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天下归元天定风流系列古风小说:千金笑(二)

一粒石子便是一声惨叫,携着纳兰述强劲的指力和半山而下冲击力的石子,力度不下于橡皮子弹,砸到人脑袋上瞬间便是一个美貌的大包,大爷们被砸得嗷嗷叫,第一反应就是抱着头四面乱跑想要散开,然而纳兰述掌心石子接连弹飞,将四面去路封得死死,越往边上跑挨的石子越多,大爷们无奈,走投无路间看见山壁,一大帮人立即涌了上去,争先恐后,手脚并用,爬!爬!爬!

纳兰述攀爬绝技速成班,便这么开始了第一课……

君珂拢着袖子面无表情看了一阵,施施然走了。

挺好。

有这两万大爷在,郡王就有减压玩具,大爷好,大爷妙,大爷们是居家旅行欺负压迫发泄减压之必备掌中宝。

……

十三盟大爷们,从这一天起,就开始了他们销魂的训练旅程。

君珂并没有使用尧羽卫来训练他们,这不适合,将来传出去也会是个把柄。她直接向兵部打报告,请求将武举二十名之后三十名之前的举子拨到她这里做军官。这些人没能进入第五轮,不得在京授职,只能回去在地方上得个武职,无论如何,在京升官的机会总比在自己那穷乡僻壤要来得大,这些举子愿意,兵部无所谓,君珂自己也乐呵——这些人熟悉,外地人好管,还有实力,何乐不为?

十个新教头各有擅长,进入谷内对新兵大爷进行训练。君珂实行大棒和萝卜并举的政策,每天玩点新花招,比如突然断了水源啊,突然踩了辛辛苦苦种出来的菜地啊,没事砸点石子玩啊,逼得那群大爷哇哇叫,发狠发誓要尽快练好腿力好逃出去,学习劲头高涨,学习态度认真,比幼学童蒙时读书还要勤奋一百倍。

大爷们被圈住了,兵部的供应也供了上来,只要君珂这边的兵不散,兵部没有理由克扣各类供给,燕京隐约也知道君珂把人给圈住了不让走,背后都在窃笑——硬关?硬关有用么?你总不能关一辈子?这些难伺候的大爷一旦出去,有你好果子吃?

也有人在君珂进宫给各位娘娘看病时,玩笑地问过她这个问题,君珂搔搔脸,摆出一脸苦恼茫然的表情,望望天,望望地,末了一摊手,耍赖般地道:“陛下说过人得集合,还说过到时候得拉出队伍,我能有什么办法?好歹人还在是不是?有人才有队伍嘛。”

这么稚气的话,众人都哈哈一笑,心底更轻视几分,但也放下了心。

君珂也关注过那次的刺杀事件的后续,知道了纳兰君让前所未有的决心和愤怒,地毯式全方位的密集搜索,逼得那些杀手无处躲藏,一个个被追踪、围堵、落网,但都一个个自杀。据说最后一个人,是在一间暗巷的一座破烂院子里被截住的,太孙府的人希望留下活口,对他许了很多愿,里面的人一声不吭,等到太孙府的人终于住口,火光便在一霎间凶猛腾起。

数日前的一场火,烧出了皇太孙前所未有的暴怒;数日后一场火,将这一刺杀事件终结。

然而也未必就是终结,传说里是所有人都自杀,对方训练有素没有留下任何线索,但是事后不久,皇三子突然被陛下派遣到南方劳军,随即燕京郊外的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别庄,忽然遭到血洗,具体死了多少人也没人知道,当夜又是一场大火,附近的村民远远看见火光里有人影窜动,还看见有人抱出箱笼等物。别庄遭劫的皇三子,也神奇地没向燕京府刑部报案,但他的回京日期却被一拖再拖,在这拖的过程中,六部里一些官员进行了更动,有升有降有黜有擢,但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些官员多多少少和皇三子姜派有点关系,而且就算是升,也是由要害低职升到清水高职,头衔升了,实权降了。太子太孙派系的官员精神大涨,正要穷追猛打,陛下却又让皇六子领了西南之兵,一手制衡之术,倒搞得火星子四冒的朝廷,又人为地泼冰撒雪,冷了一冷。

