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天下归元天定风流系列古风小说:千金笑(二)

身前身后,锐器冰冷的气息近在咫尺,寒气渗骨。仿佛是多年前的雪,他在院子里踏雪练剑,皇祖父突然驾临,他一剑落雪就地参拜,手中长剑没有离手。

当时御林军总管要求他弃剑,才七岁的他摇头,并无理由,却绝不弃下手中武器。

皇祖父却不曾责怪他,反而十分喜悦,说我皇族子弟,就该有这份谨慎和坚执。

他当时跪在雪地里,默默想,这一生,谁也不能叫他自愿丢了武器。

不曾想多年后,于烟花巷里,杀手围攻中,生死顷刻,他弃剑。

或许如果当时多想一会,这剑就不会再弃,然而真弃了,似乎也没有多想,似乎也没有遗憾。

在生死那一霎,他终于第一次来不及思考那许多利弊权衡,只服从于心。

他撒手,准备用肉身,对付身后的杀手。

君珂这时候也什么都来不及想。

斩腰而来的剑突然没有了,她也没有注意,她全部的精神气,都在解决自己的杀招之上。

肘底剑因为近身,易出难收,百忙中她霍然反肘。

反肘,剑尖翘起,掌心向内向下而去,全力使出的劲道无法立时收回,她掌心随着惯性向下,“啪”地一声!

猛拍在纳兰君让下身某处。

在君珂的猜想里,那位置应该是在纳兰君让大腿,那地方肉厚,被她猛拍一下问题不大。

谁知道某人实在是太高了……

那一拍拍在实处,隐约掌心下柔软,绝非大腿似硬实软的触感,那种软绵绵突然又一弹一硬的感觉,让君珂浑身一炸!

随即她听见纳兰君让发出了一声绝不符合他身份和日常习惯的可怕的惨叫。

君珂一瞬间眼前一黑,心底同时发出一声无声的惨嚎——玩大了!

然而自己做出来的事自己得负责,纳兰君让的身子刹那间软了下去,他身后,一柄利剑闪电般飞来!

君珂什么也来不及想,一抬手捏住了剑尖!

长剑来势太猛,带着来者飞身扑下的惯性,对方又是高手,君珂一捏不足以定江山,长剑割破她的虎口,继续前移。

剑锋慢慢割裂虎口,鲜血浸出,明光染血的剑锋,慢慢地在虎口伤口上擦砺而过,一寸寸还在向前,伤口越来越大,蠕动张开如婴儿小嘴,鲜血哗啦啦涌了出来,雪白的手背顿时一片鲜红。

君珂咬牙。

在肚子里大骂——

尼玛实在太痛了太痛了太痛了!

一剑穿身也好,瞬间中刀也好,那痛都是一瞬间,哪像现在,零打碎割,慢慢受这剑尖穿割血肉之苦。

原来凌迟就是这么悲剧的……

在心底乱七八糟喊叫哭痛,君珂咬紧牙,脸上不露一分,抓住剑尖的手不曾抖动一点,前滑的剑尖终于去势渐止,在她的鼻尖前停住。

君珂立即一脚飞踢,将那剑远远踢了出去,对方自然不愿武器遗落在杀人现场,只好转身去寻,君珂一个滚翻滚到纳兰君让身下,正好顶住了他软下来的身体,触及他胸膛时感觉到衣衫尽湿,可见刚才她那“最是那温柔的一拍”,杀伤力果真无与伦比。

君珂来不及忏悔,头一顶,一把扛起纳兰君让,就势一个滚翻,已经从围墙被击碎的破口滚了出去。

围墙那边的人已经全部越过墙来追击他们两人,此时再想不到君珂还要从那里逃,转回身便来追,君珂手掌越来越痛,鲜血直流,心想如果不及时包扎这手八成要废,然而此时生死一线,哪里有空包扎?

