎在仔细辨别风中传来的声音。

听了半晌,女子声音不复闻,众护卫以为主子要走,谁知男子在原地烦躁地走了几步,决然道:“去看看。”

也不待众人回答,当先就走,众人只好跟着,有个护卫轻轻扯云七的衣角。

“喂,你耳力好,你听出那是谁的声音吗?”

“怎么可能,神也听不出来!”

“那主子怎么那么坚决,我还以为他听出是那谁……”

“你懂不懂?”云七肃然敲那护卫的脑袋,“只要主子心里有那谁,那声音不是那谁的也会变成那谁;心里没那谁,是那谁也当不知道是那谁!明白?”

“不明白……好多那谁……”

“你要懂,你就不是你,你是那谁!”

护卫们的对话如天书,而那谁,其实根本不晓得自己已经成为某些人口中的那谁……

八大胭脂巷,每条巷子都深而曲折。曲径探幽,山重水复,取的就是隐秘好藏的优势,谁家的泼辣娘子追进来,不绕昏她绝不罢休。

所以哪里发生了事情,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找准地方,瞻之在左,忽焉在右那几乎是必然的。

纳兰君让渐渐也进了巷子深处,在他的耳里,声音的来源是桃李巷,和君珂寻找的杏花巷一墙之隔。

他从东往西进,避人群而行,追着声音而去。君珂从西往东来,拨开人流,眼神审慎地盯着四周。

越往巷子深处,周围人越少,纳兰君让慢慢停住了脚步;与此同时,君珂也在墙的那头驻足。

两个不停出没危险中的人,几乎同时感觉到了不对劲,随即也几乎是毫不犹豫,连思考都没有,转身就走!

各自背向那一霎。

“噗。”

听起来像是哪里的烟花火线初初点燃的声音,在这人流花流闹如织,遍地胭脂烟光的花柳巷,这种声音几乎再寻常不过,八大胭脂巷有个规矩,如果遇见了新开包的嫖客,不仅要给他封红包,走的时候还放一簇烟花,众人都见怪不怪,笑着让开。

随即果然便是一簇星火哧哧冒起,刚展开的时候确实是普通烟花模样,然而那金色星火冒到一半,霍然展开!

像烈日刹那间迸射,万千星光瞬间炸裂,炸出了穹窿万丈炸出了十万里黄沙,炸出了天河倒倾炸出了黄河翻波,大片大片的黄色烟气夹杂着灰黑的碎屑喷洒开来,转眼便将桃李和杏花两个巷子周围十丈都遮得严严实实,伸手不见五指。

烟气里传来人们的咳嗽和惊呼,杂沓的脚步声急促的喘息声慌张的呼唤声迷茫的摸索声,四面顿时混乱得翻浆。

纳兰君让的护卫大惊失色,一边用力挥去烟雾一边凭记忆往主子身边靠拢,这些训练有素的护卫没人呼喊,以免暴露目标,他们纷纷抽出武器,挡住了四面八方,然而那烟气竟然浓密得宛如实质,武器拔出来,自己都看不见。

纳兰君让突然沉下了身体,伏在地上。

烟气从特制的烟火棒中冒出,离地面有一定距离,只有从底下,才看得清敌人来自何处。

他一头趴下,护卫们还看不见,纳兰君让顺手扯下了身边的云七,云七霍然醒悟,急忙也趴了下来,一边踢身边的人让他们从低处查敌。

这样一个个传递过去,难免有外围的侍卫,还没得到通知,正在凝神等待着不知潜伏在何处的敌人,从噪杂的人声寻找异音,忽然,“哧。”

极轻的一声,像有人在远处轻轻撕破一张纸,伴随着声音,深黄色的烟气里一道剑光如毒蛇,刹那间獠牙一闪而没。

獠牙撕扯之处,一串深红的血珠,熟透了的樱桃一般,滴溜溜滚在灰黄的烟光中,落地的声音微脆。

“哧哧哧。”

细密的声音接连响起,绵密如人连续吹落枝头蒲公英,那些声音快速有力而干脆,让人联想到精准而有效的出手,几乎每次声音发出,都伴随着一串侬腻的血珠溅开滚落,接连泼出了十几串,从不同的方向在一色深黄里招展妖艳,不再如零落的樱桃,而是春季里葳蕤绽放在沙漠边缘的串串红。

血光每次亮起,都有身体无声无息倒落,却没有落地的声音,一双双手鬼魅般伸过来,将落地的尸体一扯,一双黑色的薄底快靴踩着尸体,轻盈地一跃,毫无声息落向已经渐趋薄弱的圈子中心,人还没到,薄而透的剑光,已经割裂浓密的烟气,尖锐的剑尖,像冷笑的眼一闪。