虽然暂时冷了一冷,但某些斗争也已经进入白热化,不过皇太孙似乎另有心事,并不想将全部心思都放在党争上,在众人以为他定然要将皇三子一系彻底压倒的时候,他又安静了下来,还是那种山石岿然的神情,只是眼眸里,多了几分无人能懂的幽光闪烁。

君珂也搞清楚了那天,纳兰君让激动成那样的原因。敢情他以为自己在柳咬咬屋里被烧死了,纳兰君让的护卫云七有次在宫门前遇见她,趁主子不在,拉住她絮絮叨叨说了半天,君珂这才知道那天事情的来龙去脉,才知道那天纳兰君让捧着焦骨,什么人都不理,直愣愣地出了门,步行十里到了京外风景最好的景尧山,亲自在山顶选了块安静又宽敞的地方,给那焦骨下了葬,为了坟墓的朝向,他犹豫了三次,两次将坟墓朝向定在了朝往冀北的方向,然而最终选择让坟墓朝向燕京,云七听见他喃喃低语,道:“原该让你回望故乡,可我总想让你看看我……”

声音极低,若不是云七自小耳力超乎常人,根本没可能听见。

下葬时纳兰君让亲自挖了第一锹,燕朝风俗,坟坑第一锹要给尊贵人动土,可佑入葬者来生富贵安乐,以纳兰君让的身份,这辈子他也没可能给任何人动土,然而他夺过护卫们的锹铲时,众人连劝阻都不敢。

他亲自将焦骨捧入重金准备的棺木,将散落的焦骨一点点收拾好,拼凑出一个基本完整的人形。做这一切时候他没有声音没有表情,可是跟随他多年,也学出了铮铮不动风格的护卫们,只看着那夕阳下默默做事的背影,都突然觉得心里发堵,忍不住要握紧了手指,转过头去。

纳兰君让是在得知,两万盟民自出京报到后便没再回来时,发觉了事情的不对。若君珂死去,两万盟民无人管束,必然打道回府,万万没有留下来的理。而能留下那两万二流子的人,除了古灵精怪的君珂,还能有谁?