她并不敢往巷子外头逃——巷子外头虽然是人来人往的东阳街,但距离这里太远,而且一定有人扎口等着他们。她此时有伤,武功打折扣,纳兰君让给她销魂一拍,拍得暂且失去了行动力,果然再强大的男人,这都是他们永远的弱点。

君珂心想等他好了一定要骂他没事生这么高做什么,但在此之前,还是赶紧逃命吧。

她往巷子深处逃,这里歪歪扭扭错综繁复固然方便杀手,却也一样有利于逃亡,身后的人一直追缀不休,君珂百忙中回头一看,手上的鲜血淅淅沥沥一地,看着血迹人家也能追上来。

君珂咬牙,反手在墙上一擦,火辣辣的疼痛里,墙皮草灰顿时将血流不止的伤口暂时堵住,留下一个指尖向南的血手印。

随即她一个转身,并没有再逃,隐在了墙角后。

风声连响,有人追了上来,看见了那个血手印,停了停,道:“向南去了,追!”

一群人匆匆向南而去,带出一阵血气隐隐的风,君珂舒了口气,从墙后转了出来,这群人今晚既然做到这个地步,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必得要在这八大胭脂巷里解决掉自己和纳兰君让。她还得逃。

但在逃之前,也必须休息一下,包扎包扎伤口。

隐约似乎又听见风声,敌人太多,各处都有,但寻常妓院又不敢投奔,这么个鲜血淋淋奔进去,人家一声尖叫就等于自投罗网,君珂来不及思考,一转头看见对面有个窗口,白墙黑瓦一户人家,别出心裁挂一节带莲花的莲藕,不似妓户风格浓艳,二话不说奔过去,一头撞进了窗子里。

“哗啦”一声她掀开窗户,单手一撑跃进室内,足尖一点已经站直,室内没有点灯,君珂却没有看不见的问题,目光一转已经看见床上帐子微微蠕动,她掠过去,一把掀开帐子——

“呜……”

一声含糊的低叫,不是惊吓,倒像是好事被打断的不满呢喃,帐子内衣衫不整、姿容娇媚的女人,正骑在男人身上,嘴里还叼着他的胸,被君珂一惊,偏头一看,啪嗒一声,叼着扯起的宝贝儿粘着口水掉落,身下一直闭目陶醉的男子,立即发出一声销魂的呻吟。

君珂唰一下放下了帐子。

正转身要走,忽听门外不远处有衣袂带风声,君珂脚跟一转,唰一下又掀开帐子,一把将那正准备下一波咬咬攻势的女子掀开,一个手刀砍昏那男子,道:“床下咬去!”

那女子抬起头,分外嫣红灵巧的嘴,正是柳咬咬。

她原本有惊吓之色,看见君珂,怔了怔也认了出来,道:“是你?”

君珂原本也打算一个手刀劈昏她,此时认出是熟人倒不好意思了,自顾自将那男子拖下来塞到床底,将纳兰君让往床上放,纳兰君让疼痛未去浑身酥软,意识却还清醒,挣扎着道:“不要这床……”

“哪来那么多臭规矩!”君珂理都不理,将他往床上一搁,柳咬咬好奇地探过头来,问:“他怎么了?哪里受伤了?需要我给咬咬吗?男人们都说,哪里痛,哪里痒,我一咬就好了。”

“行啊。”君珂撕着床单给自己包扎伤口,随口道,“你咬吧。”

突然觉得诡异的安静,某个难搞的人怎么没发出抗议?一转头,发现太孙殿下气晕了……

君珂这才想起来自己回答了什么,耸耸肩,也没当回事,像纳兰君让这种人,太迂腐太古怪,会丧失人生很多乐趣的!

她只是在犹豫,自己该钻到床下还是在床上?在床下,怎么放心把纳兰君让交给柳咬咬?在床上……这个这个……

柳咬咬突然道:“帮个忙。”随即爬下床,拖出那男子,君珂愕然看她,柳咬咬道:“你是被人追杀是吧?别这么把人藏在床下,追兵进来第一件事就是先探床底,不过这人瘦,可以绑在床底。”

说着找出女子荡秋千的丝绳,让君珂帮她把人绑在床底,床边有三寸宽的挡板,中间是个凹陷,正好可以绑下一个人,这个男子又分外单薄瘦小,绑进床底还没超过那个挡板。

随即柳咬咬爬上床,道:“我得在床上,我在才没有人怀疑你。”

君珂想想也是,柳咬咬名动京城,她在才是可信的招牌,可是三个人在床上,敌人真的闯进来搜,必然要将脸一一看过,而且三个人在这床上无论怎么睡,都显得太挤,瞒不过别人眼睛,怎么办?