伏地的纳兰君让,抬起头来,掌心里长剑一翻,剑尖已经对准了那偷袭者的要害,只等着对方扑上他的剑尖,然而便在此时,突然听见身后一声巨响,尘灰弥漫,碎砖乱飞,墙壁骤然破了一个大洞,一股杀气和熟悉的剑锋逼人的寒气透后心而来,纳兰君让没想到背后也有敌人,不及思考,霍然转身挥剑倒射——

在烟气炸起的那一刻,不分地界的烟气,同样笼罩了隔邻的杏花巷;杀手也不分对象,同样围住了那头的君珂。

这些人第一要务是杀她,如果杀不了,逼她到纳兰君让被刺杀的地点附近,或者让她在今天受伤,都算完成任务。

烟气起的那刹,君珂就地一个打滚,啪啪踢走了身侧的无关人士,以免等下遭受无妄之灾,落下时她也趴在了地上。

都是从风浪中走过来的人,在危机之前拥有最正确的判断和抉择。君珂趴落的那刻,一道剑光正好无声地从她头顶掠过。

那人一剑落空应变奇疾,剑尖立即垂直向下一刺,君珂却已经滚出原地,抽出腰间长剑,估算着对方身形,自下而上一剑反撩。

两人剑尖交击,没有声音,君珂的剑像贴上墙壁的蛇,无声地游上去,直取那人手腕,那人似是知道厉害,竟然撒手弃剑向后便退,君珂倒是一怔。

一怔间忽觉身后冷风逼人,竟似有无数锋芒逼向后心,百忙中一个倒翻退向墙边,她后退也没忘记刚才这个方向有敌人,人没到剑已经反手刺了出去。

然而剑尖不过挑起一缕湿淋淋的黄色烟气,身后的人竟然没有等着这千载难逢的杀人良机,自动退开,君珂的剑收势不及,哧一声刺进了墙壁,墙壁却如豆腐,竟然一剖便开,身前人影一闪,砰地一拳击在了已经破开的墙壁上。

轰隆一声尘雾弥漫,那墙竟然被这一剑一击击碎,露出一个巨大的豁口,君珂的身子正在全力前倾,顿时收势不及,连剑带人,向前直射。

隔墙也是浓密的烟雾,气氛不对,君珂正要站稳自己,蓦然烟光里冷电一闪,劲风扑面,一柄长剑,已经无声倒射而来!

来者出招沉雄狠厉,杀气一往无回!

隔墙果然也埋伏了杀手!

君珂心中愤怒,回剑一横,铿然一声大响,君珂蹬蹬蹬连退三步,手臂酸麻,正震惊杀手一般走诡异轻灵一路,这人却好雄浑的内力,对方已经不依不饶,趁胜再杀上来,袍角飞卷之间,搅动烟气晃动,一阵阵凛冽的呛鼻的风,人的视野越发不清。

君珂被那劲风逼得说不出话,她怕烟气有毒也不敢出声或肆意呼吸,身前那人缠战不休,她得打出十二分的精神应对,身后还有追过来的杀手,时不时抽冷子来上一剑,那些人似乎有心戏耍,并不在她背后猛施杀手,却将她一次次逼到正面对手的剑尖,似乎有心要让她死在对方手里,或者对方死在她手上。

烟气浓密,不见身形,长剑横劈竖砍,将宛如实质的烟气切割成一块一块,转瞬又密密地合拢,君珂斗得烦躁,无奈之下,剑光一闪,不退反冲,撞入对方怀中,肘底一翻,一抹冷电已经无声出现在她的肘口。

肘底剑,近身杀手!

她拼着挨一剑,先解决这个强敌,才有生机!

与此同时,对方似乎也到了极限,蓦然一声低喝,阔大的剑光施展开,悬空里白练一闪,剑风巨大的力量一瞬间将浓雾破开,现出一道滚滚光柱,光柱里那人扭腰、转腕、沉肘、挥剑!

低喝骤响时君珂便已经心中一震,觉得这声音熟悉;对方扭腰转腕时,更觉得这动作熟到印象深刻;当浓雾被剑风逼散,乍然现出对方的身形,君珂头一抬,便如巨雷劈在了头顶!

那人一眼看见她,也是一怔,眼神里涌现惊骇。

惊骇的不是看见彼此,而是此时,各自杀招,招式已老!

君珂的肘底剑已经触及纳兰君让心口要害。

纳兰君让的阔剑已经逼近君珂的腰!

纳兰君让霍然撒手,弃剑!

长剑脱手,在烟雾中一闪而逝,身后劲风凛冽,身前肘底剑近在咫尺,他已经没有可以抵挡的武器。

一瞬间纳兰君让心中滚过一句话:“不想竟死于烟花巷中……”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