再说也没看见纳兰述发疯,君珂若出事,纳兰述不发疯才叫奇怪。

于是有那一番长奔、于是有那急冲上山、于是有那不敢置信,于是有那喜极之下,生平首次忘形的奋然一抱。

云七和君珂说这些的时候,这个易感的护卫一把鼻涕一把泪,君珂先是好笑,然后是感动,末了却是默然,脸色微微白了白。

最开始听云七说的时候,她还想着要和殿下开开玩笑,当然也要谢谢他,然而听见那句坟前自言自语,她一切念头都打消了。

纳兰君让是坚冰山石,打破他,融化他,该是这皇朝里最适合他的女子来做,她君珂,不适合。

冀北和皇朝,从某种程度上难免对立,她原本不想卷入任何政争,但一路以来纳兰述的扶持,早已让她不得不有所决定。

做人要知恩,否则无异于禽兽,对她恩重的纳兰述尧羽卫,对她德薄的大燕皇朝,孰轻孰重,自有计较。

虽然现在风平浪静,她却不得不想得更远,若有一日冀北和皇朝但有纷争,她的立场,会伤害纳兰君让。

既如此,莫如斩断一切可能,换个从此陌路。好过将来,那个好不容易敞开心扉的人,被夺门而入的杀气一枪,伤到彻底。

日光从宫门前稀薄地摊开来,将道路映得明亮如汪洋,君珂看见自己的影子,孤独地矗在岸的另一边。

她叹息,拍拍云七肩膀,无声离开,留下被自己感动,也以为会感动君珂的云七,愕然立在原地,一滴泪被日光瞬间晒化。

云七不知道。

君珂也不知道。

巨大的牌坊之后,汉白玉石柱的阴影里,一直站着一个人。他办完公事出来,看见对话的两人便停了脚步,然后在夏日烈风里,将两人的对话和神情,都看了清楚。

看清楚,不过依旧默默。

风卷起他的衣袂,藏青底锦绣金龙狰狞凌空,他的神情却凝然如石。

他只在遥望。

遥望她微笑、震动、沉默、苍白……乃至离开。

遥望她的背影,在日光汪洋里,被拉长。

供给上来后,君珂并不吝啬对兵们的补养,大爷们训练辛苦,肉食油水不能缺,只是蔬菜还是不给——自己种的吃得香嘛。偶尔还让幺鸡蹲在山巅,对着山林吼一嗓子——吼完了就可以去拣肉吃了,林子里保准死了一堆吓破胆的小兽,轻松、简便,还环保。

多出来的蔬菜肉食她也不会便宜兵部,拿到市场去卖,收来的钱转回头给柳杏林,让他熬制当初给自己用来洗澡的药汤,不必像她那个那么高级,一般的可以强身健体打磨筋骨的就行,每隔几天便用车子装了大桶草药,运到麓峰山,招来的工人熬了,打开高墙铁门送进去,轮流安排各营泡澡。

十三营现在真的是十三营了,现有人数已经足够十三营满员,君珂根据第一天晚上众人的推举,和这段时间的观察,将各营的主官副官队长班长都做了任命,并划分了各自的地盘,经常搞些营与营之间的比赛活动,输了的也没什么惩罚,负责施肥一天菜地就行,但每营都把这条惩罚视为洪水猛兽——你知道一千多人蹲在菜地边嗯嗯,用自己的肥料给两万人的菜地施肥是神马感觉吗?

有了建制才有规矩,有了竞争才有动力,眼看着在很短的时间内,各营便渐渐有了气象。当晚晚间娱乐还是要搞一搞的,大爷们玩乐惯了,不给他们一点乐子,最终还是耐不住。到了晚上君珂便进高墙,带了自制的扑克牌,教大家打升级,玩乐这东西,传播起来总是很快,大爷们又都是玩家,很快人人风靡,个个都是掼蛋高手,君珂反而经常输得脸上贴满条子,她向来脾气平和,叫贴就贴,一张脸纸条迎风招展,还笑嘻嘻地巡营。

时间久了,大爷们的怨气稍稍淡了些,互相说起来,倒说最近脱离了那些颠倒混乱的生活,睡得下吃得香,精神爽利腿脚有力,虽说累,却累得舒服,以前那些头晕脚软盗汗之类的毛病都没了,脱胎换骨也似。晚上两万人聚一起玩扑克,听统领大人讲那些似乎永远讲不完的离奇故事,研究统领大人拿出来的各种奇怪玩意,这种生活也怪有意思。

他们渐渐乐意,朝廷也乐意——大爷们的例银,现在换成了饷银,朝廷并没有多出多少钱,少了这些混世魔王,燕京最近的治安好得一塌糊涂。

眼看着时间也过去一个多月,大爷们渐渐收心,爬得越来越高;君珂渐渐放心,考虑着进行下一步计划;戚真思渐渐不安心,和纳兰述说,前阵子收到的消息太风平浪静,而尧国离得却又太远太不方便,进入尧国内部的人,消息一两个月才有来回,是不是派鲁海或小希,亲自去一趟。

纳兰述同意了,让轻功最好的大个子执行这个任务,大个子鲁海临行依依不舍,抓着红砚的手热泪涟涟,“砚砚,一定要等我,回来我和你月下花前,再续鸳盟……”

圆脸丫鬟抓起绣花针就戳他的手,大个子嘿嘿笑着逃开去,一边向外跑一边喊:“等我啊,给你带尧国我们那里的雪花石,你串个链子挂在胸……啊不心上……”