柳咬咬也在皱着眉头,觉得这是个难办的问题。君珂看看床板,柳咬咬这床很特别,床侧上下都有挡板,垫着厚厚的褥垫和金丝草席,这姑娘似乎特意要营造一种如在云端旖旎松软的情境,床垫得人睡上去就陷下去,君珂看着厚厚床垫,心中一动,忽然跳下床,大力抽出底下的厚厚褥垫,只留下薄薄的金丝草席。

这一抽,床立即塌下去好多,足可以再睡下一个人,君珂一边让柳咬咬把褥垫收起,一边把纳兰君让放好,这一移动他的身子,突觉手上粘腻,低头一看都是鲜血,这才发觉不知何时纳兰君让也受了伤,再挨自己一拍雪上加霜,难怪衰弱成这样子。

君珂低头看看纳兰君让,眼神有点犹豫,然而耳边听见衣袂带风声越来越紧,敌人们一直周边撒网,算准他们走不出这块方圆,在这附近巷子里搜不着,很快就会转入可疑的民房来搜查,也只能事急从权了。

她将纳兰君让在金丝草席上放好,皇太孙身躯高大,却身形精炼,睡在去了褥垫的床上,不显得很占地方,随即君珂一把撕下他的面具,戴在自己脸上。

正在此时纳兰君让醒来,一睁眼还是粉红帐幔的妓院床上,大惊失色挣扎欲起,君珂一把按住了他,纳兰君让看见她的脸先是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立刻道:“你干什么?我不要你牺牲自己……”

“谁替你牺牲哪。”君珂在他耳边笑道,“皇太孙的命是命,我的命就不是命?你别管,不要乱动,乖。”

她和纳兰君让因为身份地位限制,和一开始的误会,很少有什么平和无碍的交流机会,此刻心中歉疚,语气带了自己都未曾发觉的软语温柔。

软语微笑的少女,眼波盈盈,俯下的脸在逆光里线条柔美,耳后还生着少女才有的金色的茸毛,看得人心中柔软,她在他耳侧低语,一截雪白修长的颈项流水般勾勒在夜的暗影和他黑色的瞳仁里,唇齿间带着淡淡的玉兰香气,热热地拂在他耳侧,隐约一线领口因为动作过激无意中扯开,衣襟一荡,从他的角度正看见一抹微微贲起的雪白……纳兰君让心中砰地一跳,急忙转开了眼光。

他刚转开眼光,君珂便往床上一爬,顺手拿起床边那男子的外袍,披在身上。

柳咬咬此时也爬上床来,纳兰君让一惊,君珂冷喝道:“想和我一起死就说话!”

她语气冷厉,表情却温软,鼻尖上还冒着晶莹的汗,在昏暗的室内一闪一闪,纳兰君让一生未曾被人呵斥,下意识要反驳,然而看见那细碎汗珠,突然便沉默。

柳咬咬看见君珂已经换了张脸,愣了愣也明白了,这些混迹京城的红牌,最是见多识广,嘻嘻笑道:“你是要假扮男子和我咬咬么?真是聪明,不过你别把他搁在一边啊,会看出还有一个人来的,你得坐到他身上,嗯,快坐。”

君珂:“!”

纳兰君让:“……”

君珂正在犹豫,忽听门边风声逼近,有人低低道:“这墙下有蹬擦痕迹,看看这家!”

君珂一急,二话不说,翻身坐到了纳兰君让身上,柳咬咬眼疾手快拖出一床被子将两人盖住,自己跳上床去,将外衣一扯,顺手将君珂的外衣也一扯,露出一部分颈部肌肤,一偏头就咬了上去。

“啪。”

所有动作刚刚做好,窗户已经开启一线,几条人影无声落地,足尖紧绷,柳咬咬“浑然不觉”,咬得欢快。

君珂一点也不欢快!