圆脸丫鬟啐一口,看也不看他远去的身影一眼,扭转身继续拿起绣花针,手指却有点发飘,君珂瞄一眼她绣的并蒂莲,再瞄一眼丫头红通通的耳朵,忍不住长叹一声,“女大不中留啊……”

然后,某人被泼辣丫鬟,不顾尊卑地推出了门……

君珂心情好,被丫鬟鄙视了也无所谓,哈哈一笑回到大营,今天她有要紧的事要做。

大爷养成计划,第一步,收心。基本完成。

第二步,挑唆!

有了能力,没有血性也不行,今儿个,她就要让他们知道,盟下大爷在别人眼里,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今儿有福利。”君珂回营,笑眯眯对两万人训话,“大家最近也辛苦了,今儿晚上休假,带你们进城逛逛。到别的军营参观参观。”

大爷们嗷地一声兴奋了——虽说最近吃得好睡得好精神好,可终究是单调寂寞的,这些玩惯了的人,早就做梦梦到燕京无数回了。

“统领英明!”

“统领万岁!”

君珂坦然接受这些大逆不道的口号,对个人崇拜安之若素,微笑摇摇手指,“不过两万人一起出去是不可能的,只能带一部分。”

众人失望地叹息一声,但也明白这是常理,都羡慕地看着各营大小官儿们。

“各营主官。”君珂停了停,在众人一脸不出所料的神情里,笑道,“请列出本营近期表现最优秀的士兵,每营十人,报上名单给我的亲兵。记住,士兵。”

大爷们哗地一声沸腾了,有人大叫:“统领,你是条汉子!”

“谢谢。”君珂肃然答。

人很快就选了出来,一百三十人,在君珂身后列队,由五名武术教头和五名校尉带领,关禁闭一个多月来第一次出门。

虽然只隔燕京三十里,离开一个多月,众人感觉却像三十年,归心似箭,兴奋无伦。

一路上君珂和他们谈谈讲讲,发现这些玩遍燕京的大爷们,居然很多都有自己的绝活,比如一个士兵擅长玩鸡蛋,双手玩五个蛋抛起互接可以几个时辰不落,君珂觉得这家伙手指这么灵活完全可以去做弓弩手;比如一个士兵擅长闻气味,能辨认出不同的人气味的不同差别,一丈外仅凭气味便准确识人,这个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斥候;还有个士兵会拟声,不仅鸡鸭猫狗动物惟妙惟肖,学人声音也是八九不离十,只要给他听过一遍,便可以模仿个大概。

君珂心想果然鸡鸣狗盗也是本领,其实每个人都有长才,只需要有人善于发现和培养,尧羽卫的万能,不也就是这么来的?或者云雷军,日后也可以往这方向发展,不过眼下还是先好好练武吧。

君珂带着这群大爷,先去“参观兄弟军营”。

离得最近的是九蒙旗营,九蒙旗营统领朱永森是朱光的父亲,得君珂的帮助才替儿子报了仇,还博了一门封赐,听说君珂“带人来学习参观”,虽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是热情地迎了出来。

君珂正色跟他讲:“兄弟们仰慕旗营已久,听说旗营兄弟精悍勇猛,燕京头一块招牌,都嚷着要来参观学习取取经,回去也好寻些长进。”

“不敢不敢,客气客气。”朱永森看看那群衣服粗陋晒得油黑的大爷们,一句“云雷军也是军中精英”怎么也不好意思说出口,只得打哈哈,“请,请。”

在云雷军十三营书记的《云雷记实录》里,对那天的场景是这样描述的:

“是日,总统领大人携麾下兵员一百三十,前往九蒙旗营。九蒙朱总统领亲自陪同,参观诸如军营、校场、伙房、澡房、将官住所、旗营大堂等处所,对方军容齐整、规制有序、兵舍精致,供给周全。总统领击节赞赏,众兵员仰慕钦敬,纷纷表示回归我营之后,必将以九蒙旗营为榜样,再树我云雷十三营战士新风……”