她一点也没想到,柳咬咬名动京城的咬功,居然牛掰到这程度!

只是她那红唇白齿地一咬,还是个女子,君珂便觉得浑身一紧,从被咬处开始,沿着脖根向下似有热流一线滚滚延伸,窜入四肢百骸,浑身经脉都似过了电,抽风似地一缩再一松,连心腔子都似瞬间被人一捏一放,战栗闪电般袭遍全身,周身肌肤,都起了一层细密的突起。

她身子一颤,掌心滚热。

而她身下的纳兰君让,也不欢快!

万万没想到君珂突然睡到了他身上,纳兰君让来不及抗议或反对,已经被君珂压身,她身子并不重,自然也注意了不要压在他的重要部位造成二次伤害,但就是因为这样偏了半个身子的相压,两人的腿不可避免地绞在了一起,夏天衣裳薄,隔一层薄薄的绸缎衣衫,感觉得到她肌肤的热力,像一波波灼热的熔岩在煮沸着他的意志力;感觉得到女体的美和流畅,腰是细的,臀是饱满的,腿是长而笔直的,像整块美玉琢出来的玉瓶儿;感觉得到练武女子的身形柔韧,肌肤弹性十足;感觉得到淡淡的洁净的玉兰香气,在密不透风的被褥里越发浓郁不可逃避;更感觉得到她因为柳咬咬那一咬发出的颤栗——她的每块肌肤都似在呻吟颤抖,那种内心里的舒畅释放的快感,也似通过她肌肤表面的细密突起传递到了只隔薄薄衣衫的他的身上,他几乎惊骇地发现自己的肌肤也在慢慢走向滚热,也因为她的战栗而微微战栗,甚至也因为她皮肤的细密突起开始起了变化,更重要的是,某处,在他以为经受那要命一拍,以后保不准有功能障碍,最起码现在肯定欲振乏力的某处,竟然在这样传递一般的战栗里,奋发了!

纳兰君让一瞬间便出了一身汗……

君珂察觉这样的变化,该会如何地轻视他!

此时若是纳兰述,乐得被压;若是沈梦沉,保不准还得恶意蹭蹭,以“加强对某人定力的考验”,但偏偏是纳兰君让,一板一眼的皇族典范,中规中矩的禁欲教徒,此时遭受的熬煎,胜于让他闹市裸奔。

这份熬煎里更有一份担忧,担忧君珂因此认为他装样——那么凶狠的一拍,连纳兰君让自己当时都眼前一黑心说完了,万万没想到,老二竟然如此争气。

争气得实在不是时候……

纳兰君让浑身滚热,正在最难熬的高峰,突然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气。

血腥气近在咫尺,他眼睛一转,便看见君珂藏在被子里的那只受伤的手。

君珂受伤他并不知道,那时他正陷身于昏天暗地的疼痛中,此刻才看见君珂的伤口,因为一番动作,君珂草草包扎的布条已经散落,伤口近乎狰狞地展现在他眼前,久经战阵的纳兰君让,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认出这是剑锋割裂的伤,只是那伤口比寻常剑锋割裂更深,整个虎口裂开深达几分,险些要露出白骨。

看到这伤口的一霎,纳兰君让浑身一冷,刚才的灼热和难熬,顿时如退潮的海,消失无踪。

这是君珂为他受的伤,和他的弃剑相比,君珂当时要挽回杀手的难度更高,她吃的苦,不比他少。

然而她一声不吭,负他逃亡,鲜血洒了一路,至今还在挣扎求生。

纳兰君让想起小村外掳她的初见,少女黑白分明的眼神恶狠狠;想起燕京酒宴上她得罪贵族为他所弃,她眼神里渐渐暗去的星火,取而代之的失望。

那样的神色,深深镂刻在他心版,午夜难眠,时时想起。

他自认为未曾对她很好,倒有错处不少,她却未将他的亏欠搁在心怀,只愿记着他的好。

在燕京倾轧暗杀里冷去凝固的心思,在这暗夜少女身下轻轻涌动,由沸热而终于沉静,却更亘古持久。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