真实情景是这样的。

朱永森带着君珂一行人进行参观,九蒙旗营位于景尧山下,占地百里,五万人的军营,占地足有数十里,老朱是武将,心眼不足,君珂要看什么,他就带她去哪里,一路从营门进军营。

大爷们看见九蒙旗营的轩敞亮堂的军营,脸黑了。

大爷们看见军营里四人一间房,夏日里门窗还专门蒙了挡蚊纱,脸黑了。

大爷们看见士兵们换下来的内衣都是细葛布,脸黑了。

大爷们看见伙房里不仅有鱼有肉有豆腐,还有京城中最时新的蔬菜,脸黑了。

大爷们看见校场沙地平整,宽阔方正,武器齐全,骑兵步兵箭手都有专门的训练场地,脸黑了。

大爷们看见士兵有专门的澡房,每日有专人自附近引水烧炉供应,两天可以洗一次澡,脸黑了。

大爷们看见九蒙旗营自校尉以上的所有军官,都不和士兵住在一起,有专门的院子,根据等级来确定大小和供给,这样的夏季,游击以上每日就有京城快马运来的西瓜供应,换下来的内衣,都是轻薄的绸布。

大爷们沉默了。

大爷们看见不对士兵开放的旗营大堂,陈设华贵,物资丰富,军官们可以在其中休憩玩乐,每日都可以在专门的澡房泡澡。

大爷们沉默了。

大爷们黑着的沉默的脸,自进入九蒙旗营就不曾消散,聚集成一道隐隐的雷电,伴随着一路气氛低迷的参观,要不是看在朱永森和君珂一直相谈甚欢的份上,大爷们就要爆发了。

君珂好像什么都没察觉,看什么都是一样的表情,“很好很好!学习学习!”

好容易参观结束,兄弟营客客气气将大爷们送出来,大爷们大跨步走在前面,脸色阴沉。

大爷们想起至今睡着的不透气又不遮风,下雨天卷着到处跑的牛皮帐篷。哭了。

大爷们看看身上穿的粗布军衣,粗糙的质地像沙砾一样磨着皮肤。哭了。

大爷们想着那块靠自己施肥的宝贵菜地,想起哪怕拉肚子都得死命夹着腚跑两里地,就为了吃一口青菜。哭了。

大爷们想起谷内七拐八扭的奇异地形,和利用七拐八扭奇异地形给他们展开各种奇怪训练的教官,想起那条唯一的“生路”。哭了。

大爷们想起那条唯一的从山间流下的溪水,每日一身臭汗只能打盆水擦擦身。哭了。

大爷们看看前面和自己穿着一样衣服,睡着一样帐篷,吃着一样的菜,淌着一样汗水的营官们,大爷们的眼泪止住了。

大爷们看看最前面那个少女统领,听说她有钱,但是也一直大热天捂着劣质的皮甲,她不睡帐篷,她睡一个牛皮吊床,就在高墙的附近,一个多月,他们没沾过床,她也没有。

他们还知道她也吃一样的伙食,因为每天都在一起吃,有时候她会把肉让出去,不过他们种出来的蔬菜她是不吃的,她说种得太不容易了,她不忍心。

他们更知道他们训练时,她也陪着,在那山道里,绝崖上,爬崖谁也不必担心,跌落的时候总有她等着,一个也不叫你伤了去。那些崴了脚的汉子们不好意思叫她背,她回头笑笑,说要在京城我也得喊你声哥,妹子背下哥有什么要紧的?

大爷们以为自己必然很讨厌这个臭丫头的,然而此时羡慕完九蒙旗营的士兵,忽然发现,真正没有阶层没有区别没有那些让人讨厌的规矩地位束缚的,还是自己的营。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